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454章 业余谋杀

第454章 业余谋杀

        李冬梅虽然是周玉冰绑架案的最大嫌疑人,但最终还是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把她放了,不过,在案件调查期间她必须随叫随到,不经允许不能离开南召市。

        然而,周玉冰绑架案一直没有任何进展,几乎走进了死胡同,警方虽然没有放弃,调查这个案子的小组成员却没几个人了,要不是唐斌亲自督办这个案子,有可能早就当做悬案被搁置了。

        李冬梅这段时间深居简出,基本上都是在家里跟母亲丁香兰待在一起,有时候带着那个不知道跟哪个男人生的女孩出现在儿童娱乐园,除此之外基本上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

        这天晚上,刚刚吃过晚饭,李冬梅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女人约她半个小时之后在一间茶楼会面。

        李冬梅出去了一个多小时,回到家里以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等到孩子睡下之后,她把母亲叫到了自己的房间,说道:“妈,从明天开始我要回自己房子去住了。”

        丁香兰一脸忧虑道:“是不是时候到了?”

        李冬梅点点头,说道:“应该就是这几天吧。”

        丁香兰叹口气道:“欠的债迟早是要还的,但愿这是左后一次。”

        李冬梅安慰道:“妈,你没必要担心,我自己心里有数,等这次事情了结之后,我们就带着蒙蒙永远离开这里。”

        丁香兰忧虑道:“谁知道要等多少年,万一你在里面待个十年八年的,等你出来的时候蒙蒙都不认识你了。”

        李冬梅摇摇头说道:“他们向我保证,不会超过三年,因为在这件事上,我不过是个小角色。”顿了一下,小声说道:“大老板这次可是下了大赌注,别说是我了,就是二小姐也要陪我进去待上一段时间。”

        丁香兰惊讶地小声道:“怎么还把自己人也牵扯进去?”

        李冬梅低声道:“这你就不懂了,这叫障眼法,不过,我可警告你啊,要不是怕你担心,本来这些事我是不应该告诉你的,你可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即便自己家里的人也不能说。”

        丁香兰嗔道:“这还用得着你提醒?当年你爸干了这么多事情,我这辈子也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李冬梅哼了一声道:“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难道你没有告诉过我吗?”

        丁香兰嗔道:“跟自己女儿说说有什么要紧?再说,你爸都死了这么多年了,都是一些陈年烂谷子,谁还记得,恐怕连周继尧自己都记不起来了。”

        丁香兰一根手指头放在嘴上嘘了一声,警告道:“从今以后不要提他的名字,我告诉你,刚才我跟那个女人见过面了,她可是个狠角色,如果我这里出了任何问题,不但一分钱拿不到,我们全家的性命都保不住。”

        丁香花脸色微微一变,低声道:“我就是担心他们会不会过河拆桥,毕竟,你知道他们的底细。”

        李冬梅胸有成竹道:“不会,我也有自保的手段,如果他们敢过河拆桥的话,大家都没有好处,难道他们就不担心我来个鱼死网破?

        你就放心吧,这只是一次交易,大家各取所需,等到这笔买卖做成了,咱们就什么都有了,从今以后再也没必要为钱操心了。”

        丁香兰犹豫了一会儿问道:“那到时候我可以带蒙蒙去看你吧?”

        李冬梅点点头说道:“那当然,不过,我再次提醒你,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到时候警察可能还会来找你,你什么都别说,一问三不知就行了,我的事情会有律师跟你联系,他会安排好一切。”

        “那我怎么跟蒙蒙说?”丁香兰问道。

        李冬梅迟疑了一下说道:“她还小,没必要跟她说的这么清楚,等她长大什么都清楚了,我这么做全是为了她,她是不会怪我的。”

        就在李冬梅跟母亲依依惜别的时候,戴家郎在一家小饭馆的包间里秘密约见了纪文澜,把周玉冰怀孕的事情说了一遍,并且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纪文澜显然并不是这么乐观,犹豫道:“对于绑匪来说在周玉冰肚子里留下孩子就像是留下睛液一样,只要被警方提取到了dna物质,基本上就被锁定了身份,难道绑匪会这么愚蠢?”

        戴家郎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按道理当然有点不可思议,但也许是一次意外,从时间来看,周玉冰这个孩子肯定是在被绑架期间怀上的,这一点基本上不用质疑。

        我估计这个男人肯定不只是跟周玉冰发生过一次关系,事实上周玉冰被他们囚禁了两个多月才被释放,谁知道这混蛋跟她睡过多少次。

        不过,他还是有点常识,因为周玉冰被放回来之后,医生并没有发现她被强bao的迹象。

        这说明这个男人担心留下证据,所以在决定释放周玉冰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碰过她,但却没想到某一次出现了意外,让周玉冰怀上了他的孩子。”

        “这么说蒋碧云同意我们取证?”纪文澜犹豫了一下问道。

        戴家郎说道:“一开始她有点顾虑,她不想这件事泄露出去,准备秘密为周玉冰打胎,所以,你们也要谨慎从事,千万别闹得满城风雨,这毕竟牵涉到周玉冰的名声。”

        纪文澜哼了一声道:“她还有什么名声?难道她的名声还小吗?”

        戴家郎不满道:“这是两码事,起码这不是她自愿的,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就是强歼。”

        纪文澜点点头说道:“但愿提取的dna物质能跟犯罪基因库里的某个标本对的上,如果对不上的话,那也只能是大海捞针了。”

        戴家郎笑道:“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打什么赌?”纪文澜一脸警惕地问道。

        戴家郎一脸神秘地说道:“我几乎干断定,这个孩子的父亲肯定是你我都认识的熟人。”

        纪文澜似乎明白戴家郎说的是谁,迟疑道:“你也别把结论下的太早。”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其实很多事情都已经有了结论,只是找不到证据而已,比如,我李冬梅肯定跟周玉冰的绑架案有关,比如,周继尧肯定干过违法的事情,但又能怎么样呢?对你们警察来说,没有证据,就算是有结论也白搭。”

        纪文澜也无奈地叹口气道:“这也没办法,警察办案基本上是反着推,法院才是正面推,最终都只能那证据说话。”

        戴家郎拿出周继尧交给他的那块带有血迹的石头交给纪文澜,说道:“导致我父亲致命的凶器找到了,你拿回去最后确认一下,上面是不是他的血迹。”

        纪文澜接过石头看了一下,惊讶道:“这是从哪里找到的?”

        戴家郎说道:“这块石头本来就在我父亲坠落的现场,那次赵宇陪我一起去老家奔丧,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从现场看出了什么蹊跷,竟然偷偷把这块石头带回来交给了周继尧。

        根据他的说法,这块石头上血迹所在的位置不对劲,应该在小的一端,而不应该在大的一端,因为这块石头随手扔在地上,肯定是小的一端朝上。”

        “他怀疑有人用这块石头打击你父亲的脑袋?”纪文澜惊讶地问道。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他好像就是这个意思,不过,奇怪的是他没有告诉我,而是告诉了周继尧,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在周继尧面前故作聪明。”

        纪文澜把石头在地上随手扔了好几次,果然,每一次都是小头朝上面,大的一头在下面。

        “这里的地太平坦光滑,如果是泥土地或者坑坑洼洼的地面的话情况可能不一样。”纪文澜质疑道。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我也考虑到了这种情况,我爸摔下来的那个地方确实是泥土地,但比较平坦,没有坑坑洼洼。

        不下雨的时候土质比较坚硬,但下过雨的话就很那说了,泥土会变得很软,事实上我父亲出事前两天确实下过雨,所以,如果不是赵宇这混蛋多事的话,警方也就不会质疑我父亲的死因了。”

        纪文澜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周继尧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把这块石头交给你?”

        戴家郎犹豫道:“他说原本不想再提这件事,因为他觉得赵宇有点无事生非,不过,当他得知警察在调查我父亲的死因,他还是觉得有必要把这块石头交给警察,我看他的目的似乎是想用这块石头打消警察的疑虑。”

        “你的意思是他不希望警察调查你父亲的死因?”纪文澜问道。

        戴家郎摇摇头含糊其辞道:“他倒是没有这个意思,可能是想给警方提供证据吧。”

        纪文澜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也不希望警方继续调查你父亲的案子。”

        戴家郎叹口气道:“既然人都没了,还是让他入土为安吧,警察的调查把我们村子搞得每个人都疑神疑鬼的,就连我回去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毕竟我妈和我哥一家人还要在哪里生活呢,总不能让他们整天心神不宁吧,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这块石头,也就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纪文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云岭县警方质疑你父亲的死因并非仅仅是这一块石头,还有其他疑点,甚至还有目击者,难道你确定你父亲是意外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