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105:杀人偿命(二更)

105:杀人偿命(二更)

庞飞将女孩挡在身后,“你先走。”

女孩不肯就此罢休,非要找方少毅讨个说法。

三流酒吧可不比那些大型娱乐会所,谁认识你方少毅是谁?

这女孩性子刚烈,而且固执,刚才若不是庞飞及时出手阻拦,怕是就要被放少毅当众扒光了,这口气,女孩咽不下去。

“你再这样,我可就不管你了。”庞飞无奈,只能这样说。

女孩狠狠跺了一下脚,乖乖走到一旁呆着。

庞飞揪着方少毅的衣领,径直将他拉到洗手间,用凉水给他洗了头。

被冷水一冲,方少毅清醒不少,只是脑袋一时半会还晕乎着,身子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半晌起不来,先前的那份豪气和藐视一切的霸气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畏惧。

“你……你干什么?”

庞飞在他面前蹲下,问道,“昨晚你从水云间带了个女孩出去开房,那女孩呢?”

方少毅神色恐慌,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这些都是害怕的表现。

“走……走了,办完事她就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明显是在撒谎。

庞飞抓着他的肩膀狠狠捏了一下,疼的方少毅直叫唤,“在我跟前撒谎,你知道是什么后果的。老实交代,那女孩到底去哪了?”

“走了,真的走了,我昨晚喝多了,那方面需求不行,十一点多就完事了,然后我就让她滚蛋了。之后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对于方少毅说的话,庞飞一个字都不相信,总觉得这家伙隐瞒了什么。

可他不说,自己也不能将人怎么样。

起身站起,庞飞居高临下地看着方少毅,“你最好没撒谎,否则,被我查出点什么,你小子就完蛋了。”

话是刻意说的,就是要方少毅惶恐不安。

刚从卫生间出来,突见一道影子冲了进去,对着方少毅的脑袋就是一脚,直接把人给踹晕了。

“霍!”

是之前被方少毅调戏的那女孩子,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这下手的狠劲,真是厉害了啊!

“别走!”女孩转身看向庞飞,双手叉腰,气势汹汹,“你刚才救了我,但你在救我的时候,手碰到我这里了。”

女孩伸手指着自己的胸口。

这个庞飞还真没在意,刚才那种情况下,谁有时间顾虑那么多,就算真碰上了,他也不是存心的。

“那对不起了。”庞飞诚心道歉。

女孩“切”了声,“我阉了你再跟你说声对不起,你可愿意?”

自然是不愿意,可无意间碰一下和故意阉割别人能一样吗?

这女孩不吃亏的性格是好的,不过这是不是有点蛮不讲理的过头了啊。

庞飞不想在这浪费时间,转身就走,女孩跟了上来,“站住,占了本姑奶奶的便宜就想走,你倒是想的美……”

就她那速度,怎么可能是庞飞的对手,连走廊都没出去,就把那刁蛮姑娘给甩开了。

本来庞飞在浴室里故意吓唬方少毅,就是在给他施加心里压力,看看他后面会怎么办,结果倒好,被那个刁蛮丫头一脚给踹晕了,想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还得耐心等待。

庞飞做好了等上个几个小时的准备,这刚坐下没多大功夫,就看见一道瘦小的人影拖着一个人“吭哧吭哧”地从后门出来。

再定睛一看,可不就是那个刁蛮丫头嘛,而那个被拖出来的人,则正是方少毅。

方少毅被像死狗一样拖出来之后,那刁蛮丫头还在其身上狠狠地踹了几脚,这时,酒吧里冲出来几个人将那女孩硬拉了回去。

庞飞看的是胆战心惊的,自认为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识过,但还是被那刁蛮丫头狠辣的样子给惊着了。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方少毅这次也算是咎由自取!

没多大功夫,方少毅悠悠醒来,那小子竟没有返回酒吧去报仇,而是惶恐地在给谁打电话,“尸体处理了没?好好好……处理了就好……千万别留下痕迹……”

这个时候提到尸体二字,难免会让庞飞联想到那个女孩子。

一路跟了上去,确定方少毅口中所说的尸体正是那个女孩,而出事之后,他们竟然让人把女孩的尸体剁碎了喂狗了,其手段之残忍,简直让人发指。

“王八蛋!”庞飞一拳拳砸在方少毅脸上,知道这家伙平日里浪荡花心,可没想到他竟然玩出人命来,还把人家女孩子的尸体那样处理,简直毫无人性!

方少毅被打的不断哀求,“我……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那女的太不经玩了,还没折腾两下就死掉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沙包大的拳头如同雨点般落下,其他人不敢靠近,实在是庞飞疯的太可怕了。

“快,快报警!”

“不能报警,警察来了,少爷杀人的事情岂不就败露了。”

“那现在怎么办?”

“通知老爷……”

“砰”的一声,庞飞一脚踹过去,那刚刚拿出电话的人直接被踹的飞了出去。

剩下那人直接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方少毅趁机想溜,连滚带爬,丝毫不顾形象。

此刻他只想离开这里,离开庞飞这个恶魔,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一群畜生!”庞飞抓了那吓傻了的人的衣领,狠狠朝方少毅砸去。

“咚”的一声,那人砸中了方少毅,两个人滚做一团,十分狼狈。

方少毅吓哭了,是真哭了,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放过我,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别打了,真的别打了,太他妈的疼了……”

打你几下就疼的受不了了,那你们将人家女孩子碎尸喂狗的时候,可曾想过人家也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一个人?

你们这些畜生在玩弄人家小姑娘的时候,可曾心疼过?

“跟我道歉没用,你这种人渣,自有法律去制裁你们。”

庞飞抓着方少毅的衣服,直接将他托举起来。

方少毅挣扎着大喊大叫,“不,不要送我去警察局,我不去……啊,我不去……”

这可由不得你了!

“你们两个,快救我啊,快点啊……”

三人都是凶手,方少毅被抓,谁也跑不了。

那二人顺手抄起棍子砖块砸过去,庞飞闪身躲过了棍子的袭击,却没发现脚下是块凹地,脚下踩空,身子失去重心,手中的方少毅被甩了出去。

惊叫声戛然而止,方少毅直直地躺在那里,不多时刻,有鲜血从他脑袋下面缓缓流出。

那二人均是一脸煞白,指着庞飞惊叫连连,“杀……杀人了,杀人了……”

庞飞也担心那一下真将方少毅摔死了,连忙过去探了一下对方的鼻息,没死,只是晕厥了。

血流不止,看样子伤的不轻。

无论方少毅怎样十恶不赦,都该由法律去制裁,自己不能私自动刑。

将方少毅送到医院没多久,方镇海也赶来了,那双赤红的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一样。

他恶狠狠地揪着庞飞的衣领,脸上的褶子因为太过用力而更加拥挤地堆积在一起,“姓庞的,我儿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全家陪葬!”

庞飞淡定自若地将其抓着衣领的手别开,“你儿子能有今天的结果,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放屁!”

庞飞懒得和他浪费口舌,走到一边,静等医生出来。

方镇海就方少毅这么一个儿子,哪怕知道他不是个东西,哪怕知道他不成气候,可毕竟是方家的血脉,是方家未来的希望,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他都不敢想象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庞飞也不希望方少毅有事,一个罪该万死的人应该由法律去制裁,可若是他出事了,那自己也就脱不了干系了。

急救室的红灯终于关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

方镇海焦急不已,询问他儿子情况怎么样?

医生摇头叹息,“病人颅内有淤血,压迫了神经中枢,造成神经麻痹,很难再有醒来的可能!”

方镇海踉跄几步,险些摔倒在地,“你……你胡说八道,你胡说,我儿子不可能有事的,他不可能有事的。你给我用尽办法去医治,无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出,只要能把我儿子治好……”

“这位家属,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现实,但这就是事实……”

“事你妈逼,信不信我杀了你!”医生给方镇海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庞飞将那医生救下,“方镇海,这里是医院,你别乱来!”

他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倒让方镇海想起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就是庞飞嘛。

“我说过,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全家偿命!庞飞,庞家,安家,你们统统都得给我儿子陪葬!”

疯子,这老狐狸简直就是个疯子!

“冤有头债有主,你儿子是我打成植物人的,要报仇你尽管冲我来,别找我家人的麻烦!”庞飞怒火中烧,双手下意识握成拳头。

方镇海冷笑两声,不再言语,其意思再明确不过。

他,必定言出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