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466章 无聊的问题

第466章 无聊的问题

        纪文澜点点头说道:“很有这种可能性,事实上你以前已经意识到周玉婷有可能利用了邓老二,现在看来她还暗中操控李冬梅。

        那次你私下‘绑架’过她之后,没几天李冬梅就来公安局自首了,周玉婷显然算准警方手里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只要邓老大不出问题,光是靠那个电话录音根本没法给李冬梅定罪。”

        戴家郎怔怔地楞了一会儿,说道:“这么说来,周玉婷应该才是这起绑架案的幕后策划者,你们有证据证明她策划了这起绑架案吗?”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目前也只能算她一个知情不报或者包庇罪,你想想,她现在肚子里怀着邓老二的孩子,即便她跟邓老二一起策划了这个案子,邓老二也只能自己扛着,难道还会出卖自己的老婆孩子?

        也许,这一切都在周玉婷的算计之中,并且她显然研究过法律,知道一个孕妇在刑事诉讼中的特殊权益,并且算准了自己不至于为这件事坐牢。”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就算她最后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可毕竟把自己老公弄进去了,而那五个亿也没有弄到手,最后还把周玉冰搞得半残废,你说她图什么?”

        纪文澜哼了一声道:“这才应该是周玉婷想要达成的效果,邓家的两个儿子坐牢,邓老大基本上算是废了,邓老二如果被确定是绑架案的主谋的话,也将面临十几年的牢狱之灾。

        而周玉婷肚子里怀着邓俊吉的孙子,在邓家自然拥有不可忽视的地位,起码邓老二名下的资产名正言顺地到了她的名下。

        最重要的是,邓家的两个男人都进去之后,邓俊吉身边只剩下一个女儿了,只要周玉婷生个男孩的话,在继承权上邓宝瓶就不一定是她们娘两的对手。

        所以,我认为,这起绑架案既不是为了周玉冰的五个亿,也不是什么邓老大要找周玉冰算账,而是周玉婷利用李冬梅和邓老二精心策划的一场针对邓家的阴谋,而周玉婷的背后很有可能就是周继尧。”

        戴家郎怔怔地楞了好一阵,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皱着眉头说道:“周玉婷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她图谋邓家的家产倒不是不可能。

        不过,把自己老公送去坐牢未免有点心狠手辣了吧?另外,你说这是周继尧的授意,目前也只能是猜测。”

        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戴家郎心里面基本上已经认同了纪文澜的结论,他明白,周继尧虽然和邓俊吉不仅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且还是儿女亲家。

        但他们之间却有一点历史宿怨,按照周继尧的脾性,算计邓家并不奇怪,甚至这个儿女亲家都是周继尧算计邓俊吉的一个重要环节。

        纪文澜继续说道:“其实要搞清楚这件事的真相也不是什么难事,起码李冬梅应该是知情者,但她肯定得到了周玉婷不少好处,不过,我们早晚一天会让她开口。

        另外,昨晚的枪击案在我看来就是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哪有派来灭口的杀手在这么近的距离要不了目标的命?并且当时并没有受到任何干扰,杀手开了几枪之后竟然匆匆忙忙逃走了?”

        “那李冬梅自导自演这场戏有什么目的呢?”戴家郎疑惑道。

        纪文澜哼了一声道:“你想想,如果李冬梅无缘无故跑到公安局自首,并且公开检举邓老大和邓老二的话,岂不是令人生疑?

        但如果她是在自己的性命遭到严重威胁之后才找警察自首的话,一切就名正言顺了,反正,这起枪击案只要不是邓家人干的,那百分之百是李冬梅或者周玉婷安排的一场戏,也算是苦肉计吧。”

        戴家郎迟疑道:“那你们接下来怎么办?难道这个案子还不能结案?”

        纪文澜犹豫道:“绑架案的性质没有变,接下来当然走正常的刑事诉讼程序,不过,我们也要彻底揭开这个案子幕后的真相。

        实际上,我们已经开始对李冬梅的社会背景展开调查,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李冬梅肯定是不会开口的。”

        戴家郎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难道绑架案没有牵扯到邓宝瓶和邓俊吉?”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目前暂时没有证据证明邓宝瓶和邓俊吉涉案,邓老大和邓老二也不可能把自家人扯进来。

        事实上邓老大一个人大包大揽承认了所有罪名,邓老二到现在还一句话没说,不过,有了李冬梅提供的她和邓老二在床上谈话的录音,邓老二即便是零口供也照样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邓俊吉暂且不说,既然邓家两兄弟都涉案了,邓宝瓶不可能是无辜的。”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一切必须靠证据说话。”

        戴家郎犹豫道:“我回去之后可以向周继尧透露多少内容?既然找段局长打探消息,不可能什么都没打听到吧。”

        纪文澜迟疑了一下说道:“只要跟绑架案相关的情况,要不了多久就不是秘密了,你完全可以向周继尧汇报,不过,有关枪案的情节和我们对李冬梅在绑架案中角色的怀疑不能透露。”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这我心里有数。”顿了一下,问道:“那周玉婷能不能见律师?她能取保候审吗?”

        纪文澜一脸无奈道:“看来阻止不了这件事,周玉婷今天已经赖在床上不起来了,暂时就让她见见律师吧,反正最终还是要批准取保候审,干脆就让你在周继尧面前卖个人情。”

        戴家郎好像想起了什么,忽然问道:“对了,邓老大知道周玉冰怀了他的孩子吗?”

        纪文澜点点头说道:“我们已经告诉他了,这是他的一个痛点,他自己心里也明白,这次进去再出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所以,周玉冰肚子里的孩子对他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对了,蒋碧云是不是已经拿定主意要做掉这个孩子?”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差不多吧?周玉冰自己应该也不会要这个孩子。”

        纪文澜迟疑了一下说道:“你能不能改变蒋碧云的主意?也就说想办法让周玉冰生下这个孩子。”

        戴家郎一愣,不解道:“你还替邓老大操心这种事?”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我倒不是为邓老大操心,一方面这个孩子是无辜的,周玉冰的年纪也不小了,这个孩子对她也有特殊的意义。

        最重要的是,保住这个孩子肯定有利于邓老大的认罪态度,对于邓老大来说,这次进来基本上已经做好了一切思想准备,他就是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对待审讯,但这个孩子有可能改变他的态度。”

        戴家郎迟疑道:“这最终还是要取决于周玉冰自己吧,如果她不想要的话,那谁也不能勉强她。”

        纪文澜嗔道:“这还用得着你说?我这不是让你尝试着想想办法吗?如果能保住的话就更好了。”

        戴家郎哼哼道:“那我回去先跟蒋碧云说说,反正我也只能试试,不敢保证。”

        纪文澜盯着戴家郎说道:“不管怎么说,你和周玉冰也算是缘分一场,她遭遇了这场劫难之后,你难道不应该为她尽点心吗?

        说实话,我倒认为周玉冰有了这个孩子的话,对她的身心都有好处,否则,她会觉得活着没意思,一个失去了生活目标的人无异于行尸走肉。”

        戴家郎嘟囔道:“蒋碧云恨透了邓老大,就算周玉冰想要,她也不一定答应。”

        纪文澜说道:“你就说你愿意抚养这个孩子。”

        戴家郎一愣,随即气哼哼地说道:“你们嘴一张倒是容易,难道出抚养费吗?”

        纪文澜盯着戴家郎说道:“人还是要讲点情谊,说实话,周玉冰目前这个样子,除了这件事,你还能为她做点什么呢?”

        戴家郎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对了,邓老大究竟给周玉冰吃了什么药,也许知道药物的名称之后可以对症下药呢。”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我怀疑药物不是来自邓老大,说不定来自邓老二或者邓宝瓶,甚至有可能是周玉婷提供的。

        不过,邓老大现在是大包大揽,他硬说药物是他从黑市买来的,也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人吃了以后会丧失记忆。”

        “这狗日的。”戴家郎咒骂了一句。

        纪文澜低声道:“所以,一旦打开邓老大的嘴,案子的真相有可能更早浮出水面,说不定还会牵涉到邓宝瓶甚至邓俊吉。”

        “那样的话邓家就完了。”戴家郎说道。

        纪文澜犹豫道:“但邓俊吉应该不会乖乖就范,一旦他猜到周玉婷的意图之后,肯定也会怀疑是周继尧在背后利用周玉冰搞鬼,那时候,邓家和周家就不会安宁了。所以我提醒你,这段时间要密切关注周继尧的动向。”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我觉得周继尧和邓俊吉有可能先打一场生意战,我早晨听他安排喻后红密切关注宝鹰集团控股的两家上市公司股价波动情况。

        很显然,邓老大尤其是邓老二的被捕对邓俊吉的公司可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周继尧可能想趁机沾点便宜。”

        纪文澜说道:“那还用说?所以,我认为绑架案表面上止于邓家和周玉婷,但幕后黑手多半是周继尧,也许,他一直在暗中操控自己的女儿。”

        戴家郎一脸神往的样子说道:“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周继尧确实是个高人啊,不动声色就把邓家弄了个人仰马翻,说不定最后邓家的家产都全部落到他的手里呢。”

        纪文澜瞪着戴家郎嗔道:“怎么?看你这样子是在替周继尧唱赞歌了?严格说来,他就是个阴谋家。”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难道邓俊吉就是什么好东西?邓俊吉和周继尧之间的争斗就是狗咬狗一嘴毛,难道还能分得出正义和非正义?”

        “那你倾向于谁获胜?”纪文澜盯着戴家郎问道。

        戴家郎一愣,站起身来说道:“我不会回答你这种无聊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