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425章 特殊恋人

第425章 特殊恋人

        戴家郎一脸无辜地说道:“本来欧阳云苏当然看不上我,实际上她一直反对我跟唐婉来往,说了你都不相信,要不是唐婉喜欢我的话,我这条命都差点丢在她的手里。”

        纪文澜吃惊道:“怎么?难道她对你下过手?”

        戴家郎摆摆手说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也答应过唐婉不在追究,你就别问了。”

        纪文澜说道:“这可是犯罪行为,你有证据吗?”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犯罪行为?那要看是谁了,欧阳云苏可是唐斌的老婆,你们难道还敢动她?再说,我也没有证据。”

        纪文澜嗔道:“那你怎么证明欧阳云苏害你?”

        戴家郎不想多扯这件事,摆摆手继续前面的话题说道:“我猜想欧阳云苏之所以选中我借种,主要还是因为唐婉肚子里的孩子。

        当时唐婉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所以,欧阳云苏希望欧阳娟的孩子和唐婉的孩子是一个种。

        这样方便她把两个孩子算在周继尧头上,如果两个孩子的种不一样,可能操作起来有点麻烦,所以这才看中了我。”

        “算在周继尧头上?难道周继尧是猪啊。”纪文澜一脸惊讶道。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这就牵扯到一件我从来没有向你汇报过的事情,不过,这件事关系到唐婉的面子,你必须保证不会说出去。”

        纪文澜点点头,说道:“只要跟案子没有关系,我没必要告诉别人。”

        戴家郎迟疑了一下,说道:“其实,唐婉被周继尧迷奸过,时间就在周建伟死后不久,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唐婉自己也不愿意说。”

        “迷奸?”纪文澜又是一脸震惊的样子,吃惊道:“难道唐婉就这么算了?”

        戴家郎哼了一声,讥讽道:“你该不会天真地想用这件事给周继尧定罪吧?实际上,这只不过是豪门污秽的一角。

        别说唐婉了,即便唐斌又能把周继尧怎么样,欧阳云苏尽管心里不满,但也只能隐忍,不过,唐婉当然不会罢休,这也是她配合欧阳云苏谋算周继尧的重要原因。”

        “这么说,欧阳云苏想利用这次迷奸把唐婉肚子里的孩子算到周继尧的名下。”纪文澜总算是理出了点头绪,惊讶道。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欧阳云苏的如意算盘就是这么打的,后来,她安排我和欧阳娟在一个秘密地点约会了几次,没多久,她就怀孕了。”

        纪文澜一脸不可置信道:“难道欧阳云苏就不担心孩子生下来之后周继尧会去做亲子鉴定?再说,欧阳云仙都知道周继尧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难道周继尧自己都不知道?”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欧阳云苏只是逼着我借种,具体的计划当然不会告诉我,有些事情还是后来在弄清楚。

        说实话,当时我也跟你一样担心这件事败露,可欧阳云苏好像胸有成竹,我怀疑她有可能让她那个当医生的姐姐到时候伪造亲子鉴定报告。”

        顿了一下又说道:“至于周继尧失去了生育能力,现在看来他自己并不清楚,据唐婉说,周继尧就是因为长期服用我给你们看过的那种药失去了生育能力。

        但只要欧阳娟生孩子之前不知道,即便今后知道了,谁知道是什么时候丧失了生育能力,周继尧起码生了两个女儿呢,所以对自己的生育能力深信不疑。”

        纪文澜怔怔地楞了一会儿,说道:“可现在事情露馅了,蒋碧云已经给两个孩子做了亲子鉴定,证明这两个孩子是你的种,虽然她为了在周玉婷大婚期间不想家丑外扬,但不排除周继尧已经得到消息。”

        戴家郎盯着纪文澜试探道:“如果周继尧知道我搞了他的女人,并且还生下了孩子,你说他为什么会隐忍到现在?”

        纪文澜也盯着戴家郎说道:“我正准备问你呢。”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也不瞒你,见过梅向月之后,所有人都不看好你,我们只能认为蒋碧云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公开你的秘密。

        可我们也不得不防周继尧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你就必须说清楚周继尧为什么会隐忍到今天。

        我们不得不怀疑你可能跟周继尧达成了某种协议,也许,你用自己掌握的周继尧的犯罪证据跟他做交换。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但失去了卧底的资格,而且成了周继尧的同伙,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不是退出卧底任务的问题,而是将追究你的刑事责任,不是我吓唬你,到时候你不但要面临牢狱之灾,你拥有的一切都想化为乌有。”

        戴家郎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你们是靠推理过日子的,你们也别想威胁我,我说过了,既然不看好我,那就解除我的卧底任务,从此之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至于我和欧阳娟唐婉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周继尧要杀要剐那是我跟他的事情,属于民间纠纷,即便他要了我的命,我相信你们也没有本事破这个案。”

        纪文澜盯着戴家郎质问道:“你凭什么表现出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你凭什么觉得周继尧会放你一马?”

        戴家郎楞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自己表现的有点过头了,装糊涂道:“我什么时候说周继尧会放我一马了?”

        纪文澜哼了一声道:“难道我对你没有一点了解吗?当初欧阳云苏为什么能逼得你给欧阳娟借种?不就是因为害怕她向周继尧揭露你跟唐婉的关系吗?可现在的问题要严重的多,你为什么会如此的轻描淡写?”

        戴家郎知道纪文澜是个善于观察的人,自己的表现逃不过她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哼哼道:“我死猪不怕开水烫,既然都到这个地步了,我还在乎什么?我倒要看看,周继尧是不是敢把我杀了,你们不是一直想抓他的把柄吗?如果他杀了我,不正好给你们提供了把柄吗?”

        纪文澜恼火道:“你到现在还在我面前编故事,我告诉你,你越隐瞒就越被动,如果你早点跟我说明真相的话,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戴家郎最担心的是生怕自己是周继尧儿子的事情已经暴露,因为他最大的秘密就两件事,一是两个私生子,二是自己和周继尧的关系。

        眼下两个私生子的秘密已经泄露了,可看纪文澜的意思好像还没有完,他猜测自己和周继尧的关系是不是也暴露了。

        不过,他不觉得这件事会被梅向月知道,即便蒋碧云知道也不见得会公开这件事,另外,如果纪文澜已经掌握了这个事实的话,今天恐怕就没必要找自己苦口婆心了。

        既然连陆涛都怀疑自己有可能私下和周继尧达成了协议,一旦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周继尧的儿子的话,说不定早就把自己当做是周继尧同伙而采取强制措施了,那么,纪文澜究竟想知道什么呢?

        “那你究竟想知道什么?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你干脆把话挑明了吧?”戴家郎故作恼怒道。

        纪文澜不紧不慢地问道:“这么说你已经没有什么再需要说明的了?”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目前为止就这么多,至于今后会发生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纪文澜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见他一脸诚恳的样子,哼了一声道:“你不是周玉冰公司的大股东吗?周玉冰现在人事不省,我想问问,这家公司目前在谁的手里,该不会已经倒闭了吧?”

        戴家郎一听,马上警觉起来,因为这可是牵扯到他的所有家底,虽然他不相信纪文澜会觊觎她的财产,但既然这么问,肯定有她的目的。

        并且这件事可能容不得他撒谎,因为纪文澜只要稍微花点功夫就能搞清楚,好在他和周玉婷的公司完全合法,倒也没必要遮遮掩掩。

        “事实上周玉冰在出走之前担心公司会受到她的牵连,所以把法人代表让给了我,表面上我是这家公司的法人,但实际上我只是股东之一。”戴家郎实事求是地说道。

        纪文澜点点头,说道:“这我知道,不过,我想知道的是这家公司目前是谁在经营管理,该不会是你自己吧?”

        戴家郎楞了一下,说道:“我聘请了一个职业经理。”

        “杨钰?”纪文澜问道。

        戴家郎楞了一下,只要点点头说道:“看来你对我确实挺关心的,连这点事都没有逃过你的眼睛。”

        纪文澜哼了一声道:“既然我们是‘恋人’,我怎么能不时刻关心你呢?”

        戴家郎愤愤道:“那又怎么样?难道我的公司有什么违反行为吗?”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你别紧张,我说的事情跟你公司毫无关系,我要说的是,杨钰可是杨毅和杨东方的姐姐,你很清楚杨毅和杨东方是什么人。

        事实上你在二道河期间把杨钰一家当成了调查对象,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杨钰怎么就成了你如此信任的人呢。

        据我所知,她现在不仅打理着你的公司,同时也是公司的股东之一,并且在本市多个项目进行投资,给人的感觉好像杨钰是你的亲戚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