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142:英雄

142:英雄

项也年纪不大,估摸着跟庞飞时峰等人差不多,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透露着他背后的雄厚财力,本人长得文质彬彬,很有几分书生气质,但和罗亮那种斯文败类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项也是真正的文质男,不管是从说话谈吐还是待客之道上,都能看出来。

这次的事情是庞飞有求于人家,但人家丝毫没有摆谱,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很崇拜庞飞的意思。

“庞哥,你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这称呼亲切,庞飞怎么可能会介意,求之不得。

“庞哥,你收拾方家人的事情,在我们这圈里可是远近闻名啊,我早就想拜访你了,只是苦于没有人牵线搭桥。如今这时大哥能介绍你让我认识,我是真高兴,来,这一杯我敬你,敬我心中的大英雄。”

庞飞对付方少毅方镇海的事情,什么时候成了佳话都流行起来了?

这英雄当的,莫名其妙!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事情拉近了和项也之间的关系,能帮他成功探得农家乐背后的黑产业就行。

几个人相谈甚欢,项也大有要和时峰以及庞飞结拜的意思。

“项兄弟,这结拜的事情哪能这么随便啊。”时峰看出庞飞似乎没这方面意思,这项也也太着急了,左右得找个理由先把这事拦下来不是。

倒不是庞飞摆谱膨胀什么的,而是他对兄弟二字有着不一样的感悟。

一起训练过、一起摸爬滚打过,一起从死人堆里爬过的,那叫兄弟,项也这样小孩子家家的心里还很浓重,对他纯粹是出于一种敬仰和崇拜,说是朋友勉为其难可以,但若要说是兄弟,那分量还远远不够。

项也倒是不着急,觉得时峰说的很有道理,这拜把子嘛,自然是很隆重的一件事,必须要选个黄道吉日才行。

“对对对,不能太随便,今儿个是我和庞哥认识的大喜日子,咱们好好喝一通,不醉不归哈。”

结果最后他自个儿倒下了,时峰和庞飞都没什么反应。

“这小子……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呢?”时峰有所怀疑也是有理由的,一来他对项也的身份背景不是很了解,二人是在一场交谈会上认识的,听闻时峰以前当过兵,项也很是羡慕,便留了时峰的联系方式。

今天的见面,他对自己是做什么的也是只字不提,搞的神神秘秘的。

蓉城的几个大的集团产业他都有所耳闻,好像也没个姓项的大家啊。

庞飞倒是不这么认为,项也虽然在面对他的时候浑身透着小孩子追星的气息,可他身上的气质和修养不是靠装就能装出来的,他是真的从小生活环境优渥,养成了这种良好的气质。

“现在怎么办?”

对项也他们一无所知,该把他送到哪里去?

这手机有密码,也打不开,等着别人打电话进来吧,直到现在也没个响动。

“这样,先带他去你那。”实在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时峰一脸苦闷,“庞哥,你是不知道我那地方跟猪窝没什么区别,我带他去了我都没地方休息了。”

这事庞飞知道,实在不行,“那我带他回安家。”

将其一个人放在酒店总归是不安全的,带回安家至少有个照应。

安露不是还要跟他说那对母女案子的事情嘛,他也没法留在外面不回去。

不管安瑶怎样,安露对他是没得说的,就冲那丫头热心肠的样子,那个忙他都必须要帮到底。

这段时间以来庞飞很少这么早回来,曹秀娥甚是不习惯,“你……你今天没去上班啊?”

“没有。”

一时无话,气氛有些尴尬。

庞飞下楼打了盆水端了上去,房门关上,隔了一会又跑下来接了盆水上去,这是干什么呢?

曹秀娥实在好奇,蹑手蹑脚来到楼上,只听得里面传来庞飞的声音,“我给你按摩按摩你就舒服多了,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好点了?还难受,那我给你倒杯水,小心烫……”

曹秀娥还没见过庞飞这般温柔的样子,先入为主地认为庞飞是把野女人带回家里来了。

不得了,简直不得了。

这事不能告诉安瑶,也不能告诉安露……

她拨通丈夫安建山的电话,把庞飞带了女人回来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我就说他们的婚姻没必要坚持下去了吧,你看你看,现在好了,好家伙,都敢明目张胆地把女人带回家里来了。”

“庞飞不是那样的人。”安建山始终不相信曹秀娥说的话。

楼上传来开门声,庞飞端了脸盆出来,胳膊上还挂着一件女人的衣服。

不是什么不是,这分明就是,人证物证俱在!

曹秀娥忍不住满腔的怒火,也不管撕不撕破脸皮的,挂了电话拦住庞飞的去路,神色不善,“庞飞,我知道瑶瑶和罗亮纠缠不清是她的不对,可是……可是她至少是在外面,而你,你怎么能把野女人带回家里来?你这……这让左邻右舍看见了,会在背后说我们闲话的。”

庞飞捕捉到重要信息,“妈,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不该把野女人带回来,会被左邻右舍笑话的。”曹秀娥还没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庞飞强调,“你刚才说安瑶和罗亮纠缠不清,你怎么知道她们还纠缠不清?你亲眼见到了?”

曹秀娥哑然,慌忙用手捂住嘴巴,“我、我可没那样说,你别冤枉我。”

曹秀娥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看来安瑶不仅和罗亮纠缠不清,连她的家里人都是知道的。

笑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原来撒谎的不光是安瑶一个人,还有曹秀娥在背后帮腔。

庞飞懒得再询问什么,端了脸盆往洗手间走,顺手将挂在胳膊上的衣服丢进沙发里。

这是早上安露去他房间找他的时候落在他房间的披肩,刚才被项也吐脏了,原本是打算拿下来洗一洗的,结果被曹秀娥误以为他带了野女人回来。

披肩他丢沙发上,曹秀娥自然一眼认得出来。

此刻再听得楼上传来男人要水喝的声音,一切都明了了。

曹秀娥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拍了一下,这不没事找事嘛,本来她不说或许什么事也没有,可现在安瑶和罗亮的事情被庞飞知道了,怕是二人的关系又要闹僵了,而罪魁祸首可是她啊!

安建山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打来,曹秀娥躲不过去,只好按了接听键,“……没有,庞飞没带野女人回来,是个男人,是我搞错了。老安,我……我好像闯祸了。”

将适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话还没说完,就被安建山好一顿训斥,“瑶瑶和罗亮又纠缠在一起了?你怎么不跟我说?曹秀娥啊曹秀娥,你这个妈当的真是……”

“我……我这不是怕你生气,气坏了身子嘛……”

“别说了,稳住庞飞,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的曹秀娥惴惴不安,想上去跟庞飞解释道歉吧,又怕越描越黑,不去吧,又不知道庞飞是什么态度,这种感觉真是太难受太煎熬了。

想来想去,还是得去探探,至少别让庞飞觉得自己是向着安瑶的。

二人经历的误会和矛盾太多了,可再也经不起一点点的波澜了。

“我来吧。”照顾人还是女人细心一些,曹秀娥主动接了庞飞手中的脸盆,为一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擦脸擦手。

手上动作没闲着,心里也没闲着,时不时偷瞄庞飞一下,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庞飞的心思要能那么容易被他揣摩明白也就好了,这一番试探下来,曹秀娥越发心里没底了。

“庞飞,你爸说他一会就回来。”生怕庞飞会离家出走,曹秀娥只好搬出安建山来,希望庞飞能看在安建山的面子上别让她难堪。

庞飞淡淡应了声“知道了”,便不再说话。

只要他不走,怎么都好说。

曹秀娥在客厅坐立不安地等着,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安建山的身影就出现了。

“人呢?”

“在楼上。”曹秀娥自责的很。

安建山松了口气,人没走就好。

庞飞现在在陪朋友,自己现在上去找他也是于理不合。

现在他倒是想先问清楚,安瑶和罗亮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我也不知道,就是昨晚吧,安瑶回来的很晚,是罗亮送她回来的。庞飞也是,一整晚不回来,你说这两个人……老安,我觉得这件事不能全怪瑶瑶,你说庞飞动不动就不回来,而且连个招呼也不打,这换谁能受得了啊?”

当妈的哪有不护短的,曹秀娥就是觉得这事不能全怪安瑶。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庞飞的为人吗,他是那种禁不住诱惑会在外面随便找女人的男人吗,你说说,他那次离家出走不是因为安瑶?”

“搞不好昨天晚上就是因为庞飞撞见安瑶和罗亮在一起,一时想不通,才不肯回来的。”安建山实在气的不行,这个安瑶,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自己怎么就生了个这样的女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