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136:吃醋

136:吃醋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军用小刀放在林静之手上,这是从时峰那讨来的,小巧玲珑,很适合女性使用。

林静之将东西推给他,“这东西你还是送给安瑶吧,她比我更需要。”

庞飞眉头一皱,“提她干嘛?”

“你呀你,像个小孩子一样,还跟她怄气呢。既然你们都决定了要跟彼此过一辈子,就该有个夫妻的样子,别总是跟长不大的孩子似的。这东西我真用不着,姐我会武功,别人想伤我也没那么容易。”

庞飞表示吃惊,“你还会武功呢,我怎么不知道?”

林静之得意洋洋,“那是我深藏不露,哪能让你那么容易看出来。”

二人说说笑笑,看的安瑶好不羡慕。

最终那把刀子还是被庞飞送给林静之了,罗亮那样的混蛋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防不胜防,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林静之勉为其难收下,“这还是你送我的第一个礼物呢,想来你真是又抠又不浪漫,也不知道安瑶和我都看上你哪一点了。”

“帅呗。”庞飞调侃,突然想起安瑶,来到病房一看,人早没影了。

怕是刚才他和林静之腻腻歪歪的样子都被安瑶看见了,真是该死,刚才怎么把她给忘了。

“赶紧去追吧,小心她吃醋了。”林静之笑着说。

庞飞死要面子,“不去,她才不会吃醋呢。”

林静之无奈地耸耸肩,“随便喽,你们一直不和好最好,我那里随时欢迎你回来。”

这么赤果果的诱惑庞飞哪里听不出来,这小女人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都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勾引自己了,真当我拿你没法子是不是。

“赶紧去吧。”林静之推在他胸口,断了他的念想。

庞飞跟时峰道了别,追了下来,安瑶在车里坐着等他。

二人只字不提先前的事情,可这车里的气氛总觉得怪怪的。

“刚才妈给我打电话,说张婶熬了汤等我们回去。”安瑶没话题找话题,张婶熬汤不是每天都会做的事情嘛,有什么好说的。

庞飞淡淡应了声,头靠着椅子,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其实压根没睡,那么多事情困扰着哪里睡得着啊,闭着眼睛只是为了防止和安瑶没话说的尴尬局面。

这些日子二人出双入对,安露以为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分外高兴。

吃完饭,庞飞去洗澡的功夫,她偷偷塞给安瑶一盒避孕套,可把安瑶给惊着了,“这东西你哪来的?”

“哎呀,这个你就别管了,这东西你拿着……”

安瑶冷着脸,“今儿你要不交代清楚,我就把爸叫回来让他亲自问你。”

“好好好,我交代我交代,这东西是我在酒店里拿的。”

怎么越描越黑了呢。

“你别那么看我,是这样的,我和小毛发现有很多黑酒店,房间里会放这些东西,你用一个他们收费几十块,你说黑心不黑心。我这不是为了提前感受一下记者暗访调查的感受嘛,就住了几家酒店顺便顺了几个这东西回来。”

“你要是不好意思让我姐夫直接搬你那边去住,你就把这东西落在门口,我姐夫看见了,自然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这什么馊主意啊,搞不好还会让庞飞误会她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有染呢。

安瑶将东西给她塞回去,“我不要,你赶紧给我丢了去,小孩子家家的,不许掺和大人的事情。”

“切,我这个小孩子可比你聪明多了。你就拿着吧你,诶,我姐夫出来了。”

安瑶像是做贼心虚,心慌的厉害,握着tt的手不自主地冒汗。

庞飞每天晚上都会洗澡,洗完澡就回房间休息,本来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今晚安瑶就是觉得看见庞飞就心乱如麻。

安露催促她赶紧跟着庞飞一起上去,安瑶拗不过,愣是被安露推到庞飞跟前。

结果一个不留神安瑶撞到庞飞背上,手下意识搭到庞飞身上,庞飞一低头,就看到安瑶手中握着的tt露出半截彩色身子。

安瑶羞红了脸,张口结舌,双手抱着tt闷着头就上了楼。

安露恨铁不成钢,“你说你,哎呀,真是的……”

庞飞的心跳在那一瞬间也跟着加快,安瑶什么意思,要跟他同房的节奏吗?

“砰”的一声关门声将他那点幻想都破灭了,就知道安瑶没那么容易妥协,果然,这都是安露的注意。

庞飞倒也释然,真要是安瑶有那方面心思,他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回到房间的安瑶紧张又不安,手心里湿漉漉的全是汗。

想起刚才碰到庞飞背上那一刻,她的心“嗖”的一下悬到了嗓子眼,好像要跳出来了一样,这是心跳的感觉?

这tt……

她捏来看去,竟没舍得地掉,而是拉开抽屉放了进去。

既然做好了要和庞飞过一辈子的准备,这东西迟早是能用上的,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安露精心设计的局就这么泡汤了,这丫头可不打算轻易放弃。

这几天闲来无事精力旺盛,整天都在盘算着怎么让安瑶和庞飞住一块去,一招不成还有一招。

她把庞飞和安瑶都从房间里叫出来,说是她房间的电脑坏了,让二人帮忙给看看。

待二人一进去,她就在外面把房门锁上。

房间里点了催情的香,是从网上淘来的,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阿弥陀佛,一定要管用。”

然后她拿出手机给小毛打电话,“喂,我这边好了,你赶紧把我电脑远程控制一下。”

“小祖宗,我这么做你姐夫会不会打死我?”

“他敢?我警告你,你要不做,我先打死你。”

小毛欲哭无泪,“好吧好吧,诶,你没给我备注名字吧?”

安露一拍脑门,备注了,但这回打死也不能承认啊,“没,放心好了,我没那么二货。”

“那就好。”小毛松了一口气,又问,“要本土的还是欧美的还是……”

“什么劲爆你就发什么,最好能分分钟撩起男人的兽性和女人的浴火来。”

小毛“啧啧”不已,“你胆子可真够大的,就不怕……”

“罗里吧嗦的,废话怎么那么多,快点快点。”

曹秀娥吃完饭去外面遛狗去了,溜着溜着突然下起雨来,这一进屋就看见安露爬在房门口跟做贼似的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什么。

将狗狗放下,曹秀娥也跟着走了过来,“你干嘛呢?”

安露做贼心虚吓了一跳。

便在这时,房间里传出一阵不堪入耳的声音,曹秀娥大惊失色,“你……你你你……”

“不是我,是我姐和我姐夫……”

“他们两个……他们……在你房间?”曹秀娥一头雾水。

“这事很复杂,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想早点抱孙子的话你就别嚷嚷了。”

说罢,二人一起爬在门上偷听。

屋外是窥心似箭,屋里是四眼尴尬。

安瑶不过就是碰了电脑一下,突然就弹出这么赤果果的画面来,这一声声娇喘听的人面红耳赤,关键她和庞飞独处一个房间,看着这样不堪入目的画面,实在是……

脸红不已、心跳加速,安瑶现在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时又忍不住偷偷瞥庞飞几眼,看看他什么反应。

好像庞飞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血气方刚的年纪,很容易受刺激的。

和安瑶比起来,庞飞到底是冷静多了,几步走过去将电源插头给拔了,啥声音都没了。

可即便如此,萦绕在房间里的尴尬气氛却是一点也没减少,二人都是呼吸急促,谁也不说话。

庞飞来到门口将门板砸的“咚咚”作响,“安露,赶紧开门。”

“不开!”安露哪里敢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万一在把庞飞推到别的女人怀里去,她可就是安家最大最大的罪人了。

“姐夫,我说你就从了我姐吧,我姐她脸皮薄不好意思,你一个大男人就别死要面子了。这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你们尽管折腾,把我屋子拆了都没关系啊。”

曹秀娥没好气地拍了她一下,小声嘀咕,“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老实交代,你到底做什么了?”

安露死不承认,“我什么也没做,你可别冤枉我啊。”

“不管你做了什么,赶紧给我把门打开。”强扭的瓜不甜,这感情的事情岂有这样强拧在一起的道理?

安露忍不住曹秀娥絮絮叨叨的唠叨,将钥匙丢给她,“给给给,要开你开。”

这精心准备的计划就这么被破坏了,真是扫兴。

曹秀娥拿了钥匙,赶紧将房门打开,屋子里一股子味道,香的人头疼。

庞飞一溜烟钻出来,想起上次的事情,安瑶惶恐不安,但见庞飞是冲进卫生间了,她那颗悬着的心才总算咽回肚子里。

这事都是安露搞出来的鬼,这死丫头,又是避孕套又是不良视频的,“安露,今晚你给我交代清楚了,不然,你就别想睡觉!”

安露哭天喊地地求饶,“天地良心,姐,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