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294章 邪火

第294章 邪火

        戴家郎狐疑    道:“可时间也对不上啊,如果是周建伟弄大了她的肚子,难道两三个月都没有反应?”

        唐婉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欧阳娟的孩子不到八个月就出生了,并没有足月,你跟她睡的时候应该已经有了,只是没有太大的反应而已。”

        戴家郎坐在那里怔怔地楞了一会儿,问道:“你觉得周继尧会不会找你父母谈这件事?”

        唐婉哼了一声道:“他哪有脸找我爸妈说这件事?”

        戴家郎忧虑道:“我听周继尧的意思好像这件事没有完,尽管孙子他认了,但他认为你们有意欺骗他,说不定要惩罚你们呢。”

        唐婉发狠道:“退一万步来说,即便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能羞辱我,难道我就不能报复他?惹急了我去公安局告他强奸杀人呢。哼,我断定他不敢跟我家撕破脸。”

        戴家郎没好气地说道:“好好,你们都牛逼,既然你们都不怕,我一个光脚的难道还怕穿鞋的?我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呢。”

        唐婉看看手表,急忙说道:“先不说这事,只要周继尧不张扬,我就装作不知道,看他怎么办,对了,我爸要见你。”

        戴家郎吓一跳,吃惊道:“他见我干嘛?”

        唐婉小声道:“上次我妈干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他觉得有必要跟你谈谈,至于谈什么,我也不清楚。”

        “什么时候?”戴家郎狐疑道。

        唐婉说道:“就今天晚上,等一会儿他来跟我们一起吃晚饭。”

        戴家郎顿时有点紧张,抱怨道:“哎呀,你怎么不早说?”

        唐婉笑道:“我早说的话你可能就不敢来了。”

        戴家郎好像这才觉得少了点什么,问道:“儿子呢?”

        唐婉嗔道:“怎么,现在才想起儿子啊,在我妈那里呢,已经找到保姆了。”

        说完,脸上泛起红晕,拉着戴家郎就往卧室走,一边低声道:“还有一个来小时呢,咱们抓紧点时间还来得及,这几天欧阳娟没有再勾引你吧?”

        戴家郎永远都无法拒绝唐婉的热情和放纵,不用唐婉怎么挑逗,自己已经受不了了。

        尤其是想到等一会儿唐斌要来,心里顿时有一股邪火,几乎咬牙切齿地把唐婉弄了个半死,那感觉就像唐斌就在跟前看着一样。

        不过,毕竟心里有点紧张,唐婉好像也无心恋战,施展出迷死人的床上功夫,不一会儿就让戴家郎缴械投降了,这边刚刚穿好衣服,那边保姆小翠已经站在楼梯口大声道:“小姐,叔叔来了。”

        搞得戴家郎和唐婉狼狈万分,一个拿起梳子梳头,另一个急忙跑进了书房,坐在沙发上刚刚装模作样的摸出一支烟,就听楼梯上响起一阵脚步声。

        不一会儿,唐斌就出现在了书房的门口,看见戴家郎一个人坐在那里,于是就走了进来。

        “唐叔。”戴家郎有点尴尬地叫了一声,只觉得两只耳朵烧的厉害。

        唐斌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问道:“婉儿呢?”

        戴家郎有点惊慌失措地说道:“刚才还在这里……可能去卫生间了吧。”

        正说着,只见唐婉从卧室走了出来,脸上红潮未退,水汪汪的眼睛似乎还残留着的余韵,嘴里却嗔道:“哎呀,爸,这么早啊,晚饭才刚开始做呢。”

        凭唐斌那双洞察一切的眼睛,怎么能看不出两个人的狼狈样子,事实上戴家郎裤子上的拉链都只拉了一半,不过,他并没有说破,只是淡淡地说道:“怎么?难道打搅你们了?”

        唐婉和戴家郎心里都很清楚,他们两个的关系对于唐斌和欧阳云苏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除了上次在欧阳云苏家里被抓过一次现行之外,两个人从来没有公开在一起过,所以,面对唐斌都觉得有点尴尬。

        唐婉晕着脸嗔道:“哎呀,爸你胡说什么?他也是刚来,我们正聊天呢。”

        戴家郎疑惑不定,唐斌刚才那句话让他感到惊讶,因为听那语气好像唐斌并不反对自己跟唐婉在一起,反倒像是一种温柔的责备,如果换做欧阳云苏的话,恐怕早就破口大骂了。

        妈的,当领导的就是有水平啊。

        唐斌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保姆小翠马上就端来一杯茶,唐婉挥挥手说道:“你别管这里了,赶紧做饭去吧。”

        唐斌端起茶杯吸溜喝了一口,点点头,说道:“这茶不错,应该是今年的新茶吧。”

        唐婉陪笑道:“爸,你可真厉害,确实是今年的新茶,不过,也不是什么名茶,而是我们本地的野茶,手工制作的,前几天我一个同学送的,你要是喜欢的话就带回去,反正我也不怎么喝茶。”

        唐斌没有表态,瞥了一眼戴家郎,问道:“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唐婉晕着脸说道:“也没聊什么,还不是欧阳娟孩子的事情。”

        戴家郎没想到唐婉会当着自己的面跟唐斌直接谈欧阳娟孩子的事情,这么看来,唐斌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一时坐在那里有点不自在。

        唐斌点点头,又喝了一口茶,像是漫不经心地问道:“怎么样?搞清楚了吗?”

        戴家郎对唐斌的镇定自若简直佩服的要命,没想到天大的事情在他嘴里问出来就像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似的。

        唐婉瞥了戴家郎一眼,哼哼道:“起码暂时瞒过去了,小娟说那个孩子是建伟的,没想到周继尧居然相信了。

        周继尧自己说dna鉴定显示小娟的孩子跟他有家族遗传关系,周继尧应该是小娟孩子的爷爷,说实话,我们都搞糊涂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周继尧嫌丢人,故意在演戏呢。”

        唐斌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异的神情,慢慢放下了茶杯,嘴里慢慢咀嚼着一片茶叶,半天没出声,最后摆摆手说道:“这是他自己的家事,只要他自己相信,那孩子应该就是建伟的了。”

        唐婉疑惑道:“可小娟的孩子明明是……”

        唐婉还没有说完,唐斌就摆摆手打断了她,说道:“这事今后就别提了,我相信周继尧会妥善处理这件事。”

        顿了一下,冲戴家郎说道:“怎么?过年都没有回老家吗?”

        戴家郎压根来不及思考,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唐斌居然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压力,急忙说道:“本来是要回去的,董事长临时安排了点事情,所以就没回去。”

        唐斌嘴里嗯了一声,看样子好像有点走神,过了一会儿,又重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戴家郎机械地回答道:“有父母,一个哥哥,还有两个侄女。”

        “你哥哥多大了?做什么工作?”唐斌就像是拉家常似地继续问道。

        戴家郎心想,难道这老东西真有招自己做女婿的意思?这态度跟那个老巫婆可是截然不同啊,该不会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吧。

        “我哥今年三十八了,在农村种地呢。”戴家郎说道。

        唐斌微微点点头,说道:“务农好,务农好啊,现在的农村可不比以前了,听说家家户户都盖起了小洋楼,青山绿水的,多好啊,有时候我都想住到农村去。”

        戴家郎心里哼了一声,心想,不管怎么说,唐斌都是个官僚,他可能都几十年没有再去过农村了。

        尽管现在的农村确实比以前条件好多了,可像自己老家这种地方,眼下还是很贫穷,能盖的起小洋楼的也只是少数,听唐斌的话,好像农村都是世外桃源似的。

        “是啊,不管怎么说,风景确实不错。”戴家郎敷衍道,一边琢磨着唐斌今天见自己的真实意图。

        “听说你当过兵?”唐斌又问道。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是啊,当了五年兵。”

        唐斌又嗯了一声,喝了一口茶说道:“当兵好啊,部队最能锻炼人,我这辈子就是遗憾没有当过兵。”

        戴家郎见唐斌东一句西一句,也不清楚他究竟想知道什么,听上去好像尽量让自己显得平易近人似的,说实话,尽管唐斌的态度和欧阳云苏截然不同,但他可不敢指望唐斌能看上自己这种身份的女婿。

        唐婉插嘴道:“爸,他在部队当的是特种兵,并且还是给首长开车呢,他以前的首长现在是市公安局二分局的局长。”

        唐斌再次吧茶杯放在了茶几上,嘴里“哦”了一声,说道:“段一峰?”

        唐婉笑道:“爸,你也认识他?”

        唐斌摆摆手说道:“没接触过,只是听过这个名字。”顿了一下,冲戴家郎问道:“你跟老首长有来往吗?”

        戴家郎摇摇头,笑道:“谈不上来往,只是战友聚会的时候见过几次,人家是领导,我们也不好去打搅他。”

        唐斌迟疑了一下问道:“段一峰知道你在周继尧的公司上班吗?”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知道,事实上两次战友聚会都是赵宇组织的,这个赵宇也曾经是段一峰手下的兵,他现在是公司保安部的部长。”

        “哦。”唐斌一脸恍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