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269:依法办事,不放也得放

269:依法办事,不放也得放

        秘书小孙说,“安总,就是你说的那份,而且按照你的命令,只要你不在办公室,我就把你办公室的门锁起来,谁也不让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好端端的合同的内容就变成这样子了。安总,对方还说,让咱们在三天内把赔偿款准备到位,否则就起诉咱们公司。”

        三天,九百万!

        薛京这是要一巴掌拍死刚刚萌芽的飞耀!

        安瑶就是想不明白,合同的问题到底出在哪个环节?

        从签合同到走流程再到放合同到保险柜里,她可是全程亲自盯着的,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问题的?

        不行,她必须去公司一趟!

        给庞飞打电话,没人接听,安瑶便只好改为短信,让庞飞早点回来,家里的事情只能交给他了。

        庞飞送完林静之手机就没电了,他想着先回工作的地方取一下充电器再回去。

        姬如雪在整理贼五案子的资料,庞飞想着她忙活了一下午可能还没吃饭,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请姬如雪吃一顿,顺便拉近拉近关系。

        “这可是你说的,我没逼你请我吃饭啊。”一天了,姬如雪的态度总算有了缓和。

        “没逼没逼,我心甘情愿的。”这女人真是不能得罪,一天了,才终于松口。

        叫上庞燕,姬如雪特地找了一家比较高档的餐厅,不狠狠宰庞飞一顿,这口气还是咽不下去。

        光是吃饭还不行,她还要庞飞保证,以后不能再这样。

        这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不是,保证这回事,庞飞可不敢许下。

        安家的情况又比别人家特殊一些,如今安建山、曹秀娥和安露纷纷出事,作为家里唯一留下来的男人,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出面去处理,日后肯定少不了遇到今天的这种情况,所以,这个保证他不能答应。

        “但我可以尽量做到不耽搁工作,这总行了吧。”

        姬如雪不是特别满意这个答案,脸拉的老长,“反正你下次还这样我就还什么都不告诉你。”

        “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说    ,先把今天的进展跟我说说吧。”

        姬如雪将一些资料和照片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这个贼五我今天总算是见识了,胆子不是一般的大,是很大。我根据这几日他的行踪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应该是故意犯案给我们看的。你看,这是他前几天的动态,整天除了吃就是喝,啥事也不干。”

        “这个,是昨天拍的,这个小区是周警官家,贼五进去溜达了一圈,应该是知道警察找了侦探社合作的事,今天他就开始行动了。”

        “上苑小区,富人区,这家伙不但公然挑衅警察,下手的对象目标也是越来越高大上了。”

        “不过我这一天跟踪下来他也没其他动静,估计就是踩点。”

        “你说他公然挑衅警察?”像他们这种作奸犯科的,哪个不是离警察越远越好,哪还有不要命敢挑衅警察的。

        这人的    脑回路也是很新奇了。

        “也有可能他是白天踩点晚上作案呢。”庞飞提出自己的看法。

        姬如雪瞬间瞪大眼睛,饭也顾不得吃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她这一走,岂不是错过了抓取证据的最佳时机了?

        辛苦了这么多天,可不能在这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不行,我现在就得去看看,绝不能让那小子得逞了。”

        庞飞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你都跑一天了回去好好歇着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

        这事有庞    飞亲自出面,出不了纰漏,姬如雪也确实很困了,吃饭的时候都不停地打哈欠。

        来蓉城这么久,她一直都是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状态    ,只有这些日子,让她的生活一下子充盈忙碌起来,也有意义起来。

        庞飞要去守着,这事她不跟庞飞争辩,她也希望庞飞能把时间    多多给工作里多分配一些。

        男人,还是要以事业为重,哪能整天被家里那些琐碎事情困扰着。

        “燕子,吃完咱两回去,让你哥好好弥补他的过错去。”

        姬如雪心里高兴啊,叫你白天说话不算数,晚上受罚也是应该的。

        将姬如雪和庞燕送回去后,庞飞便直接去了姬如雪所说的上苑小区。

        手机没带,留在工作的地方充电了。

        被贼五盯上的那户人家住在6单元,家里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因为老太太脾气不好,家人给多次请的保姆都被老太太赶走了,所以现在只有老太太一个人住着。

        庞飞来了之后就盯着那老太太的家,只要贼五出现行骗,他立马就能抓个现行。

        不过庞飞毕竟也只是猜测,今晚贼五会不会出现作案他也不知道。

        在这守了一晚上,没什么收获,倒是天亮的时候,那老太太要独自一人去买菜,在菜市场,贼五的身影出现了。

        庞飞一路尾随着,怕被现,不敢跟的太近。

        早上的菜市场人潮涌动,庞飞必须时刻盯紧目标才不会跟丢。

        贼五突然出动了,主动跟老太太搭讪,这是要下手的意思?

        庞飞下意识去摸手机拍照,结果摸了一会才想起来手机放工作的地方了没带。

        没办法,他只好跟上去,一会抓个现行的。

        老太太在掏钱包了……不好,老太太把自己家房门的钥匙给了贼五了!

        那贼五拿了钥匙溜走,身影被来来往往的人群遮挡的看不清楚。

        这样追上去的话很容易把人追丢,因为菜市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太不方便了。

        庞飞绕了一下,准备从外面将那家伙截住。

        “站住!”那家伙脚程也很快,庞飞追出来的时候,就跟对方差了十几步的距离,他下意识喊了一声,对方看了他一眼,把腿就跑!

        二人在小巷子里展开了你追我赶的游戏,那家伙终究不是庞飞的对手,在一个小摊贩跟前被庞飞一脚踹飞了。

        将钥匙夺了过来,那家伙趁机抓了东西袭击庞飞,闪躲之际,那家伙又跑了!

        还真是个难缠的住!

        庞飞只好继续追上去,这一路是老巷子楼,七拐八拐的,地形很复杂。

        贼五对这一带倒是很熟悉,一个猛蹿身影就不见了,庞飞很难判断出他是跑到哪里去了。

        就这样猫捉老鼠般追了一会,庞飞突然    抓着一处低矮的墙爬到屋檐上去,这样居高临下,看贼五还往哪里躲?

        几分钟后,贼五就暴露了,庞飞“嘿”了声,一个箭身冲下去,将贼五当场制服。

        “身手很了不起嘛,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定我的罪了,我告诉你,别做梦了,就算你抓了我也没用的,那些警察是定不了我的罪的。”

        真是死鸭子嘴硬,到现在了还不肯服软。

        庞飞用大拇指狠狠在他身上的穴位上按了一下,疼的那家伙龇牙咧嘴的,“闭嘴吧。”

        带着贼五找到那老太太,却不料那老太太宁愿相信贼五的话也不肯相信庞飞的话,还说要报警,让警察把庞飞抓了。

        “看吧,我就说定不了我的罪的,你还不信。嘿,兄弟,现在放了我还来得及,以后咱们合作,我分你一半,如何?”

        竟然还想着拉拢庞飞。

        那真是让他失望了,庞飞对他提出的那些条件,根本没有兴趣。

        直接将人带到派出所,然后让派出所的同志通知姬如雪和时峰,让他们带着资料过来。

        要顶罪总要先拿出证据不是,现在那老太太完全被贼五洗脑了一样,哪怕钥匙被骗了也宁愿相信贼五是好人而不肯相信庞飞。

        那就等着姬如雪她们把证据拿过来,先让老太太信服,再说给贼五顶罪的事情吧。

        等人的过程,贼五还在那絮絮叨叨的,“我说,你们就算把我弄进来了又如何,顶多关我个几天还得把我放了,有什么意思啊。我告诉你,等我从这出去了,我就天天给你找麻烦。”

        不管贼五说什么,庞飞是中国无动于衷地坐着。

        半个小时后,姬如雪和时峰以及庞燕带着资料出现,事实摆在眼前,那老太太才终于相信贼五是个诈骗惯犯的事实。

        老太太把当时被骗的情况交代了一下,但由于没构成什么财产损失,无法对贼五提起诉讼。

        “什么意思啊,就把这家伙这么放了?”姬如雪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好不容易把人给抓来了,就这么给放了,这也太窝囊了。

        派出所的同志说,“没办法,我们办案也要依法办事不是,这没有构成一定的经济损失,是无法立案调查的,我们只能放人,否则就是知法犯法了。”

        姬如雪还想再说什么,被庞飞伸手拦住了。

        按照华夏国的法律,的确是这样,这事只能怪他当时太冲动了,不应该那么早下手才是。

        几个人就那么看着贼五大摇大摆地从警局出去,还一点办法也没有。

        “难道就这么算了啊?”姬如雪气的压根痒痒,恨不得冲过去将那家伙暴打一顿。

        庞飞说,“别急,那小子跟咱们杠上了,用不了多久还会犯事,咱们只要把他盯紧了,就不怕抓不住他的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