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在线阅读 - 52:不许搬出去

52:不许搬出去

“我为什么不好意思,你这种厚颜无耻之人都好意思站在这,我为什么不可以?”说着,庞飞掏出手机,找出一段录音,而录音的内容,正是小混混之前承认罗亮指使他的那些话。

上次罗晶晶陷害安露的事情让他多留了个心眼,现在倒真是能派上用场了。

小混混和罗亮的脸色霎时间都变了。

“不……是他逼我那么说的,他打我,我身上到现在还疼着呢。”

小混混吓的脸色煞白。

庞飞道,“是吗,那你身上有伤吗?”

“有,我证明给你们看。”

三下五除二将短袖脱掉,身上哪里有半点伤痕啊?

庞飞的庞氏按摩手法是用来活筋骨顺血液的,别人想享受也享受不到,今日倒是白白便宜这小混子了。

事实再一次证明小混混在说话,也就是说,庞飞录音里的内容是真的了。

形势眨眼间倒戈相向,不少人都将目光落在安瑶身上。

这三人的关系似乎很复杂,但决定权好像都在那女人手中。

“瑶瑶,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这家伙是脸皮厚还是不要脸,这种时候竟然还能处之泰然。

安瑶沉默着不说话,像是一记重拳狠狠砸在庞飞心上。

她还是向着罗亮的吗?

哪怕那个男人如此不堪,在她心中也是心肝宝贝?

脑子呢,这女人的脑子哪里去了?

“庞飞,你闹够了没有?”安瑶冷冷出声,果然是向着罗亮,袒护的意思简直不要太明显。

庞飞差点笑出眼泪来,“老子可没闲情雅致在这跟你们闹,不过是不想有人给我泼脏水罢了,倒是你们两个,昨天手拉着手看电影,今天手拉着手来银行,安瑶,你该不会是想在离婚前背着我把财产全部转移了吧,想让我净身出户?”

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并不是他想说的,可不知为何到了嘴边就变得这样。

堂堂的军中王者有一天竟然会为了这些儿女情长地事情吃醋说反话,不用别人嘲笑他窝囊,庞飞自个儿都觉得自己很窝囊。

父亲、妹妹这些亲人都还等着他去照顾,他却总把心思浪费在一个男人身上,真他娘的没用!

此番话分分钟让安瑶陷入周围人的议论声中,人言可畏四个字不知道害了多少人的性命。

庞飞没有一丝一毫的快感,相反,看到安瑶那无处遁形却还在强撑着的样子,他心里是心疼的。

他很想说句软话,偏偏安瑶纵容罗亮对他多番造次,实在忍无可忍,一把将罗亮的胳膊拧到后背,“你最好别再让我抓住你什么把柄,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罗亮笑的阴险,“不放过我?你想奈何我?杀了我?你敢吗?那样安瑶只会恨你一辈子!”

“咔嚓”一下,庞飞用力一推,罗亮的胳膊脱臼了。

此番不欢而散,注定二人的关系没那么容易缓解。

庞飞一路都在反思一个问题:自己为什么要坚持?

没有意义,做什么都没意义,那何必坚持呢?

再坚持下去,二人的关系只会越来越糟糕。

要么离婚,要么离开安家……

“姐夫,你做什么呢?”安露瞧着气呼呼进来的庞飞,察觉到不对劲,跟着上了楼,就见庞飞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一副要离开这里的架势。

安露冲进去将他手中的东西夺了去,“你不把话说清楚,就不许走!”

“你觉得你能拦得住我吗?”

安露抱着他的衣服不松手,“反正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就是不让你走。你告诉我,我姐是哪里又惹你生气了?”

庞飞没作声,告状这种女人才会做的事情他才不屑于去做。

不过就是几件衣服,安露不给他便不要了。

但见庞飞要走,安露情急之下一把抱住他的胳膊,软绵绵的身子蹭在他结实的臂膀上,十足的安全感啊。

不过小丫头现在没心思想那么多,只想将庞飞留下,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习惯庞飞的存在,吵吵架拌拌嘴,危险的事情还能挺身而出,多好啊。

“你要走,那你把我也带走吧。”

曹秀娥跑进来拉扯安露,“你个女孩子家家的这样成何体统,赶紧放手。”

这一拉扯,安露抱的更紧了,“不松不松就是不松,妈,你可别忘了,我姨妈他们还没走呢,我姐夫要是就这么走了,谁还帮你去怼我姨妈她们。”

曹秀娥神色一僵,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那些事情以后再说,你先把手松开。他是你姐夫,你这样抱着他像什么话?”

安露惊觉失礼,“哎呀”一声,连忙将手松开。

但她很快处之泰然,张开双臂拦在门口,还拉着曹秀娥跟她一起拦在门口,就是不让庞飞走。

曹秀娥不会同她那般小孩子胡闹,可有一句话安露说的没错,不能就让庞飞这么走了,“你就算要走,也要等和瑶瑶把魂离了光明正大地从这里出去,现在你要走了,旁人还以为我们安家的人就会欺负人呢,亲家那,我怎么交代。”

话不软,但这意思却是明显软下来,左右不过是想让庞飞留下来。

这倒是让庞飞分外吃惊和意外,没想到连曹秀娥竟然也会帮着自己说话。

看来这母女二人也不是瞎子,知道谁好谁不好,可为什么偏偏就安瑶那个聪明的女人到现在却变成最笨的了呢?

不走,那便不走吧,就这样走了,庞飞也着实不甘心,指不定罗亮日后天天往来跑。

安瑶八点多才回来的,安露和曹秀娥正襟危坐,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庞飞在安露身边坐着,见安瑶回来,故意靠近庞飞,像是在给他撑腰。

“安瑶,你过来!”安露竟然直呼安瑶的名字,来安家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丫头这么牛逼地直呼她的金主的大名。

安瑶将包丢尽沙发里,在安露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我来了,你想说什么?”

适才还牛逼哄哄的安露气势瞬间就弱了下来,“你今天到底怎么惹我姐夫了,气的我姐夫都要搬出去住了。”

安瑶看了庞飞一眼,嘴角勾勒出一抹浅笑,“告状啊,你可真是能耐。”

庞飞还没说话,安露就抢了先,“我姐夫不是那样的人,是我和妈火眼金睛看出来的。”

这护短护的,好像庞飞是她男人一样。

曹秀娥“咳咳”两声,置身事外,“我可什么也没看见。”

态度中立,谁也不得罪。

安瑶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大概的局势算是看明白了,只见她轻笑一声,伸手在安露的脑门子上戳了一下,“你现在是越来越本事了,月考门门不及格,还有闲情雅致在这管我的事情,我看干脆你赚钱养我好了。”

安露揉着脑门子,“你别跟我打岔,我现在跟你说姐夫的事情呢。”

“我们两口子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赶紧回去复习去,下次再门门不及格,你每个月的零花钱直接缩减一千。”

“啊,不要!”安露跳起来,委屈巴巴的样子,“姐夫,对不住了,你自己努力吧。”

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了。

曹秀娥借口去看狗狗也离开了,客厅里只剩下安瑶和庞飞两个人,实在不想引起争吵,庞飞起身欲走。

“等等。”

安瑶将他叫住,“白天的事情,我是有苦衷的。”

难得她肯放下身份跟庞飞解释这些,庞飞也很乐意听她的苦衷,误会是靠沟通来解除的,没有沟通,哪来的了解。

安瑶将贷款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同时也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没有当面斥责罗亮的原因,并不是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不会明辨是非,而是她太需要罗亮的帮助了,不得不那样做。

“我说过,在没离婚之前,我是不会做出格的事情的,也请你不要小看我安瑶。”

所以呢,解释这么多就是为了告诉庞飞,不要怀疑我安瑶的人品?和是否在意庞飞亦或者是看到庞飞的好没有半点关系?也和罗亮的为人是否端正没有半点关系,所以,在她心中,罗亮还是比庞飞好?

果然还是自己想的简单了,女人心,海底针,不可琢磨!

“知道了。”

答应虽不是自己要的答案,但至少证明了安瑶并不是傻女人,没被罗亮的花言巧语所欺骗。

或许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他和罗亮都是一样的起跑线!

明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但庞飞养成了早早起床的习惯,想睡也睡不着。

好久没锻炼身体了,今儿个一时兴起,想去跑几圈。

清晨的空气很是新鲜,庞飞沿着小区外的河道跑了两圈,汗流浃背。

有些老头老太太甚至跑来跟他搭讪,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感情这是看上庞飞想给自家招女婿呢。

“庞飞,真巧啊!”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庞飞回头一看,就见钮作为钮局长穿着白色的背心,也在这一带晨跑。

还真是巧!

“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钮局长。”

“我家就在河对岸的小区。”

说是河对岸,其实隔着很远的,从那边跑过来少说要几十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