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405章 满足感

第405章 满足感

        良久,戴家郎从唐婉身上爬起来,靠在床头点上一支烟,然后瞥了一眼闭着眼睛仍然余韵不断的女人,顿时有种无限满足的感觉。

        说实话,这种感觉也只有在唐婉的身上能够体验到,而在欧阳娟和梅向月身上体验到的更多是激情。

        “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告诉大堂经理在客房等我,你怎么不干脆告诉她等我来干你呢。”戴家郎伸手在唐婉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没好气地说道。

        唐婉娇呼了一声,一翻身趴在了戴家郎的腿上,哼哼道:“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也无所谓,反正知道我们两个偷偷在酒店睡觉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说不定早就传到周继尧的耳朵里去了。”

        戴家郎盯着唐婉问道:“你真不怕被他知道?”

        唐婉闭着眼睛嘟囔道:“我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他还能让我一辈子守活寡?”

        顿了一下,在戴家郎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嗔道:“我可不像你,快活的时候就什么都顾不上了,等提上裤子以后又前怕狼后怕虎的,你还是不是男人?”

        戴家郎在唐婉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说道:“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吗?”

        唐婉嗔道:“你少拿这件事做标准,我眼睛里的男人是要敢于承担责任,而不是连自己孩子都不管的人。”

        戴家郎听唐婉好像话中有话,掐灭了烟头,盯着她说道:“你什么意思?是我不想认吗?怎么好人都你们当了,到头来只有我是恶人呢。”

        唐婉爬起身来,盯着戴家郎说道:“我知道现在你还不能公开和田田的关系,可如果有一天能够公开你们的关系了,你准备把我们母子怎么办?”

        戴家郎疑惑道:“什么怎么办?公开我们的父子关系就是了,男人嘛,只要能养活自己的老婆孩子就行了。

        何况,你们现在也不需要我养啊,如果你指的是生活费的话,我倒是很愿意支付,你说过数字就行了。”

        唐婉气的狠狠掐了戴家郎一把,幽幽道:“我就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当初你穷困潦倒的时候,不是信誓旦旦地说要娶我吗?”

        戴家郎一愣,随即说道:“不错,我当时确实说过,并且也确实有这个想法,如果你那时候答应嫁我的话,那我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并且绝对会信守承偌,但你当时答应嫁我了吗?可能嫁给我吗?”

        唐婉一时语塞,好一阵没出声,最后幽幽道:“你总是替自己着想,难道不知道我那时候的处境吗?”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你也不用找借口,说实话,你如果真喜欢我的话,当时也能破釜沉舟,说白了还不是嫌弃我一无所有?”

        唐婉骂道:“哎呀,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如果我不喜欢你,怎么会白白让你玩我的身子,并且还给你生了孩子?”

        戴家郎摆摆手说道:“你也别拿孩子说事,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孩子不过是你报复周继尧的手段而已,至于当时跟我睡觉恐怕也有复杂的想法。

        当然,现在我们也没必要为以前的事情纠结,大家觉得有感觉就在一起,没感觉的话谁也不用勉强谁,当然没孩子我肯定是要认的。”

        唐婉听了戴家郎“毫无人性”的话呆呆地楞了一会儿,随即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呜呜哭泣道:“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就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亏我把一颗心都吊在了你身上,怎么?难道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吗?”

        戴家郎可见不得女人哭泣,尤其是唐婉可不是那种轻易会哭鼻子的女人,想必自己肯定伤了她的心,一时有点后悔,忍不住搂住了唐婉的身子,笑道:

        “你看,你看,我又没说要抛弃你们母子,有什么好哭的,说实话,要不是你妈反对的话,我巴不得天天跟你睡在一张床上呢。”

        唐婉一听,马上就不哭了,抬头盯着他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戴家郎信誓旦旦地说道:“我骗你干什么?”

        唐婉一听,马上坐了起来,抹抹眼泪说道:“那好,我已经说服我妈不再管我们的事情了,有种你就搬去大云山五十六号跟我一起住。”

        戴家郎一愣,一脸惊讶道:“你没病吧?就算你妈不反对,难道咱们就可以公开同居吗?难道周继尧是死人啊。”

        唐婉哼了一声,一脸神秘地说道:“我敢保证周继尧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对不会干涉。”

        戴家郎一脸狐疑道:“你怎么这么肯定?难道你已经给他打过申请报告了?”

        唐婉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说道:“我不清楚你是不是跟我在装糊涂,本来,这件事我不应该告诉你,但你迟早都会知道,咱们今天干脆就把话说白了吧。”

        戴家郎一脸恍然道:“我说你怎么非要让我回来之后马上来酒店呢,看来今天还真不仅仅只是为了快活,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话赶紧交代,现在交代还来得及,否则非把你的屁股打烂不可。”

        唐婉嗔道:“用得着你逼供吗?我本来就没打算瞒你,实际上我怀疑你自己恐怕早就想到了,起码应该有所怀疑。”

        戴家郎皱皱眉头,说道:“究竟什么事情?”

        唐婉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低声道:“严格说来,我以前不能算是周继尧的儿媳妇,因为周建伟根本就不是他的儿子,但我在跟你上床并且生下孩子之后,反倒真正成了周继尧的儿媳妇了。”

        戴家郎吓了一跳,因为唐婉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是不清楚她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因为欧阳娟的孩子和周继尧的遗传关系已经用周建伟搪塞过去了。

        并且认定这种遗传关系很有可能是周继尧用来遮丑的假货,现在怎么突然就认定自己是周继尧的儿子了。

        唐婉见戴家郎一脸吃惊的样子,猜想他多半也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于是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我姨妈已经证实了田田和小娟的孩子跟周继尧有遗传关系,而周建伟压根就不是周继尧的儿子,那么,这种遗传关系是怎么来的?

        带着这种好奇心,我姨妈把你的dna跟周继尧进行了比对,结果证明,你们竟然是父子关系。

        尽管这件事令人匪夷所思,但科学就是科学,眼下也只是不清楚你是怎么跟周继尧扯山关系的。

        但你是周继尧的儿子这一点已经确凿无疑了,我相信周继尧恐怕也已经想到这一层了,只是不清楚他是否已经认定这个事实。”

        戴家郎听了唐婉的话倒没有怎么吃惊,而是慢慢从床头柜上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吸了一口气,盯着唐婉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唐婉一愣,随即说道:“也没多久,就是你回家奔丧的那天我妈亲口告诉我的。”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是不是你妈因为我是周继尧的儿子,所以就不再阻止我们来往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她是不是还同你让你嫁给我?”

        唐婉红着脸说道:“她确实有这个意思,但我可没有……”

        戴家郎急忙摆摆手说道:“你这么想也很正常,不过,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妈又在打什么小九九,既然我是周继尧的儿子,她以前的如意算盘应该打空了吧?”

        唐婉哼了一声道:“你也别得意太早,即便你是周继尧的儿子,如果没有我们唐家的支持,最后也不见得就能顺利继承周家的财产。

        说不定还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毕竟,盯着周继尧家产的人多了去了,他们可不喜欢平白无故突然蹦出一个继承人来。

        当然,我妈认为你的身世对我们有利,起码确定了你继承周继尧家产的合法性,但前提必须是在周继尧公开承认你这个儿子并且在没有其他竞争对手的情况下。”

        戴家郎沉默了好一阵,才说道:“只要周继尧承认我这个儿子,我还有必要看你们唐家的脸色行事吗?”

        唐婉哼了一声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大话,别说你了,即便周继尧也不敢小看我们唐家。

        别忘了,你的儿子一个是我们欧阳家的外孙子,另一个是我们唐家的外孙子,而我则是公司的股东,周家名义上的儿媳妇,你自信一个人的分量能比得上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的分量吗?

        何况,除了周继尧和蒋碧云之外,周家再没有一个人能容得下你,目前还不清楚你是不是蒋碧云的亲生子,如果只是周继尧的私生子的话,那周家也只有周继尧一个人有可能支持你,除此之外你再也没有一个朋友了。”

        戴家郎坐在那里怔怔地说不出话,显然,唐婉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他自己也不止一次考虑过这些问题。

        尤其是在蒋碧云认他做干儿子的时候,心里更加忐忑不安,因为母亲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她是在看守所被周继尧强迫之后怀上的孩子,事实证明自己是私生子,跟蒋碧云没有任何关系。

        但上次蒋碧云认他做干儿子的时候,他分明还从蒋碧云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别的东西,那感觉就像是一个母亲慈祥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不相信一个女人对丈夫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会表现的这么大度,对于蒋碧云来说,自己的出现应该是对自己和女儿将来继承家产的最大威胁,她应该保持警觉才对,怎么会认自己做干儿子呢?

        “哎,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唐婉推推怔怔发呆的戴家郎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