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464章 软硬兼施

第464章 软硬兼施

        邓俊吉和周继尧的这次会面显然已经没有了亲家之间的互相信任,互相都带着三四名保镖,并且见面的地点定在了一处人迹稀少的水库附近,除了一个起早钓鱼的老头之外,几乎见不到一个人。

        邓俊吉这一次姿态比较低,比周继尧提前几分钟到了约会地点,等周继尧从车里面钻出来,他又主动迎了上去,神情严峻地说道:“老周,在你开始兴师问罪之前,我先向你表个态。”

        周继尧阴沉着脸,几乎没有正眼看邓俊吉,转身自顾朝着一条小路走去,邓俊吉稍稍迟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两个人带来的保镖则站在原地没有动。

        周继尧点上一支烟,在一颗树下面停下来,瞪着邓俊吉说道:“我正听着呢,你要表什么态啊。”

        邓俊吉犹豫了一下,说道:“首先,这件事我也是昨天晚上警察突然到家里抓人之后才知道的,事先并不清楚两个小畜生干的事情,这一点请你务必相信。”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我相信不相信已经不重要了。”

        邓俊吉咽了一口吐沫,继续说道:“我详细问了一下我的女儿,她虽然没有参与这个案子,可多少知道点情况,据她说,绑架你家老大的主意最先是玉婷出的。”

        周继尧斜睨着邓俊吉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这个案子的主谋是玉婷?”

        邓俊吉摆摆手说道:“我也不能这么说,玉婷跟我家老二是夫妻,他们夫妻之间究竟是怎么商量的,连我女儿也不是太清楚。

        反正他们商量好之后,就把这件事交给了我那个没出息的老大,事实上,如果不是玉婷提供玉冰的联络方式和行踪,我家老大也没这么容易找见她。”

        周继尧盯着邓俊吉问道:“你应该知道玉婷现在肚子里正怀着你的孙子吧?”

        邓俊吉点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所以,不管玉婷跟我家老二是怎么商量的,即便看在玉婷肚子里的孩子身上,他也不会把脏水往她身上泼,除非警察另有渠道获得证据。”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据我女儿说,玉婷对玉冰带走五个亿一直耿耿于怀,原本以为你会想办法追回,但后来见你好像并不想追究这件事,她心里有点不平衡,所以,希望我家老二出面追回那五个亿。

        不过,他们起初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吓唬一下你家老大,只要交出那五个亿,自然也不会为难她。

        可后来情况有点失控,没想到警察很快就介入了,并且盯上了一个参与这件事的女人,我家老二生怕事情闹大,所以就把玉冰给放了。”

        周继尧气愤道:“放了?把人都弄残废了,这也算放了?”

        邓俊吉苦着脸说道:“当时他们也没有办法,警察已经把案子定性为绑架案,也没有别的办法收场了。

        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当警察盯上那个参与这个案子的女人之后,他们就开始怀疑上玉婷了,因为这个女人是她的同学。

        并且这个女人也是从玉婷这里得到了玉冰的行踪,案发之后,玉婷曾经被几个警察非法拘禁了一晚上,目的就是想知道玉冰的下落,好在这几个警察第二天早晨就被释放了。

        这也是他们决定尽快释放玉冰的原因,只是他们担心玉冰回来之后不依不饶,所以只得给她服用了一种神经药物,这种药物能够让认丧失记忆,但对身体却没有太大的伤害。”

        “这种药物是谁搞来的?”周继尧阴沉着脸问道。

        邓俊吉摇摇头说道:“眼下还不清楚,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的了。”

        顿了一下,见周继尧仰头看着天空,板着脸不出声,接着说道:“最后一点我也有必要提前声明,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反正他们最终没有迫使玉冰交出那五个亿。”

        周继尧哼了一声说道:“我说了,现在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而是警察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

        如果警察认为玉婷是这个案子的主谋,那我也只能认栽,但如果这个案子是你家两个兔崽子撺掇玉婷想图财害命的话,那你就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邓俊吉点点头说道:“我刚才也表态了,不管这个案子是不是玉婷主谋,我邓家肯定首先保她,我相信老大老二宁可自己承担责任,也不可能把玉婷推在前面。

        说实话,昨天晚上我知道这件事之后,也很气愤,可现在人都进去了,说什么都完了,接下来也只能暂时由着警察摆布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即便这件事是玉婷主谋,她现在也是我邓家的人,我自然要承担全部责任。

        我之所以急急忙忙来见你,一方面是要澄清几点误会,另一方面也想听听你的意见,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只要我邓某做得到,绝不推辞。”

        说实话,周继尧没有想到邓俊吉竟然会如此低声下气,倒不像以往那样飞扬跋扈,起码好像在自己面前矮了一截。

        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邓俊吉之所以装孙子,无非是眼下四面楚歌,生怕自己这个时候跟他翻脸而已,一旦等到事态平息,他肯定又是另一番嘴脸了。

        周继尧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案子上的事情眼下确实多说无益,陆涛对案情封锁的很紧,也不清楚他后续还会有什么手段,所以,现在也只能暂时观望。

        不过,你家老二虽然不是董事长,但也是公司的高管,现在你家里的成员突然有三个人涉嫌绑架案,你应该也考虑过这个事件对公司的影响吧。”

        邓俊吉点点头说道:“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不用说,等到警方公开案情之后,上市公司的股票肯定会受到影响,可能还不止一天两天。”

        周继尧盯着邓俊吉说道:“我当初为了帮你的忙可是买进了不少你公司的股票,也算是两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我可不想承担这种无谓的损失。”

        邓俊吉有点惊慌道:“怎么?难道你打算抛售?”

        周继尧犹豫道:“如果大股东抛售的话,对你的公司来说简直就是灾难,可问题是,我为什么要为你的兔崽子买单呢?何况,被绑架的还是我的女儿。”

        邓俊吉沉吟了半天,说道:“你有什么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周继尧想了一下说道:“我可以继续持股,起码不会打压股价,但为了弥补我的损失,你必须以我们约定的价格让我在两家公司各增持百分之五的股份。”

        邓俊吉摆摆手说道:“这不可能,如果再让你增持百分之十的股份的话,你岂不是将成为是大股东之一了?不仅我不会同意,董事会也不会同意。”

        周继尧瞪着邓俊吉质问道:“那我的损失难道就算了?”

        邓俊吉反驳道:“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究竟会损失多少,除非你故意打压股价,但这对你我都没有好处,咱们两个可以说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同舟共济,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

        周继尧愤愤道:“同舟共济?你把我周某当成傻逼了吧?你儿子绑架了我的女儿,还把她变成了残废,现在又让我蒙受经济上的损失,你他妈还居然让我跟你同舟共济?换做你会这么大公无私吗?”

        邓俊吉似乎早就料到周继尧会发怒,所以倒也没有惊讶,而是不亢不卑地说道:“你我严格说来也算是道上出身,按照道上的规矩,杀人偿命,欠钱还钱,我既不欠你的钱,又不欠你的命,你也不能狮子大开口。

        至于这件事给你带来的损失,也只能算是天灾人祸,跟我邓俊吉没有直接关系,当然,我也没说不承担责任,但这也必须等到账单下来再说,现在就谈损失还为时尚早。”

        周继尧当然没指望邓俊吉会乖乖就范,迟疑了一下说道:“账单早晚一天会下来,我就怕你到时候赖账。”

        邓俊吉哼了一声道:“如果单说个人信誉的话,我邓某人应该不会比你差吧,我们认识这么久了,起码没有公开骗过你,而你却早就违背自己当初的承诺了。”

        周继尧瞪着邓俊吉质问道:“我什么时候违背过自己的承诺?”

        邓俊吉哼了一声道:“当年你可是当着我和唐斌以及几家二道河的老大亲口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回二道河,可今天怎么样?二道河差不多都成了你周家的天下了,这难道不算食言吗?”

        周继尧楞了好一阵,最后冷笑道:“搞了半天你居然还想着那点陈年烂谷子啊,此一时彼一时,大丈夫岂能被自己的一句话憋死?怎么?你该不会一直为这件事耿耿于怀吧?”

        邓俊吉也冷笑道:“我倒没有耿耿于怀,毕竟,二道河也没有什么让我留恋的了,不过,其他人就未必想得通了。”

        周继尧当然能痛楚邓俊吉的弦外之音,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说道:“老邓,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用二道河那几个下三滥来威胁我?

        我还以为他们早就树倒猢狲散了呢,没想到还在苟延残喘啊,说实话,我现在正连眼都不会看他们一下。”

        邓俊吉点点头,说道:“好吧,既然你当做是陈年烂谷子,那我也就不多说了,你就干脆点,除了要我的股份之外,我们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达成一致,就算是看在我们儿女亲家的份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