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250:心理战

250:心理战

        庞飞也不知道,他连自己和安瑶的事情都搞不定。

        他只知道一点,事出有因,也许找出沈凝心为何这般在意孩子的事情,问题就好解决了呢。

        “我也想弄清楚啊,我也想解决问题啊,可她什么都不跟我说,你让我怎么办?”

        “这样,我去试试。”庞飞也就是在宽慰时峰而已,这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自己也没多大希望能做到。

        能不能成功的他也不知道,只能说试一试吧。

        沈凝心的父母唉声叹气着离开房间,庞飞看着蜷缩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沈凝心,心下一阵惋惜。

        曾经多么自信积极向上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轻轻拉开被子,庞飞明显感觉到来自沈凝心的抵抗心里。

        “是我,庞飞。”

        被子上抵抗的力道依旧还在,既然沈凝心不愿意从被子下出来,那他也不勉强了。

        宽慰人这种事情庞飞最不擅长,能说的能做的,无非就是和劝慰时峰一样。

        “你这样时峰真的很揪心,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人总要积极乐观一点向前看不是。要是你真为时峰好,就赶快振作起来,和时峰回到以前的样子。”

        被子下面毫无动静。

        庞飞也是黔驴技穷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现在他有点能体会到时峰的感受了,不管你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对方始终这般样子。人心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猜透看透的,沉默是通向疏远和误会的康庄大道,沉默的越久,就越逼近疏远和误会。

        从房间里出来,庞飞无奈的表情已然说明了结果。

        时峰哭笑不得,“你看见了吧,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一个人不可能突然之间变成另外一个人,这其中肯定有一些细节是被时峰忽略掉的。

        “你仔细想想,你们旅游的时候她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

        时峰摇头,“完全没有,一切都很正常,那个时候她每天都很开心,我们还商量着等公司做起来了,我们就结婚,生孩子,然后把两边的父母都接过来住。要不是突然发生了那件事,可能现在我正搂着她看电视呢。”

        这也太奇怪了,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就这样了?

        “那你跟她父母聊过没,或许,是小时候的根源呢?”

        这个时峰倒还真是没有,也许庞飞说的对,问题的根源是在沈凝心小时候也说不定。

        “我现在就去问问。”

        在跟沈凝心的父母了解过后,时峰也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沈凝心的童年和大多数小孩子都是一样的,父母对她也好,她自己也很独立,年纪轻轻地就跑来大城市打拼。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拼搏着,还能保持洁身自好,不管从哪个方面看,沈凝心都是那种积极乐观的女孩。

        一般这样的女孩子自我调节能力都是很强的,不会轻易被什么事情打倒,不能生育这件事在现代这个开放的时代,也根本不算什么大问题,怎么她就这么一蹶不振了呢?

        “也许她还需要点时间吧,这段日子你就别管公司的事情了,留在家里多陪陪她。”

        时峰也想呢,可侦探所的开业,这段日子的消费,他们那点存款已经所剩无几了。再不努力赚钱,一家子都要喝西北风了。

        “我这里还有点,你先拿去用。”这钱是四海武馆的奖金,还了安瑶的钱,给安家装修完房子之后剩下来的,庞飞一个人也没什么花销,就一直在那放着。

        时峰将卡退给他,“庞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能帮的了我一时,能帮得了我一世吗?侦探所现在是起步阶段,需要我们两个人的努力,我不能把这个重担都放在你一个人身上。”

        “至于凝心这边……呵,谁叫她是我女人呢,不管怎样,我都会陪着她的。她闹,我就让她闹,直到她折腾累了不再折腾为止。”

        庞飞莫名地觉得时峰说这些话的时候很男人,男人就该这个样子,反过来想想,他对安瑶……

        “对了,庞哥,咱们第一单那个女人约我今天下午跟她见面,可你看我现在……”

        “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去吧。”

        从时峰那出来,庞飞就给那旗袍女人打了个电话,询问她具体见面的地方。

        女人说还在她们第一次见面的面馆里见面,时间是下午两点。

        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赶过去的话还能先吃个饭。

        两点钟,旗袍女人准时出现。

        这女人是真的酷爱旗袍,每次见她都穿的旗袍,款式样子还都不一样。

        女人在庞飞对面坐下,神色很不错,“上次你们要跟我说什么事情来着?”

        “那一千块钱我们不要,只希望太太能帮我们多介绍点生意。”庞飞没有时峰纳闷能说会道,开门见山的,直接就把目的挑明了。

        女人轻笑一声,“行,随你们便吧。我这一圈小姐妹里,就没有哪个老公不偷腥的,以后她们有需要我就让她们找你们。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们来着,那个小狐狸精,是你们让她走的吧?”

        女人既然能这么问,想必是有一定的猜测了,若说不是,那太假了,庞飞也不屑于撒谎。“是。”

        “告诉我为什么?”

        “她还年轻,人生的路还很长,不能就这么被毁了。”庞飞总是很容易从那个女孩身上看到庞燕的影子。

        旗袍女人不满庞飞的多管闲事,“我提醒你们一句,要做好这行,最好能管住你们泛滥的同情心,不是每次你们都有这么好的运气的。”

        说完,女人转身离开。

        庞飞觉得靠这女人打波广告的事情可能要泡汤了,亏倒是不亏,这单生意就跟白捡的一样,成了也就一千块钱,不成他们也没损失什么。

        人生百态,世事无常,想通了也就那么回事了。

        下午他回外面的房子发了些帖子,把网站维护了一下,给父亲和庞燕分别打了电话,确定他们都平安无事便可放心了。

        傍晚,他早早去了安瑶的公司,从其他员工口中得知,公司接了一个大单子,安瑶出去谈生意去了。

        庞飞就想确定一下安瑶在哪,一会他好过去接安瑶。

        电话接通了,安瑶的语气冷冰冰的,“不用你接了,一会我自己回去。”

        “安瑶……”

        隐约间,庞飞听见了薛京的声音,心不由得“咯噔”一下悬了起来。

        他不会听错,薛京的嗓音有些细,很容易就能记住。

        自己再三提醒安瑶不要跟薛京接触,她怎么还是跟薛京在一块了?

        “安瑶,你在哪?”

        “跟客户吃饭啊,我还得向你汇报一下吗?”

        “你跟薛京在一起?为什么?我都提醒你了,他接近你没安好心。”

        “薛京都跟我说了,你找过他,还打了他,就因为你觉得他跟罗亮有几分相似?庞飞,你的心胸能不能不要那么狭隘,我跟罗亮的事情都翻篇了,我不可能再对他念念不忘的。薛京是我们公司的重要客户,我跟他在一起,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

        “你贸然打人家的事情人家都没跟你计较,还愿意跟我们公司合作,我觉得人家真的已经很大度了。我现在还要谈生意,先不跟你说了。”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

        千防万防,就是没想到薛京会来这么一招。

        到底是自己想的简单了。

        庞飞返回安瑶的公司,找她的助理询问安瑶的行程。

        “对不起,安总的行程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我的职责。”

        “我是他丈夫,我有权知道。”

        “我不管你是谁,没有安总的交代,就是不行。”

        呵……

        这小姑娘认真负责的态度和安瑶还有几分相似啊。

        给不给的,这可由不得她了。

        庞飞突然出手,一把将文件夹从女助理手里抢了去。

        女助理连忙去抢,又哪里是庞飞的对手。

        星海酒店!

        庞飞将文件夹塞进女助理怀里,直奔出去。

        女助理慌张的不行,这可是工作上的失误,还是赶紧打电话告诉安总吧。

        包厢里,一群人聊的火热,安瑶低着头接听电话,嘴角勾勒出一抹难以掩饰的微笑。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

        挂了电话,薛京的脑袋伸过来,像安瑶肚子里的蛔虫一样,问是不是庞飞查了她的行踪要过来了?

        安瑶惊愕不已,“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我学的是心理学,只需要别人一个眼神,我就能看出来她心里在想什么。刚才你接电话的时候全程都在笑,而能让你如此的人,也就只有庞飞了。顺着这个推测下去,也就不难猜到那些了。”

        安瑶冲他竖起大拇指,“你果然厉害,我按照你说的方法,庞飞真的改变了很多。这一杯我敬你的,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薛京眉开眼笑,“为美女效劳,我很乐意。”

        本来九点多就要结束的饭局,安瑶故意拖延到了十点多,给庞飞争取来闹事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