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355章 准备下手

第355章 准备下手

        杨钰马上就明白了戴家郎的意思,说道:“怎么?难道你认为我兄弟会连累到公司?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事情,如果你有这种担心的话为什么还要找我当合伙人?”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我们的公司是合法成立的,我倒不是担心他会连累公司,但有可能会连累你。”

        “那你让我怎么办?宣布跟他断绝关系?”杨钰盯着戴家郎问道。

        戴家郎点上一支烟,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你能不能坦白地告诉我,杨东方的问题有多严重?”

        杨钰摇摇头说道:“他们兄弟干的事情从来不会跟我说,也许他们也是担心将来会连累我,所以,我也说不上有多严重。”

        戴家郎犹豫道:“既然警察已经盯上了他就不会轻易放弃,逃跑藏匿是没有前途的,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让他去公安局自首?

        反正杨毅已经死了,很多事情都被他带进了坟墓,只要杨东方手里没有人命,应该不会太严重吧,只要他自首,把问题说清楚,起码还有重见天日的时候。”

        杨钰迟疑道:“如果问题不严重,他为什么要逃跑呢?别的事情我不清楚,但他冒充我二弟去监狱找人收拾邓老大是事实,就凭这件事,警察也不会放过他吧。”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邓老大案子的主谋是杨毅,杨东方只是按照杨毅的吩咐去传个话,也许只是一句暗示。

        杨东方可以说自己并不清楚这句话的含义,充其量也就是被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利用了一次而已,这件事应该并不是太严重。”

        杨钰哼了一声道:“你又不是警察,怎么知道这件事严重不严重?人一旦进去,事情就很难预料了。”

        戴家郎犹豫道:“我只是给你提个建议,我有个老首长在二分局当局长,关系还不错,如果杨东方愿意自首的话,我可以先跟他谈谈,他起码不会骗我。”

        杨钰沉默了好一阵,最后摇摇头说道:“他不会同意的,实际上他也不是因为警察的追捕而逃亡,他必须为他的双胞胎弟弟报仇,这是他们兄弟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不过,你放心,不管今后他出了什么事,反正不会连累到我头上。”

        戴家郎盯着杨钰问道:“难道你不会参与他的复仇计划?”

        杨钰摇摇头说道:“不会,既然家里有男人,这种报仇的事情就轮不到我,除非家里的男人死绝了。”

        戴家郎哼了一声,心想,就凭杨钊当年干的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让他绝后也不是不可能。

        杨东方如果继续意孤行的话,早晚一天步他兄弟的后尘,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杨毅肯定是间接死在周继尧的手上,就凭杨东方这条丧家之犬还能斗得过周继尧?

        “这只是我一个建议,最终怎么办还是你自己拿主意,不过,你的两个兄弟既然已经这样了,最好还是替你女儿想想吧,总不能为了死人而把全家都搭进去吧。”戴家郎最后说道。

        在回来的路上,蚂蚁问道:“哥,你让我去给杨总当司机应该另有目的吧?”

        “什么目的?”戴家郎懒洋洋地问道。

        蚂蚁瞥了一眼戴家郎,谨慎地说道:“你是不是让我帮你盯着她?”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你倒是个机灵人,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好了,为什么非要说出来?”

        “我明白了。”蚂蚁笑道。

        戴家郎犹豫了一下,小声道:“你在公司的时候多留意一下杨钰的女儿,如果她跟什么男人交往密切的话,必须及时告诉我。”

        蚂蚁谄笑道:“这妞真漂亮,怎么?难道你准备对她下手?”

        戴家郎骂道:“尼玛,刚说完就忘了,心里明白就好了,别说出来。”

        蚂蚁急忙笑道:“哎呀,我错了,我错了。”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明天刚好发工资,你领完工资之后就去找赵宇请长假,就说你老娘住院了,病的不轻,家里没人照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然后就永远不用回来了。”

        戴家郎回到公司办公室之后一直等着喻后红的电话,可没想到快下班的时候,周继尧又让他陪着去参加晚上的一个饭局。

        “董事长,今晚又请谁啊?”戴家郎苦着脸问道。

        周继尧说道:“今晚是宝鹰集团的邓总请客,顺便谈点生意上的事情。”

        戴家郎愁眉苦脸地说道:“董事长,既然是邓家人请客,我去不好吧?你也知道,因为邓老大的事情他们一家人都恨我呢。”

        周继尧板着脸训斥道:“那件事我已经替你摆平了,你怕什么?我们跟邓家在很多领域都有合作,难道你永远不跟他们打交道了吗?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勇敢面对,不能逃避,你越是畏畏缩缩,人家就越看不起你,那件事本来就是邓老大咎由自取,严格说起来还是他没道理,怎么你反倒挺不起腰来了?”

        戴家郎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跟周继尧去赴宴,让他没想到的是,饭桌上除了邓俊吉之外,还有邓老二和周玉冰。

        可说除了周继尧之外,几乎没有一个人对他有好感,很显然,这几个人也没有料到周继尧会把戴家郎带来,一个个脸上都不高兴。

        邓老二更是怒目相视,戴家郎坐在那里也觉得有点不在,反倒是周继尧一副轻松的样子,跟邓俊吉说说笑笑。

        “老邓,今天喻总发给你的协议看过了吧?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咱们就签字画押。”周继尧跟邓俊吉碰过一杯之后说道。

        邓俊吉点上一支烟,说道:“原则上没有问题,只是出资的比例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周继尧一愣,问道:“怎么不公平了?”

        邓俊吉迟疑道:“总共十个亿的投资,三个股东,你小姨子只出五千万,你出五个亿,剩下的五亿五千万可都着落在我的头上了,可公司的董事长还要让你小姨子担任,这难道公平吗?”

        周继尧笑道:“老邓,你这笔账是怎么算的?我小姨子跟我加起来不也是五亿五千万吗?再说,我们拿出的可是真金白银,你不过只拿出两个亿和几栋破房子。”

        邓俊吉反驳道:“我在二道河的那几栋破房子虽然不值钱,但那块地皮现在能卖多少钱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眼下起码能卖五个亿。”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不错,也许能卖几个亿,可问题是你会卖吗?你如果卖的话,我干脆就出五个亿买下来好了。

        问题是你十年之内都不会出售这块地皮,因为你还等着它升值呢,既然不卖,空在那里等于一分钱不值,严格说来,你实际上只出了两个亿。”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成立这家公司的目的并不仅仅是看在方中信的面子上,实际上我们也应该开拓一下新的利润增长点了。

        教育可是朝阳产业,市场潜力巨大,如果我们不早点介入的话,将来恐怕都没有我们一席之地,说实话,要不是我眼下铺的摊子太大的话,我倒也不缺你这个股东。”

        邓俊吉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道:“方中信的老婆为什么突然想要搞一家教育机构?我怀疑他的目的恐怕不是为了赚钱。”

        周继尧一脸高深莫测地说道:“他是什么目的咱们也没必要去猜测,咱们是商人,只要有钱赚,管他是什么目的呢,你不就是怀疑他利用这家公司洗钱吗?”

        邓俊吉嘟囔道:“眼下谁能保证会赚钱?你小姨子也不是做生意人,我质疑她是不是有能力管理这么大一笔投资。”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碧君虽然不是生意人出身,可她有社会资源,也不缺乏管理能力。

        最重要的是,我准备让玉婷出任公司的总经理,我投入的股份将来也归她,就算是我给她的嫁妆,所以,严格说起来,这家公司早晚都是你们邓家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邓俊吉一脸狐疑道:“难道你心甘情愿替我们邓家做嫁妆吗?”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不是替你们邓家,而是替我的女儿,将来这家公司实际上只有两个股东,一个是我小姨子,另一个就是玉婷和老二夫妻两个。

        说实话,你也清楚,眼下我手头有点紧,本来也没有投资这家公司的打算,可一方面我们不得不看方中信的面子,毕竟,咱们现在可是看人家的脸色吃饭。

        另一方面,我老婆也逼得紧,做母亲的总是想着给自己的女儿留下一块自留地,我也只能让喻后红想办法凑了这笔钱,你就别再扯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事情了。”

        戴家郎坐在那里听的一知半解,只知道周继尧和方中信的老婆以及邓俊吉又投资十个亿要在二道河成立一家教育机构。

        至于周继尧说将来这家公司属于邓家,打死他也不相信,不用说,周继尧肯定心里早就打好了小九九,就像邓俊吉怀疑的那样,周继尧可不是替人做嫁妆的主。

        不过,邓俊吉好像是个喜欢贪便宜的人,正好被周继尧利用,听了周继尧的“肺腑之言”之后,他端起酒杯跟周继尧碰了一杯,说道:

        “既然是你为玉婷准备的嫁妆,那我自然也要出点力了,不过,何必费事呢,你的股份干脆就算在玉婷名下好了,没必要将来转来转去。”

        没想到周继尧痛快道:“也行,就按照你的意思来,明天能签合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