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452章 来激情了

第452章 来激情了

        周继尧说的老地方其实是一家高档会所,这里有周继尧的私人vip包间,不过,周继尧来这里不是为了吃饭娱乐,而是为了洗澡,也就是说周继尧把这里当做私人的澡堂子。

        包间里面有桑拿房、浴池、按摩室以及豪华的休息室,还有专人服务,最重要的是,会所为了体现私密性,为一些不方便公开露面的达官贵人准备了秘密通道。

        周继尧自己都数不清在这里秘密接待过多少达官贵人,也曾经单独跟一些女人在这里消磨时光,不过,他的家里人从来都没有来过。

        唐斌在位的时候比较注重自己的形象,虽然周继尧多次邀请过他,但都被他拒绝了。

        不过,退休之后,最终还是没能抵挡得住周继尧的诱惑,在这里享用过一个三线女明星的服务。

        既然有了第一次,后面也就放开了,何况,这家会所的隐私保护确实首屈一指,根本不用担心被人知道。

        周继尧的司机直接把车开进了一个地下停车场,不远处有一排六部电梯,他走到1号电梯门前,把手掌放在一个显示屏上,不一会儿,电梯门就打开了。

        电梯并不是往上面走,而是往下走,不一会儿就到了副三层,门打开之后就看见    一个身穿旗袍的年轻漂亮女子,朝着周继尧深深一鞠躬,笑盈盈地说道:“老板晚上好。”

        周继尧伸手在女子脸上捏了一把,问道:“我的客人来了吗?”

        女人笑道:“来了半个小时了。”

        “在干什么呢?”周继尧一边往包间走,一边问道。

        女人小声道:“正在放松呢。”

        周继尧微微惊讶道:“怎么?今天有什么新鲜货色吗?”

        女人笑道:“今天专门给您安排了两个雏,只有十八岁,其中一个还是卖初次的,你的朋友已经要了她。”

        说完,走进了包间,最外面是个更衣间,也不用周继尧动手,女人一双巧手温柔地替他脱光了衣服,然后用一块浴巾围在他的腰间,问道:“现在就把人叫来吗?”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不用了,今晚没心情。”

        女人笑道:“哎吆,老板是不是想换换口味,要不我把给你找个成熟点的。”

        周继尧板着脸说道:“少啰嗦,有事我会叫你的。”

        说完,丢下女人自顾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布置的很温馨的会客室,地方倒是不大,装饰却非常奢华,不过,会客室里并没有人。

        周继尧瞥了一眼休息室,见门关着,于是就像是做贼似的惦着脚尖朝着休息室走过去,伸手轻轻推开了房门。

        只见唐斌脸上戴着面具半躺在一张软塌上,上身赤裸,下身围着浴巾,不过,他的腿间跪坐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孩,一头秀发一直拖到了腰间,两个小屁股又白又圆,脑袋却被浴巾遮挡住了,看的周继尧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唐斌手里拿着半截香烟,眯着眼睛正在享受,忽然发现周继尧进来,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推了女孩一把,急忙坐起身来。

        女孩措不及防,身子顿时歪在了软榻上,那弱不惊风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不过,当她发现进来的周继尧之后,马上爬起身来,并拢双腿,一条胳膊这档在胸前,红着脸低声道:“老板晚上好。”

        周继尧走到另一张软塌坐下来,说道:“楞什么?继续服务。”

        谁知唐斌摆摆手说道:算了,你先出去吧。

        女孩急忙站起身来,双手捂着私处含羞带臊地出去了,唐斌这才摘下面具,抱怨道:“怎么才来?”

        周继尧摸出一支烟点上,笑道:“我是故意来晚一点,好让你轻松办事。”说完,瞥了一眼唐斌的腿间,惊讶道:“怎么?难道还没干过?听说是个雏呢,这小屁股可真漂亮。”

        唐斌叹口气道:“长得倒是真不错,不知为什么,今晚怎么也提不起兴趣。”

        周继尧惊讶道:“难道没吃药?”

        唐斌点点头说道:“你又没提前说,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出门了,如果回去拿药,怎么跟云苏解释?”

        周继尧笑道:“这么说你的药现在由云苏管理了?”嘴里说着,脑子里却想着什么时候把欧阳云苏带这里来享受一下。

        唐斌摆摆手,问道:“你今天叫我来这里是纯粹为了消遣还是为了你儿子昨晚遭遇袭击的事情?”

        周继尧见唐斌提到正事,也就不再调侃了,点点头说道:“确实跟这件事有关,不过,我已经下决心了,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态度,如果你不表态的话,只当我什么都没说。”

        唐斌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盯着周继尧说道:“难道就是因为昨晚戴家郎遇到袭击让你下了决心?你认为这件事是邓家干的?”

        周继尧摇摇头说道:“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那是警察操心的事情,但邓家的嫌疑最大,不过,我们要谈论的事情可不是远比这件事情重要。”

        唐斌问道:“你觉得自己有把握吗?”

        周继尧点点头,正色说道:“我从来不干没把握的事情,现在关键就是看你的态度,当然,如果你下不了决心,我也可以维持现状。”

        说完,凑近唐斌低声道:“但时间对我们不利,我听说陆涛都把手伸到二道河去了,别忘了他当年可是在二道河派出所干过。

        实际上戴家郎的母亲当年就是他抓的,只不过他是公事公办,可一旦被他知道当年二道河看守所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的话,你的光辉形象恐怕就要保不住了。

        虽然杨钊已经死了,可邓俊吉却掌握着当年的全部秘密,他的几个孩子跟二道河黑道人物有着密切的联系,难道你就不担心他挖你的老底?”

        唐斌眯着眼睛好一阵没出声,最后拿出一支烟点上,缓缓说道:“如果你打不中邓俊吉的七寸的话,反而有可能被他反咬一口。”

        周继尧说道:“只要我们两个联手,邓俊吉就死定了,眼下陆涛应该还听你的话,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慢慢被边缘化,那时候我们即便想动手也没有能力了。”

        顿了一下,又说道:“我昨天还看到一则新闻,以为退休多年的省部级老领导晚节不保,原因就是当年留下的尾巴太多了,结果被人算了老账。”

        唐斌又是一阵沉默,最后问道:“那你究竟想让我干什么?”

        周继尧低声道:“也不需要你干什么,你只要给陆涛施加压力,利用玉冰的绑架案将邓家一网打尽。

        我今年加大了对邓老大公司的投资,目前所占的股权已经拥有了想当的分量,加上我家老二已经是邓家的人了,做为邓老二的配偶,将来在财产的分割上也有发言权。

        我可以向你承诺,事成之后,邓家的资产我家老二一半,唐婉占一半,说到底,最后这份家业都是我们孙子辈的,咱们只不过是替他们谋划而已。”

        唐斌似乎有点动心,犹豫道:“对你来说,钱恐怕没有这么大的魅力吧?我看,你之所以对邓俊吉耿耿于怀,恐怕也是为了报当年一箭之仇吧?”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我承认,确实也有这个意思,不过,我可不仅仅是为了报仇,而是从大局着想,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邓家必须出局。”

        唐斌谨慎道:“即便陆涛整垮了邓家,你怎么肯定能得到邓俊吉的家产呢?如果陆涛到时候以非法所得来处理邓家的资产呢?”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发生,我也早就考虑过了,一旦邓俊吉倒台,不仅是陆涛,虎视眈眈像秃鹫一般盯着邓家的财产的人肯定不会少,这时候就要借助你的影响力了。

        当然,我这里肯定要好前期的准备,除了加大对宝鹰集团的投资之外,我还想办法让邓俊吉背上了不少债务。

        到时候邓俊吉在银行的手里,而银行在我的手里,只要我一撤资,没有我出面,谁能吞的下宝鹰集团的巨额外债?”

        唐斌犹豫道:“我对资本金融不是太在行,不过,我怎么听说邓俊吉的公司实际上是个空架子?难道你夺取他的公司只是为了替他偿还外债?”

        周继尧笑道:“老唐,这方面你确实是个外行,还有人说我的公司是空架子呢?说实话,我就是明天宣布公司倒闭也不奇怪。

        但实际上我的钱并不在公司,公司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行政管理机构而已,就像政府并没有钱,也不管钱,可一旦需要的时候,想拿出多少就多少。

        邓俊吉那点猫腻还能瞒得住我?保守估计,邓俊吉的资产起码在三百亿左右,这还不算无形资产,关键是宝鹰集团下面好歹也控股几家上市公司啊。”

        唐斌躺在那里默默抽了一会烟,最后说道:“既然你让我表态,那我就表个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可以为你提供支持,支持的力度将视陆涛那里案件的进展力度而定,说实话,我不太相信周玉冰的绑架案能把他全家都拖下水。”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谨慎态度,玉冰的案子只不过是引子,最主要的还是邓家跟二道河黑道的关系,眼下正是除恶打黑的关键时期,陆涛恐怕也想搞点政绩出来吧?”

        唐斌坐起身来,说道:“我最近要和省里面的一个考察团出国转一圈,如果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跟云苏联系吧。”

        周继尧笑道:“那当然,云苏可是个很能干的人。”

        唐斌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肯定带药了吧?”

        周继尧就像是变戏法似地拿出一个小纸袋,笑道:“怎么?突然来激情了?早就给你转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