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244:前来探望

244:前来探望

        “我和你姐的事情,我们会自己处理的,你跟爸妈说,让他们不用担心。我这边还有事,就不跟你说了,挂了啊。”

        说完,庞飞就直接将电话挂断。

        他想要传达的意思都已经传达出去了,也没什么要说的。

        安露那丫头难缠的很,说的越多她越是不肯善罢甘休。

        将电话卡抽了,小心翼翼地用纸包好放在柜子里。

        夜很静,房间里也很静,林静之的呼吸声均匀又带着疲惫。

        庞飞将自己的被子盖在林静之身上,望着她的侧脸,渐渐进入梦乡。

        ……

        “庞哥……”还没看见时峰的人,就已经先听到他的声音了。

        看这高兴劲,庞飞已然猜到了七七八八。

        时峰满头大汗,进来的第一件事是先喝水。

        林静之让他慢点喝,然后又给他倒了一杯晾着。

        “好消息啊……罗大海被抓住了。而且,是被咱们的人给抓住的。”

        那还真是好消息啊!

        这么大的大喜事,即使庞飞不让时峰说,他也会憋不住要说的。

        “罗大海那只老狐狸,真是太狡猾了,他竟然没带着罗晶晶一起,害的陈国伟他们的审查目标一直都是错的。这事还是李重李大哥反应过来的,提醒我们沿郊区排查。庞哥,你猜我们最后是在哪找到罗大海的吗?”

        “阎粮县。”庞飞回答。

        时峰震惊不已,“我去,庞哥,你真神了啊,你是长了千里眼了吗?”

        千里眼肯定没有,不过是庞飞猜中了罗大海的心思而已。

        和罗大海斗智斗勇这么长时间,对他的老底还是知道一些的。

        罗大海早年发家的起源地就是在阎粮县,据说当年的他是真的大善人一个,帮助过不少当地的私企老板,后来他发家之后,这些曾经他帮过的人中就有不少人来投靠他,也有几个没有投奔他的,选择了留在老地方。

        罗大海早年的那些善事可是为他后来的发展奠定了不少的基础,那些曾经接受过他帮助的人,哪个不是欠他的,那些为他卖命的就不说了,没为他做过什么的,这人情债现在也就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阎粮县地处偏僻,往西走全是山,过了武县就是另外一个市了,那边大多都是山区,地形复杂多变,换做是庞飞,肯定也选择往临市跑。

        而想要平安过关卡,就必须要有人帮忙,阎粮县的那几位大佬,就是最好的帮手了。

        庞飞也是在时峰说那些话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些的,只能算是事后诸葛亮,相比而言,李重就比他厉害多了。

        李重对罗大海是没多少了解的,他完全是凭着多年的经验和丰富的阅历推演出罗大海的行踪的。

        而且这一剂重要下的很准快,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就将罗大海抓捕了。

        姜还是老的辣,这话一点没错!

        “可惜让罗晶晶那个恶毒的女人给跑了,不过没关系,罗家都垮台了,相信罗晶晶也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

        这话时峰可就说错了,罗大海和罗晶晶,其实庞飞更担心的是罗晶晶。

        罗大海是一只老狐狸,那罗晶晶就是一只成了精的鬣狗,表面上是个人,可一旦下起手来,就是死手,是狠手,让人防不胜防。

        而且,罗大海是有迹可循的,但罗晶晶就完全没有行踪可掌握了。

        如今让那个女人给跑了,肯定后患无穷。

        好在那女人现在行动不方便,这几个月之内她应该是会安分一些的。

        “庞哥,李大哥说想来看你,你看……”

        李重要来,那必须请进来啊,时峰这小子脑袋秀逗了吧,这事有什么可请示的。

        “我这不是怕你被打扰嘛,得,我现在就开车去接李大哥,亲自给他赔罪。”时峰身上的汗还没干,人就又消失了。

        庞飞真真的是哭笑不得。

        没多大功夫,时峰和李重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病房内。

        “庞兄弟……怎么……怎么伤成这样了?”时峰只说是烧伤,不打紧,可这哪里是不打紧,分明就是很严重!

        时峰无奈,“是庞哥不让我说的,他说让我们先配合着抓罗大海和罗晶晶,怕说了实话你们会分心。”

        “对,是我让他这么说的。”

        这事要是没庞飞点头,时峰也不会这么做啊。

        李重就是为庞飞感到惋惜,这么大面积的烧伤,日后肯定会留下疤痕,有些伤都在脖子上,这多影响生活啊。

        这些庞飞压根没想过,火光冲天,能捡回一条命就算不错了,哪里还有那么多讲究啊。

        几人正说着话,门外又有一人进来,却是徐贺。

        “庞兄弟,那你先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徐贺一来,李重就要走。

        庞飞也知道这二人不对付,便让时峰去送送李重。

        “徐大哥,你怎么来了?”对于徐和的到来,庞飞还是有点意外的,同时也有几分欣喜。

        徐贺能来,说明是真的把自己当朋友,能跟这样一位大能者做朋友,也能从其身上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不是。

        “来医院给老婆抓点药,碰巧就看见你那朋友跟李重了。”

        徐贺简单解释了一下,看着庞飞一身的纱布,不免要关心几句。

        这几日的修养调整已经让伤口好很多了,虽说是大面积烧伤,但很多地方其实都不严重,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庞飞第一时间都做了处理。伤势主要都在脖子和胸口处,不过现在也已然好多了。

        “太危险了,我听说罗家还有枪,你能报下这条命可真是不容易。”

        是啊,所以庞飞才比别人看的开,完全没因为身上这些伤而烦恼过。

        “庞兄弟,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担心这会对你日后的生活造成困扰吗?”这样的伤势,这样的举动,势必会引来诸多麻烦和生活上的不便,生活在这个繁华都市里的人总要面对外界面对外人,怎么可能做到完全不去理会那些?

        这是徐贺一直都想不明白的。

        这些疑问和担心,庞飞该怎么回答呢……

        有些事情不是你害怕和逃避就能解决的,生活的压力肯定会有,但这不能成为庞飞退缩的理由。

        说什么责任那太过庞大了,庞飞只是想遵从自己的本心去做事,仅此而已。

        “好一个遵从本心。”徐贺轻笑两声,看庞飞的眼神多了几分倾佩和赞赏。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想遵从本心去做事都太难太难了,我们所生活的环境很多时候让我们没法去遵从本心,更多的时候,我们都是要适应生活,服从生活。可不是每一次地适应和服从都是让人舒心的,这种矛盾的心里越堆积越多,慢慢的,就会像一座小山一样。

        太多的人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太多的人忘记了本心和梦想最初的样子。

        这个社会根本不需要服从,因为那样的人太多太多了。

        正是因为有了太多太多这样墨守成规的人,生活才会变得这般单调和没有意义。

        很少人能做到庞飞这样,遵从本心,单是这份精神,都值得赞赏。

        “庞兄弟好好休息吧,改天我再来看你。”徐贺来的时候神色是凝重的,走的时候神色是轻松的,好像解开了某些心事一样。

        庞飞不是很理解他这种变化,也没心思去猜测那些。

        徐贺走了没多久,再次有身影闯进来,这次是想拦都没机会。

        姬如雪一进来就对着林静之好一顿斥责,“你说不让我进来是为他好,结果呢,他们一个个都能进来,你分明就是故意不让我进来的。你这个坏女人,我早就看出来你没安好心思了,现在暴露了吧。你就是想独自一人照顾庞飞,好俘获他的心。”

        “走开,这里现在不需要你了,坏女人!”

        林静之被推了那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庞飞下意识坐起来将其扶住,林静之怕他扯动伤口,让他别乱动。

        看着二人亲亲我我的样子,姬如雪越发来气了,“你给我放手,我不许你碰庞飞……”

        “姬如雪!”

        能治住姬如雪的,也就只有庞飞了。

        姬如雪不闹了,可这阻止不了她生气窝火,在抓捕罗大海这件事情上自己也是出了很多力的,现在倒好,抓捕的事被野编部队的人抢走了,照顾庞飞的事情自己也没占上,感情到头来自己忙活了几天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庞飞不但不念着她的好,还总是帮着林静之说话,简直要气死她了。

        “我……我要把你从这丢出去!”姬如雪冲向林静之,把怒火都发泄到林静之身上。

        庞飞阻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伤口,顿时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庞飞……”

        “庞飞……”

        两个女人都很担心他。

        庞飞扶着床坐下,林静之忙着要为他处理伤口,只觉得手腕上有股暗暗的力道抓着自己。

        庞飞在暗示她,其实自己根本没事,就是装的,不然没法阻止姬如雪的怒火。

        林静之会意,将手中的药瓶放下,转而对姬如雪说,“姬姑娘,我没有骗你,前两天庞飞的情况你也是看见过的,不光是你,时峰他们我都没让进的。是今天他们才来探望的,碰巧就被你看到了。而且你看你今天进来我也没拦着你啊,是你自己觉得我故意不让你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