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58:没那么简单

58:没那么简单

安露将庞飞护在身后,神色凌冽,脸色苍白,却丝毫挡不住她坚决的神色。

安瑶又气又无语,“你赶紧给我回去!”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的命是妈给的,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姐夫给的,我只听他们的。”安露反唇相讥。

安瑶也是气的不轻,“好好好,你爱回不回,我不管了。”

将东西塞进曹秀娥怀里,安瑶转身要走,她也是个受不得刺激的人,很容易上头。

曹秀娥责备安露的不是,好端端的也不知道抽什么疯,非要把安瑶气走就高兴了?

安露轻哼一声,“我就是看不惯她对我姐夫呼来喝去的样子。姐夫,姐夫你可别走,你身上也好多伤呢,快让医生给你检查检查。”

庞飞不愿检查,不是因为和安瑶怄气,而是这些皮外伤对他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奈何安露执意要他去,不去就不松手。

这丫头才不管什么公共场合不公共场合的,反正只要她要做的事情,庞飞就必须去做。

拗不过她,庞飞只好去了。

若不是安露还在挂水,她非嚷着一块跟了去不可。

庞飞身上的伤主要都在背部和腿部,挨了两棍子,青了好大一片。

医生给他开了药,叮嘱他早晚涂抹,几天就好了。

医生都说了没什么大碍,偏偏安露小题大做,还嚷嚷着要给旁飞上药。

曹秀娥夺了药瓶,“你胡闹什么啊,女孩子家家的,能不能矜持点?”

“你跟我姐都不心疼我姐夫,那我心疼还不行吗?我姐夫放弃尊严来到咱们家,处处帮着咱们,偏偏你们没一个人能看到他的好,哼,我都为他感到不值!”

曹秀娥“啧啧”两声,“你现在倒怪起我们来了,是谁当初嚷嚷着要设计陷害他跟你姐离婚来着?”

安露脸色一僵,“我那还不是受到你跟我姐的影响?可现在我看清楚了,我姐夫可比那个罗亮好了千倍万倍,不,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

“可惜他是我姐夫,要不然,我或许还能有机会呢。”

曹秀娥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小声提醒,“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拿胶带给你把嘴巴粘上。”

安露趁势将药瓶夺了去,“好男人谁不喜欢啊,我想想还不行吗?”

说着话,庞飞从外面进来。

母女二人还在为上药的事情争执,曹秀娥见实在没办法了,要亲自给旁飞上药,这还不如让安露上呢。

丈母娘给女婿上药,那多尴尬!

“妈,你们别争了,这药我拿公司找同事给我上就是了。”

安露瞪大了眼睛,“姐夫,你该不会还要去上班吧?”

当然,庞飞可没打算旷工,他现在可是一个部门的领导,要身体力行以身作则。

安露说什么也不让他去,抱着他的胳膊不肯松手,曹秀娥拉也不行打又舍不得,场面一度很尴尬。

最后,是安露拿了曹秀娥的手机,给时峰去了个电话,说庞飞身体不舒服,今天就不去上班了。

结果这话题一打开,时峰又是问这又是问那的,叫嚷着要来看看。

不多时候,时峰的身影就出现在病房里,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庞飞不愿意把他牵扯进来,奈何安露“嘚啵嘚啵”的一下子就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时峰“靠”了一声,“敢动我庞哥,简直胆大包天。庞哥,你好生休息着,公司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至于罗家那边,只要你一句话,我时峰二话不说,你叫我砍谁我就砍谁。”

庞飞甚是无语,这小子,当这是黑涩会呢,还想砍谁就砍谁。

在时峰的肩膀上拍了两下,庞飞道,“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来解决就好。”

“那怎么能行,你是中泰的人,同时又是我哥,我怎么能袖手旁观不管,除非你压根不拿我当兄弟。”

这家伙还跟以前一样,脾气一点没变。

这其中的门门道道不是一两句话能解释的清楚的,庞飞打算找个时间慢慢和他聊聊,“走,咱们出去说。”

“不行,先把药擦了再走。”安露时刻记着庞飞身上的伤。

时峰大惊失色,“庞哥,你受伤了?”

“一点皮外伤,不打紧的。”庞飞道。

女人就是喜欢大惊小怪,对在意的人,就更是喜欢小题大做,不管皮外伤还是不是皮外伤,反正庞飞不把药上了,今儿个是别想走了。

无奈之下,庞飞只好妥协,不过还好,有时峰在,让他给自己上药,到底是能好一些。

将外套脱了,露出结实的肌肉,和几条触目惊心的伤疤。

曹秀娥和安露都是吓了一跳,实在是那些伤疤有的太骇人了。

看的久了也就习惯了,竟还有几分心酸。

都知道庞飞以前当过兵,这些伤疤,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若在部队上没有本事的人,其实是不会接触那些很危险的工作的,可庞飞身上的伤疤,却恰恰说明他不是一个没本事的人。

或许,他像电视里演的那些大英雄一样,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物呢?

可是为什么,他最后是被部队遣送回来的?

一定有故事!

待二人离去后,病房里还久久的沉默,曹秀娥和安露谁也没说话。

二人各怀心思,一时无语。

庞飞和时峰在医院附近找了一家茶餐厅,罗家的事情庞飞不想将时峰牵扯进来,因为一旦牵扯进来的,就不光是个人恩怨了,还可能上升到公司之间的较量。

罗家那样的大家,想打压中泰这种小公司,简直不要太轻而易举。

可不能因为时峰的一时冲动,害了公司里的其他人。

“那这事我就不能管了?”这可不是时峰的做事风格,要他做缩头乌龟,下辈子吧,“那也不行,我时峰可没办法心安理得地坐在办公室里,让我兄弟一个人扛着所有压力。”

庞飞笑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如果真是罗晶晶的报复行为,那倒也好解决。罗大海再护犊子,也不可能护着一个杀人犯。这事我会找人去给他警告。”

“钮作为?”时峰一下子就猜到了庞飞的用意。

庞飞点点头,他正是这么想的。

“希望罗家的人能就此收敛点。”

庞飞不想将事情闹大,是不想得罪罗家。

蓉城的几个大家分别都被他得罪了,方家、薛家,还有罗家,要是把这些人都得罪死了,日后难免他们会各种找麻烦。

自己怎么都好说,但连累了家人,那就不好了。

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就算因为人情关系再有人护着你,也不能时时刻刻护着你的周全,难保那些人不会钻了空子各种刁难。

想要在都市里生活下去,有些时候就得学会让步。

若这件事刻意给钮作为去了电话,那就是有求于他,性质不一样,庞飞可不想欠下他这个人情。

他先给叶保持去的电话,告诉对方自己昨晚被人陷害,险些惨死。

事关庞飞的事情,叶保持都会禀告钮作为,再由钮作为出面解决,那这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庞飞不会去插手钮作为他们会动用何种手段调查背地里陷害他的人,以钮局长的手段,想要查清真相肯定不是件艰难的事情。

这不,还不到一天的时间,钮作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庞飞啊,我听叶保持说你昨晚差点遇害了,哎,这蓉城的治安,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说庞飞的遇害是一场意外,是蓉城的治安不好。

他倒是想的美,想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谁都不得罪。

庞飞道,“钮局长,这可不是治安不好的问题,而是有人诚心想谋杀庞某。”

谋杀退役军人,和谋杀一个普通老百姓,这意义可就大不相同了。

钮作为能查到的关于庞飞的那些荣誉和勋章,随便一个拿出来,那都是受到国家级的保护的。

但凡敢动人民英雄的人,国家都不会放过你!

庞飞就是故意要把事情往“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局面上推,给钮作为施加压力。

罗家在蓉城是权势之象征,可这也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可以目无王法,可以将国家的领导人都不放在眼里。

一个退役的军人尚且有如此血性,你一个为人民服务的人,难道连这点意识也没有吗?

钮作为是个聪明人,庞飞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然听明白,再说下去,那就是不识时务,自己打自己的脸。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钮作为挂掉电话,紧锁的眉头反倒舒展开了。

庞飞的一番话,不仅解答了他的困惑,更是燃起了他从军时的热血。

那些热血激昂的过去,在都市生活中都快要被磨平了,国家信任他,给了他保家卫国的权利,他却做着以权谋私的勾当,实在是有愧于国家的信任。

“小何,告诉叶保持,严厉彻查此事!”钮作为心绪难平,燃起的热血像是快要沸腾了一样,汹涌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