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339章 牺牲品

第339章 牺牲品

        戴家郎原本打算在家多待几天,毕竟他是以父亲“病危”的理由请假回来的,回去太早反而显得不正常。

        可两天后就接到了纪文澜的秘密短信,约定当天晚上在二道河见面,所以只得匆匆赶回,并与中午时分到达二道河见到了梅向月和蚂蚁。

        “查的怎么样?”在一家餐厅里,三个人一起吃午饭的时候,戴家郎问道。

        梅向月说道:“秦副院长帮我查了一下人事档案,那个名叫杜莉的妇产科医生当年并没有办理调动手续,而是直接办理了辞职,所以她的去向目前没有搞清楚。

        昨天张秀萍让宁大夫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帮着打听了一下,听说那个名叫赵霞的护士后来嫁到了南召市,只是不知道具体住址。

        不过,我找到了护士李慧娟,他父亲名叫李文军,以前是一家派出所的所长,现在已经退休了。

        李慧娟目前在二道河经营一家母婴用品商店,不过,我担心直接找她打听当年的事情会走漏风声,所以暂时并没有跟她直接接触。”

        “当年和周玉冰一起出生的几个孩子有线索吗?”戴家郎问道。

        梅向月说道:“这件事倒是挺顺利,根据张秀萍的工作日志,和周玉冰差不多时间出生的婴儿总共有七个,其中有四个女孩,只有三个男孩。

        其中两个男孩在二道河公安局上了户口,要找到他们或者他们的父母应该不会太难,但另外一个男孩却找不到户口。

        这说明这个男孩的父母可能不是二道河人,就像周玉冰一样,她虽然在二道河医院办理了出生证明,但却是在南召市上的户口。”

        戴家郎想了一下说道:“这么说,这个男孩出生证的名字和户籍上的名字都不清楚了?如果在南召市找起来可就不容易了。”

        梅向月说道:“不过,张秀萍的工作日志上有产妇的名字,这个女人名叫王丽丽。”

        “王丽丽?”戴家郎疑惑道:“在公安局的户籍上应该能够找到她。”

        梅向月说道:“那要看她是什么地方的人了,我查了一下,光是二道河一个地方,符合这个年纪的王丽丽就有四十多个,如果是在南召市查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呢,如果一个个走访的话,工作量就大了。”

        戴家郎犹豫道:“难就难在不知道丈夫的名字。”

        梅向月点点头说道:“遗憾的是张秀萍只记下了产妇的姓名。”

        戴家郎迟疑了一下说道:“就凭你掌握的这些情况,应该可以向蒋碧云交差了,我看你也没必要再待在二道河了,吃过午饭之后就先回去吧。”

        “怎么?你不走吗?”梅向月问道。

        戴家郎暗示道:“南召市那边来了客人,约我晚上在这里见面,什么时候回去等我们见过面再说。”

        梅向月明白这个南召市的客人应该就是纪文澜,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吃过午饭之后,她把那个铁箱子交给了戴家郎,然后就自己开车先回南召市去了。

        晚上戴家郎和蚂蚁在宾馆外面的一家小饭馆刚刚吃过晚饭,纪文澜就通过微信发来了一个位置图,显示她就在附近不远的一个地方。

        “你自己先回宾馆吧,我去见个朋友。”

        蚂蚁挤眉弄眼地说道:“哥,该不会又是去偷偷跟美女幽会吧,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去啊。”

        戴家郎瞪了蚂蚁一眼,训斥道:“少管闲事。”说完,自己钻进车里面走掉了。

        纪文澜的车就停在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戴家郎虽然在这里待过两个多月,可也没有来过这里,不过,他几乎可以肯定这里没有安装监控设备。

        “这是什么东西?”纪文澜见戴家郎提着一个铁箱子钻进车里面,惊讶地问道。

        戴家郎没有回答纪文澜的话,而是抱怨道:“难道就不能找个房子,如果你没合适的地方早说啊,我倒是有个合适的地方呢。”

        还没有出声,只听身后一个女人嗔道:“我们倒是想带你去二道河公安局见面呢,能行吗?你在这里也闯出了一点小名声,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认出你,还是车里面最安全。”

        戴家郎吃了一惊,猛回头一看,只见黑暗中坐着一个女人,再仔细一看,认出是祁菲,没好气地说道:“你来干什么?你才是最大的不安全因素。”

        纪文澜摆摆手说道:“你放心,我们两个都不会在这里公开露面,你看看,我们连晚饭都是在车上吃的。”

        顿了一下,皱皱眉头说道:“什么事这么急,难道就不能在南召市见面吗?你来二道河干什么?”

        戴家郎没好气地说道:“如果能回南召市再说的话,我也不会急着见你,实际上我正在假期,我父亲住院了,请了一段时间的假,眼下还不能回去,但有两件事我认为有必要让你快点知道。”

        “哦?什么事?”纪文澜问道。

        戴家郎摸出一支烟点上,然后把铁箱子推过去,说道:“第一件事情跟这只铁箱子有关,你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纪文澜狐疑地打开了铁箱子,只见里面赫然是一把手枪,惊讶道:“这是从哪儿来的?”

        戴家郎不怀好意地说道:“下面还有一本时尚杂志呢。”

        纪文澜小心翼翼地拿出了杂志,然后打开了车灯,一眼就看清楚了封面上那个一丝不挂的性感女人,扭头瞪着戴家郎质问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祁菲也好奇地伸长脖子看清楚了那把手枪和纪文澜手里的杂志,不过,她倒没有大惊小怪,只是狐疑地盯着戴家郎问道:“那里发现的这个铁箱子?”

        戴家郎有点得意地把自己在看守所里认识王奎,以及他如何托付自己,而自己又如何敏感地察觉了王奎的诡计,结果前几天晚上在坟地里挖出这个铁箱子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最后说道:“这件事应该跟我的卧底任务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王奎既然临死还惦着这点东西,我想对你们破案肯定有帮助,只是,我也有点想不通,王奎为什么会对这点东西这么看中呢?”

        听了戴家郎的话,纪文澜和祁菲马上严肃起来,纪文澜急忙吧杂志放进了铁箱子里,说道:“但愿还能从上面提取到有效的指纹。”

        祁菲说道:“枪应该是胸器,如果有什么秘密的话应该在这本承认杂志上,必须马上交给技术部门做鉴定。”

        戴家郎不解道:“怎么?难道你们不知道王奎的案子?”

        纪文澜小心地关上了铁箱子,说道:“我们当然知道这个案子,可以说是一个大案。

        只是我们都没有参与这个案子的侦破,实际上这个案子是市局刑警队和二道河公安局联合侦办的,目前虽然抓了几个嫌疑人,但还不能算真正破案。”

        戴家郎问道:“王奎犯的究竟是什么案子?”

        祁菲说道:“告诉你也无妨,现在说来应该是三年前了,某天早晨,二道河两个储蓄点的运钞车同时被抢,三名押运员被打死,六名路人受伤。

        虽然二道河警方接到报警之后及时赶到现场,但显然这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的抢劫银行运钞车的犯罪活动。

        案犯在抢劫了现金之后迅速逃逸,并且中间层层接应,当天晚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被抢劫的五千多万元现金也不知下落。

        不过,这两家储蓄所平时并没有多少现金,那天是特殊情况调运了一大笔现金,所以,警方怀疑有人给罪犯通风报信。

        经过周密的侦查,警方锁定了银行内部的一位职员,经过审讯,他供出了王奎和另外几名同伙。

        不过,他们都已经销声匿迹了,我们了解到王奎是个孝子,于是在半年之后把他母亲弄进了医院,并放出病危的消息。

        王奎以为事情已经过去半年了,警方也已经懈怠了,于是冒险偷偷回到二道河想看他母亲,结果他的车刚开到二道河就被警方发现,当天晚上被抓获,同时被抓获的还是他另外一个同伙。

        不过,他们虽然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但并没有供出其他的同伙,也没有交代赃款的去向,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三年了,但一直没有结案。”

        纪文澜补充道:“那个供出王奎的银行职员在看守所跟一名罪犯发生争执的时候被人用一支磨尖的牙刷捅成了刺猬。

        所以,警方断定这起案子跟二道河的黑道有牵连,但王奎和被抓捕的同伙却没有发现他们有黑道背景。”

        戴家郎怔怔地楞了一会儿,说道:“你们的机会来了,他介绍给我的那个名叫东哥的人肯定是黑道偷偷,你们只要抓住了他,这个案子基本上也就破了。”

        顿了一下,急忙说道:“五千多万啊,如果案子破了,你们肯定会重赏提供有价值线索的人吧?”

        祁菲嗔道:“又开始做发财梦了,你还是先想想自己的处境吧,万一王奎的同伙知道你挖出了这只铁箱子的话,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