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芝加哥1990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公屋区的枪声

第五百四十四章 公屋区的枪声

        前后三辆车离开高地公园,免不了跟着一群‘尾巴’,一位狗仔扛着摄影机,不要命地在摩托车后座半站立起来,追到中间那辆防弹奔驰的平行位置,正对着黑洞洞的车窗里拍。

        “aplus一行人离开高地公园,驱车赶往奥黑尔国际机场,或许他打算亲赴都柏林看儿子?”

        车里正在播放当地八卦电台的实时报道,“他不是有私人飞机吗?”一位嘉宾问道。

        “我想玛利亚凯莉不会让他将两人共有的私人飞机做这种用途吧。”主持人坏笑。

        “换个台,麦克。”宋亚听不下去了。

        老麦克随手换了个频道。

        “我这个兄弟还是太年轻了,说出来别不信,我真的无数次在aplus耳边嘱咐,我说你一定要小心那些不怀好意的女人,她们甚至会背着你悄悄在套上戳洞,就为了怀上明星的孩子,然后讹你十八年的高额抚养费扭头再去养小白脸……还会时不时接受个访问啦,跑个通告啦,睡一觉能被她们变着法消费十多年,套路多着呢,三天三夜也讲不完。那个可怜的小baby说不定从小要挨雪琳芬新男友的揍,真的,毫不夸张……我是过来人。”

        大a正在为自己痛心疾首,大骂雪琳芬和那些套路明星的女人。

        “会吗?”大a确实是过来人,要不是离婚后要背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当年也不至于急着把本就不大的电台场地出租给自己,宋亚不由得开始担心小罗柏的未来,“真的会被她新男友揍吗?”他问琳达。

        “看人,总归不是亲生的,肯定要差一点咯。”琳达回答。

        “打给大a。”宋亚命令。

        “艾尔,顶替一下,我接个电话。”收音机里的大a说道。

        “你说话小心点!现在不要刺激罗柏的母亲!”宋亚骂他:“净m-fxxk给我帮倒忙!”

        “噢,噢,我知道了……”大a唯唯诺诺挂掉电话。

        “哈!我又回来了听众朋友们!让我们把话说回来,你们这些nger就是嫉妒,嫉妒我兄弟能睡最漂亮的白妞……”

        “……”

        宋亚扶着额头,“再换个台吧,麦克。”

        老麦克没有理他,打开对讲机,“就现在。”然后猛打方向盘,三辆车同时突然拐进岔道。

        “aplus想甩了我们!”

        狗仔们也在他们自己沟通的电台频道里大喊,后面的一些车没反应过来,笔直开了下去,但大多数摩托车依然灵活地跟着,差岔道附近的路面上留下一条条黑色弧形刹车印。

        车队穿过一个个街区,开进栋停车大楼。

        趁狗仔们还没跟进来,老麦克护着宋亚用最快的速度钻进他预先停在这的破旧克莱斯勒第五大道,然后等其他保镖把三辆车开出,带走所有狗仔。他又观察了十几分钟后,才驶离停车场,前往老乔服刑的监狱。

        宋亚脑子终于能安静会儿了,按照华裔的传统观念,肯定是要给罗柏提供良好生活的,他可做不出来像表姐康妮那样,把亲生儿子塞给流浪汉一家去养……

        伊莱他们已经开始危机公关了,现在来看对自己造成的负面影响并不如想象中大,米国人的婚前观念越来越开放,这种事再正常不过,特别对于明星群体来说。

        在米国媒体的印象中,自己和雪琳芬属于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一位非裔嘻哈歌手,一位以旧好莱坞艳丽面容著称的二线女星,他们的讨论也和大a一样倾向于对雪琳芬不利,因为很显然,自己年初刚刚晋升为亿万富翁,而雪琳芬近年除‘奸情一箩筐’的几部电影票房都遭遇惨败,而奸情一箩筐恰恰是恶搞本能的跟风片。

        她越来越过气,并且从去年开始销声匿迹,年龄也大了,有生下孩子的动机。

        正因为这样,媒体对两人怎么搞到一起的大感兴趣,查莉丝塞隆那位瘦子前跟班趁机赚了不少通告费。

        米国现在正热门的三对明星情侣就是强尼戴普和凯特摩丝、mj和猫王女儿丽莎普莱斯利,自己和玛丽亚凯莉了。有家媒体因此做了一张人物关系表,把雪琳芬早年和强尼戴普的恋情翻出来说。

        各种乱七八糟的解读使得这件事热度越来越高,搞得几个间接相关方反而非常满意,陶氏副总裁昨天又打电话过来好好‘表扬’了一番自己,环球影业也趁机把舞出我人生电影和这则八卦新闻挂钩起来做前期宣传,完全免费的眼球,不吸引白不吸引。

        总之,这件事对于男性来说只要还没结婚就不算啥大错,压力主要在女方一边,包括雪琳芬和玛丽亚凯莉,她们都要承受无数的闲言碎语。

        宋亚深感内疚,只图一时爽的代价是非常不可控的,还好玛利亚凯莉暂时没有取消订婚典礼的打算,等把这件事彻底搞清楚,处理好,自己还是要去纽约负荆请罪,应该能挽回这段感情的,总不能让婚结不成……

        目的地到了,老麦克把车停在监狱对面的马路边,这边比较偏僻,但因为是监狱,门外非常空旷,除了不远处的一个公交车站,一般也不会有车在附近多停留,所以孤零零的一辆第五大道颇有点扎眼。

        还好彼得弗洛克在执法单位的关系网非常大,这间监狱的管理人员也不介意帮点无伤大雅的小忙,他们很准时地将老乔放了出来。

        老乔今天穿得非常整洁和正式,白色西装的上衣口袋还弄了个鲜艳的口袋巾,手里提着一个皮质行李包,回头和几位狱警笑着聊了几句,然后走出监狱大门,抬头注视了很久的天空。

        老麦克没有打扰他,等他收拾心情,开始左顾右盼的时候才按了按喇叭。

        老乔朝这边笑着招招手,迈步横穿马路。

        “收购老乔音乐歌曲版权的钱准备好了吗?”宋亚这时候才想起来他曾答应过老乔买下二手店以及saa    magni等歌曲版权,没办法,实在是这几天脑子里要思考的东西太多了。

        “你们还没正式商量价格,但我想你的钱足够。”琳达回答。

        “那就好。”

        除了两百万拿下马克安德森新mosaic浏览器公司的百分之五股份外,94年到现在宋亚没做什么投资,赚得也不多。缴税,付和玛利亚凯莉合买私人飞机的钱,订婚戒指,还有筹办订婚典礼,杂七杂八花下来,他还有三千万的流动资金,买老乔音乐那些老歌的版权应该花不了多少钱。

        “谢谢你来接我,小aplus。”老乔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来。

        “抱歉,乔,我不方便在监狱门口被人拍到。”宋亚和他热烈拥抱,“不过我晚上为你准备了庆祝派对,都是自己人。”

        “谢谢。”老乔身体比入狱前好了不少,双臂非常有力,他眼角泛着泪光,语调不由有点哽咽。

        “直接去我那?还是先回老乔音乐看看。”宋亚拍着他的背问道。

        “先去你那吧,巴伦也会去对吗?”老乔问。

        “当然,你不付清律师费可别想甩掉他。”宋亚打趣道。

        “这些该死的律师。”老乔笑骂。

        老麦克发动汽车,调头往高地公园方向开。

        “我昨天在狱中听到了关于你和那个好莱坞白人女星的新闻,有孩子了哈?照你的年纪,大概也该有了。”老乔的反应和其他黑人朋友没什么不同,既觉得这事儿再正常不过,又忍不住拿话来逗宋亚。

        “还没正式搞清楚。”宋亚只好这么说。

        “埃里克还好吗?”

        “当然,他在我的唱片公司工作,还干调音的活儿。”

        两人又聊了些以前朋友的事,老乔音乐的门卫,那个满身纹身的卡尔目前还在另一间监狱服刑,他帮老乔扛下了私藏武器的罪,刑期更长。

        “等他出来我要为他办一场盛大的派对。”老乔很动情地说,他捧起来的tank组合那几位大妈都已做鸟兽散,只偶尔会集合到一起表演saa    magni捞钱,或者在公开渠道互相责怪,听说没一个来探视老乔,顶罪什么的更不可能了。

        “应该的……”宋亚说。

        “该死!”

        安静开着车的老麦克突然大骂了一句,重重刹停汽车,副驾驶位上的琳达尖叫了一声,宋亚和老乔的头被惯性砸到了前座的靠背上,还没反应过来,老麦克又重新发动汽车,急速往后倒。

        宋亚又被甩得紧紧贴着车门,依稀看见前面的路被辆打横的汽车拦住了,那辆车上下来好几个黑人,天色已经有些暗了,看不太清正脸。

        “好像是埋伏!”

        老麦克边对着后视镜倒车边大喊道。

        “埋伏?谁!?”宋亚心里一紧,最近也没得罪什么帮派份子啊!

        “噢!shxt!”老麦克没有回答,车尾被路后面一辆突然出现的汽车挡住了,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他猛打方向盘。

        “嘿!别这样!停!停!”后车上下来的黑人直接用身体挡住了去路,他手里拿着枪,但并未指着车内,而是张开双手,枪口向上。

        “不要!”身边的老乔大叫。

        老麦克再次刹车,车头仅仅距离那个黑人双腿不到一米的距离。

        “他们是谁?”老麦克也掏出枪,气急败坏地问老乔。

        “地狱短尾猫的人。”老乔眯着眼看向窗外,“应该是他们。”

        前后车大约下来五、六位黑人,他们用枪指着车内,缓缓靠近。

        有人来拉开驾驶座的门,“别动!”被老麦克用枪顶住了下巴,马上他也被几把枪对准。

        “嘿!都放下枪,老头,你也放下!”那个拦路的黑人大喊,“是我!老乔,我们找你谈谈,aplus也在的,对吧?”

        “fxxk!你可以等我出去直接打电话,或者派个人来说一声!贾马尔!”老乔摇下车窗,对那个叫贾马尔的大吼,“你这样搞会死人的!”

        “抱歉,乔,车里的那位南城的亿万富翁从不搭理我们,我平时可找不到机会和他聊上天。”

        贾马尔透过车窗看了宋亚一眼,“来吧,大明星,去公屋区,我们好好聊聊。想请动你可费了我不少脑细胞,你小子还挺重感情的,我手下还说你不一定会亲自来接乔出狱,没想到你还真来了。”

        宋亚看了眼这个满脸吸毐过度的提前衰老相,戴着地狱短尾猫的花头巾,略有一丁点面熟的家伙,他依稀听大a提过地狱短尾猫目前话事的老大就叫贾马尔,对,这人好像以前是大佬肯尼斯身边的跟班,不算得力干将的那种,但那些得力干将现在死的死,坐牢的坐牢,全完了。他其实也才上位没多久,自从肯尼斯销声匿迹后,地狱短尾猫的老大位置变动很频繁。

        “非要去公屋区吗?”宋亚冷冷看着他,“我们没有过节贾马尔,我的兄弟说和你有来往,有什么事你可以让他们带话。”

        “有些事不方便找人带话,来吧,大明星。”贾马尔晃着手里的枪,“别跟我摆架子了。”

        “aplus,听他的。”老乔劝道:“麦克,把枪放下,别干蠢事。”

        本来就有一堆破事,又被地狱短尾猫搞这么一下子,宋亚惊魂未定,心情糟糕透了,但形势比人强,地狱短尾猫也应该不至于要自己的命,否则不会这么克制,“麦克,把枪放下吧。”

        老麦克咬了咬牙,翻个白眼把枪击扣回去,缓缓把枪插回腰间,马上就被刚才被他顶着下巴的家伙给了一枪托,昏倒在方向盘上。

        琳达再度尖叫。

        “闭嘴,娘们!”对方拿出了几个布条,拉开自己所有车门,很熟练的把本方四个人的眼睛蒙住。

        “就连以前的肯尼斯都知道不去惹有钱人,贾马尔,你不会愿意看到我把我的钱花在你的对手和警方身上的……”

        宋亚任他们施为,但嘴上还不忘努力为自己寻找脱身的机会,心里也知道还不到求饶的时候,于是话里话外也很强硬,“真没想到你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对付自己人,我也就算了,乔可是帮里的老人……”

        “fxxk!我就像跟你们谈谈!要不是你总躲着我们我也不至于这么干!”

        贾马尔将他推进自己的车,一路保持沉默,最后在公屋区停了下来,宋亚看不见,但闻得到上次来时楼道里熟悉的油炸食品味。

        电梯打开,又被推搡着兜兜转转,最后被按在了一个沙发上,蒙眼布被取下,微微适应光线后,果然是以前肯尼斯大佬见自己时的房间,家具和陈设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地板上的那张虎皮还在。

        “我的人呢?”他只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老乔。

        “放心吧,我不会动他们的。”贾马尔把枪别到后腰,“出去吧。”他朝手下抬抬下巴。

        房间里就剩三个人,“肯尼斯可不会用这么low的手段弄自己人。”老乔沉声说道。

        “很漂亮的行动不是吗?”

        贾马尔不以为意,反倒非常自得,“如果是为了赎金,成功绑架一位亿万富翁我也能赚不少。”

        “嘿!aplus是自己人!真m-fxxk的一代不如一代!”老乔气得直骂。

        “你猜我们怎么知道他会现身?”贾马尔指指宋亚,对老乔说道:“还不是你在牢里跟每个认识的人吹嘘aplus多么多么的尊敬自己,出狱时一定会亲自来接?”

        “呃……”老乔老脸一红,“m-fxxk……”

        “别浪费时间了,我不能失踪太久,否则我旗下公司的所有人都会发动起来找的,他们不难找到这里来。”宋亚感觉贾马尔不像为了绑架自己,这在道上不合规矩,毕竟地狱短尾猫里有很多人很乐意有个和帮了隐隐保持关系的大明星存在。

        “ok,我直说了。”

        贾马尔比大佬肯尼斯的‘段位’确实要low好多,“很简单,我们以前每年要将收入的百分之七十上缴给gd,但现在gd也已经很久没保护我们了,所有地盘都要靠兄弟们真刀真枪的拼杀出来,我也三个多月没得到上面的任何指示了,gd完了……所以,我不打算再缴那笔钱。”他手舞足蹈地在两人面前走来走去说道。

        原来gd竟然要从下面帮派抽百分之七十,好狠,难怪它全盛时号称拥有上万名枪手。

        “所以呢?”老乔问。

        “这笔钱数量很大,我需要有人帮忙让他变成合法的。”贾马尔说,“你们得帮忙。”

        一旦生意和黑帮毐资牵上关系,再加上洗钱,宋亚知道这一辈子就绝对甩不脱了。

        其实唱片和电影生意是非常好的洗钱管道,以前古德曼还说很奇怪怎么地狱短尾猫没找上门来想办法洗钱,原来他们自己的收入大部分要上缴,最近帮派战争很猛烈,估计剩下来也没几个钱好洗的。

        但看来这种相安无事的日子要到头了,宋亚不由额头见汗。

        “fbi和irs都盯着我俩呢,老乔就是被irs送进监狱的,你不会以为洗钱是件简单的事吧?”他嘴上努力抗拒,脑子转的飞快,思考脱身之策。洗钱是绝对不想沾的,他感觉不如花点钱把面前的贾马尔干掉可能还保险些。

        “别唬我,我虽然以前在帮里地位不高,但也见识过肯尼斯大佬怎么办事的。现在这里由我说了算……乔,你不要告诉我你以前没帮大佬洗过钱。”

        贾马尔拉开抽屉,一捆一捆的小额现金被他堆到了老板桌上,“看!我亏待不了你们,这比卖唱片可轻松多了。”

        “呵呵,你不懂,到时候我们全要进去,坐一辈子牢。”

        渐渐被堆成小山的钞票打动不了老乔,“我老了,我才出狱,正打算享受自由的养老生活。”

        “aplus?”贾马尔拿捆钞票向宋亚示意。

        “不如我每年给你一笔钱,你找别人做?”宋亚更看不上了。

        “哈!我知道了,你们不尊重我,我说话你们都当是放屁对吗?”贾马尔又从后腰拔出枪,食指插在扳机里,随意地转着,“这不是请求,是命令,否则我就大开杀戒了……”

        “别,这样,我们慢慢来……”老乔比宋亚有经验,“等我先回老乔音乐,把生意重新理顺,然后我们先一小笔一小笔的试试,aplus暂时不要参与,他目标太大,现在又被记者们死死盯着。”

        “这还差不多,但我没啥耐心,我这的现金很快要放不下了。”贾马尔点头,“我要具体的方案,现在。”

        “aplus!”

        宋亚知道老乔在拖,正悄悄递去感激的眼神,身后一个黑人腔突然响起,很惊喜的样子。

        “宾尼,先去外面等着,我在谈事情!”贾马尔对声音的来源不满地怒斥。

        “嘿!别这样,叔叔。”

        一个黑人走进来,只穿了件花衬衫,两把m1911很随意地别在前腰,他凑到宋亚面前,脸对着脸,“还记得我吗?”

        “你是?”对方很年轻,宋亚第一眼没认出来,不过声音有点耳熟,“哦,宾尼!?你是……”

        他想起来了,当时在哈林区夜店高喊gd万岁的枪手外号就叫‘小宾尼’,不过长相差异很大,即使因为身体发育有些变化也不至于……

        “是我,哈哈!”

        还真是这个通缉犯,他乐呵呵地张开嘴,指着两个金光灿灿,还镶了钻的门牙说道:“我敲掉了那两个讨厌的大门牙,还整了容,哈哈,你都不知道,我差点被那个墨西哥庸医害死,他连行医执照都没有。”

        这家伙说起来没完,似乎并没把贾马尔放在眼里,他又把花衬衫掀开,转过身,“看,我还让他帮忙把那天你对k-ci唱的那些词全纹在了身上,你是我的偶像aplus,你永远忘不了你在台上把他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哈哈,你太强了!我和同伴当时听得热血澎湃!看看,有没有纹错?”

        好吧,通缉犯是自己的迷弟,宋亚脑子都快爆炸了,‘all    that    talking,    boy,    stop,heard    you    dancing,    boy,    stop……’对方背后密密麻麻纹着sinaloa的歌词,的确是自己当时在台上唱的,纹得很烂,青色字体歪歪斜斜,但没什么大错误,“没纹错,很漂亮。”他说。

        “好了好了,出去吧,宾尼……”贾马尔无奈地在后面说道。

        “等等,就一会儿。”

        不过帮中老大好像对他没什么威慑力,他继续嬉皮笑脸地说道:“我对那个墨西哥医生说纹错一个字就杀了他,哈哈……哒哒哒,就像在哈林区的那次一样,真爽,可惜我当时被k-ci那家伙对小洛瑞的侮辱言论冲昏了脑袋,否则第一枪该干吹牛老爹的。”

        我的天……最好不要要fbi知道他曾经对我说过这些,宋亚宁愿自己没有听到过他说什么。

        “不过也还算不错了,那些哈林区的人现在怕了我们,对吗?可惜,我的同伴也交代在了那里。”

        小宾尼没了大门牙,加上长相成熟了一些,好像整过嘴唇和鼻翼,没以前那么难看了,不过这位半大小子谈论人命时那种毫无所谓的态度令宋亚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不像肯尼斯大佬眼露凶光的那种漠视,而是当一件很平常的事说出来,就好似在谈论喝酒吃饭,他的行为举止某些地方还保持着小孩子那种的……天真?

        “是的,他们怕了。”宋亚只能顺着他的话说。

        “噢!噢!对了!”

        他很兴奋地突然想到了什么,指着背后的纹身,“你的这首歌还有吗?我听电台dj说那可能是完整的一首歌。”

        “不是,我临时想出来battle的词,说完自己都没专心记。”宋亚回答。

        “是吗?那太遗憾了,对了,我现在回芝加哥了,但不能继续用以前的外号,你这首歌有名字吗。”

        “呃,锡那罗亚sinaloa。”宋亚如实把天启歌曲的名字相告。

        “酷!我以后就叫锡那罗亚了,你们都这么叫我ok?叔叔,怎么样?这个名字怎么样?”他乐坏了。

        “那是个南美地名宾尼,我们又不是拉丁人。”

        贾马尔吐槽,“墨西哥帮派会笑话我们的。”

        “管他妈的,我就叫这个了,我决定了。”他满脸无所谓,“正好给我整容的医生就是墨西哥人。”

        “好了好了出去吧宾尼,这事以后再说。”贾马尔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

        “嘿!别再叫我宾尼了,我说了我现在叫锡那罗亚。”他不满地拨开贾马尔的手。

        “出去!宾尼!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贾马尔也跟他轴上了,这些混帮派的脑回路都有点不正常,“我是老大,还是你的叔叔!别以为你在纽约立过功就能对我没大没小的,出去!”

        “好吧好吧……”

        他摊开双手,“今天就算了,以后你要叫我锡那罗亚……”边嘟囔着边往外走。

        “fxxk,那小子总这样……想喝点什么吗?”

        贾马尔问宋亚和老乔。

        “不用了。”宋亚摆手。

        “给我来被咖啡,你今天把我吓了一跳贾马尔。”老乔笑着抱怨。

        “抱歉,我其实就想找你和aplus聊聊。”

        这家伙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或者想在两人面前重新竖立权威?“给我的客人送两杯咖啡进来,little宾尼!”故意扯着嗓子对门外喊道,最后那个音拖得老长,“哈哈哈……”还怪笑。

        “洗钱的事……”他又重新提起正事。

        “我都说了叫我锡那罗亚……”

        宋亚和老乔虚与委蛇了大概十来分钟,小宾尼满脸不爽端着两杯咖啡进来,搁在桌上,丢下句话就走。

        “下次让你干活时手脚要放勤快点,宾尼。”

        贾马尔把咖啡递给宋亚和老乔。

        ‘呯!’

        门口突然传出一声巨响,震得宋亚耳朵嗡嗡直叫,他顾不上接贾马尔的咖啡,身体立刻蜷缩,向反方向躲闪。

        “我他妈让你别叫我宾尼!”

        小宾尼大吼着冲进来,手里的枪口还冒着烟,‘呯!’又是一枪,在贾马尔胸前再开了一个血洞,这时候对方的身体才栽倒在地,咖啡杯砸在老虎皮上,发出微微的闷响。

        “你听不见!?嗯!?你听不见!?”

        ‘呯!呯!呯!’

        小宾尼对着地上的地狱短尾猫老大尸体把枪夹里的子弹倾泻一空。

        一切突然安静下来,他还保持着开枪的姿势。

        门口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几个黑人帮众走了进来,从惊变的震惊中刚刚恢复的宋亚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是你的叔叔,宾尼!”一名年老的帮众抢过小宾尼手里的枪。

        “他不尊重我。”

        小宾尼还愤愤不平,进来的帮众好像没想把他怎么样,全呆呆盯着贾马尔的尸体,一言不发,任由他走到门口,转回身。

        “还有,以后不许叫我宾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