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322章 附加条件

第322章 附加条件

        杨钰急忙站起身来说道:“你可要小心一点,现在找你的可不仅仅是警察,我看最近你就别回南召市了。”

        杨东方点点头,瞥了戴家郎一眼,然后自顾出了门,杨钰又慢慢坐在椅子上,看那样子好像有点失神,也不知是不是在为兄弟的安全担忧。

        杨东方一走,戴家郎长长舒了一口气,瞥了一眼杨钰,说道:“你刚才说杨东方是被人陷害了?他为什么不找警察把话说清楚?”

        杨钰对戴家郎的敌意好像也消除了,一脸忧虑对说道:“既然已经掉进了人家的圈套,还能说的清楚吗?”

        戴家郎摸出一支烟点上,试探道:“既然你能跟罗玉梅说,为什么就不能跟警察说呢?”

        杨钰嗔道:“我告诉罗玉梅事实的真相,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抓东方,毕竟,他已经卷入案子了。”

        戴家郎谨慎道:“你说的是不是邓老大的案子?”

        杨钰一愣,随即说道:“看来你还真知道的不少。”

        戴家郎笑道:“邓老大在监狱里被人卸掉一条胳膊又不是什么秘密,实际上我个人认为那天晚上闯入你家的人多半跟邓家有关。”

        杨钰警觉道:“你怎么知道邓老大的事情跟我家有关?”

        戴家郎一脸神秘地说道:“关于这件事我倒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一点消息。”

        杨钰急忙问道:“什么消息?”

        戴家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你们家跟周继尧是世交,我担心说了以后给自己找麻烦。”

        杨钰哼了一声道:“怎么?难道你还担心我会去告诉周继尧?”

        其实,戴家郎现在基本上已经确定杨钊死后,杨家和周继尧的关系肯定大不如前了,何况他们可能已经把杨毅的死和周继尧联系起来了,基本上不可能再和周继尧穿一条裤子。

        杨钰之所以不敢敞开谈这件事,多半还是怀疑自己是周继尧的心腹,所以才有所保留,既然这样,干脆摸摸她的底细也好。

        “实际上我也不太知道具体情况,邓老大被人整残废之后,邓俊吉曾经老找过周继尧,并且在办公室发生了争吵,正好被我听见,听邓俊吉的意思好像是怀疑周继尧是幕后指使者。”戴家郎点到为止地说道。

        杨钰坐在那里怔怔地楞了好一阵,最后恨声道:“我就知道这件事背后肯定少不了他,你这么一说,更加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

        戴家郎故作惊讶道:“怎么?难道你早就怀疑邓老大的事情跟周继尧有关?”

        杨钰迟疑了好一阵,最后像是下了决心似地说道:“我小弟弟死的太突然,几乎没有跟我交代什么事,不过,邓老大的事情出来之前,我小弟弟从国外打电话给东方,让他去监狱见个人。

        等我小弟弟死后,东方才跟我说实话,原来我小弟弟让他去监狱找一个名叫刘洪的黑道成员,让他想办法把邓老大弄残废。

        实际上东方并不认识刘洪,但我小弟弟跟刘洪好像有关系,所以,刘洪马上就照办了。

        我通过关系了解到,邓家的人通过监狱方面知道邓老大的事情跟我弟弟有关,只是他们不知道我小弟弟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哥哥,所以想当然地把东方当成了弟弟。

        而我小弟弟是周继尧的人,邓俊吉自然要找周继尧为自己儿子讨回公道,只是我小弟弟当时在国外,不可能出现在监狱,据我猜测,这就是周继尧使用的掉包计。

        因为邓俊吉找他兴师问罪的话,他可以拿出我小弟弟不在场的证据,而邓家人又不清楚我小弟弟还有个双胞胎的哥哥,只要我小弟弟证明自己一直在国外,邓家的人也只能忍气吞声。”

        “既然杨毅有不在场的证据,邓家人为什么还好报复呢?”戴家郎不解道。

        杨钰说道:“毕竟邓老二被搞残废了,以邓俊吉的身份和地位自然不会轻易善甘罢休,他不需要费多大事情就能搞清楚东方的身份,明白自己被周继尧耍了。

        但周继尧的目的就是要借邓俊吉的手杀人灭口,所以,他借我父亲去世的机会,让我小弟弟回国奔丧,另一方面却让我小弟弟跟邓俊吉的人面谈,以便证明他和邓老大的事情没有关系。

        可你想想,邓俊吉这个时候已经知道东方的身份了,所以我小弟弟去没去过监狱都没有关系,他们要的就是替邓老大报仇。

        所以,那天晚上来的人确实跟邓家的人有关系,但他们来并不是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而是压根就没有让我小弟弟说什么,一见面马上就动手了。”

        “你的意思那天晚上邓家的人跟杨毅会面是周继尧安排的?”戴家郎惊讶道。

        杨钰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弟弟当时只剩下一口气,但他还是说出了周继尧的名字,他直到临死才知道自己被暗算了。”

        戴家郎怔怔地楞了一会儿,虽然他早就从纪文澜的分析中猜测杨毅确实是被周继尧杀人灭口了,可还是没想到其中的过程这么曲折,而周继尧竟然如此的深谋远虑。

        也许,杨钊什么时候死都被他猜了个差不多,利用葬礼杀杨毅也许早就在他的计划之中了。

        而杨东方虽然是受杨毅之命去监狱找的刘洪,但杨毅的背后自然还是周继尧了,可怜杨毅对周继尧忠心耿耿,没想到兄弟两都被算计的体无完肤。

        说实话,这件事对于邓家和杨家来说都是失败者,杨家就不用说了,眼下是一个死一个逃。

        即便邓俊吉表面上看替儿子报了仇,可却给周继尧留下了杀人的把柄,最终还将面临杨家的报复。

        最后只有周继尧才是唯一的大赢家,他把邓老大整成残废之后,周玉冰算是对他彻底死心了,同时还暗中狠狠打击了邓俊吉的嚣张气焰。

        最重要的是,邓俊吉帮他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想必邓俊吉事后应该有所觉悟,但人都杀了,他还能说什么呢,今后也只能和周继尧半推半就了。

        “难道杨毅死后周继尧那边就没有给你们一句话?”戴家郎问道。

        杨钰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们在南召市见过一面,他断然否认我小弟弟是按照他的指令回国的,硬说我小弟弟是瞒着他偷偷回来奔丧的。

        并且他也不认为这件事跟邓家有关,而是归咎于道上的纠纷,毕竟,我小弟弟很小就加入了当地的一个帮会,在二道河确实有不少仇人。

        到此,这个案子也只能交给警察去办理了,不过,罗玉梅活着的时候就说过,抓到凶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不过,周继尧倒是很慷慨,他给了我弟弟两千万丧葬费,并且承若我的女儿可以去他公司工作,钱我是收下了,不然他恐怕会对我也不放心,只是我再也不可能把女儿送进虎口了。”

        戴家郎楞了一下,急忙问道:“怎么?难道你把自己对周继尧的怀疑也跟罗玉梅说了?”

        杨钰说道:“我当时只想抓到杀人凶手,所以什么都告诉罗玉梅了,不过,她不认为凭着我弟弟临死前的一句话就能证明这件事是周继尧策划的。

        何况,她认为凶手应该不会和周继尧有直接联系,她当时也是倾向于凶手来自邓家。”

        “你是什么时候跟罗玉梅谈这件事的?”戴家郎问道。

        罗玉梅想了一会儿说道:“应该是在她出事前一个星期左右吧,本来我是不打算说的,可那天她主动来我家了解情况,我犹豫再三还是告诉了她。

        反正我小弟弟已经死了,就算罪大恶极,警察也不可能再追究了,所以干脆就全说了,只想能够抓到杀人凶手。”

        “难道你就不怕周继尧知道以后找你麻烦吗?”戴家郎有点担心地说道。

        杨钰哼了一声道:“他还能把我怎么样?我弟弟给他鞍前马后这么多年,没想到最终落得这么一个下场,难道我们就保持沉默了吗?

        不过,周继尧心里很清楚,我并不了解他和我弟弟干的事情,否则肯定也不会放过我。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东方,周继尧狐性多疑,万一他怀疑我弟弟死前跟东方说过什么的话,难说不会继续赶尽杀绝。”

        戴家郎犹豫道:“难道你们还打算找周继尧报仇?”

        杨钰怔怔地楞了一会儿,缓缓摇摇头说道:“东方眼下被公安局追捕,自顾不暇,哪里还有能力找周继尧报仇,不过,不是不报,时机未到,这笔账早晚要算清楚。”

        戴家郎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你最好别轻举妄动,我虽然对你了解不多,可通过今天的事情,我总觉得你根本不是周继尧的对手,万一被周继尧察觉了你的心思的话,你还没动手可能已经遭殃了。”

        杨钰一脸沮丧地说道:“其实,我也只是嘴上痛快,真正让我去找周继尧报仇的话还确实没这个胆量,眼下谁能斗得过他?

        不过,我听说公安局一直在查他,他本事再大也不见得能斗得过警察,早晚有倒霉的一天,我等着看就是了。”

        顿了一下,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顿时醒悟过来,盯着戴家郎说道:“你搞不会出卖我吧?”

        戴家郎哼了一声,说道:“难道你很值钱吗?且不说会不会出卖你,就凭你今天把我骗来想要我的命这件事不能就这么轻易了结,你起码要对我有个交代吧。”

        杨钰胀红了脸,嗔道:“把话说开就行了,你还想要什么交代?难道让我跪下来给你磕几个头?”

        戴家郎急忙摆摆手说道:“那倒不必了,你看,闹到现在酒也没喝,饭也没吃,你这顿饭起码要有始有终吧?”

        杨钰瞪了戴家郎一眼,哼了一声,拿过酒瓶斟满了两杯酒,说道:“那我只能喝杯酒向你赔罪了。”

        戴家郎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这杯酒当然要喝,不过,还有一个附加条件。”

        “还有什么条件?”杨钰警觉地盯着戴家郎问道。

        戴家郎端起酒杯说道:“你必须告诉我,你父亲对周继尧到底有什么恩,你们两家究竟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