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365章 受益匪浅

第365章 受益匪浅

        记者们散去之后,喻后红愤愤地说道:“我看你没必要跟我学什么,你推卸责任的本事没人能比得上。”

        戴家郎谄笑道:“我怎么推卸责任了?”

        喻后红哼了一声道:“你为什么不亲自否认周玉冰带走了五个亿?”

        戴家郎一脸无辜地说道:“你是财务老总,这件事你说的话更具有权威性,刚才你为什么不直接否认呢。”

        喻后红瞪了戴家郎一眼,嗔道:“我如果直接否认的话,将来一旦被警方查实的话,那我岂不是有意隐瞒真相?你以为我是傻子啊。”

        戴家郎笑道:“我觉得你刚才的回答很得体,既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倒是给自己留足了余地,这一课让我受益匪浅啊。”

        顿了一下,忧心忡忡地点上一支烟,像是自言自语道:“周玉冰已经失踪五天了,也不知道海南警方查的怎么样了?”

        喻后红哼了一声道:“你坐在这里数天数有用吗?”

        戴家郎一脸沮丧道:“那我还能做什么?有力气也用不上啊。”

        喻后红若有所思地说道:“你注意到没有,自从周玉冰出事之后,她的两个妹妹一直都保持沉默,眼下周玉冰失踪了,她们还是一句话都不说,好像压根就没有一点姐妹情谊。”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周琳倒也罢了,本来就是个小太妹,周玉婷嘛,她恐怕透着乐呢,没了周玉冰,家里还有什么人能跟她竞争,说实话,我甚至都怀疑会不会是她暗中落井下石。”

        喻后红盯着戴家郎问道:“你应该没有在董事长面前提过这件事吧?”

        戴家郎白了喻后红一眼,说道:“没凭没据的,我怎么会跟董事长说?再说,董事长难道心里还没数?”

        喻后红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认为周玉冰失踪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她自己藏起来了,另一种是被人绑架了,绑架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她手里的那笔钱。”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自己藏起来的可能性并不大,毕竟,董事长和蒋碧云都已经跟她联系过,不会在追究这件事了,她也么必要藏,所以只有第二种可能性,但知道周玉冰鞋款出走的人并不多,更别说具体的数目了。”

        喻后红说道:“刚才那个记者不是已经知道周玉冰顺走的具体数目了吗?”

        戴家郎急忙道:“怎么?你是不是也认为事情不是出在海南,而是出在我们这边?”

        喻后红迟疑道:“反正除了那笔钱之外,我不知道周玉冰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如果是绑架案的话,绑匪早就应该打电话来向董事长要钱了。

        很显然,绑架她的人知道周玉冰在董事长的眼里不值钱了,他们想要的只是她携带的那笔钱。”

        戴家郎疑惑道:“你觉得周玉冰会把钱存在银行吗?”

        喻后红说道:“我猜周玉冰在银行有几个匿名账号,甚至有可能都不是国内的银行,那笔钱应该就存在这几个账户之中,也只有她自己有权力动用这笔钱,不过,只要抓她的人逼着她交出账号和密码,这笔钱就可以被转走。”

        戴家郎一脸担忧道:“周玉冰要是想活命的话,只能咬牙挺着,只要交出账户和密码,那可就危险了。”

        喻后红犹豫道:“她能扛多久?也就是个时间问题,我有种预感,海南警方不会找到什么线索。”

        戴家郎盯着喻后红注视了一会儿,说道:“你认为周玉冰眼下在南召市?”

        喻后红反问道:“难道没有这种可能吗?”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即便周玉冰携款潜逃的事情泄露出去,可一般的人也没有能力对她下手。

        能够偷偷追踪周玉冰到海南,然后实施绑架之后又偷偷回到南召市,你想想,能做到这一点的能有几个人?”

        戴家郎小声道:“你的意思是董事长自己派人干的?”

        喻后红一愣,随即站起身来嗔道:“你可别误解我的意思啊,不跟你瞎扯了,我还忙着呢。”说完,扭着屁股出去了。

        戴家郎叼着烟坐在那里怔怔地楞了好一阵,最后自言自语道:管他是不是,也只能碰碰运气了,只当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下午的时候,戴家郎接到了赵宇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周继尧和蒋碧云已经在酒店住下了。

        根据警方的最新消息,周玉冰去的那家夜总会的老板已经找到,但他本人并不在海口市,而是在外地。

        警方调取了周玉冰失踪当天夜总会外面的监控录像,确实现周玉冰下了出租车之后走进了夜总会。

        但当时因为不是营业时间,夜总会内部并没有启用监控,所以并不清楚周玉冰在这里跟什么人见面。

        可奇怪的是周玉冰走进夜总会之后再没有现她从里面出来,经过现场查看,现了夜总会有一个后门,从这里出来是一条狭窄的街道,并没有安装监控设备。

        也就是说,周玉冰应该是从后门离开的,但不清楚跟什么人一起离开,据夜总会的一名保安回忆,他好像确实看见过周玉冰走进夜总会。

        并且注意到周玉冰是乘坐电梯上了楼,夜总会是在地下室,白天并不营业,但楼上却有卡拉ok室和茶室,周玉冰应该是去了三楼或者四楼,至于她是什么时候离开却没人知道。

        虽然警方的线索到这里基本上已经断了,但戴家郎却似乎从中受到了一点启,很显然,周玉冰去夜总会确实是跟什么人见面。

        并且她肯定认识这个人,应该还很熟,否则,以她当时的心情和状况,不太可能跑去跟一个不熟悉的人见面,这么看来,这个人应该是周玉冰在南召市的老熟人。

        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一路跟踪周玉冰到了海口,然后约见周玉冰,并且绑架了她,如果是这样的话,周玉冰的性命就堪忧了,相信这个老熟人应该不会留下活口。

        问题是这个老熟人是怎么跟周玉冰联系上的呢,因为周玉冰在市跟戴家郎分手之后已经换了新的手机,以前的手机已经不用了。

        可这部新手机的号码只有周继尧和蒋碧云知道,即便以前跟周玉冰相熟的人也不能知道她的新号码,难道周玉冰到了海口之后又启用了旧手机?

        这么一想,戴家郎急忙违反规定给纪文澜了一条短信,让她查查周玉冰两部手机在出事的当天都跟什么人联系过。

        他觉得这是一条重要的线索,并且隐约感觉到纪文澜的推断有可能是正确的,那就是周继尧唱了一出贼喊捉贼的把戏。

        很显然,海口市警方基本上已经判断周玉冰有可能被绑架了,鉴于周玉冰的身份和周继尧的影响力,海口市警方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把获取的信息向南召市警方做了通报。

        当天快下班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了周继尧公司的大门口,祁菲带着一名警察走进了办公大楼,指名要兼董事长。

        周继尧大女儿失踪的消息已经被媒体炒的沸沸扬扬,就连公司都保安都听说了,所以见到警察到来,并不敢怠慢,先向赵宇汇报,而赵宇知道戴家郎眼下是这件事的主要负责人,于是就把两名警察带到了戴家郎的办公室。

        戴家郎毕竟是卧底身份,最忌讳就是跟警察见面,乍一看见祁菲带着一名警察走进自己办公室忍不住吓了一跳,禁不住站了起来。

        祁菲倒像是看透了戴家郎的心思,没等他开口就说道:“戴助理,我们是市刑警队的,想找你们董事长了解一个案子的有关情况。”

        戴家郎马上就明白海南警方应该已经把有关周玉冰的案子向南召市做了通报,祁菲肯定是为了周玉冰的案子来的。

        “两位警官先请坐吧。”戴家郎招呼道,等到祁菲和一起来的同伴在沙上坐下来之后,才继续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董事长目前不在本市,如果你说的这个案子跟董事长的女儿有关的话,我可以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事实上我们刚刚开过相关的新闻布会,相信你也已经注意到了媒体的报道,我不清楚你还想了解哪方面的问题。”戴家郎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道。

        祁菲倒也没有坚持,犹豫道:“我们接到了海口市公安局的协查通报,目前那边警方初步判断周玉冰有被绑架的可能性,我们必须详细了解周玉冰近期的一些情况。”

        戴家郎知道周玉冰出走和失踪的情况纪文澜都知道的很清楚,包括一些并没有向外界透露的细节,祁菲自然也不例外,所以,她今天来这里的真实目的肯定不是询问周玉冰出事前的基本情况,一时有点疑惑。

        不过,他倒是相信警方肯定也急着想找到周玉冰,毕竟,对周玉冰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如果自己提供的信息能帮助警方尽快解救周玉冰的话,他倒是不准备隐瞒。

        “你能不能说具体一点,你想知道什么情况。”戴家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