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芝加哥1990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八章 第一次开庭

第四百零八章 第一次开庭

        黑着脸让塔拉吉找来查莉丝塞隆的电话,打过去仍旧不得要领,她说她回洛杉矶后换了位表演老师,已经有阵子没当雪琳芬的小尾巴了。

        “哈莉,摩登石头城这部电影有暴露镜头吗?”只好又打给哈莉贝瑞。

        “pg(普通级,儿童建议在家长陪伴下观看,只是建议)级,怎么可能有那种镜头,这部喜剧电影是恶搞动画片摩登原始人的,女人着装稍微清凉一点而已,你知道的,那种原始人穿的,看起来像两件式泳衣的豹纹兽皮。要说暴露,最暴露就是我了,反派女二色诱男一,人设最拉仇恨的那种……”

        哈莉仍然满腹怨气,“你问这个干什么?”

        “雪琳芬不想演了,凯瑟琳只给了我六个小时,呃,现在只剩五个小时劝她回心转意,而我连人都联系不上。”宋亚说。

        “哈哈哈!”哈莉立刻幸灾乐祸地大笑,“你打算怎么办?”她问。

        “等会就回复凯瑟琳咯,总不能真的拖满六个小时。”宋亚不打算再追着舔了,这件事雪琳芬任性得太过分,就算选森林,以后也没她位置!“你有机会被运作成女一吗?”

        “没机会,女一母亲是伊丽莎白泰勒,怎么可能有个黑人女儿。”哈莉说,“如果雪琳芬不演,那角色肯定是珀金斯的,也还不错吧,起码珀金斯没雪琳芬漂亮,对我算利好。”

        “是哦,只能这样了……对了,你的两百万我也委托给了北方信托的基金经理,购买了一些高科技公司的股票投资组合,大约苹果公司八十多万刀,四十万刀诺基亚,四十万微软、思科等公司,还有三十多万的ea公司股票……”

        两人略聊了聊,宋亚就给凯瑟琳回电道歉,同意放弃角色。

        ‘当地法庭上午七点宣判,罗德尼金案被起诉的四名警员中,两人被判有罪,刑期为三十个月,两人无罪释放……’

        电视里,洛杉矶当地法庭外,无数警员如临大敌,保护着被当庭释放的两名涉案警员在黑人抗议者的注视和怒吼下离开,‘全米各非裔民权团体纷纷表示仍然无法接受这个判决,触犯民权法案的刑事犯至少应得六年刑期,他们将继续至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上诉。’

        画面转到法庭门口的台阶上,罗德尼金和律师以及家人,在无数黑人牧师和平权人士的簇拥下,发表了一通演讲,一方面表示将起诉洛杉矶市府寻求获得民事赔偿,一方面呼吁黑人群体克制,演讲稿明显经过高手润色,倒称得上声情并茂。

        “他这时候跳出来充当和事佬?”塔拉吉推门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古德曼等人跟着她鱼贯而入,“这小子会赚一笔大钱的,下半辈子不愁了。”古德曼说。

        “伊莱?”宋亚看到了走在最后的伊莱,问这位彼得弗洛克的竞选经理,“彼得那边怎么样了?”

        伊莱难得一见的颓废,“如果不出意外,他将被送进监狱,他现在更需要大律师,而不是危机公关。而且没了权力,他也付不起我的账单了。”

        “是吗?这么严重?”

        宋亚其实一直在关注彼得的案子,因为有些记者把他和之前频频力挺的自己联系起来,还好声音不大,彼得和商人科兹科的私下权钱交易是绝对焦点,所以自己也不会傻傻往上凑引人注目。

        “这道难关不好过,不过我相信他会没事的。”

        伊莱对这位前雇主似乎有很深厚的感情,“好了,不聊不开心的事了,你自己也有麻烦在身aplus。”

        “嗯。”

        纽约的荧光剂案马上将第一次开庭,其实宋亚不必亲自当场的,不过在律师和公关的联合商讨下,他们认为还是去一趟比较好。

        “这是你到时候对面记者的说辞。”叶列莫夫把他们整理好的发言底稿递过来。

        “好的,这个策略不错。”

        他很快再次出现在了纽约,当地一间法庭外面。

        “aplus,把你的手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来,这样会显得太轻佻……”伊莱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宋亚听话把手拿出来,她今天穿了套正装,没系领带,扣子随意敞开着走到法庭门口,然后在安保人员的簇拥下,从容面对记者们够到面前的一堆麦克风。

        “aplus,你对判决抱有乐观态度吗?”有记者问。

        “当然,我不会输给那些敲诈者一分钱。”宋亚露出自信的笑容。

        “你是这么看待原告们的吗?记得他们以前还是你的歌迷。”

        “但是造成他们受伤的并不是我公司的产品,然后他们还把我告了,当然,我不是说歌迷就一定要用我旗下的牌子,但这确实不合理。”

        这次开庭没什么内容,来纽约主要就是为了在记者面前表明态度,所以他今天知无不言,“他们受到了那些无良律师的蛊惑,以为靠信口雌黄就能从明星那里抠出钱来,我要说这种想法大错特错。巴恩荧光剂无毐无害,a+服装也不含任何有毐物质……”

        另一位记者赶紧打断,“但是他们的指控是你在mv中宣传产品并未履行相关警示义务。”

        “我明说了吧,他们想靠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指控骚扰、诽谤明星,不停拖着明星跑法庭,然后逼迫怕麻烦的明星选择庭外和解,对吗?你们都是社会新闻记者,这种案件应该见得多了,你们自己其实心里应该已经有正确的判断。”

        宋亚冷笑了一下,“但是我要说他们惹错人了,我虽然还在上芝加哥大学的一年级,但我已经计划将来就读本校的法学院,学校也很支持我请假来纽约参加这样的法律实践。那什么,我有得是时间陪原告律师慢慢磨,每庭必到!你们等着看好了。”

        记者们全小声笑了起来,“听说你的卡带即将发售,你接下来的宣传行程定好了吗?”

        “这种事学校就不给假了哈。”

        和记者们一齐笑了会儿,“其实我早就想发行卡带,因为这种便宜的音乐媒介是现在平民消费得起的,这和我进入服装业的初衷相同,便宜、质量过关,大家都买得起。”

        “有人攻击你把服装工厂放在国外,并未贡献就业。”

        话题越扯越远,“纺织业早就外移了,这和我没多大关系。目前我的服装公司雇佣了十几名设计师,在三藩市,还有上百名销售人员,他们工作很努力,我也很高兴能给社会提供一些体面的工作岗位。巴恩公司的荧光剂工厂就在伊利诺伊州,雇员同样也是上百名,高收入的研究职位就占到一半以上……”

        让记者们问饱了,他潇洒挥手道别,走入法院内部。

        在古德曼等人的带领下找到一间法庭,没有什么陪审团,速记员以及法警加起来只有寥寥几个人,原告和被告律师分坐两边,后面几排旁观席倒是坐满了,大部分是参与集体诉讼的原告和原告家属,当地歌迷组织也来了几个人。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宋亚和古德曼大步走到提前到场的哈姆林身边坐下,“你刚才在外面的表现非常好。”哈姆林摘下耳机,拍拍耳机线连着的收音机笑道:“这是你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等下别紧张。”

        “我不紧张,今天是什么节目?”宋亚看了另外一头的原告和原告律师一眼,自己这位白人男性‘原歌迷’有些弱气地闪避掉自己的目光。

        “暂时保密。”哈姆林眨了眨眼。

        正好法官准时到场,全场起立,这位白人老头笑着示意坐下,然后阐明案件相关信息便宣布开庭,“可以传唤第一位证人了。”他说。

        “法官大人。”一位参加派对的二十出头白人女孩坐上证人席,原告律师扣上西装扣子,走到她面前,“你是哪一天参加派对的?”

        一系列问话之后,他问:“这位aplus的歌迷先生邀请你时,是否告知这是一个荧光派对。”

        “是的。”女孩回答。

        “他当时原话是什么?”

        “他说要举办一场像aplus在where    is    the    love的mv里那样的荧光派对,他说那会很酷。”女孩指指宋亚。

        “然后你就欣然前往了?”原告律师问。

        “没有,我问他荧光剂会不会对人体有害。”女孩说。

        “他是怎么回答你的。”

        “他说连aplus都敢往脸上抹,能有什么害处。”

        双方一问一答,处处都针对自己的警示义务,确实抓到了要点。

        “辩方律师,该你了。”法官说道。

        哈姆林笑着拿着份文件走到女孩面前,同样先像寒暄一样问了些基本问题,“你参加了某某戒酒互助会对吗?”他突然问。

        女孩立刻惊慌地瞪大了眼睛。

        “反对,这与本案无关。”原告律师立刻抗议。

        “我在质疑证人证词的可信度。”哈姆林解释。

        “反对无效。”法官回应。

        “是的。”女孩看了眼旁观席上的某人,小声答道。

        “所以你酗酒?”哈姆林问。

        “曾经。”

        “戒酒互助会有效果吗?”

        “我想有的。”

        “真的?根据我掌握到的情况,你只参加了三天,便借故没再去了,三天的戒酒活动效果这么显著吗?”哈姆林问。

        女孩再度瞄向观众席,宋亚顺着她目光回头看过去,一位像她父亲的人正对她怒目而视。

        “呃,我……”女孩开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现在还在酗酒对吗?”哈姆林把双手撑在证人席上,死死盯着她。

        “我,我没有,再……”

        “你说谎!在参加派对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你证词里接到那位所谓的aplus歌迷电话的当时,你正在酒吧里和朋友豪饮,据我所知,你的朋友说你灌下数不清的酒,然后醉醺醺跟两个刚认识的男人离开……”哈姆林往前谈着身体,施加最大的压力。

        “我反对!”

        “反对有效。”

        无所谓了,女孩看到她父亲突然起身,直接推门离开法庭,突然开始崩溃大哭。

        “aplus,这就是你的脱罪手段吗?真是肮脏!”那位原歌迷突然对这边大吼。

        “肃静!”法官敲敲锤子。

        “酗酒的不是我,讹诈人的也不是我,怎么了?你们……”宋亚没管法官,对他和在旁听席的原告和原告家属们环视一圈,高声道:“以为我的钱好拣?昧着良心的钱好赚?ah?no!一分钱,一分钱你们也别想从我这拿到手!”

        “肃静!肃静!”

        法官瞪过来,“我这里可不会对什么歌星区别对待,再这样我会判你藐视法庭。”

        “我道歉,法官大人。”宋亚把这些人或愤怒或不安的目光看在眼中,举手,对法官做投降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