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231:醉酒

231:醉酒

        “我得赚钱,得赚很多很多钱,我要给她买大房子,车子、给她爸妈也买房子、车子……我要告诉她,我时峰不是那种没有小孩就没了爱情的男人,我爱的是她那个人,和其他的任何东西都没关系。”

        时峰越说越激动,猛地喝了一大口酒。

        看的出来,他特别特别在乎沈凝心。

        可是他没有办法,唯有用实际行动来向沈凝心证明自己的一片痴恋之心。

        庞飞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这件事不急,我一个人暂时还能应付得过来,你先把自己和沈凝心都照顾好了再说。”

        时峰鼻子一酸,眼眶红红的,但他不愿意掉眼泪,狠狠地将眼角的泪花擦掉。

        生活的苦,每个人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

        时峰就是想不明白,这好好的怎么沈凝心突然就被切除**了,这好好的生活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这么苦了。

        他宁愿那一刀子是割在自己身上的,也不愿意是割在沈凝心身上的。

        他可以咬一咬牙就挺过去,可事情生在沈凝心身上,他真的是毫无办法。

        每日看着沈凝心不吃不喝也不说话的样子他就心疼,恨不能从自己身上割下一块肉按在她身上。

        “别这么说,苦难总会过去的,生活总会好起来的。”劝慰别人是一回事,可当这些事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庞飞嘴上说着“生活总会好起来的”,实际上他自己都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在哪里。

        每每想起安家、想起安瑶来,他心底的那种灰暗一点也不比时峰少。

        只是,他不愿意再把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说出来罢了。

        时峰已经够苦了,总不至于自己也跟着诉苦,那这不成诉苦大赛了。

        “来,喝酒吧。”

        酒这玩意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喝多了人难受,不喝心难受。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一箱子啤酒很快就见底了。

        俗话说酒不醉人人自醉,心情不好的时候喝酒很容易喝醉。

        时峰其实还没庞飞喝的多,这会子却爬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

        庞飞将桌子上简单收拾了一下,把时峰抱回房间。

        沈凝心还蜷缩在床上,窗帘拉着,也不开灯,整个房间黑漆漆的。

        将时峰放在床上,她也一点反应没有。

        这一点让庞飞很是不能理解,借着酒劲,一些平日里说不出的话也都叽里咕噜倒出来了,“沈凝心,你出那事心里不好受我可以理解,但你有没有想过,比你更难受的其实是时峰。你还可以窝在这里不吃不喝不说话来泄心中的情绪,可他呢,他不能。”

        “他得硬着头皮照顾你,他得坚强,他心里的苦你又知道多少?现在他倒下了,没人照顾你了,也没人照顾他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酒劲上来了,庞飞有点难受。

        沈凝心依旧没动,庞飞只能将时峰放好,给他盖上被子。

        就像林静之说的,人家两口子的事庞人不能插手太多,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思维方式,会自己处理问题的。

        踉踉跄跄从时峰那出来,冷风拂面,凉飕飕的。

        蓉城是个奇怪的城市,一年没有四季,只有两季,热的时候热死人,冷的时候冷死人。

        庞飞和安瑶结婚的时候还是夏天,不知不觉都已经快要步入冬天了。

        半年了……

        不知不觉和安瑶都结婚半年多了,可仔细回想起来,两个人除了一直闹矛盾一直闹矛盾,好像就没别的事情可做了。

        婚姻的甜蜜……

        也许是甜蜜了那么几天吧,太短暂了,短暂到庞飞都能清清楚楚地记得甜蜜的日子能具体到几时几分几秒。

        大部分的时候,两个人不是闹着误会就是闹着矛盾,这样的婚姻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咯……”酒劲上来,头晕脑胀。

        忘了自己是开车来的,醉成这个样子怎么回去?

        “要我帮忙吗?”姬如雪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庞飞摇手,不要!坚决不要!

        他不要任何人的帮忙,自己一个人也能回去的。

        去他什么感情爱情,太烦人了,还是一个人逍遥自在的好。

        姬如雪从树上跳下来,一只手扶住庞飞的胳膊,“倔驴,真想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想的?送上门来的你不要,偏偏要吊在那一棵树上,那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你在说安瑶吗?她啊……她不好,一点都不好,要么太蛮横霸道,要么太小心眼,一点都不温柔体贴,不好……一点都不好……”庞飞晕晕乎乎的,真的是醉了。

        姬如雪更纳闷了,既然这么不好,“那离婚啊,做回以前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多潇洒自如。”

        庞飞将脑袋靠在姬如雪肩膀上,单手扶着额头,“别说了,我头疼。”

        “那现在可以让我送你回去吗?”

        “送……快送我回去吧。”

        搀扶着庞飞上了车子,姬如雪回头看着那张醉的不省人事的脸,无奈地摇头叹息。

        庞飞搞不明白自己为何不跟安瑶离婚,自己又何尝不是?

        明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没自己,却还死死纠缠着他不肯松手,到底图什么呢?

        难道就因为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鬼知道为什么呢,她也不想想那么多,有些事情没必要追究个为什么,跟着自己的心走就是了。

        将庞飞送回住处,姬如雪搀扶着他上楼,“我去,想不到你这么重啊。”

        姬如雪咬牙坚持,没扛过人的她第一次觉得男人这种生物真的跟猪一样,哪怕是帅气如庞飞这般也逃不过被定格在沉重如猪一样的命运身上。

        “我去……”终于将庞飞扛回家了,姬如雪累的气喘吁吁,肩膀像是要被压断了一样的难受。

        这应该算是这么久以来唯一一次也是第一次和庞飞这样的单独相处,同一个屋檐下,同一个房间里,近距离看着庞飞……

        以前是没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姬如雪在庞飞面前蹲下,仔细打量着这张脸。

        还和以前一样,棱角分明,五官俊秀,小麦色的皮肤,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

        姬如雪伸手在庞飞脸上摸了一下,触感真实,而且怎么摸庞飞都不会跑。

        姬如雪胆子越大了起来,伸手在庞飞脸上捏了两下,依然没什么动静。

        以前想跟这家伙吃顿饭还得跟他达成个条件,现在好了,自己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了。

        姬如雪玩兴大,拽着庞飞的衣领将他在床上摆正放好,然后翻身骑到庞飞身上。

        该怎么玩呢?

        先亲一下吧。

        然而,她的嘴还没挨到庞飞,那双乌黑的大眼睛突然间睁开,四目相对,空气好像静止了一样。

        庞飞晕晕乎乎的,只觉得有人坐在自己身上,好像有个女人要对自己图谋不轨,下意识睁开眼睛,就看见姬如雪的脸距离自己不过寸许的距离,还有这坐姿,果然……

        “你干什么?”

        姬如雪咧嘴一笑,“本来想偷亲你的,既然你醒了,那我就明着来吧。”

        庞飞下意识伸手抵挡,触手却是一片柔软饱满,该死的!

        姬如雪倒是挺喜欢这种感觉的,故意将胸膛挺了挺,让庞飞摸个够。

        庞飞赶紧将手缩了回来,语气森然,“下去。”

        “你在命令我啊?你现在这个样子,觉得还能命令我吗?”姬如雪无动于衷。

        庞飞头疼不已,“我就不应该让你送我回来。”

        “现在后悔了,晚了。孤男寡女的,咱两要是不生点什么,不是你有问题就是我有问题。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今晚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庞飞伸手将她拉衣服的双手抓住,一个鸽子翻身将姬如雪从身上掀翻下去,“别闹了。”

        “谁跟你闹啊,我认真的好吧。”

        “那我也是说认真的,我是不会跟你回组织的,更不可能跟你在一起。”头虽然还疼着,但意识清醒了不少,庞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

        的亏清醒的及时,不然今晚可能就被姬如雪给……

        姬如雪“嗖”的一下翻身爬到床上,用膝盖顶着庞飞的胸口,将他抵到墙上,这个姿势真的是太不注意形象了,裙底下的风光都暴露了,黑色的。

        “那可由不得你了,现在你这个样子还不是任由我摆布,只要我把你睡了,你肯定得对我负责吧。这个你可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你自己,谁让你喝醉的。”说完,双手抓着庞飞胸口的衣服,作势便要撕扯。

        庞飞赶紧抓住她的双手,“你等等……你这样是强迫我,有意思吗?”

        “有啊,我就喜欢看你这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你要是乖乖服从了,可能我还觉得没意思呢。”姬如雪贼笑。

        庞飞一脸黑线。

        不过,他似乎找到了一条生存之道……

        “算了算了,你要来就来吧,我放弃抵抗。”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上你的当了,想的美,今晚我是吃定你了。”

        “咔嚓”一下,庞飞的衣服被撕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