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362章 神秘的广告

第362章 神秘的广告

        戴家郎在一条僻静的街道钻进了纪文澜的车,然后骑车就沿着环城公路往郊外行驶。

        “我估摸着这两天你应该会跟我联系,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你先说还是我先说。”纪文澜边开车边说道。

        戴家郎点上一支烟,瞥了纪文澜一眼,只见她今天穿了一件墨绿色的短袖t恤,下身是一条包臀的短裙,跟以往的穿衣风格大相径庭,不知道的人压根就看不出她是个警察。

        “你先说吧。”戴家郎迟疑了一下说道。

        纪文澜没有出声,把车突然拐进了路边的一条小道,并且一直开到了尽头,然后停在了一片小树林的旁边,这里几乎看不见一个人影。

        戴家郎有种跟女人幽会的感觉,只是纪文澜一向不苟言笑,让他不敢胡思乱想,但内心里却有种抑制不住的骚动。

        纪文澜摇下了车窗,小树林里传来鸟叫声,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野草野花的香味,给炙热的午后带来一丝清凉。

        纪文澜拿出手机翻找了一会儿,然后递给戴家郎说道:“技术人员对铁箱子里的成人刊物进行了研究,最后基本上断定这份成人刊物只有垫箱底的作用,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信息。

        但我却在其中的一张图片中发现了一点很有意思的信息,你看看这张图片,是不是觉得眼熟。”

        戴家郎接过手机看了一眼,发现这张图片并不陌生,因为在二道河的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把这份成人杂志翻看了好几遍,对其中的每一幅图片都很熟悉。

        纪文澜手机里的这副图片是一个浑身而又性感的女人侧躺在沙滩上,背后趴着一个强壮的男人,紧贴的下半身给人提供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这张图片有什么特别的吗?”戴家郎看了一会儿,一脸疑惑地说道,同时瞥了一眼纪文澜的腿,只见短裙缩了上去,露出雪白的大腿,那副图片的诱惑力简直无法相比。

        纪文澜敏感地注意到了戴家郎的目光,急忙伸手拉下了裙摆,说道:“你注意到这个女人手里拿着的一个小瓶子吗?”

        戴家郎仔细看看,疑惑道:“确实拿着一个小瓶子,这有什么特别的吗?”

        纪文澜盯着后视镜看了一会儿,说道:“我让人翻译了上面的文字,其实这张图片是一个广告,女人手里的小瓶子是一种催情剂。

        这种催情剂有一个很浪漫的名字,叫的倾诉,下面的广告语翻译成汉语就是:只要吃了它,你就像他一样强壮。”

        戴家郎楞了一下,笑道:“我也不认识英文,倒是没看出这是一幅广告,只是不明白你怎么突然会对催情剂感兴趣。”说完,忍不住瞥了一眼纪文澜的腿以及胀鼓鼓的胸口。

        纪文澜脸上似有一层淡淡的红晕,也不清楚是因为天气热,还是受不了戴家郎火辣辣的目光。

        “我就直说了吧,上次你把周继尧吃的药拿来让我们检验,实际上那颗药就是催情剂,并且就是这副广告中宣传的爱的倾诉。”

        戴家郎楞了一下,惊讶道:“这么巧?你想说明什么?”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想说明什么,只是这种巧合让我也感到惊讶,我查了一下,这种药在大陆并没有销售,这本杂志也不可能是通过正常途径出现在南召市,肯定是有人从外面带进来的。

        并且这种药的生产厂家虽然标注的是一家美国公司,但实际上这家公司早就被台湾的一个老板买下来了,也就是说这种药的厂家在台湾,广告下面就有厂家的地址和电话号码。”

        戴家郎怔怔地楞了一会儿,说道:“怎么?难道你怀疑这家台湾的医药公司跟周继尧有关系?”

        纪文澜迟疑了一会儿说道:“这本承认杂志是在王奎的铁箱子里发现的,我们暂且不去猜王奎把杂志放在铁箱子里是不是有特别的含义。

        但王奎的黑帮身份已经不容置疑了,所以,我做一个大胆的联想,这种药的生产厂家会不会控制在黑帮的手里。”

        戴家郎心中一动,惊讶道:“你的意思周继尧有可能是黑帮头目?”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这只是一种可能性,我们必须首先搞清楚周继尧是从什么渠道弄到这种药的。

        很显然,他自己并不清楚长期服用这种药会丧失生育能力,否则他肯定不会吃,这么看来,这家药厂属于周继尧的可能性不大。

        我琢磨,应该是有人出于某种目的特意给周继尧提供了这种药,不过,像周继尧这种人是不会乱吃药的,能让他放心服用的药只能有两种来源。

        一是来自医生的处方,二是来自自己最信任的人,或者是身边的亲人,只是周继尧身边能够接触到这种药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你的意思是周继尧身边的人或者某个亲人跟二道河的黑帮有联系?”戴家郎惊讶道。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目前我无法下定论,但这本杂志已经引起了我们足够的联想,眼下我正在通过省公安厅试图联系到台湾警方,看看能不能弄清楚这家药厂的背景。”

        戴家郎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也有可能是你太敏感了,催情药在这种成人杂志上打广告并不奇怪,也许只是一种巧合。”

        纪文澜反驳道:“如果这本杂志是在大街上捡到的,那我就不会想这么多,但这本杂志出现在王奎的手中,我就不得不多想了,也许,王奎背后的人跟这本杂志和这种药有着必然的联系。

        对了,这本杂志的最后一页下面还有四个银行账户,表面上看是这家药厂的账户,可经过查证,其中有两个账户并不是台湾的,而是本市一家商业银行的账户,既然这家药厂在大陆没有业务,为什么要在本市开设账户呢。”

        “洗钱?”戴家郎吃惊道。

        纪文澜点点头说道:“也许,王奎做为中间人为黑帮提供洗钱的渠道,二道河被劫持的那笔巨款目前仍然没有下落,也许,王奎通过这本杂志试图给同伙提供洗钱的渠道。”

        “那你们赶紧查查这两个银行账户啊。”戴家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