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207:白米粥

207:白米粥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身后就是房间了,再不能送了,林静之很懂得把握分寸,“燕子的事情别再怪安瑶了,回头给她买点礼物道个歉,这事也就过去了。女人嘛,哄哄就好了,还有你那臭脾气,也的确该改改。”

        庞飞笑了,“行,我知道了。有一件事我也要跟你说一下,时峰和沈凝心回来了……沈凝心在仁和医院住院,抽空你去看看她吧。”

        “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祸福,两个人刚度完蜜月回来就遇上这种事,对他们来说打击一定很大。

        特别是沈凝心,年纪轻轻的,又和时峰还没孩子,就这么被切除了,心里上肯定是会有障碍的。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看看。”

        “那晚安了。”庞飞说。

        林静之也回了一句“晚安”。

        “咔嚓。”隔壁的房门开了,庞金川站在门口,脸色极其阴沉。

        适才在房间里听着门外的声音像是庞飞的,就好奇出来看看,结果没想到还真是庞飞,而且是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庞金川不知道庞飞和林静之之间的那点事,但思想保守的他就会觉得一个女人家的大半夜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庞飞,你不在医院好好呆着跑这来干什么?”庞金川语气森然,责备的意思十分明显。

        “燕子睡着了,我走的时候也跟临床的人说了帮忙照看一下的……”

        “我就知道你靠不住,我自己去,不指望你了。”庞金川的怒气更多的是来自林静之,气庞飞不该深更半夜的还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作为一个丈夫就该有一个丈夫的样子,安瑶在他心中就是一个好儿媳妇,庞飞就应该好好对人家。他甚至觉得,白天两个人闹矛盾的事情是不是也跟庞飞身边的那个女人有关!

        “爸……”

        林静之总是很能察言观色,或许这和她之前从事的工作有关吧,在庞金川看向他时那充满怒气的眼神时他就知道了,这番怒火其实是冲着自己来的。

        “叔叔,我和庞飞以前是同事,今晚是碰巧在医院碰上的。他怕我一个女孩子家的不安全,所以才送我过来的。”

        人总是习惯性偏向弱者而排斥强者,既然二人是同事,林静之又是一个人,这大半夜的庞飞送一下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庞金川的气的确消了不少,但还是有些气庞飞不该把庞燕一个人丢在医院跑出来的。

        “爸,我这就回去,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有些事情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简直就像是上天的安排。

        父亲就住在他为林静之开的房间的隔壁,想想庞飞就觉得像是做梦一样。

        不敢多做停留,庞飞尽快离开酒店。

        林静之始终报以微笑,哪怕在解释过后庞金川依旧对她没好脸色。

        这些都无所谓的,她的心胸还没狭隘到跟一个老父亲去计较那些。

        ……

        回到家里的安瑶守着空荡荡的房子,心情始终很低落。

        今天是飞耀开业的日子,是沈凝心动手术的日子,是她伤害了庞燕的日子……

        没想到自己好心的几句劝说,最后竟然闹到这么严重,要是庞燕有个三长两短,她和庞飞……

        可是她始终觉得庞飞把这件事怪罪到自己头上是有问题的,她的出发点明明是好的,只是她不了解庞燕的情况而已,再说,庞燕出事,她不也在努力想办法去弥补吗?

        可是呢,庞燕的畏惧和害怕成了她的过错,庞飞连一句宽慰的话也没有……

        每每想起那些,她就觉得委屈。

        睡不着,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漆黑的夜里,安瑶连睡衣也没换,就那么坐在床上。

        她拿出手机,翻出庞飞的号码,却迟迟没按下拨号键,想了想,还是改为发短信的好一些。

        “燕子的事情我很抱歉,是我没有了解清楚状况才酿成现在的局面的,以后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再这么鲁莽了。”

        短信发出去之后,很快得到了庞飞的回复:我也有错,不全怪你。

        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像蜜饯一样,让安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不需要什么甜言蜜语,他知道庞飞向来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只要知道他还在乎自己就行。

        二人又互相发了几条短信道了“晚安”,安瑶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要求的不多,很容易就得到满足。

        翌日一早,安瑶早早起床去粥府买了粥给庞飞他们送去。

        六点多的医院已经开始忙碌起来,有看护的家属为病人买早餐的,有急救的人员被匆匆送进抢救室的。

        安瑶裹着外套哈着气一路小跑终于赶上拥挤的电梯,赶巧了,庞金川也在这趟电梯上。

        “爸。”

        “安瑶,你怎么来这么早啊?”

        “我去粥府给你们买的早餐,你看。”

        庞金川提了提手里的东西,“你看我也买了好多,重复了,你把你那粥带去给你公司员工吃吧,不然浪费了。”

        4楼到了,二人边走边说,“这粥府的粥很贵的,我可舍不得给他们吃。要不这样,我把粥给你们,你把你买的东西给我。”

        “不不不……”这里面有好几样东西都是庞金川和庞燕爱吃的,他可是大清早跑了好远的路才买到的,至于那什么粥府的粥,上次倒是有个老同事请他去吃过一次,都说很好吃,可他觉得真心不好吃。

        一听安瑶说要换一下,庞金川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的。

        安瑶却以为他只是在客气,硬是把两个人买的东西给换了一下。

        “爸,我就不进去了,免得再刺激到燕子。给燕子的粥里面加了牛奶,补充营养的,你和庞飞的是燕麦的,放在下面的。爸,那我走了啊。明天的早餐你就不用买了,我还给你们送。”

        庞金川一脸愁容,这玩意他是真不爱吃,不吃吧又可惜了,再说,这是安瑶的一片心意。

        庞飞一猜就猜出来这粥是安瑶买的,粥府距离她们住的地方近,安瑶顺道就能捎上。再说,父亲一辈子粗茶淡饭吃惯了,他才不会为了一口粥跑那么大老远呢。

        “燕子,来,喝粥。”庞飞将粥搅拌成温温的样子才喂给庞燕喝。

        庞燕只闻了一下就受不了了,这牛奶味太刺鼻了,闻的她直反胃。

        “那你喝这个,这个是燕麦的。”

        “不行,哥,这个味我也受不了,你快拿走,快……”

        还没等庞飞将碗拿开,庞燕就吐了起来。

        呕吐引起了再次的发烧,庞飞吓的不行,赶紧叫来值班医生。

        一番检查,医生说是没什么大碍,再挂几天消炎水就好了,“但是注意病人现在的嗅觉和味蕾十分敏感,可千万别再让她闻刺激性的东西造成呕吐了,不然很容易得厌食症的。”

        “这……这么严重呢。”庞金川脸色都变了。

        医生说,“不断地呕吐会造成胃壁收缩严重,病人吃不下东西,长期下去可不就容易造成厌食症了嘛。不过只要你们注意一点就没事了,这段时间就给她吃白米粥就行了,配点易消化的小菜。”

        庞飞直接将那三盒粥府的粥全部提出去扔了,这样庞燕就不会再受刺激了。

        “哥,爸,真是对不起,我感觉我好没用,总是给你们添麻烦。”身上背负着被收养的重担,总想为这个家做点什么,可总是什么也做不好,还总是连累家里人跟着操心,庞燕心里很内疚,这种内疚又是一种包袱,沉重地压在她的身上。

        有时候她甚至想着,如果可以的话,让自己少活几年,健健康康的,为这个家多做点贡献吧。

        “傻丫头,不许再说这种话。”庞飞伸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

        早餐没了,他让庞金川在这看着,自己下去重新买一份。

        医院餐车上的粥已经卖完了,庞飞不得不到外面去找,结果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买白米粥的地方。

        “庞飞,你在这干什么呢?”林静之手里提着的饭盒里装着的,是白米粥?

        这是夏树专门为林静之做的,医生说她消化不好,先吃白米粥养养胃。

        今儿个是飞耀开业第一天,公司里有很多事情要忙,夏树送完东西就赶着去公司了。

        庞飞不好意思张这个口,但为了庞燕又不得不张。

        “你看你,多大点事啊,夏树做的多,我一个人反正也吃不完,分燕子一半好了。”

        “昨晚的事情,你别往心里去啊。”庞飞说的是庞金川给林静之脸色看的那件事。

        “我有那么小心眼吗?”

        二人说说笑笑往医院里走去,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庞飞从医院的餐厅里买了个饭盒,从林静之那分了一点白米粥带给庞燕。

        “爸,你在这看着燕子,我有点事情去去就来。”庞飞突然想起来林静之一个人又要挂水又要吃饭肯定很不方便吧,他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来的还真是时候,林静之针已经扎上了,饭没法吃,正愁不知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