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61:私下见面

61:私下见面

安瑶很少在除了庞飞之外的其他人面前表现出这样没素质的一面,今儿个这是怎么了,遇上麻烦了?

“喂,你到底怎么了?”不管怎样,安瑶是安家的顶梁柱,她要是垮了,安露和曹秀娥也就垮了。

安露将衣服扔下,追着安瑶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罗亮被罗大海禁足在家,贷款办不下来了,酒楼这个月亏损十三万,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关门大吉了。这下你高兴了吧?”安瑶有气无力,话里话外的意思都让安露和曹秀娥绝望。

“好了,以后你也不用担心我和罗亮来往了,这下你满意了,你们都满意了?”

说完,死气沉沉地上了楼。

曹秀娥伸手在安露的脑门子上戳了一下,“你呀你,这下你高兴了?”

说完,跟着上了楼,去看安瑶去了。

安露噘着嘴,十分委屈的样子,“我说实话还不行啊。”

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安家人都沉浸在安瑶带来的噩耗中,没人去想贷款为何贷不下来的问题。

庞飞怀疑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和罗亮有关系,再加上安露当着那么多人怼了罗亮,让他心里不爽,故意用贷款的事情为难。

说什么被禁足在家,不过是借口而已,可惜安瑶那个傻女人根本想不到这一点。

帮还是不帮,庞飞犹豫不决,其实他心中更加倾向于帮忙,不管是出于安家女婿的身份,还是对安瑶的支持,这个忙他都要帮。

庞飞从安露那要罗亮的电话,安露好奇,问他要做什么,不说清楚她是不会给的。庞飞无奈,只好说他想找罗亮谈谈。

安露答应可以给他电话号码,但必须要跟他一起去,这丫头现在就喜欢时刻粘着庞飞。

跟不跟着去的倒是无所谓,只要安露别乱说话就行。

庞飞很清楚罗亮想要什么,电话里以他和安瑶的婚姻为说辞,希望和罗亮当面谈谈,罗亮果然答应见面。

其实庞飞不过是试探着这么说的,没成想罗亮这么快就上当了。

他心中原本有一个不好的猜测,现在都在一一应验。

这婚更不能离了,将安瑶交给这样一个男人,岂不是毁了她么。

约见的地方是一家中餐厅,庞飞让安露躲着别露面,虽不知道庞飞为何这样安排,但安露还是照做了。

没多大功夫,罗亮就出现了,张口闭口就是询问安瑶好不好之类的,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庞飞不理会他的那些赤果果的挑衅,开门见山地问,“贷款的事情是不是你在背后捣鬼的?”

罗亮一脸无辜的样子,“你在说什么啊,我帮瑶瑶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在背后捣鬼?”

“因为你希望安瑶求你帮忙,你希望安瑶觉得欠你的,你想用这种方式给她施加压力,让她尽快和我离婚。”庞飞直截了当地将心中的猜想尽数说了出来。

罗亮轻笑几声,没有作声,但那眼睛里冒着的精光,已然说明一切。

这场仗于他来说,早已胜利在望,不过现在还不是显摆的时候,小心谨慎是他的座右铭,不然也混不到现在的地步。

“分析的很有道理,不过没有证据的事情,就不要随意给别人泼脏水了。你可知道,要是我把这些话告诉安瑶,她肯定又要觉得你是个卑鄙小人了。”罗亮笑眯眯地说。

事实究竟怎样,大家心里都有易一杆秤,争辩终究没有意义。

“我这次来的目的,是想告诉你,若你真心对安瑶好,就真心实意地去帮她,别耍那些花花肠子,害人终害己。”

罗亮一脸委屈,“我没耍花花肠子啊,前两天我真被禁足啊,今天才放我出来的。”

这态度,分明是在推卸自己。

若真心想帮安瑶,就该关心贷款如何,安瑶现在如何,而不是在这说这些有的没的。

庞飞现在不光很怀疑罗亮的用心,更怀疑他对安瑶的真心,是不是都是虚情假意的?

若真是这样,那这个人也太可怕了,亏得安瑶对他一直心心念念还如此信任他。

谈话到了这里已经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庞飞起身离开,不远处的安露捂着脸跟了出来。

两个位子相隔不远,罗亮的话安露都能听见,连她都觉察出罗亮有问题了,“姐夫,你是怀疑贷款的事情是罗亮在背后捣鬼啊?”

“不排除这种可能。”没有证据,庞飞不敢妄下断言。

安露挥舞着小粉拳,“我看这种可能性很大,就如你说的,他想让我姐贷款办不下来,好去求他,若不然,还有谁能连这种事情都管的着?”

“吸……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他那么坏呢,简直就是个超级大坏蛋,亏我以前还帮着他,呸!”

庞飞道,“你现在发觉也不晚。”

安露皱眉,“我发觉也没用啊,我姐就觉得他是个好人,真是头疼。诶,不如这样,咱们把罗亮的真面目揭开,让我姐看清他的嘴脸?”

说的倒是容易,关键在于怎么揭开?

现在再去查罗亮插手贷款的事情,不现实,再者,他们无权无势的,也不好查。

罗亮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吧,眼下更为关键的是,怎样帮安瑶度过难关。

除了贷款还有其他的办法,比如拉投资等等,不过如今投资公司越来越少,竞争却是十分激烈,想要拉倒一定的投资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有总比没有要好是吧,至少有努力的希望。

庞飞将能想到的办法都告诉给了林静之,再由林静之转达给安瑶。

希望虽然渺茫,但好歹是一条出路不是。

看着安瑶整日整日垂头丧气的样子,曹秀娥也坐不住了,亲自找了罗亮。

“罗亮啊,阿姨今天来呢,是想求你帮帮瑶瑶,你是不知道,瑶瑶这些日子四处奔波,整个人都憔悴了,阿姨看着可心疼了。”曹秀娥五十多岁,倒是第一次求人办事,安瑶和罗亮关系匪浅,想来这一趟自己亲自出面,总归会有点收获吧?

谁知,罗亮口口声声地说是安瑶不要他借的钱云云,他也没办法。

曹秀娥心中不悦,心想你若真心实意想借钱,还愁没法子,分明就是你不想借吧。

来都来了,就这么轻易地走了,那倒不如不来。

“罗亮啊。”曹秀娥想再试一试,“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把那五百万借给我,再由我交给瑶瑶。瑶瑶好面子是真,但我就说那是我这些年攒的嫁妆和私房钱,又问亲戚朋友借了一些,自家人的东西,她总归好接受一些不是。”

罗亮心中轻笑,想的倒是挺美。

借钱是小,笼络安瑶的心是真。

其实他巴不得安瑶的酒楼倒闭,这样她也就没那么要强的了,以后结婚了也能好压制一些。

除非安瑶亲自来求他,否则这钱,无论如何也不会借的。

“阿姨,现在不是我借不借的问题了,之前我被家父禁足家中两日,剥夺了好些权利,五百万可不是笔小数目,我私人存款可没那么多。”

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不借嘛,罗里吧嗦地说那么多干什么?

曹秀娥也是个暴脾气,自己拉下老脸来借钱,对方推来推去的,什么意思嘛。

“露露说的没错,我们一家人都看错你了。”曹秀娥气呼呼离开。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枉我以前那么看好你,还处处向着你说话,问你借点钱你推三阻四的,有什么了不起的……”

安露早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笑嘻嘻地将胳膊搭在老妈肩膀上,“这下相信我的话了吧?”

“哼,信了,你高兴了。”

安露挽着曹秀娥的胳膊,边走边说,“妈,我觉得咱们以前就是太高估罗亮了,其实咱两一点都不了解他,就是我姐,了解的肯定也是过去的罗亮,而不是现在的罗亮。”

“那家伙整天说忘不掉我姐,可我姐遇上麻烦,他有真正帮过一次忙吗?没有!倒是我姐夫,你看看这几日他东奔西走的,连自己的工作都不做了,就为了帮我姐想办法。”

“关键他做的那些好事都不会刻意在我姐面前显摆,这才叫真正地对一个人好,不是吗?”

曹秀娥眉头紧皱,“可他终究什么忙也没帮上啊。”

安露松开母亲的手,一脸嫌弃,“那他又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你是想让他出钱还是出权啊?”

话虽是这么说,可曹秀娥还是无法全部认同安露的观点。

安家现在岌岌可危,安瑶急需要一个能帮她的人,亦或者是能和她一起撑起这个家的人。

庞飞的心是好的无疑,但得不到安瑶的认可,二人不能同心协力,始终对这个家是有害无利的。

可你要说因为这些事情否定庞飞,那也太不公平了。

想来想去,曹秀娥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唯有叹息一声,“走一步看一步吧。”

安露再次亲昵地挽着母亲的胳膊,“您别再阻挠我姐夫了就行,至于其他的,就看他们两的缘分了。”

曹秀娥点点头,同时又颇为担忧地看着安露,“我现在倒是有点担心你了,这么护着他,你该不会是真的……那啥上了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