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300章 最后托付

第300章 最后托付

        “你这点事也算不上什么,如果家里人帮你活动的话,随时都可以从这里出去。”沉默了一会儿王奎说道。

        戴家郎故作忧虑道:“谁知道呢,既然进来了,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王奎站起身来在放风圈里来回走动,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音,过了好一阵,突然在戴家郎面前停下脚步,有点急促地说道:“我看你这人也不像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我能不能求你帮我一个忙?”

        戴家郎一愣,倒是没有感到惊讶,从王奎刻意对他示好的时候起,他已经预感到这种礼遇肯定是有条件的,否则那个烟屁股压根就轮到他。

        只不过不清楚王奎究竟让自己帮什么忙,该不会让自己给他外面的同伙通风报信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也好了,自己倒是可以通过纪文澜让他们难兄难弟早日在看守所相会。

        “帮忙?我能帮上你什么忙?”戴家郎一脸惊讶地说道。

        王奎摇摇头说道:“不是现在,我是说你出去之后。”说完,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说道:“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毕竟我们也是萍水相逢。”

        戴家郎说道:“你先说说什么事,如果我能办到的话自然不会推辞。”

        王奎急忙说道:“你出去以后能不能去看看我妈。”

        戴家郎一愣,忍不住有点失望,随即问道:“就这事?”

        王奎点点头,说道:“就这事。”

        “那你有什么话要带给她吗?”戴家郎问道。

        王奎仰头想了一会儿,说道:“你就说我对不起她,如果还有来世的话,我还做她的儿子,保证孝顺她一辈子。”说着,声音好像有点哽咽。

        戴家郎也唏嘘不已,宽慰道:“你也没必要这么悲观,不是还没有判下来吗?也许你们母子还有见面的日子。”

        吴奎摆摆手说道:“你不用多说了,我自己心里有数,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我自己倒也没有什么遗憾。”

        戴家郎怔怔楞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这你放心,既然我答应你就一定会办到,我肯定会把你的话告诉你母亲。”

        吴奎一脸感激的样子,说道:“我只能说声谢谢了。”

        戴家郎摆摆手说道:“举手之劳,有什么可谢的。”

        吴奎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说道:“既然你也是在外面替人打工,南召市应该也没有多少朋友吧。

        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如果你今后遇到什么难事的话,倒是可以去找我一个朋友,他在南召市很有人脉,应该能帮得上忙。”

        戴家郎心中一动,脸上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我倒也没什么需要帮忙的。”

        吴奎说道:“人在外谁还没有个难处,多个朋友多条道,我倒不仅仅是为了感谢你,就凭你昨晚制服洪涛的身手,他说不定会收留你呢,说实话,如果能跟着他的话,总比你替人打工强多了。”

        戴家郎迟疑了一会儿问道:“怎么?你这个朋友是大老板吗?”

        吴奎点点头说道:“也算是吧,钱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并且人也很仗义,我进来两年多了,他每个月都准时给我打两千块,原本我是可以住进的,可王管教非要把我调到20号当学习员。”

        戴家郎犹豫道:“毕竟是陌生人,就怕你那个朋友看不上我。”

        吴奎摆摆手说道:“应该没问题,只要是我介绍的,他会考虑的。”

        戴家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你给我一个联系方式,我出去看情况。”

        吴奎说道:“不需要联系方式,你知道南召市丹霞大道吧,那里有一家川味餐厅,你找他们老板,就说有事找东哥,你就说是我的狱友,他肯定会见你。”

        戴家郎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如果东哥见了我的话,你有什么话要带给他吗?”

        吴奎仰着脑袋想了好一阵子,说道:“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话,你就说我在这里挺好的,不用为我操心。”

        顿了一下,又说道:“对了,你就说看在昔日兄弟的份上帮我尽点孝心,清明的时候去给我父亲烧点纸钱。

        我进来之前在我父亲的坟前种了两颗柏树,也不知道活了没有,如果死掉的话,让他再给我种上两颗。”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我记下了。”

        正说着,响起了一阵刺耳的铃声,吴奎站起身来冲号子里大声道:“下课了,下课了。”

        这天,戴家郎一直等到晚上睡觉,也没有等来周继尧说的那个“内应”,也没有搞清楚徐瑞军究竟被关在几号。

        尽管心里焦急,可也明白这种事不能急于求成,好歹才进来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想必那个“内应”也不能做的太明显,或者还需要等个一两天。

        这么一想,戴家郎只好耐着性子等下去,好在吴奎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号子里倒也没有人找他的麻烦。

        周继尧的消息确实灵通,戴家郎被抓的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得到了消息,当然,并不是某个警察直接向他“告密”,而是赵宇首先得到的消息,并且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

        不过,周继尧并没有马上着手处理这件事,而是第三天中午才把喻后红和赵宇叫到了自己办公室,喻后红倒是没有得到消息,还以为是周继尧有什么工作上的急事呢。

        不过,等她知道周继尧急急忙忙把她叫到办公室只是为了戴家郎酒驾被抓的事情,忍不住一阵恼火,抱怨道:

        “我早就知道,留着他早晚招惹祸事,他居然还有脸说出公司的名字,这不是成心损害公司的形象吗?别忘了我们可是上市公司,任何丑闻都有可能对股价造成影响。”

        周继尧阻止了喻后红的抱怨,说道:“我把你们叫来就是商量一下怎么把这件事的影响降到最低,并且尽快想办法把他弄出来。”

        喻后红惊讶道:“怎么?难道你还准备利用关系把这件事摆平?”

        周继尧楞了一下,问道:“难道你的意思就不管了?”

        喻后红说道:“不是我说不管,而是公司有制度,凡是员工触犯刑律,一律开除,戴家郎现在是被刑事拘留,搞不好接着就是逮捕审判,显然已经触犯刑法,我们没有理由在留着他。”

        周继尧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话虽不错,可戴家郎毕竟不是普通员工,而是我的助理,如果我就这么不闻不问的话,岂不是让其他的员工寒心?

        好在他犯的事并不严重,只是撞坏了一辆警车,又没伤到人,大不了赔点钱,凭我们的关系摆平这件事倒也不用费多大的劲,既然是举手之劳,我们怎么能眼睁睁地毁了一个年轻人的前途呢?”

        喻后红没想到周继尧这么固执,一时心里有点不平衡,板着脸说道:“董事长,我们可不是那种小作坊,而是上市公司,不能感情用事。

        戴家郎虽然名义上是你的助理,说白了就是一个跑腿的,有必要为了他把公司推到风口浪尖上吗?希望你三思。”

        周继尧被喻后红说的有点恼羞成怒,摆摆手说道:“我已经决定了,必须把他弄出来,反正这件事你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你一边看着就行了,一切让赵宇出面处理。”

        喻后红恼火道:“我们必须首先对这件事产生的后果进行评估,如果存在危害到公司利益的可能性,就有必要召开董事会研究。”

        周继尧瞪着喻后红大声道:“怎么?这点屁事我还要召开董事会?戴家郎又不是什么名人,会给公司造成什么影响?

        且不说别的,就凭他对公司做出的贡献,我也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他女朋友梅向月还是我老婆的助理呢,说句难听话,如果哪天你进去了,难道我也把你开除了事吗?”

        喻后红气哼哼地不出声,赵宇谨慎地问道:“董事长,是不是梅向月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应该已经知道了,不过,她倒是没有向我求救,而是给我老婆打了电话。

        我老婆今天一大早就给我打来电话,她的意思跟我一样,如果问题不严重的话,也希望能想办法把戴家郎弄住来,既然我老婆都这么说,你们说我能不管吗?”

        喻后红一听蒋碧云也同意救戴家郎,自然再没话说,气哼哼地坐在沙发上一副跟我无关的神情。

        赵宇说道:“董事长,这事其实并不复杂,我们也没必要自己出面,找个厉害点的律师活动一下,应该很快就能把戴家郎弄出来。”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这件事就由你去办,需要打点的地方就花点钱,那辆车值多少钱?”

        赵宇急忙说道:“我已经让人打听了,不过是派出所的一辆桑塔纳,都开了几十万公里了,值不了几个钱。”

        周继尧打手一挥说道:“那我们干脆就大方点,也不要说赔偿了,直接送他们两辆一个牌子的新车,只当是赞助了。”

        赵宇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这两天也了解了一下情况,原本这件事并不是太严重,可不知道戴家郎为什么得罪了那个派出所的所长。

        他硬说戴家郎是为了逃避检查强行闯关,这才把警车撞报废,属于情节极其恶劣,如果派出所用这种态度上报材料的话,恐怕就有点麻烦了。”

        周继尧不屑地摆摆手说道::“一个小所长的话算个屁呀,只要没死人,就构不成情节极其严重,对了,这个所长是哪个分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