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403章 狗屎运

第403章 狗屎运

        “老板,你找我有事?”不一会儿,赵宇来到了周继尧的办公室,毕竟毕竟地问道。

        周继尧示意赵宇坐下,然后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这两天挺忙,也没有顾上问问戴家郎那边的情况,你是哪天回来的?”

        赵宇说道:“我按照董事长的吩咐陪戴助理办理丧事,在那边待了七天,丧事办的挺顺利,葬礼结束之后戴助理就让我先回来了。”

        周继尧点点头,拿起一支烟点上,慢条斯理地吸了几口,问道:“究竟怎么回事?他父亲怎么会从楼上摔下来呢?”

        赵宇迟疑了一下说道:“确实是摔死的,听说是喝了酒,然后爬到新房的楼顶纳凉,结果不小心摔下来了。

        听说当时并没有死,只是晚上没人看见,所以失血过多才丢了命,据戴助理的哥说,早晨发现的时候他父亲还有一口气,只是在送往县城医院的时候咽了气。”

        周继尧一脸惊讶的神情,问道:“既然发现的时候留下一口气,他父亲应该留下了什么遗言吧?”

        赵宇疑惑道:“好像没有,我听王耕田说发现的时候他父亲虽然还有一口气,但已经不会说话了。”

        周继尧若有所思地说道:“按道理农村的房子也没有多高,怎么一下就摔死了呢?”

        赵宇谨慎道:“主要是摔伤了头部,再加上没有及时得到救治,所以才丧命。”

        周继尧点点头,一脸遗憾地说道:“如果当时有人看见的话,说不定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赵宇说道:“是啊,可惜当时太晚了,村子里的人几乎都已经睡下了,你也知道,这个时候农村里的年轻人都已经外出打工,村子里也就是几个老头老太太在家,根本就见不到几个人。”

        周继尧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你对戴家郎的哥哥有什么印象?”

        赵宇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跟他接触的不多,也不是很了解,从初步印象来看,应该是一个勤奋而又老实本分的人,整天几乎说了不了几句话。”

        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老板,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周继尧一愣,说道:“有什么话尽管说,怎么吞吞吐吐的?”

        赵宇从带来的一个包里面拿出一团用纸包着的东西,说道:“到村子的第一天,我顺便去查看了一下戴助理父亲摔死的现场,结果把发现了这一块石头。”

        说着,把用纸包裹着的石头拿出来,放在了周继尧的面前,只见这是一块几乎成锥形的鹅卵石,比较细的一头已经变成了褐色。

        “这是什么东西?”周继尧拿起石头仔细看了几眼,一脸愕然地问道。

        赵宇谨慎道:“这是在戴助理的父亲摔死的现场找到的,据说戴助理的父亲从楼上摔下来的时候脑袋撞到了硬物,这才丢了性命。

        我在现场发现了这块石头,想必戴助理父亲脑袋上的伤口就是这块石头造成呢,上面褐色的部分沾染的就是血迹。”

        周继尧一脸惊讶地又把石头看了一遍,盯着赵宇质问道:“你把这块石头带回来干什么?”

        赵宇见周继尧好像不高兴,急忙说道:“我总觉得戴助理的父亲死的有点蹊跷。”

        “蹊跷?怎么蹊跷了?你说来我听听?”

        赵宇拿过那块石头,说道:“你看,这块石头一边大,一边小,基本上是个圆锥形,从血迹来看,戴助理父亲脑袋上的洞是被比较大的一头撞破的。

        但是这不符合常理,你看,这块石头随便扔出去,也不可能较大的一头朝上,应该是较重的一头永远在下面,教尖教轻的一头朝上面,可为什么血迹都集中在较大的一头,而教尖的一头反而没有一点血迹呢?”

        周继尧的眉头皱成了一疙瘩,瞪着赵宇质问道:“你想说什么?难道你怀疑戴家郎的父亲是被人谋害的?”

        赵宇大着胆子说道:“也许,戴助理的父亲摔下来的时候没有死,有人给补了一石头。”

        “荒唐。”周继尧训斥道:“戴家郎的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谁会去害他?”

        赵宇没想到周继尧突然会发脾气,似乎意识到自己可能多管闲事了,楞了一下,急忙说道:“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并不敢下结论。”

        周继尧沉默了一会儿,缓和了语气说道:“这件事你告诉戴家郎了吗?”

        赵宇摇摇头,说道:“我看他好像挺伤心的,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只是把这块石头带了回来。”

        周继尧坐在那里好一阵没有出声,最后说道:“你的观察力倒是不错,可你认为谁会害戴家郎的父亲呢?”

        赵宇摇摇头,说道:“这我就说不上了,也不清楚他父亲在村子里会不会有仇人,也许,戴助理自己知道,所以,我想……”

        周继尧打断赵宇的话问道:“难道你想等戴家郎回来把这件事告诉他?”

        赵宇急忙摇摇头说道:“是不是告诉他由老板决定,我只是,只是出于好奇心,所以才把石头拿回来。”

        周继尧好一阵没出声,最后说道:“你的好奇心有可能让戴家郎一辈子都不得安宁,既然他的父亲已经没了,并且已经入土为安,就别再给他添堵了吧。”

        赵宇急忙点点头说道:“还是老板想的周到。”

        周继尧抽了两口烟,盯着赵宇说道:“当初戴家郎还是你引进公司的,这几年他进步的很快,你心里是不是对他有点不服啊。”

        赵宇一愣,没想到周继尧会把话题突然转到这上面,犹豫了一下,急忙说道:“怎么会呢?我们是战友,看着他进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周继尧盯着赵宇注视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那你觉得戴家郎对你有没有一点感激之情啊。”

        赵宇笑道:“这我倒没有太注意,不过,戴助理是个挺仗义的人,他能得到老板的赏识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既然当初是我把他引进的公司,也算是也为公司尽了一点力。”

        周继尧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据说这世上最珍贵的就是战友情,将来戴家郎可能还会有所发展,我希望你们两个战友能够互相信任,也许,有朝一日你们两个都将成为公司的栋梁。

        当然了,如果我发现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尿不到一个壶里面的话,那就必须要走一个,我可不想看见你们两个人狗咬狗。”

        赵宇似乎从周继尧的话里面听出了一丝弦外之音,急忙笑道:“怎么会呢?我们虽然在公司各有分工,但都是为老板出力。

        哪怕戴助理今后成为我的顶头上司,我对他也跟对老板一样忠心耿耿,实际上,我们在私下就像是兄弟一样,老板完全没必要替我们两个操心。”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那就好。”

        赵宇见周继尧闭上眼睛不出声了,知道召见已经结束,于是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那块石头,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办公室。

        直到回到楼下自己的办公室,好像还没有回过劲来,坐在那里怔怔地想了好半天,最后一拍桌子,嘴里嘟囔道:

        “干儿子?操,难道这小子要成为周家的乘龙快婿?感情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了,看来今后还真要多巴结一下了。”

        既然是干妈亲自打电话邀请,第二天,戴家郎果然从老家回来了,当然,王美娟和侄女王梅也跟着一起来了。

        王美娟自然继续安排住院检查身体,在戴明死后,她的精神好像越发不好了,这让戴家郎很担心。

        因为在农村有种说法,据说老两口中只要走了一个,另一个也就快了,而母亲在父亲死后总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好像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至于侄女王梅,戴家郎倒是有点头痛,不知道该怎么安排,虽然自己已经有了公司,可他前不久刚把蚂蚁安排在那里了,现在又安排自己的侄女进去,担心杨钰会有什么想法。

        再说,王梅只是高中毕业,公司也没有适合她的岗位,周继尧的公司倒是可以安排,可他总是有点担心王梅会给他招惹是非。

        因为他这个侄女年龄虽然不大,但也不是省油的灯,高中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在云岭县已经颇有名声了。

        当然不是什么好名声,戴家郎明白这也是王耕田记者让他把侄女带到南召市的原因之一。

        想来想去,戴家郎觉得有一个地方对文凭要求不是太高,只要自己一句话就能安排进去。

        那就是唐婉的酒店,说实话,侄女虽然算不上什么美人,却也颇有几分姿色,加上正直妙龄青春,只要稍加打扮,基本上看不出是农村出来的女孩。

        想必在唐婉的酒店干个服务生还是挺匹配的,如果她自己好学上进的话,今后也能当个领班什么的。

        反正家里也不指望她有什么大出息,将来能在南召市给她找个合适的男人,再按个家的话,起码也可以向兄长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