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247章 命根子

第247章 命根子

        丁香花抬起身子朝着戴家郎爬过来,几乎碰到了他的鼻子,戴家郎警觉地坐直了身子,没想到丁鲜花只是倾过身子升起了车窗,然后按动了座位的机关,让戴家郎慢慢躺下来。

        “我不想在这里。”戴家郎挣扎想坐起身来。

        丁香花一只手轻柔地按住了他,吹气如兰地说道:“这里难道不好吗?外面小雨霏霏,里面春意浓浓,也不见得就比二道河古街那栋老宅子差吧。”

        戴家郎一听,震惊的差点跳起身来,瞪着丁秋香惊惧地问道:“你说什么?”

        丁秋香又轻轻把戴家郎按倒在座椅上,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胸口,仿佛是在替他顺气似的,一边柔声道:

        “别激动,我们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我们知道你在那里睡了周继尧的儿媳妇,还穿着裤衩跑去看了杨钰家里发生的事情。

        但你尽管放心,我们对这些事都没有兴趣,我们只对那份合同的事情有兴趣,你干的这些事我们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

        戴家郎躺在那里怔怔地说不出话来,说实话,如果丁香花嘴里不是说的“我们”这两个字的话,他甚至都有杀人灭口的冲动,因为,阴阳合同的事情他可以不管,但和唐婉幽会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到周继尧的耳朵里。

        一时,戴家郎觉得自己算是彻底被这个女人和他背后的朋友控制了,好在从丁香花的语气可以听出来,这些二道河的所谓朋友跟周继尧并不是一伙的。

        他们甚至好像对发生在杨钰家里的枪案也没有兴趣,听起来倒像是一个单纯的经济犯罪集团。

        当然,这里面肯定有道上的人物牵扯在里面,或者是被雇佣,或者是直接参与,反正这个丁香花就肯定不是良家妇女。

        “你跟踪我?”戴家郎气哼哼地说道。

        丁香花笑道:“别说的这么难听,我们只是非常关注你,毕竟,我们不想阴沟里翻船。”

        戴家郎哼了一声,任由丁香花的手不停地挑逗自己,一边做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道:“你认为我和周继尧儿媳妇睡觉这件事可以当做你们的筹码吗?

        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连周继尧的女儿都睡过,睡他的儿媳妇算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唐婉现在可是单身?

        就算周继尧知道我睡了她,大不了骂我几句而已,相比于你们干的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件事不过只是小菜一碟。”

        丁香花轻笑道:“既然只是小菜一碟,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们可从来没有把这件事当筹码的意思,实际上你搞什么女人跟我们屁关系没有。

        我今晚是来跟你交朋友的,俗话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我们没必要成为仇人,起码没必要互相拆台。”

        顿了一下,凑到戴家郎的耳边小声说道:“我还知道你看上了杨钰的女儿,如果你想要她的话,也许我们能帮你的忙,遗憾的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否则,我们倒很愿意帮你促成这桩婚事呢。”

        戴家郎一脸吃惊道:“你说什么?看样子你那些朋友无所不能啊,说说看,究竟都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该不会只是殷永新李永亮之流吧。”说着,忽然发现自己的皮带已经被解开了,丁香花的一只手慢慢伸了进去。

        戴家郎原本应该拒绝,可他还想继续多套点丁香花的底细,所以忍着没动。

        丁香花靠在戴家郎身上一边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道:“殷永新李永亮只不过是我们的代理人而已,他们也不配做我们的朋友。

        你现在也知道二道河拆迁工程的规模了,这里面的油水不用我多说,你要明白,这个工程得到好处的不仅仅是拆迁户,还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

        即便好处也不仅仅是来自拆迁补偿金,还来自后面所有大大小小的工程项目,你想想,就凭你一个小小的项目经理能斗得过他们吗?”

        戴家郎怏怏道:“那你们干嘛要这么费尽心机地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为什么没有像对待孙为民一样直接杀人灭口好了。”

        丁香花停顿了一下,随即低声道:“我只服从上面的安排,至于他们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

        戴家郎盯着丁香花突然问道:“你杀过人吗?”

        丁香花一愣,随即在戴家郎那里轻轻捏了一把,笑道:“当然杀过,不过,被我杀的男人简直爽死了,姐姐现在就让你尝尝滋味吧。”

        戴家郎急忙阻止了丁香花,说道:“我今晚没心情。”

        丁香花笑道:“行啦,别装了,是不是都已经等不及了?”

        顿了一下,又说道:“该不会是嫌我年纪比你大吧,周继尧的儿媳妇你不是也没嫌弃吗?难道我长得没她漂亮?”

        戴家郎还是推拒道:“我们还没有谈完呢。”

        丁香花沉下脸来,盯着戴家郎问道:“怎么?难道你想拒绝我们的好意?”

        戴家郎想测试一下丁香花的底线,慢慢坐起身来说道:“起码我要考虑考虑,并且我根本就不认识你那些朋友,怎么能轻易接受他们的礼物呢?”

        丁香花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说道:“既然我们开诚布公地谈到这个份上,恐怕你没有其他的选择。

        并且我们恐怕也不会再见面了,所以,你考虑的时间只有今晚,不过,长夜漫漫,你有的是时间考虑,只要最后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就行了。”

        戴家郎试探道:“如果我拒绝呢?”

        丁香花缓缓摇摇头,说道:“如果你是个聪明人的话就不会拒绝,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不过,恐怕无法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什么后果?无非是杀人灭口罢了,不过,我可不是孙为民。”

        丁香花盯着戴家郎说道:“当然,你和孙为民不一样,否则我就没有必要坐在这里苦口婆心了。

        实际上我听说过你一些事情,比如有人追杀孙乾的时候,你成功地保住了性命,你女朋友在邓老大的报复行动中避免了被奸杀的后果。

        不过,好运气不会总是跟着你,即便你有天大的本事,你老家的父母可经不起你的折腾啊。”

        戴家郎瞪着丁香花怒道:“你要是敢碰我的父母,我保证让你后悔终生。”

        没想到丁香花咯咯娇笑道:“你就别发狠了,到时候你想报仇都找不到对象,记住,你可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活着。

        我说了,过了今晚,我们就是陌路人了,你也不会再见到我,所有事情就像是没有发生一样,你继续回到周继尧那里完成你的宏图大愿,我们绝对不会找你的麻烦,但前提是你必须交出合同并保持沉默。”

        戴家郎顿时就泄气了,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起码眼下不能拒绝,既然这些人能毫不犹豫地杀了孙为民灭口,自然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如果自己拒绝合作的话,不仅自己会成为他们的目标,还会把自己的家人至于危险之中。

        只是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没有对自己下杀手,反而刻意笼络自己呢?

        丁香花见戴家郎不出声了,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笑道:“好啦,别愁眉苦脸的,我们谈的不是挺好吗?只要你答应了我的条件,什么都不会发生,你有必要为了一件跟你毫不相关的事情得不偿失吗?”

        戴家郎怏怏道:“难道你们就这么相信我?”

        丁香花笑道:“只要你答应了,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你不会反悔,我们对你还是有所了解,知道你是个善于权衡利弊的人,否则也就不会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了。”

        戴家郎最后试探道:“那你起码要让我知道自己是在跟谁打交道吧?万一这是个陷阱呢?”

        丁香花一只手又轻轻握住了戴家郎,笑道:“你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我难道有必要给你铺设这么一个温柔的陷阱吗?”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现在回答我两个问题,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什么问题?”戴家郎微微喘息道。

        丁香花停止了动作,凑近戴家郎小声问道:“这份合同的事情你都告诉过什么人?”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谁也没有告诉过。”

        丁香花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似乎在判断他说的话是否可信,随即又问道:“这份合同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虽然于娟不承认那份合同是她交给戴家郎的,但戴家郎明白于娟可能是担心自己惹上麻烦,所以干脆不点破。

        但心里面很清楚于娟应该是受到父亲于国志的怂恿才偷出了那份合同,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说出于娟的名字,否则有可能马上就会成为第二个孙为民。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这份合同是从哪里来的,事实上有人把它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戴家郎犹豫道。

        丁香花迟疑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我暂且相信你的话,不过,我们会查清楚这份合同的来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自己处理吧,只要你这边不出问题就行了。”

        戴家郎质疑道:“就算我这边不出问题,可既然有人把合同偷偷交给我,说明这件事还有知情者,万一他们把这件事透露出去,可怪不到我头上。”

        丁香花笑道:“谢谢你提醒我,不过,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已经采取了必要的防范措施,你只要保证管好自己的嘴就行。”

        戴家郎犹豫再三,最后要呀呀说道:“好吧,我也不想多管闲事,不过你们可别跟我耍什么鬼把戏,否则我可是豁的出去,大不了最后来个鱼死网破。”

        丁香花嗔道:“你这人怎么动不动就发狠啊,没人愿意多事,只要把你信守承诺,谁也不会找你的麻烦,相反,恐怕对你还大有好处呢。”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早晚会败露,堵我一个人的嘴也只能瞒得了一时。”

        丁香花笑道:“看来你还真是个操心的命,好啦,还是多操心自己吧,难道你就没有干过见不得人的事情?别看你说的轻描淡写的,我就不信你敢把自己上了他儿媳妇的事情让他知道。”

        戴家郎顿时不出声了,丁香花靠过来,笑道:“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协议,那我就先履行协议吧,你不是问我杀过人没有吗?现在就让我温柔地杀你一次。”

        说完,脑袋就趴了下去,戴家郎眼睛瞪得大大的,丝毫都不敢怠慢,毕竟,命根子含在别人的嘴里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距离戴家郎的车四五十米的小树林里藏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手里拿着望远镜一直查看着车里面的情形,这时好像松了一口气,说道:“开始了,看来谈的比较顺利,用不上我们了。”

        另一个男人嘟囔道:“便宜了这小子,我就想不通,为什么不来个彻底解决呢?”

        拿着望远镜的男人说道:“你懂什么?这小子眼下是周继尧跟前的红人,今后或许用得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