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184章 居心不良

第184章 居心不良

        戴家郎知道自己一晚上没有回家瞒不住梅向月,因为家里装着监控,屋子里有没有人通过手机就能看见,梅向月肯定已经知道他一夜未归。

        不过,戴家郎也不准备瞒梅向月,唐婉紧急叫自己来大云山56号完全是因为邓家的事情,可以说是公事,最多也就是公私兼顾,想必梅向月也不会说什么。

        不到八点钟,戴家郎已经坐在自己办公室了,今天上午公司要召开董事会,周继尧肯定不会外出,起码下午之前基本上没有他什么事。

        所以,他心里琢磨着趁着午休的时候去买一张彩票,抓紧时间向纪文澜通报最近发生的事情,并且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

        尤其是警方查封邓宝瓶按摩店的事情必须尽快有一套合理的说辞,否则难说不会引起周继尧的怀疑,要知道,周继尧对警察两个字过敏。

        不过,一想到刚才在大云山跟朱仙玲打了个照面,心里面忍不住一阵心烦意乱,没想到眼前一堆麻烦事还没有解决,突然就又增添了一桩烦心事。

        喻后红通常是公司最早来上班的人之一,她没想到戴家郎今天比她来的还早,惊讶地走到他办公室门口看了一眼,只见戴家郎歪靠在在沙发上抽烟,并且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脸狐疑道:“昨晚没回去?”

        戴家郎一惊,抬头一看是喻后红,不咸不淡地说道:“刚来。”

        喻后红仔细打量了一下戴家郎,疑惑道:“怎么看上去一夜没睡的样子,难道昨晚女朋友上夜班?”

        戴家郎听出喻后红的弦外之音,没好气地说道:“昨晚确实没睡好,不过,跟女朋友上夜班没关系,而是跟你有关系。”

        喻后红狐疑道:“跟我有什么关系。”

        戴家郎一脸暧昧的笑道:“昨晚梦见你了,醒来以后就再也睡不着,几乎想了你一晚上。”

        喻后红胀红了脸,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顿了一下,说道:“你不是喜欢钱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跟董事长说说,安排给你一个肥差。”

        戴家郎一脸警觉道:“你有这么好心吗?什么肥差轮得到我?”

        喻后红犹豫了一下说道:“二道河的项目一直进展不顺利,因为拆迁遇到了不少阻力,董事长正在物色一个能干的人去当拆迁队长,每拆一家钉子户奖励五千,如果你真有本事的话,一个月赚几万,你干不干?”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既然这么好的差事,你自己怎么不去啊。”

        喻后红恼火道:“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啊。”

        戴家郎没好气地说道:“多谢你的好心,不过,我虽然喜欢钱,可有些钱也不赚,再说,这大热天的,我也不想在外面东奔西跑,这间办公室冬暖夏凉,我喜欢这里,哪儿也不想去。”

        喻后红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说道:“我就不明白了,你跟着董事长也就是跑跑腿,整天没屁事,压根也看不到有什么前途,为什么非要赖在这里呢?”

        戴家郎冷笑一声道:“我也不明白,你做为公司的高管,年薪上百万,又是董事长身边的红人,你究竟在担心什么?难道还怕我抢了你的位置?”

        喻后红好一阵没出声,最后盯着戴家郎说道:“我倒不担心你抢我的位置,我是担心你用心不良,否则为什么要削尖脑袋往董事长跟前凑。”

        戴家郎听的心里吃惊,不过,还是反唇相讥道:“你不是也一样吗?我看,真正用心不良的应该是你自己吧?你说我整天没屁事,但起码可以监视你这个居心不良的人。”

        喻后红脸色微变,随即哼了一声,冷笑道:“哎吆,还真把自己当棵葱了,你就慢慢监视吧。”说完,扭着屁股走掉了。

        戴家郎一脚把垃圾桶踢得滚出去老远,嘴里骂了一句狐狸精。

        中午,戴家郎去买了一注彩票,这一次很快就有了回应,由于时间仓促,纪文澜把约会地点定在了一个人声鼎沸的农贸市场,地点就在她的车里面。

        两个人密谈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然后戴家郎回公司上班,事实证明他最终赢得了时间,因为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周继尧就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你怎么又惹是生非了?”刚进门,周继尧就板着脸质问道。

        戴家郎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喻后红,怀疑会不会有是她打自己的小报告了,于是装作一脸闷逼的样子说道:“董事长,出什么事了吗?我什么也没干啊。”

        周继尧气哼哼地说道:“邓宝瓶的一家按摩店被警察封了,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吗?”

        戴家郎张张嘴,一脸吃惊道:“邓宝瓶的按摩店?我不知道啊。”

        周继尧瞪着戴家郎质问道:“你不知道?那天你去中山路的一家按摩店闹事,没几天警察就突袭检查了那家按摩店,你给我说清楚,这件事究竟是不是你干的。”

        戴家郎一脸惶恐道:“怎么?那家店是邓宝瓶开的?”

        周继尧喝道:“先别管是谁开的,我只问你,这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戴家郎哭丧着脸说道:“我确实举报了那家店,可我也不知道是邓宝瓶开的啊。”

        周继尧一脸吃惊道:“果然是你?究竟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戴家郎一脸气愤道:“他们敲诈我的钱,我气不过,所以才打110  举报了。”

        “敲诈你的钱?敲诈你多少钱?”周继尧狐疑道。

        戴家郎气愤道:“二百块,不过,我什么都没干,事实上我在里面只待了几分钟。”

        “没事你跑那种地方干什么?”周继尧问道。

        戴家郎哼哼道:“我那天没事,正好接到一条手机短信,说是有家新开的店优惠,还有一百块的优惠券,于是想进去洗个澡。

        可没想到那是一家鸡店,我当时马上就准备离开,可那个小姐叫了两个人来把我堵在里面不让走,最后硬是敲诈了我二百块钱才放我走,我当时气不过,就给110  打了一个举报电话。”

        说完,拿出手机翻到那条短信递给周继尧说道:“你看,这就是他们发的骗人的广告。”

        周继尧还真接过去认真地看了一遍,随即把手机仍在桌子上,气哼哼地说道:“瞧你那点出息,为了一百块钱的优惠券就惹出这么大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一群警察去了老大的夜总会,被他们抓了几个买摇头丸的,夜总会被责令停业整改呢,  这明显是邓宝瓶找人报复。”

        戴家郎一脸惶恐道:“哎呀,董事长,怎么会有这种事,我也没料到啊,我真的不知道那家店是邓宝瓶开的,否则我也不会……”

        周继尧打断了戴家郎,盯着他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们从来都不跟警察打交道,你竟然去找警察?”

        戴家郎装作一脸冤屈道:“可除了警察之外我也没地方说理啊。”

        周继尧哼了一声,问道:“既然是你举报的,后来警察找过你了解情况了吗?”

        戴家郎茫然地摇摇头说道:“没有啊,我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不过,他们想找也找不到我,我是用街上的公用电话举报的。”

        周继尧忽然神经质一般嘿嘿笑了几声,好像戴家郎的行为很可笑似的,没想到戴家郎也装作脑残似地陪着干笑了几声。

        喻后红瞪着戴家郎训斥道:“惹出这么大的祸事你还有脸笑?邓老大坐牢的事情还没有摆平,你又害的人家店面被封,邓家把这笔账算在董事长的头上,你倒像是没事人一样呢。”

        戴家郎知道这个时候跟喻后红拌嘴很有可能会引起周继尧的不快,只好嘴里含糊其辞地嘟囔了几句,谁也没听清他在嘟囔什么。

        周继尧坐在那里揉了一会儿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站起身来说道:“该来的总会来,三国演义第一句话就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也许,我们跟邓家的关系也确实走到头了。”

        喻后红惊讶道:“董事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二小姐不是刚刚跟邓家订婚吗?你们两家的关系应该更近了一步啊,怎么能说走到头了呢?”

        没想到周继尧还没有出声,戴家郎插嘴道:“喻助理,你这就不懂了,昭君出塞难道是为了增进和匈奴的友谊吗?不过是先稳住他们,然后再找机会收拾他们。

        连我都听说了,现在邓俊吉根本就没有把董事长放在眼里,以前都说周家霸,邓家黑,唐家轻易不做媒,现在被改成邓家霸,周家耸,唐家从此不出头,你看看,邓俊吉有多张狂。”

        周继尧眼睛一瞪,质问道:“这是谁说的?”

        戴家郎含糊其辞道:“外边都这么传,肯定是邓家的人编出来的。”

        喻后红立即就识破了戴家郎险恶的用心,训斥道:“你少在这里挑破离间,周家和邓家是多年的合作伙伴,现在又是儿女亲家,难道凭你三言两语就能挑唆的了?”

        戴家郎这一次没有客气,哼了一声道:“我说的是事实,这又不是我编出来的,你这么维护邓家的利益,究竟拿了他们多少好处?”

        喻后红怒道:“你放屁。”

        说完,冲周继尧说道:“董事长,你可别听他胡说八道,眼下我们有好几个项目都在跟邓家合作,并且需要他们的资金支持,一旦闹翻的话,损失不可估量。

        戴家郎惹事生非,显然包藏祸心,我看他分明是故意在邓家和周家之间制造矛盾,目的就是挑动你和邓俊吉内讧,谁知道他按的什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