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69:帮曹秀芝

69:帮曹秀芝

“秀娥啊,你看上哪一款了?想买的话告诉姐姐一声,你若买不起,姐姐给你买。老吴前两天刚给我打了些钱,我这正愁没地方花呢。”

女人真是个奇怪的生物,哪怕生活并不如她认为的那么美好,却总喜欢在外人面前显摆自己的幸福美满,似乎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优越感来。

她自以为豪的好女婿都快不要她女儿了,她却还是能悠哉悠哉地享受生活,和人攀比。

孩子于她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只是用来攀比的工具吗?

如此一比,曹秀娥倒是要比她好上许多,至少,她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考虑。

安露牙尖嘴利,心里藏不住话,当场就给怼了回去,“姨妈,您那些钱还是自个儿留着花吧,或者给我珍珍姐留着也行。你看这表姐夫真要跟珍珍姐离了,她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多艰难啊,您不得多补助补助啊。”

曹秀芝冷“哼”一声,“就算离了,我们珍珍也能找到一个更好的,至少不会吃软饭。”

安露为庞飞打抱不平,“你说谁吃软饭呢,看到没有,今天我们买的这些东西都是我姐夫出的钱。他现在自己当老板了,迟早是要做大事业的。”

曹秀芝不屑一顾,“才几千块钱的东西就把你们收买了,你们也太容易满足了。我可是听说了,瑶瑶娶他光是彩礼钱就花了八十多万,这结婚后的各项开支什么的不也都是钱嘛,就他出的这几千块,都不够瑶瑶花出去的九牛一毛的。”

“钱是不多,可心意足,至少我姐夫愿意陪着我们逛街愿意给我们拎东西,你那好女婿呢,现在指不定搂着哪个女人快活呢吧……”

“你……”

曹秀娥拉了拉安露的胳膊,示意她别说了,大庭广众的,一家人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话。

“咱们走吧。”

曹秀芝气还没顺过来,她的二女儿萱萱突然指着对面的一男一女说,“妈……你快看,那不是爸吗?”

她这一喊,曹秀娥等人的目光也自然跟了过去,只见一中年男子和一年轻美貌的女子手拉手走在一起,而且那年轻女子的肚子都隆了起来,怀孕的月份还不小。

曹秀娥下意识看向曹秀芝,只见曹秀芝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晃晃,几欲摔倒。

曹秀娥连忙将其扶住,“姐,你冷静点。”

“冷静,我冷静个屁啊,骗我说是去出差了,竟然跟只小狐狸精在一起,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了,我……我要找他们算账!”

曹秀芝疯一般跑过去,萱萱紧随其后,珍珍因为要照顾两个孩子,走的慢一些。

曹秀娥也跟了上去,到底是亲姐妹,不能袖手旁观不是。

“吴涛!”一声怒喝,那对男女同时停下脚步,吴涛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无比,而那女子却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曹秀芝冲过去,扬手就朝那女人的脸上落了下去,女人尖叫着,曹秀芝的手腕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拦住,“秀芝,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吴涛,你王八蛋,你不是人,我曹秀芝岁就跟着你,这些年来吃了多少苦,我一句怨言都没有。你呢,功成名就,你就忘恩负义,在外面养起小狐狸来了,你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们。”

“丽丽怀着身孕呢,你有什么气就冲我来,不许伤害她。”

捉奸最怕遇到这种,明明已经被当场抓了个现行,对方还死命护着狐狸精。

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容忍的。

奈何曹秀芝力气小,不是吴涛的对手,被狠狠推了开去。

曹秀娥看不下去,上去为姐姐辩解,也被怼了个结实,“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男人吧。”

曹秀芝的两个女儿一个懦弱一个胆小,遇到这种事情都不敢说什么,倒是安露能不计较和曹秀芝之前的间隙,将吴涛当众一顿大骂。

这丫头牙尖嘴利,骂人不带脏字而且不带重复的,竟让那吴涛毫无还手之力。

“泼妇,一群泼妇,丽丽,咱们走。”

“想走,可以啊,来,我先给你们拍几张照片,笑一个,茄子!好,拍好了,这就是你出轨的证据,哼,等着净身出户吧你。”

吴涛脸色大变,“安露,你赶紧给我把照片删了,快!”

安露将手机藏在身后,“威胁我呢,你算老几啊?”

丽丽冲吴涛使了个眼色,那吴涛仗着自己是个男人力气大,也不顾老脸了,竟然想去强抢。

一只结实有力的臂膀一把将他推出去老远,险险摔倒在地。

庞飞将安露护在身后,冷着脸,“你动她一个试试。”

“哼,我姐夫可是当过兵的,小心他打的你满地找牙。”安露得意洋洋,为自己有这样厉害的姐夫而骄傲不已。

吴涛翻了脸,言语威胁,“曹秀芝,要怪就怪你自己生不出儿子来,我吴家那么大的家业,总不至于交给你这两个懦弱无能的女儿手里吧。”

“事情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用再辛苦地隐瞒了,咱们法院见吧。”

说完,带着那狐狸精绝情地转身离去。

曹秀芝瘫软在地,放声大哭,惹的周围好些人前来围观。

曹秀娥将她拉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好一阵劝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珍珍抱着两个孩子也在掉眼泪,萱萱坐在椅子里抱着腿,想哭不敢哭的。

安露跟她妈一样,都是刀子嘴豆腐心,见这姐妹二人可怜兮兮的样子,鼓励她们坚强独立云云,庞飞在一边听着,只觉得这丫头倒是越来越可爱了。

女人家家的事情,又是外人的事情,他不方便插手,只能默默地等着。

经此一事之后,逛街自然是不可能的了,曹秀芝一家人都没什么心情,曹秀娥建议她们住在安家,能省一个是一个。

回去的时候庞飞让安露开车,曹秀芝、曹秀娥和珍珍的两个孩子坐车,自己则和吴萱萱打车回去。

吴萱萱跟安露差不多年纪,不过这丫头就内敛多了,跟庞飞坐一辆车子,一路上十分拘谨,话都不会说了。

庞飞也不是个会聊天的,二人一路无话,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尴尬。

到了安家,几个女人围在一起就是家长里短,说什么男人不可信男人不是东西之类的话,庞飞插不上嘴,也不想站在那听她们批斗男人的不是,跟着张婶出去买菜去了。

家里一下子多了好几口人,热闹是热闹,但这热闹的有点过了头了,他倒还没适应这种热闹的场面。

“姑爷,你和小姐的关系最近缓和了不少啊。”张婶眼明心亮,虽是家里的佣人,可这很多事情看的比安家那些当事人还明白。

庞飞是个好男人,可惜了他和安瑶之前总是误解,不过现在好了,两个人之间的误解消除了,相信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庞飞笑笑点了点头,表示默许。

买了菜回去,庞飞又帮着张婶一起做饭打下手什么的,不是要作秀给谁看,而是不做些事情他也无事可做,总不至于窝在房间里就等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吧。

这些可都被曹秀娥看在眼里的,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是内疚的,以前到底是自己尖酸刻薄了,总觉得庞飞窝囊没用,可有用的男人有几个能像庞飞这般任劳任怨,还很大度不记仇的。

人总是有了比较之后才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曹秀芝一家人的出现,大抵就是这点作用了吧。

女儿和丈夫的事情让曹秀芝也没了心思再去嘲笑和攀比,连旅游的心情也没了,第二日就离开了蓉城,是庞飞开车送她们去的高铁站。

“谢谢你,表姐夫。”吴萱萱是唯一一个对庞飞表达谢意的人。

庞飞没想过要取得他们的感谢或者认可什么的,又不是一家人,认不认可的没那么重要。

每个人在这个大都市里生活都不容易,过好自己的生活最重要,至于其他的,当你不在意的时候,那些东西其实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周末的美好时光就这样过去了,和安瑶依旧很少有交集,连姨妈一家子的事情她也是漠不关心的,大概是没那个精力。

庞飞从林静之那侧面打听了一下,酒楼刚接了一个大单子,这几天都在准备那个单子的事情,这关乎着酒楼的名誉,安瑶自然要费心费力。

所以不管安瑶每天晚上几点回来,庞飞都没再怀疑过什么,只是觉得她很辛苦,一个女人家家的,经常熬夜到深更半夜,早上又早早出门,很多男人怕是都吃不了这份苦。

安家的女人们每个都很不容易,虽说嘴上时常得理不饶人,更有时尖酸刻薄,但其实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就是不知道那个神秘的岳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从上次见面到现在,一次也没见他回来过,难不成,真如曹秀娥想的那般,安建山和吴涛一样,在外面养了小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