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264:区别对待

264:区别对待

        庞燕终于要出院了,庞飞被送饭被拍照的噩梦也终于要结束了!

        将庞燕安排在哪里是个问题!

        林静之那,肯定不行了,庞飞已经决定和林静之摊牌了,哪能再好意思麻烦她。接回安家,也不太行,庞燕还是会下意识排斥安瑶。

        这想来想去的,也就他们工作的那地方能把庞燕安顿下来,而且庞燕现在有了一定的能力,还可以帮忙做点文职的工作,倒也是两全其美。

        唯独有一点,让庞燕一个人住在那,每个人照顾着庞飞总归是不安心。

        “什么?你……你让你妹妹搬过来住,我……我还准备我搬过来住呢。”暂时先不考虑那些,先把庞燕安顿好再说,结果没想到姬如雪也想搬倒这里来住,这下可怎么办?

        庞飞眼前一亮,突然有了主意,“那你们两干脆一起住这好了,互相还能有个照应。”

        姬如雪打从心里拒绝,庞燕也是。

        她跟姬如雪不熟,对陌生人总有股畏惧感。

        “燕子,你一个人住哥也不放心,住在这哥能随时照应上你,你也能帮忙做点什么,就不会太无聊了。至于姬如雪,她人挺好的,你跟她相处相处就知道了。”庞燕这边还好,只要不是回安家住,她勉强还是可以接受的。

        反倒是姬如雪这边,她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真的很不习惯和别的而且还是个陌生的女人住在一起……

        “这房子是我租的,你要嫌弃,那你别搬进来了。”对付姬如雪,庞飞总是能一针见血。

        姬如雪一双美目瞪得老大,搬到这里,就是为了能更亲密地和庞飞接触,不能因为一个庞燕就把自己的计划破坏了。

        为了庞飞,她能忍平日里所不能忍的一切。

        同住就同住,大不了将那个庞燕当空气就是了。

        当天,庞飞去林静之那把庞燕的东西收拾收拾,又给她买了很多的日常用品,把她的房间布置的特别温馨。

        而姬如雪那边,在她强烈的要求下,庞飞才给她买了个娃娃,她把那娃娃当宝贝一样,一路抱着都不肯松手。

        庞燕的事情庞飞总是忙前忙后亲力亲为,而姬如雪的事情他都是能简单就简单化,这就让姬如雪很不满意了,“庞飞,你这也太偏心了吧,你看看你给你妹妹把那房间布置的,多精致,多贴心,你看看我那房间,还跟个猪窝一样。我们都是女人,你不能这样区别对待。”

        庞飞反驳,“燕子是我妹妹,你是吗?你要是肯做我妹的话,那我也这样对你。”

        这要求……

        算了,姬如雪不要也罢!

        猪窝就猪窝,她自己收拾去。

        其实庞飞并不是故意区别对待,而是不敢对姬如雪太好了,否则那女人必定认为自己这是对她变好了,那后果可不堪设想啊。

        安置好庞燕和姬如雪,也算是了了庞飞的一桩心事。

        算下来有小十天没回安家了,今晚是时候该回去一趟了。

        从彦小焱那得知,今儿个薛京又约安瑶出去吃饭了,估摸着又要跟晚才回来。

        庞飞早早回去就是想先洗个澡,这么多天的陪床,再加上那几天的忙碌,身上都快长蘑菇了。

        安家静悄悄的,听张婶说曹秀娥是出去遛狗去了,安建山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反正最近他都是很晚才回来。

        庞飞想起没离开安家之前,安建山也是晚上很晚才回来,也不知道他在忙活什么。

        正洗着,庞飞突然听见外面有动静,安建山回来了,好像在讲电话。

        “你别急,这件事我会跟家里人说清楚的,你再给我点时间。你放心,我肯定会负责的,相信我……”

        声音渐渐远去,然后是他们卧室开门关门的声音。

        从安建山讲电话的内容上来看,好像……

        不,不可能,庞飞绝不相信安建山是那样的人!

        可是,这段日子安建山的异常、以及他对安瑶和庞飞事情的不上心,还有他刚才讲电话的内容,却又不得不让庞飞往哪方面想。

        不管是不是庞飞猜测的那样,他都觉得有必要提醒安建山一下。

        听着安建山要出门,庞飞假装洗完澡出来,和安建山撞个正着。

        安建山下意识将什么东西藏在身后,神色也是很不对劲。

        “庞……庞飞,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说话都在结巴,明显的做贼心虚。

        庞飞不想看见安建山犯那样的错误,一辈子光明磊落的,不该在这种事情上栽跟头。

        “爸,妈一会该回来了,你就别出去了吧。”庞飞委婉地提醒。

        安建山咽了口唾沫,尴尬地笑笑,“我出去有点事,一会就回来了。晚饭你们先吃,不用等我。”

        说完,快步从庞飞面前走开。

        庞飞有心叫他,但见安建山没有回头的意思,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八点多,曹秀娥遛狗回来了,看见庞飞回来高兴的不得了,张罗着让张婶多做些菜。

        庞飞说不用了,安瑶不回来,安建山也不回来,做那么多菜吃不完浪费了,“张婶,就简单弄两个小菜就行了。”

        “庞飞,你先坐着,我给你爸打个电话叫他早点回来。你们父子两好久没坐在一块好好喝两杯了,我把那瓶好酒给你们拿出来,你们就好好喝上一回。”

        “奇怪了,老安怎么不接电话啊。这老头子最近也不知道在搞什么,总是神神秘秘的。算了,他不回来,妈陪你喝。”

        看来安建山的异常还没引起曹秀娥的疑心,庞飞也不知道是该说她粗心大意还是神经大条,自己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她居然没看出来。

        饭桌上,曹秀娥和庞飞两个人聊着天喝着酒,说起这段日子的事情来,曹秀娥就不免发发牢骚。

        “现在整个安家啊,就剩下她一个闲人了。安露呢,离家出走了,安瑶呢,整天忙,那个老头子最近又每天晚归,我这一个人实在无聊,只能每天溜溜这小不点了。”

        “庞飞,你一回来这个家的气氛就不一样了。以后不管工作多忙多累,都记得回家来,外面再好,肯定也没家里好啊。”

        “对了,你前段时间都在哪住呢?”

        看样子安瑶没跟她说庞燕住院的事情。

        庞飞知道她是在为安瑶担忧,便实话实说,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燕子住院了?哎呀,瑶瑶那死丫头都没跟我说,我也不知道,你看这……人要紧吗?”

        “已经没事了,今天出的院,我把她安排在我工作的地方,有朋友帮忙照顾着,您不用担心。”

        “这事弄的,明天你带我去你工作那,我要去看看那丫头。跟你说,那丫头我可喜欢了,比我们家安露听话多了。你看露露那个死丫头,出去这么久了连个电话也不给我打,这一家人哪有那么大仇怨,真是气死我了。”

        安露没跟他们联系,却是跟庞飞一直有联系的,其实她已经回学校了,这一点上她还是很懂事的。

        不跟家里人联系,是不想她们阻碍她的理想。

        那丫头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不干出点事业来,是不会回来的。

        “哎,她没事就好,至于她那什么事业不事业的,我也不指望,就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以后嫁个好人家,这就行了。女孩子家的太强势了也不好,你看安瑶……”

        曹秀娥尴尬一笑,“瑶瑶其实挺好的,就是有时候脾气大了一些,庞飞,你可要多让着她点。”

        两个女儿操两份心,曹秀娥这妈当的也真是够辛苦的。

        她说的那些道理庞飞都懂,这不是他一直在让嘛,不然两人早离婚了。

        饭吃到九点多,安建山和安瑶都还没回来,曹秀娥却是有点困了。

        庞飞让她先去休息,自己和张婶一起收拾碗筷。

        “姑爷,这些活我来干就好了,你就别动这个手了。”

        这种活对庞飞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就是风吹雨打长大的孩子,没那么娇气。

        帮张婶做点事情,顺道等安建山回来,庞飞总觉得,得把事情问个清楚明白才能安心。

        十点多,安瑶率先回来的,见庞飞坐在客厅看电视,以为他在等自己。

        “不是不管吗,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安瑶满心得意。

        庞飞的回答却是给她泼了一盆冷水,“没等你,等爸呢。”

        安瑶的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哼,那你慢慢等吧。”

        说完,拎着包包上楼了,走至拐角处又停了下来,问庞飞今儿个是怎么安顿庞燕的。

        “你的事情我不管,我的事情你也别管。”庞飞就是故意要气她。

        安瑶冷笑一声,“你错了,我的事情你别管,但你的事情我一定要管。你要是还把庞燕安排在林静之那,我就要提醒你赶紧换个地方了,否则,我不介意每天再安排人去给燕子送吃的并且拍照了。”

        庞飞一脸黑线,“你神经病吧。”

        安瑶得意洋洋,“像我这么好的老婆和嫂子全球你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好好珍惜我吧,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