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477章 不公正的判决

第477章 不公正的判决

        周玉冰绑架案开庭的日子终于到了。

        法院最后批准了邓家和周家要求不公开审理的申请,既然不公开审理,连当事人的亲属以及跟本案无关的法院工作人员都不许旁听,记者就更不许入内了。

        不过,这个案子毕竟牵涉到南召市两家最大的豪门,并且案情扑朔迷离、令人费解,所以还是吸引了不少媒体记者一大早就在法院外面等候了,当一干当事人到达现场的时候,各种长枪短炮对着拍个不停。

        周玉冰是本案的受害者,原本必须出庭作证,但她丧失了记忆力,根本没发作证,所以代表她出庭的是本市最资深的律师之一顾鸿儒和几名助手。

        不过,邓家没有聘请本土律师,而是聘请了一个全国有名的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参加辩护,可能是由于涉案的人员较多,所以,相对于周家,邓家的律师团显得更加庞大。

        既然没法直接从法庭上获取庭审的即时消息,记者们总要给自己找点事干,反正闲着没事。

        于是一些媒体就开始猜测几名涉案者的刑期,并且还发动网友参与投票,而参与投票的人应该基本上都是一些丝,难免有仇富的心态。

        所以,邓老大被无数的人宣判了死刑,邓老二也基本上被判了十二年到二十年之间,就连周玉婷都被网友们判了个七八年。

        反倒是李冬梅最轻,网友们认为她只是受人利用,甚至差点被人灭口,虽然还没有抓到凶手,但这笔账基本上就算在邓家的头上了。

        最主要的是李冬梅有自首情节,要不是她投案自首的话,这个案子很有可能会成为悬案,所以,理应从轻量刑。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网友们不专业还是法院那边有意包庇,等到一个月后公开宣判的时候,大家都傻眼了,因为判决的结果跟他们事先的预料差了十万八千里,连起码的量刑轻重的顺序都有点小出入。

        根据宣判的结果,邓老大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尽管距离死刑还差了一大截,可好歹离无期也不远了。

        即便他还能再见天日,出来之后基本上也就是个废人了,所以网友们倒也能勉强接受,可接下来的判决却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原本网友们认为应该获得最轻判决的李冬梅结果被判了五年,这也倒罢了,毕竟李冬梅犯的是绑架罪,并且还把一个人弄残了,判个五年倒也不能说冤枉她。

        最让网友们愤愤不平是是对周玉婷和邓老二的量刑,根据判决,周玉婷显然有知情不报的情节,但这倒也够不上犯罪。

        但包庇罪却不能赦免,于是法院判了她三年有期徒刑,但考虑到她怀有身孕以及即将面临哺乳期,最后判了一个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三年执行,这么说来,只要周玉婷在缓刑期间不再出事的话,基本上就不会去坐牢了。

        最让网友大跌眼镜的是对邓老二的判决,做为绑架案的策划者,他最终居然只被判了八年有期徒刑,附带赔偿受害人周玉冰各种经济损失以及伤残损失总计两百万元。

        当然,这只是法院公开的数据,实际上,私底下周继尧从邓俊吉那里替周玉冰勒索了一千万元,做为换取邓老二轻判的筹码。

        既然唐斌执意不想对邓俊吉的儿子赶尽杀绝,他也没办法,只能从邓俊吉那里勒索点钱了事。

        毕竟,这样一来,即便周玉冰永远也恢复不了记忆的话,她将来和孩子的生活算是有了经济方面的保障,当然,这种秘密的事情丝们自然是蒙在鼓里了。

        判决宣布之后的当天,周玉婷照例由邓宝瓶带着一群保镖前呼后拥地躲开记者去了二道河的老宅子安心养胎,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对邓家来说意义重大。

        不过,邓俊吉对宣判还是比较满意,虽然八年刑期也算漫长了,但他相信凭着自己暗中的打点,即便按照现有法律规定,邓老二在牢里面最多待四年也就能出来了。

        并且到时候还可以通过装病保外就医,说不定两三年就出来了,反正有钱能使鬼推磨,再过个一两年,谁还记得这个案子,他起码保住了自己家族的财产继承人。

        当然,邓俊吉是不会去感谢周继尧的,他很清楚这是谁在暗中出力,第二天,邓宝瓶就来找唐婉了,顺便还带来一个锦盒。

        里面装着一块晶莹剔透的和田羊脂玉,眼下这种档次的和田玉的价格很难估算,动不动就是上百万。

        “这是我几年前在外地买来的,过几天就是你妈的生日了,我也没有什么可送的,听说她喜欢玉,就送给她玩吧。”邓宝瓶把锦盒递给唐婉就像是送上一件普通礼品。

        唐婉和邓宝瓶以前也在某些特殊的时间互相送过礼物,并且过几天还确实是母亲的生日,所以倒也没有太在意,笑道“这么客气干嘛,上次你小妈过生日我都没去。”

        邓宝瓶撇撇嘴说道“小妈跟亲妈能一样吗?”

        唐婉打开锦盒看了一眼,说实话,虽然她对玉器不是太在行,但也不是没见过上档次的,眼前这块玉一看就价格不菲,可她也只是看了一眼,随手放在了办公桌的抽屉里,笑道“那我就替我妈笑纳了。”顿了一下问道“怎么样?这次你家老大老二判的还行吧?”

        邓宝瓶一脸忧郁道“还行吧,反正也只能这样了,我家老大算是没救了,眼下也只能顾老二了。”

        唐婉犹豫道“我看网上可是说什么的都有,有些话说的挺难听的。”

        邓宝瓶摆摆手说道“这些傻逼丝理他们都没空,也就是干嚎几声,明天又不知道被什么玩意吸引过去了。”

        顿了一下又说道“对了,我记得你好像跟监狱管理局的孙副局长有点交情吧?前几年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好像也在。”

        唐婉楞了一下,说道“我跟他倒也没有什么交情,那几年我没事的时候不是喜欢打几圈麻将吗?跟他老婆倒是挺熟的。”

        邓宝瓶说道“那好,找个时间你约他老婆出来一起坐坐。”

        唐婉马上就猜到邓宝瓶的用意了,问道“怎么?难道你想找个人疏通一下关系?”

        邓宝瓶点点头说道“我想把老二送到三监去服刑,我必须确保他在里面的安全。”

        唐婉惊讶道“怎么?难道你还担心有人会害他?”

        邓宝瓶哼了一声道“自然要防范某些人暗中使坏,难道我家老大的教训还不够吗?我打听了一下,三监是孙副局长的地盘,并且地点又在二道河区域,有个人关照一下也没错,起码在里面还不至于遭罪吧。”

        唐婉明白邓宝瓶是暗指周继尧,只是碍着自己的面子没有说出来,于是点点头说道“这好办,我把人给你约来就是了,剩下的事情我可不管啊。”

        邓宝瓶说道“只要你把人介绍给我就行了。”

        唐婉迟疑了一会儿,有点奇怪地问道“你家老大也一起过去吗?”

        邓宝瓶摇摇头说道“他还是回他以前的监狱服刑,他的案子重,活动起来也不方便,我只能先顾老二了。”

        唐婉笑道“我怎么总觉得你两个哥哥在你的心里地位不一样啊,好特别关心老二,对老大就有点薄情寡义了。”

        邓宝瓶摇摇头说道“薄情寡义倒也不至于,但总有个轻重,你也知道,我家老大之所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只能怪他自己昏。

        哼,当年他迷恋周玉冰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他,可他硬是不听啊,结果居然会傻逼到替周玉冰定罪,你说不是活该吗?”

        唐婉叹口气道“要说你两个哥哥从小我都认识,可要认真说起来,我还是觉得老大为人更率真一点,只是太冲动了,脾气也不好,但人还是挺讲情义的。

        说实话,邓老大虽然把周玉冰弄得丧失了记忆,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次要是落在别人手里,周玉冰这条命说不定就没了。”

        邓宝瓶怔怔地楞了一会儿,哼了一声道“他当然下不了手,所以我说他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唐婉吃惊道“怎么?难道你还希望他杀了周玉冰?如果闹出人命的话,你家老二还能出的来吗?”

        邓宝瓶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是说这个案子,反正他就没有干过一件我看得上的事情。”

        唐婉嗔道“你说这话也没良心啊,当年你小的时候总是看见老大背着你,怎么没见老二带着你玩?”

        唐婉的一句话似乎勾起了邓宝瓶的伤感,坐在那里郁闷了一会儿,叹口气道“实际上,我也不是对老大没有感情,可他毕竟跟老二不一样。”

        唐婉惊讶道“怎么不一样?撇开能力大小,都是你哥哥啊,你总该不会因为他昏就不认他了吧?”

        邓宝瓶迟疑了好一阵,最后站起身来,走过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然后小声说道“如果我不告诉你一个秘密的话,你肯定把我当成趋炎附势的人了。”

        唐婉一脸狐疑道“怎么?这里面还有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