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芝加哥1990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游说华特

第三百六十三章 游说华特

        “london,london,london……”

        “lady,lady,lady……”

        深海录音棚里,刚刚拿到歌的菲姬迫不及待开录,宋亚又多留了一天,作为这首歌的制作人,还需要指导一下,按下通话器,“ok,菲姬,把两个单词同时唱出来。”

        “同时?”菲姬还没理解对,“londonlady,londonlady,londonlady……”

        “不不不。”宋亚制止她,“同时念出来,把两个单词的音叠加在一起,伦叮,伦叮,伦叮……这样。”

        “伦叮,伦叮,伦叮?”

        “对,继续。”

        “伦叮,伦叮,伦叮……”

        “从这段开头重新开始。”

        “hoeyouearound,mylondonlondonbridgewannagodown……”

        菲姬唱到一半,把耳机摘下来,“这歌是我们在伦敦时你就有灵感了对吗?”她问。

        “嗯。”歌词明显受到菲姬当时唱的那首伦敦大桥要倒塌英国儿歌影响,所以宋亚没法不承认。

        “你个坏家伙,藏了这么久!”菲姬对这边白了一眼。

        “没办法,采样权一直谈不下来。”宋亚只能这么。

        她又继续兴奋地录歌,稍有辨别力就知道这首歌素质非常不错,她一边跟随伴奏扭动身体,一边继续唱下去。

        “句尾加点你的奶音。”宋亚再次指导。

        “你不是嫌我奶音没消除干净吗?”菲姬问。

        “加点个人风格也挺好,毕竟你是第一位白人唱女歌手,嗲一点,骚一点。”宋亚回答。

        “都听你的。”她乖乖按照指导改变唱法。

        身边的迪昂威尔逊趁机恭维道:“你真是个天才ap露s,这首歌很适合菲姬,也肯定会大卖,除了那方面的隐喻,歌词本身也不会招来太大的反感。我之前为她制作的那几首单曲在这首歌面前一钱不值。”

        “嗯,我去纽约几天,你帮我盯着这里。”

        宋亚知道现在的黑人唱女歌手比如拉缇法,歌词可是很黄很暴力的,菲姬这种流行味道的唱算是女唱歌手里的清流了,而且第一个白人女歌手也是个很大的噱头,虽然肯定会被黑人群体所不爽。他再度按下通话器,“我去纽约几天,然后在洛杉矶待到年底,你专心录歌吧。”

        “ok,亲爱的。”菲姬给了他一个飞吻。

        宋亚对她笑笑,离开录音室。

        合同还是签了,签约金宋亚提到了两百万,在93年她的新人合同到期时支付,还有匹配b-list歌手的各种助理、保镖和置装费等条件,菲姬也同意了争议最大的天价违约金,这代表她会一直跟a+唱片绑约到98年。同时宋亚还把苏茜姨妈名下的经纪公司解散,彻底消除这个隐患,放吉米成为她的独立经纪人。

        在查克家的谈判过程并不愉快,但菲姬没什么资本跟现在的自己争取,她并不敢真的翻脸单飞,而且在首专即将问世的关键节点上。

        签完城下之盟后的她很不开心,但在宋亚拿出londonbridge之后,就立刻‘破涕为笑’,对自己又黏糊糊地如胶似漆了。

        就像摩图拉过的那样,生意就是生意,生意做完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修补关系。

        只是……真的能‘修补’如初么?宋亚透过录音室的门,看了眼里面开开心心录歌的菲姬,抿了抿嘴,离开自己的唱片公司,出发去纽约。

        “华特,最近还好吗?”

        他直扑华特在索尼哥伦比亚唱片总部的专属房间,正如罗伯托克莱维尔的,华特生活非常简单枯燥,没其他事就把自己关在小空间里,对着钢琴谱曲。

        “嘿,ap露s,你怎么来了?随便坐。”

        华特把手从钢琴上放下来,“给点意见?”他把钢琴上的谱子递给宋亚。

        “呃……你写你的吧,我最近没什么碰作曲的欲望,你知道的,我最近一直在忙首单宣发的事。”宋亚找借口婉拒。

        “别迷失在里面了,很多歌手首单发完就沉寂,就是在艰苦的宣发过程中积累了太多疲劳,然后大肆报复性花钱享受,就再也回不去了。”华特很真诚地提醒。

        他不知道自己又已经天启不少歌了,“我不会的,谢谢你华特。”过去坐下,看着华特又开始弹起了钢琴,并不停在谱子上写写画画做调整。

        “这家伙也不问问我来找他有什么事……”宋亚心里吐槽,抓到个他暂停的机会开口道:“华特,我有件事。”

        “请。”他头都没回。

        “你为葛洛瑞亚写了一首歌,对吧?”

        他很喜欢华特的性格,和索尼哥伦比亚唱片初次合作就是受了他的帮助,不算自己有天启外挂穿越者的这个身份,纯按当时仅仅是一歌未发,有点名声的小创作人身份,华特在自己起步阶段帮的这个忙,几乎可以算知遇之恩了。

        所以关于hero的事,宋亚决定还是不对华特耍什么花招,直接开口。

        华特停止了忙碌,他为人耿直,但不代表他对这些事不敏感,挺直的背部有些变得佝偻,沉默了小一分钟,才开口反问:“你是为凯莉小姐来的?”

        “是的,mimi对我她非常喜欢那首歌,所以我来看看能不能帮到她。”宋亚道。

        “其实她不用搞那么麻烦。”

        华特的语调有些疲倦,他把身体挪成和宋亚面对面,“她只用和摩图拉先生打声招呼,不是吗?她已经让摩图拉先生把那首歌从电影原声带里撤掉了,只需要再履行一个程序,歌就是她的。”

        “但是你呢?你是怎么考虑的?”

        宋亚察言观色,从他刚才的肢体动作上,感觉他还是想把歌给葛洛瑞亚,对摩图拉把歌从电影原声带里撤下有不满。

        “我的意见重要吗?我只是个写命题作文的作曲家,我和你不一样ap露s,你知道以前欧洲那些画油画的人吗?”他问。

        “油画?”宋亚不知道他怎么扯到了这上面,“伦勃朗、梵高那种?”

        “不,更早的年代,以前画一幅油画花销很大,画家们只能服务于贵族或者修道院,贵族们像要什么样的,教士们想要什么样的,画家就画什么样的,所以那时候流传下来的油画都是肖像或圣经故事之类,没什么自我发挥的空间,画家们顶多偷偷把自画像塞进画卷的某个角落。我现在跟他们一样,歌写出来就没了自主权,摩图拉先生想要给谁就给谁……”

        他言辞间颇有些心灰意冷。

        宋亚脑筋急转,一脸真挚地信口开河,“我能体会,华特。玛利亚凯莉小姐想抢这首歌确实有点不对,她告诉我她知道你对这件事心里有意见,你不想失信于葛洛瑞亚小姐对吗?所以她没再找摩图拉先生粗暴干涉这件事,而是找我来和你聊聊,她想要这首歌不假,但她尊重你,也会尊重你的决定,她很珍惜你们之间的友情。”

        “我知道了。”华特淡淡一句话,又转身回去摆弄起了谱子。

        “所以……”宋亚心中忐忑不安。

        “hero是她的了。”华特弹响钢琴,继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