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401章 必须结婚

第401章 必须结婚

        欧阳云苏没有回答唐婉的问题,而是一脸高兴地说道:“你没回来的时候,我也跟你爸商量了,既然戴家郎是周继尧的儿子,并且已经跟你和小娟都有了孩子。

        且不管这个混蛋有没有资格进入咱们家的门,可这两个孩子我们还是要认的,他们也是维系我们和周家的纽带。

        我和你爸的意思是,既然你和戴家郎打都打不散,干脆就成全你们算了,但不能这么没名没分地在一起鬼混,即便是为了孩子,你们两个也必须结婚。”

        唐婉一脸震惊地胀红了脸,羞愤道:“结婚?你们以为自己能替戴家郎做主?”

        欧阳云苏嗔道:“怎么?难道还辱没他了吗?别说他只是周继尧的私生子,即便是蒋碧云和周继尧生的儿子,我们家也配得上。”

        周继尧一直都没有说话,这时冲欧阳云苏摆摆手说道:“你扯这么远干什么,婚姻问题让婉儿和戴家郎自己商量去,这种事谁也勉强不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你们也别再搞些歪门邪道了,如果戴家郎真的是周继尧的儿子,那我们跟周家的缘分就没有断,甚至比以前还要紧密,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也就没必要窝里斗了。”

        欧阳云苏嗔道:“你可别这么早下结论,谁知道周继尧心里打着什么小九九?还是等我抽时间摸摸他的老底再说。

        另外,戴家郎这混蛋虽然喜欢婉儿,但未必会喜欢我们,如果他跟周继尧合起伙来搞咱们的话,最终有可能还是什么都得不到。”

        唐婉哼了一声道:“妈,你以前跟戴家郎关系搞得这么僵,也别指望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别忘了你曾经想要他的命呢,如果你真想跟他缓和关系,起码先要拿出诚意,他这个人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控制的。”

        欧阳云苏嗔道:“我连女儿都愿意嫁给他,你还想让我拿出什么诚意?难道让我跪在他面前磕头求饶吗?”

        唐婉晕着脸嚷嚷道:“哎呀,你别再提结婚的事情了,他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唐婉嘴里这么说,可当她得知戴家郎是周继尧的儿子之后,心里还确实有点动心,说实话,她本来就离不开戴家郎,如果真能每天厮守在一起,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她倒是有点自知之明,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是个寡妇了,不仅嫁过人,生过孩子,而且还出过轨,被周继尧也搞过,要想让戴家郎娶自己做老婆,哪里说得出口呢?

        再加上现在戴家郎突然成了周继尧的儿子,身份突然又不一样了,更加不敢有什么奢望了,这辈子也只有做他情妇的份了。

        欧阳云苏见女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对了,婉儿,你暂时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戴家郎,省的他得意忘形。

        再说,我们现在也没有摸清楚周继尧的老底,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顺便也探探这小子的口气,看看他对你是不是真心。

        如果他在知道自己是周继尧的儿子之前愿意娶你的话,那说明他真的喜欢你,等到他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之后,像他这种人眼睛肯定就长到脑袋上去了。”

        唐婉嗔道:“你别把他看的这么不堪,想当初他一下中了几千万的大奖,也没有见他得意忘形,反倒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就连周继尧都佩服他这一点呢。”

        欧阳云苏哼了一声道:“这算什么,像戴家郎这种贫穷出身的人哪里见过这么多钱,多半是下傻了,生怕有人来抢呢,哪里还敢出声?”

        唐婉怏怏道:“谁说他不敢出声?兑奖都是周玉冰陪着一起去的,钱到手之后马上就投进了周玉冰的公司呢。”

        欧阳云苏似乎看透了女儿的心思,点点头说道:“这小子对周玉冰的这份信任确实令人惊讶,也许他真的喜欢周玉冰。

        不过,现在情况可不一样了,周玉冰不仅跟周家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还变成了傻子,戴家郎对她不会再有兴趣了。”

        唐婉嗔道:“周玉冰虽然忘记了过去的事情,但也不是傻子,戴家郎也没有嫌弃他,只要没事就跑去看呢。

        如果按照你们的说法,周玉冰就是跟他当年一起抱错的孩子的话,说不定感情还会更深一步呢。

        到时候戴家郎母亲成了周玉冰的生母,而戴家郎看在母亲这么多年养育之恩的份上也不会抛弃周玉冰。”

        欧阳云仙插嘴道:“婉儿,你也没必要为这些事情苦恼,既然戴家郎是周继尧的种,你就别指望他能守着你一个人,难道当初周建伟身边的女人还少吗?也没见你跟他争风吃醋啊。”

        唐婉哼了一声道:“跟他争风吃醋?我可没那个神气。”

        顿了一下,欲言又止道:“说实话,戴家郎的脾气我多少还是有点了解,即便他是周继尧的儿子,但毕竟这么多年父子分离,周继尧也从来没有尽过父亲的本分,戴家郎未必就会认这个父亲。”

        欧阳云苏说道:“有可能,我们巴不得他们父子有嫌隙呢,但戴家郎对这个老子没兴趣,不代表对周继尧的财产没兴趣,在这一点上我们如果能跟他达成一致就好了。”

        唐婉疑惑道:“如果他们父子有嫌隙的话,周继尧也未必会把家产交给他。”

        欧阳云苏瞥了一眼唐斌,意思是让他来解释这个问题,唐斌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第二个烟头,缓缓说道:“虽然戴家郎没有跟周继尧生活在一起,但只要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是周继尧的儿子,他就照样拥有继承权,何况,周继尧再没有别的儿子。

        此外,戴家郎还替周继尧生了两个孙子,一个儿子加上两个孙子,分量远远超过周继尧剩下的两个女儿,周继尧不可能不考虑我们的利益,再说,难道他就甘心自己的家产落入邓家的手里?”

        欧阳云苏补充道:“不管怎么说,戴家郎也是蒋碧云身上掉下来的肉,就算戴家郎跟周继尧有嫌隙,蒋碧云肯定会认这个儿子。

        而戴家郎也未必会不认自己的亲生母亲,毕竟,他又不是被抛弃的,所以,我认为只要不出意外,戴家郎即便不能继承周继尧的全部家业,但肯定能得到大部分家产。

        再加上两个孙子,我们欧阳家和唐家起码能够完全掌控周继尧的公司,确保公司的控制权不会落入其他人的手里。”

        唐斌慎重道:“为了万无一失,我看有必要给周继尧和戴家郎做一次dna比对,就算是最后的确认。”

        欧阳云仙说道:“这不是一直还没有顾上吗,接下来就要做这一步了,周继尧今后可能也会亲自进行比对,但我们应该走在他的前面。

        为了万无一失,我觉得还有必要做一些戴家郎和王美娟的dna比对,如果他们母子两没有遗传关系的话,那我们的判断就没有任何悬念了。”

        欧阳云苏说道:“但这一切都必须秘密进行,不管结果怎么样,千万不能透露出去一点风声。”

        说完,瞥了一眼唐斌,见他一直坐在那里眉头紧锁,很少说话,忍不住嗔道:“怎么今晚哑巴了?这么大的事情亏你一言不发,既然参与了就别装高尚了,这里又没外人,难道还担心你说的话被传出去?”

        唐斌并没有回应欧阳云苏的话,而是坐在那里怔怔地楞了好一阵,最后才似自言自语地嘀咕道:“周继尧这究竟是唱的哪出戏呢?”

        欧阳云苏嗔道:“我们不是正在说这事吗?难道你也猜不透周继尧究竟唱的哪出戏?”

        唐斌不紧不慢地说道:“原本倒是多少能猜到一点,可戴家郎的突然出现很有可能也打乱了周继尧的计划,就像你们也必须改变当初的计划一样,他不得不面临重新选择,但这对他来说也并不容易。”

        欧阳云苏嗔道:“周继尧现在百分之百掌控着公司的一切,他要想做出什么改变还不是一句话?我甚至怀疑他突然重用婉儿会不会跟戴家郎有关,总的说来,戴家郎身世对我们有利,只是看我们最终怎么利用了。”

        唐斌瞥了欧阳云苏一眼,问道:“难道你又把控制戴家郎吗?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他很有可能成为这盘棋上决定胜负的一颗子。”

        欧阳云苏说道:“我可不会下棋,但我现在知道要把他摆在一个正确的位置。”

        顿了一下,冲唐婉说道:“婉儿,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我是担心戴家郎会给你带来麻烦,所以一直阻止你跟他来往。

        既然情况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那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要适应自己的角色,今后你不仅可以跟他来往,最好能够把这小子仅仅抓在自己手里。

        我已经跟小娟说了,让她也不要再有什么顾虑,既然周继尧连戴家郎跟他儿子都能容忍,想必也想通了,我就不信凭你们姐妹两个还栓不住他的心。

        当然,他还有一个女朋友和周玉冰,但这两个人我们没什么可担心的,戴家郎是个聪明人,他只要觊觎周继尧的家产,那我们跟他就有共同的利益。

        只要他识时务,想搞什么女人就让他去搞,说实话,我倒担心他清心寡欲呢,等你将来掌控了公司,他爱怎么玩就由他去吧。”

        唐斌瞥了老婆一眼,说道:“你可不要小看了这小子,我看你对他的了解还比不上婉儿,难道玩女人就玩物丧志吗?周继尧夜夜当新郎,可手里的权力什么时候松懈过一刻?”

        欧阳云苏瞥了姐姐一眼,嗔道:“哎吆,难道你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吗?”

        唐斌一听,站起身来说道:“你们慢慢商量,我要出去走走,不过,今后做什么事情最好先跟我打个招呼,省的最后我又替你们姐妹擦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