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288:丢人至极!

288:丢人至极!

        “庞哥,庞哥……”庞飞完全处于出神的状态,时峰叫了好几声才反应过来。

        老太太的单子现在是时峰和庞飞负责,姬如雪那边自己接了单子,每天忙的不亦乐乎。

        时峰是想跟庞飞说说昨晚蹲守的效果,结果庞飞一直在发呆,估计又是在想林静之的事情了。时峰不知道林静之怀孕的事情,只知道她是走了,其实他觉得林静之走了反而好,总是跟庞飞这么不清不楚的,对两个人都不好。

        时峰倒是想劝劝庞飞,该放下就放下,如今他选择了和安瑶继续走下去,那就好好地把眼下的日子过好,别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说说昨晚的事情吧。”庞飞避而不谈,心里却是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

        时峰也知道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外人不好说什么,就比如他跟沈凝心,还有……

        算了,不去想了,还是忙工作吧,每当忙工作的时候,总是能把那些烦心事忘掉。

        “罗晶晶昨晚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倒是有另外一个人在凌晨时分从别墅里出来。这是那个人的照片,这是他的车牌号。”

        “我跟住在那里的人打听过,13号楼根本没有被卖出去过,他们说那里的住户经常夜里出没,应该就是照片里这个人了。”

        “早上的时候我跟老太太打过电话,她还是坚持说自己住在玫瑰花园13号楼,并催促我们今早调查清楚他儿子在做什么,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庞哥,这件事实在是太蹊跷了,这单子,咱们还继续往下做吗?”

        事情的确是很蹊跷,一个看着普普通通的老太太,很难相信她是在撒谎,但也许,这件事的本质并非是撒谎那么简单呢?

        而且,这件事还牵扯到了罗晶晶,不调查也得调查。

        “你回去休息一下吧,今天就不用来了。”昨晚蹲守了一晚,今天是得让时峰好好休息休息,庞飞一个人应付得来。

        时峰却是说,“我就在办公室里眯一会就行,不回去了。”

        “这怎么行?”这小子看样子今天还准备工作,庞飞敏锐地察觉出不对劲,“时峰,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你跟沈凝心之间出什么问题了?”

        “没有,庞哥你别瞎想。”

        没有?

        可那表情那神情,分明是有。

        大家都这么熟悉了,谁有点反常的行为彼此都能看出来,庞飞不管时峰愿不愿意说,总之今天他必须回去休息。

        “好好好,我现在就回去!”时峰终于拿了外套离开。

        庞飞研究着照片里的人,一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想弄清楚整件事情的因果,就得先把照片里的人调查清楚了。

        不过,在这之前,庞飞还得先去见一个人。

        夏树!

        “什么?林静之走了?她真的走了?庞飞,这就是你给她的一切,你当她是什么,你的发泄工具吗,你需要她的时候就去找她,不需要她的时候连问也不问一声,我真想不通,像你这样的渣男,林静之为什么要喜欢你。”

        “你知不知道她的身体情况很不好,你知不知道她坏了你的孩子,你知不知道她是为了保住那个孩子连工作都失去了……你就是个人渣,彻头彻尾的人渣。”

        夏树说的没错,庞飞的确不配拥有林静之的爱,从在一起到现在,从未给过那女人什么,也从未努力地去弥补过什么,甚至一度想着要分开。

        甚至那天晚上都在一起了,他竟也未察觉林静之已经怀有身孕的事情!

        他罪该万死,死不足惜!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庞飞来找夏树,就是想确定一下林静之是否来找夏树了,偌大的蓉城,除了他和时峰之外,她能找的人也就只剩下夏树了。

        如今连夏树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看来这一次,她是真的把自己隐藏起来不愿意被人找到。

        庞飞不想和夏树动怒,夏树不知道,他便也不纠缠了。

        夏树却不肯善罢甘休,就是因为庞飞,他才没有机会追求林静之,如今连林静之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他对林静之的担心,一点也不比庞飞少。

        “王八蛋,林静之都走了,你居然还能那么淡定,我要打死你个负心汉……”夏树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提着拳头扑了过去。

        他不可能是庞飞的对手,只一拳,他就被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庞飞心中窝着火,下手也不分个轻重,那一下打的夏树鼻血横流。

        夏树这次不怕他了,有本事就打死我。

        二人就在飞耀外不远处的地方,这番折腾被路过此地的几名员工看见,一个是飞耀的高级管理,一个是飞耀的股东外加安总的老公,势必引起众人的注意。

        有人将这件事汇报给了安瑶,很快,安瑶的身影就在这里出现了。

        “住手!”看着庞飞和夏树在公司附近这般扭打丢人现眼,安瑶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

        夏树对林静之的感情她是有所耳闻的,而庞飞又不经常来飞耀这边,为何能跟夏树这般大打出手,除了林静之,还能是谁?

        自己的老公为了别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大打出手,并且还是在自己的公司附近,这个脸,安瑶真是丢到姥姥家了。

        将二人叫到办公室,安瑶怒火难平。

        真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说吧,为什么打架?”

        二人都不肯说话,始终保持着沉默。

        “啪”的一下,安瑶拍着桌子站起来,“庞飞,你打算装哑巴装到什么时候?还有你,上班时间你不好好上班跑到外面去跟人打架,你的工作还想不想要了?还是不肯说话是吧,好啊,夏树,你这个月的奖金全部没了,还有你,庞飞,飞耀的股东,你的行为已经给飞耀带来影响了,我要缩减你的股份。”

        “那20%的股份我不要了。”安瑶的要挟非但没有作用,反倒还被庞飞将了一军,20%的股份说不要就不要,这飞耀的股东,他不做也罢。

        可是这态度这语气,好像谁欠了他什么似的,现在明明是他们两个的问题!!!

        “站住!”安瑶的肺都快要气炸了,这个王八蛋,这两天是越来越过分了。

        自家的事情终归要关起门来自家解决,不管吵的多厉害,不管结果怎样。

        安瑶让夏树先出去,将门带上。

        等着夏树一出去,她心中压抑许久的怒火才终于一股脑全部发泄出来,“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几天魂不守舍的是因为什么,林静之给我发了条短信,说那20%的股份她不要了,稍后还会把合同给我邮寄过来。她能这样做,一定是因为她要离开这了。”

        “而你这两天的魂不守舍,恐怕都是因为林静之的离开吧。庞飞,这就是你跟我承诺的会跟林静之尽快华清界限,这就是你作为一个丈夫给妻子的安全感?嗯?”

        庞飞心里五味杂陈,太多的话想说了,但正因为想说的话太多了,现在反倒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怎么,哑巴了?被我说中了,心虚了吧?”看着庞飞沉默不语的样子,安瑶更是来气,哪怕你辩解一句也好,哪怕你解释一下也好,这样一声不吭的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默认了,承认了他割舍不下林静之,承认了他的心因为林静之的离开而跟着走了!

        那她安瑶算怎么回事,她才是庞飞的正牌妻子!

        她的努力、她的改变,她所付出的一切,就全都是应该的吗?

        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烧,安瑶真的怕自己快要被怒火冲昏头脑了,她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说太多过分的话,可是,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倘若庞飞还是这般沉默不语什么也不肯解释,安瑶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失去理智。

        “你再不说话,我也玩失踪,我让你鸡犬不宁,永远不得安生。”

        庞飞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林静之怀孕的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诉安瑶?告诉了,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他现在脑子乱极了,像是要炸了一样。

        安瑶不是开玩笑,说这样就真敢这样。

        拿起包包就走,安瑶撇下一句话,“我会让你后悔的。”

        庞飞下意识拉住安瑶的胳膊,这种时候,他真的不想再看见安瑶这样,“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让我安静一下。”

        “我给你时间,谁给我时间啊。你自己造的孽却要我来为你埋单,凭什么?庞飞,你不觉得这样做对我很不公平吗?”安瑶又气又委屈,自己是有那么一段时间因为曾经的错误而感到内疚过和自责过,也的确是想着试图去接纳林静之的。

        但这和庞飞背着她偷偷和林静之来往完全是两码事,自己宽宏大量那是一回事,庞飞和林静之纠缠不断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眼下看来就是庞飞一直舍不得林静之,就是还对她念念不忘的,可自己这段时间的努力和付出难道都是白瞎的吗?

        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可以容忍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偷偷地和别的女人厮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