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350章 真面目

第350章 真面目

        虽然周玉冰及时销毁了酒店的账目,可喻后红的善后财务小组根据酒店和娱乐城的一些原始单据、管理人员的证言证词以及酒店和娱乐城的日常流水,还是估算出了周玉冰在担任酒店总经理期间“贪污”款项的估算数目。

        根据喻后红的报告,仅最近两三年,周玉冰就黑掉了酒店和娱乐城两个亿左右的现金,加上这一次被她转走的五个亿现金,周玉冰私吞公司资产近十个亿。

        同时,喻后红还在公司高管参加的会议上通报了周玉冰个人公司和有关投资情况,并且首次公开了戴家郎这个大股东。

        当然,她根据周继尧的要求解释了戴家郎入股资金的来源,让那些平日里从没把戴家郎放在眼里的高官们大跌眼镜。

        其中受到刺激最大的当然是唐婉,会议刚刚结束,她就直接“闯进”了戴家郎的办公室,一把揪住戴家郎的耳朵,也不担心被外面的人听见,大声道:“好哇,整天在姑奶奶面前哭穷,没想到竟然是千万富翁了,你倒是挺会装啊。”

        戴家郎明白自己的秘密已经被喻后红这个婆娘彻底公开了,再想隐瞒也徒劳,只好哭丧着脸说道:“哎呀,快放开,有人进来呢。”

        唐婉倒也不敢在戴家郎的办公室太过放肆,只好松开了手,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气哼哼地说道:“感情就瞒着我一个人呢,哼,是不是担心我问你要钱啊。”

        戴家郎明白唐婉心理不平衡并不是因为自己瞒她,而是在于自己把钱交给了周玉冰,所以心里自然有点酸溜溜的。

        “你一栋别墅也不止四千万,怎么会看上我这点钱,再说,这笔钱也不是我凭本事赚来的,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实不相瞒,不仅我家里人没人知道,就是梅向月也没有告诉。”

        唐婉一听梅向月和戴家郎的家里人都不知道这件事,好像心里稍稍平衡了一点,哼了一声道:“难道周玉冰就这么值得你信任?这下好了,她现在携款潜逃了,你这笔钱岂不是鸡飞蛋打?

        当初我好心好意借钱让你跟我表哥合作,你就是不同意,没想到已经暗中跟周玉冰勾搭上了,我看你怎么拿回这笔钱。”

        戴家郎也不想多解释,更不想告诉她自己已经跟周玉冰见过面,并且已经安排好了后事,而是含糊其辞地说道:“我相信她早晚会回来的,实际上周继尧也没有报案,应该也相信她一定会回来。”

        唐婉哼了一声道:“那你慢慢等着吧,喻后红估计周玉冰手里有十个亿的资金,她完全可以跑到国外注册一家公司,回不回来很难说。”

        戴家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反正那笔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实在拿不回来的话,那也是天意,只当做了一个春秋大梦。”

        唐婉瞪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一脸狐疑道:“你这混蛋见到钱就像是苍蝇嗅到了臭鸡蛋,怎么现在突然变的这么大方,我怎么就不信呢。”

        戴家郎哭丧着脸说道:“天灾,我有什么办法?如果那些钱真是我的血汗钱的话,我现在死的心都有了。”

        唐婉哼了一声道:“也是,来得快去的也快,你就只当做了一场春梦吧。”

        戴家郎一听唐婉说春梦,凑近她低声道:“你当了酒店总经理之后我还一直没有来得及向你道贺呢,今晚有时间吗?要不我晚上去酒店,咱们庆贺庆贺?”

        唐婉自然明白戴家郎话中的含义,顿时绯红了脸,嗔道:“你真会挑时间,今晚邓宝瓶请我吃饭呢。”

        戴家郎一听邓宝瓶,马上就不出声了,唐婉低声道:“如果梅向月不催着你回家的话,也许我们可以晚点庆贺。”

        戴家郎似笑非笑道:“那你等我电话。”

        戴家郎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本来,唐婉倒也不担心被人看见自己在戴家郎的办公室。

        毕竟,戴家郎在公司也这么长时间了,彼此也不是陌生人,再加上戴家郎现在还是周继尧面前的红人,公司的某个高管来戴家郎的办公室闲聊几句也算正常,可现在推门进来的偏偏不是别人,而是周继尧。

        “啊,董事长,有事吗?”戴家郎原本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看是周继尧,顿时站了起来,有点紧张地问道。

        唐婉的心理素质毕竟比不上戴家郎,更加上做贼心虚,一见周继尧走进来,顿时有点惊慌失措,也跟着站了起来,最要命的是脸上也烧了起来。

        周继尧好像也有点意外在这里遇见唐婉,不过,只是稍稍楞了一下,说道:“婉儿也在这里啊。”

        还好唐婉反应的快,急忙稳稳心神,笑道:“刚刚知道戴助理突然发了一笔横财,所以过来祝贺一下。”

        周继尧笑道:“不错,这小子确实命好,我看,他之所以瞒着大家,肯定是担心你们会让他请客。”

        戴家郎故作苦笑道:“董事长,你这不是那我开玩笑吗?”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刚才碧云给我打电话,让我转告你一声,她今晚想请你和梅向月去家里吃晚饭,我今晚有个饭局,就不参加了。”

        戴家郎一脸惊讶道:“夫人请我吃饭?这,这……”

        戴家郎瞥了一眼唐婉,皱皱眉头道:“怎么?你们两今晚有事?”

        戴家郎吓一跳,急忙道:“没有没有,只是太意外了,夫人如果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行了,吃饭就不用了。”

        周继尧说道:“也没什么事,多半是跟玉冰有点关系吧,你们聊,我走了。”说完转身出了门。

        戴家郎其实早就猜到蒋碧云请自己吃饭肯定是想问问周玉冰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自己放出去的气球直到今天才有反应,很显然,周继尧或者蒋碧云有可能已经跟周玉冰联系上了。

        唐婉走过去伸手关上了门,然后小声说道:“他应该不会怀疑吧?”

        戴家郎没好气地说道:“现在害怕是不是晚了点,还好你没有脱衣服。”

        唐婉伸手掐了戴家郎一把,低声道:“我怎么觉得他说话怪怪的?”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那是因为你做贼心虚,你不是狗胆子挺大吗?怕什么?”

        唐婉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恨声道:“我怕什么?要不要我现在过去亲自告诉他你已经把我上了?”

        戴家郎虽然知道唐婉只是故意在刺激他,可还是急忙一把拉住了她,恼火道:“你疯了?”

        唐婉轻笑一声,忽然双手搂住戴家郎的脖子,并且堵住了他的嘴,戴家郎急的双手乱推,好一会儿才把唐婉推开,气喘吁吁道:“真的疯了,你这贼婆娘真疯了。”

        唐婉咯咯一阵娇笑,然后拉开办公室的门一阵风似地走掉了。

        戴家郎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还没有完全平息下来,也不清楚究竟是因为周继尧的缘故还是因为唐婉大胆的举动,坐在那里抽了一支烟,然后拨通了梅向月的电话,问道:“蒋碧云今晚请我们吃饭?”

        梅向月说道:“你已经知道了?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你知不知道都有哪些人?”戴家郎问道。

        梅向月说道:“她只是说今晚去她家吃饭,没说有哪些人参加,应该有周继尧吧。”

        戴家郎小声道:“周继尧刚才说了,他晚上另外有饭局。”

        梅向月说道:“那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也有点奇怪,蒋碧云最近好像对你挺关心,好几次跟我聊起你,向我打听你家里的情况。”

        “打听什么情况?”戴家郎急忙问道。

        梅向月犹豫了一下,说道:“倒也不是什么特殊情况,无非家里有什么人,都干些什么之类的,还问我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以前她很少提到你,我看,会不会周继尧要重用你了?”

        戴家郎狐疑道:“没看出来啊,再说,我都已经是他的助理了,还能怎么重用?难不成还会提拔我当副总经理?”

        戴家郎猜测道:“也许是因为周玉冰的事情。”

        梅向月说道:“别猜了,反正她也没有恶意,晚上就知道了,到时候说话小心点就是了。”

        戴家郎对周继尧在八仙过海的家可以说早就已经熟门熟路了,晚上七点半钟,他独自一人开车来到了别墅,给他开门的正是梅向月。

        “还有其他客人?”梅向月小声道。

        果然,客厅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好像还不止一个人,戴家郎跟着梅向月走进了客厅。

        只见正面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六七十岁的老女人,左边的沙发上坐着蒋碧云,右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美妇,戴家郎并不陌生,正是蒋碧云的妹妹蒋碧君。

        可那两个老女人看着眼熟,可一时却想不起来,脑子里细细搜索了一番,这才想起这两个女人竟然是周继尧在周家镇的两个姐姐。

        戴家郎对于蒋碧君和周继尧的两个姐姐周如梅周如菊出现在这里倒是没有怎么感到惊讶,毕竟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做为直系亲属自然早就知情了。

        只是他进门的时候,四个女人盯着他打量的眼神让他有点受不了,周如梅和周如菊也倒罢了,毕竟她们和自己并不熟悉,只有一面之缘,盯着打量几眼倒也正常。

        可蒋碧云和蒋碧君又不是陌生人,可看起来也像是第一次见面似的,两双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他,就像是在打量未来女婿似的,这让他感到有点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