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自相矛盾

第一百零二章 自相矛盾

        蒙古国阿尔泰塔万博格多国家公园警察局,三楼休息室。

        这座警局,是办公住宿一体的。三楼,是住宿区,所谓的休息室,其实就是一间宿舍。

        两边是架子床,中间一张方桌子,家具很朴素,不过窗外的景色却很漂亮。

        林朔四人最近几天,就在这里落脚,正好两个架子床,分上下铺。

        左边睡两个女士,右边是林朔和魏行山,中间的桌子白天摆着,晚上挪到一边去,拉一道布帘子。

        眼下虽然接近傍晚了,可还是白天,桌子是摆着的,林朔四人就围坐在这张桌子四周。

        魏行山手脚勤快地四人都倒上茶水,再给林朔点了根烟,这才一脸期待地问道:“老林,你可得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知道心脏就被吃了呢?”

        林朔抽了口烟,没说话,而是看了anne一眼,点了点头。

        那意思很明确,就是现在,可以告诉这两个外行一些事情了。

        anne微微颔首,随后说道:“根据现在掌握的情报,这次行动我们的猎杀目标,是一头叫做‘山阎王’的奇异生灵。根据猎门以及国际生物研究协会掌握的资料,这头‘山阎王’,寿命在五十岁以上,威胁程度被评为‘ss’级,比钩蛇还要凶残。

        这也是我们国际生物研究会成立以来,最危险的一次行动。”

        “山阎王?”魏行山眉头一皱,“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见过这个东西的人,都已经死了,这其中不乏猎门中的顶尖好手。”林朔这时候说道,“所以你问我这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它以前行凶的时候,都会吃掉受害者的心脏,而且这些受害人体表都没有伤口。

        这头畜生最凶残的一次屠杀,就是三十年前,屠了羌地苏整整一村子的人,也就是anne小姐的同族先辈。

        另外,猎门六魁首之一,我应该叫一声伯父的章国华先生,跟这头畜生斗智斗勇十多年,最后死在这头畜生手里。

        近三十年来,不仅仅是章国华先生。我父亲、苗光启、曹余生这些猎门中的前辈高人,都曾经试图猎杀过它,都没有成功。

        坦率地讲,这次行动,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所以老魏。”

        话说到这里,林朔将目光投向魏行山,说道:“这个时候,其实我们都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你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就别给同行人心里添堵了。”

        魏行山被林朔说着一愣,随后明白过来。

        他知道林朔指的是什么。

        他瞄了一眼柳青,发现这个女人也在看他。

        魏行山就跟触电了似的,赶紧把目光收了回来,冲林朔点了点头:“行,老林,我听你的。”

        “对了。”林朔说道,“老杨的电话你们谁有?”

        “我有。”魏行山、anne、柳青三人异口同声。

        然后三人同时回过神来,又异口同声地问道:“你没有?”

        之前四人和杨拓在外兴安岭出生入死,事后不说拜个把子,也起码互相留个电话,这是人之常情。

        结果林朔却没有。

        眼下被三个人同时这么一问,林朔忽然觉得自己似乎理亏了,这让他有些郁闷。

        “少废话。”他翻了翻白眼。

        ……

        警察局的巡逻车陆续回来了,不过外面已经黑漆漆一片。

        这里不比城市,没有光污染,一旦碰上阴天,夜晚那是伸手不见五指。

        虽然林朔和anne不是常人,哪怕在黑暗情况下也能行动无碍,但考虑到还有蒙古国警方同行,所以在阿茹娜的建议下,四人决定先吃完饭,然后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出发。

        这天晚上,林朔把今天拍的脚印照片,以彩信的形式发给了杨拓,随后拨通了这个中国科学院最年轻院士的电话。

        外兴安岭之行,让林朔意识到,这个学者脑子清楚,是可以一起商量事情的。

        而且他在生物学方面,是国际级的权威。

        猎门对山阎王的了解,实在太少了,在这种情况下,要解决这头猛兽异种就不能经验主义,而是要相信科学。

        “老杨,我是林朔。”

        “你好,请讲。”

        “图片收到了吗?”

        “嗯,看了。”

        “你有什么看法?”

        “老虎的脚印。”

        “我也这么想,特征太鲜明了,可老虎有这么大吗?”

        “确实有些奇怪,你去过现场了吗?”

        “还没有,明天去。”

        “去现场的时候,你让anne小姐在脚印里取一些土壤样本寄过来,我看看能不能找出这个东西的皮肤碎屑。如果能找到,我就做一个基因图谱,看看到底是什么物种。”

        “行。”

        挂了电话,林朔躺在架子床的上铺,双手枕着后脑勺,看着天花板一阵出神。

        下铺的魏行山下了床,站起来看了林朔一眼,问道:“老林,你在想什么?”

        布帘子被撩开,anne和柳青两人穿着睡衣从房间另一边走过来。

        林朔看了看床边的三人,皱了皱眉:“大半夜不睡觉,都凑过来干嘛?”

        “睡不着啊。”魏行山说道,“傍晚被你说了山阎王的事儿,我心里是没着没落的,老林,你就再多说一点儿吧。”

        “我就知道这么多,怎么多说?编故事?”林朔白了这个壮汉一眼,随后看了看anne,“不过现在呢,倒是可以先分析分析。”

        “那你分析呗。”魏行山说道。

        “目前我们对山阎王,其实总共就两份情报。”林朔说道,“一是被害者的死因,二是现场的脚印。可你们发现没有,这两者,其实是矛盾的。”

        “早就发现了。”魏行山一拍床架子,“不过你老林说事儿一向玄乎,我还以为是我脑子笨,就没好意思问。”

        “那你说说看,矛盾在哪儿?”林朔问道。

        魏行山在胸前比了一个尺寸:“这么大的脚印,那这东西,体型得赶上大象了吧?这么大的家伙,吃饭那么细巧,只吃心脏,不吃其他部分?要是按这种吃法,它不得活活饿死?

        就拿我来说吧,我老魏身高一米九八,体重一百公斤,吃饭上馒头、米饭、肉都行,就烦吃海鲜,不是壳就是刺儿,好吃归还吃,但不管饱啊!

        尤其是螃蟹,嚯,这麻烦的。

        你们想,这个东西的体型,吃心脏不留伤口。这难度,就好比我老魏吃螃蟹,吃完之后,螃蟹壳还能拼成整个儿的。

        这怎么可能呢?”

        林朔点点头:“倒是不笨,说到点子上了。”

        “可不嘛!”

        “那你再想想,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既吃到心脏,又不在体表留下伤口呢?”林朔问道。

        “特异功能。”魏行山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招,叫隔空取物。它肯定得有这个本事啊,不然凭什么你们猎门之前干不过它呢?”

        “真是不经夸。”林朔白了这个巨汉一眼,看向了anne。

        “口腔。”anne解答道,“三十年前苏家满门遇害的时候,我的导师曾经为受害人做过尸检。发现这些尸体的食道,都是破裂的。山阎王应该是用某种口器,从被害人口腔探入体内,再刺破食管,吸食心脏。今天外蒙的这个女法医,可能是太年轻的缘故,看到心脏不翼而飞就慌了,没仔细查看食道的情况。”

        “食管破口的尺寸,允许心脏通过吗?”林朔问道。

        “很难。”anne陷入了回忆,“我看过导师当年的尸检报告,破口只有三厘米。”

        “那说明是心脏是被弄碎,或者被口器中吐出的胃酸溶解,再被吸食的。”林朔说道,“这么说起来,受害者的体内,可能会有‘山阎王’的组织细胞。”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anne点了点头,“明天出发前,给我二十分钟时间。”

        “记得寄给杨拓。”林朔提醒道,“他在兰州,比国际生物研究会的欧洲总部近。”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