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178章 低调处理

第178章 低调处理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其实意图很简单,就是要阻止邓老大和周玉冰的婚姻,我亲耳听见他和喻后红谈论过周玉冰嫁给邓老大以后的危害。

        如果他两个女儿都嫁给邓家的话,他担心她们今后会在邓家的支持下谋夺家产,所以,他必须想办法让周玉冰彻底死了这份心。

        说起来,有谁更了解邓老大的脾性呢?且不说邓老大会不会对我报复,即便忍下一口气,在看了周玉冰跟我上床的视频之后,心里面肯定不舒服,说不定由此就断了娶周玉冰的念想呢?”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昨天中午他突然让我晚上陪他一起去参加一个聚会,又像是故意让我避开了邓老大。

        反倒分明是想让梅向月成为牺牲品,而那个女人报案,似乎又不想让事情闹得太大,也许是担心闹出人命。”

        “周继尧怎么会对邓老大的行踪掌握的这么清楚?”纪文澜问道。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这我也说不上,但周继尧想做到这点并不难。”

        纪文澜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按照你的分析,且不说这件事是不是周继尧在幕后策划,起码这件事跟你和梅向月的卧底没有任何关系。”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如果周继尧觉察了我和梅向月的身份的话,昨天晚上就不是梅向月一个人在家,找上门的也不可能是邓老大了,肯定专业的杀手。”

        纪文澜好像稍稍松了一口气,合起小本子说道:“如果周玉冰能搞清楚谁偷拍了这个视频的话,情况就明了了。”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未必,也许这个视频并不是专门为邓老大拍的,只是碰巧被用上了。”

        “你觉得周继尧连自己女儿跟什么人睡觉都要监控?”纪文澜不信道。

        戴家郎坐在那里怔怔地楞了好一阵,最后说道:“其实,这也只是我的分析,但这件事如果不是周继尧干的话,那情况就更复杂了,并且也更可怕。”

        “为什么?”纪文澜问道。

        戴家郎的脑子里闪过了欧阳云苏的身影,不过,最后摇摇头说道:“我也说不上,也许只是预感。”

        纪文澜沉思了一下说道:“我来见你之前也和祁菲讨论过这件事,她认为你和邓老大都被人利用了。

        但目的不是让邓老大坐牢,也不是想对你怎么样,而只是想借这件事挑拨邓俊吉和周继尧的关系。

        起码邓俊吉会怀疑这件事有可能是周玉冰干的,因为邓老大为了周玉冰坐了七年牢,现在他出狱了,而周玉冰又没结婚,如果邓老大向她求婚的话,她怎么拒绝?”

        戴家郎想了一会儿说道:“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的话,那他必须对周家和邓家都很熟悉,并且还了解我和梅向月的关系。”

        纪文澜叹口气道:“情况确实比较复杂,这个案子还不能大张旗鼓地调查,否则你和周玉冰就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那你们准备以什么罪名起诉邓老大?总不能无罪释放吧?”戴家郎问道。

        纪文澜摇摇头说道:“无罪释放是不可能的,但也不能以入室强奸起诉他,否则,他和梅向月八竿子打不着,一旦扯起来,必定又要扯出你和周玉冰的关系。”

        “就说入室抢劫好了。”戴家郎说道。

        纪文澜嗔道:“邓老大是什么人?家财万贯,即便抢劫也会去银行,怎么会跑去一个贫民窟抢劫?”

        “那你们准备以什么罪名起诉他?”戴家郎疑惑道。

        纪文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商量了一下,就以私闯民宅、强奸未遂起诉,他刚刚出来又实施犯罪,起码可以让他在里面再待个五六年,不过,邓俊吉已经开始大肆活动了,也许最终判个三四年吧。”

        顿了一下,一脸严肃地说道:“不过,周继尧说的也没错,邓俊吉虽然首先对周玉冰怀恨在心,但你毕竟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不排除他也会对你怀恨在心。

        邓老大虽然暂时出不来了,但你也不得不防邓家的人再次找你和梅向月报复,据说邓老二这个人虽然一副公子哥模样,但却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说起来比邓老大还要危险。”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嘴上说说容易,我怎么防?邓老大既然能找到我的家里去,今后谁都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总不能为了这件事搬家吧。”

        纪文澜说道:“根据邓老大的交代,他是让一个马仔尾随梅向月找到你家里的,那天他们下午就躲在一辆车里面盯着你的单元门了。”

        戴家郎犹豫道:“我自己倒没什么,我是担心梅向月会有什么意外。”

        纪文澜迟疑了一下说道:“你也没必要太替她担心,做为一名警察,她有起码的自卫能力,这一次她也是不想闹出人命,否则那个独眼狼现在应该在停尸间了。”

        顿了一下,小声道:“也许你应该有把枪。”

        戴家郎一听,兴奋道:“怎么?你能帮我弄把枪?只要手里有了枪,我还怕什么邓老二。”

        随即又摇摇头说道:“不行,我总不能每天带着一把枪跑来跑去吧,万一被周继尧发现的话……”

        纪文澜摆摆手阻止了戴家郎,嗔道:“你尽想好事,我怎么也不可能给你配枪,不过,也许你能从周继尧那里弄一把。”

        戴家郎吃惊道:“周继尧?他有枪?”

        纪文澜哼了一声道:“孙乾是怎么死的难道你忘了吗?弄一把枪对周继尧来说易如反掌,只不过你眼下还算不上他的心腹罢了。”

        戴家郎明白了纪文澜的意思,没好气地说道:“周继尧如果给我一把枪的话,肯定是叫我去替他杀人。”

        纪文澜一脸神秘地说道:“也不一定,也许,我们可以给你创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戴家郎惊讶道。

        纪文澜摆摆手说道:“先别急着知道,这事我要回去细细琢磨,眼下周继尧是稳坐钓鱼台,也许,我们可以往他的池塘里扔一块石头,逼着他做出反应。”

        戴家郎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有一个人可能对你们有用。”

        纪文澜急忙问道:“什么人?”

        戴家郎于是把那天周继尧去云山寺算命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这个老和尚和周继尧交往显然很长时间了,周继尧对他压根就不隐瞒周建伟私生子的身份,也许,这个老和尚还知道周继尧其他的秘密。”

        纪文澜急忙记在了小本子上,问道:“这段时间还有什么发现吗?”

        戴家郎说道:“周玉婷订婚的那天我看见方中信了,他和蒋碧君一起去的,好像跟周继尧在书房里单独待了几分钟,最后跟着父母官提前走了。”

        纪文澜楞了一下,说道:“这么说他们果然已经冰释前嫌了?”

        戴家郎迟疑了一会儿,问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顾得上问,今天我必须要搞清楚。”

        “什么事?”纪文澜问道。

        戴家郎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以前不知道,现在才知道唐婉的父亲的身份,没想到他以前竟然还是你们局长的上司,这件事你们应该早告诉我,毕竟,他是周继尧的亲家。”

        纪文澜急忙说道:“他已经退休了,已经不再过问局里面的事情,有一点你尽管放心,你做卧底的事情他绝对不知道。”

        “绝对不知道?”戴家郎冷笑一声道:“我敢说你们局长肯定跟他有来往,不然唐婉怎么会知道你们办案子的事情?肯定是从唐斌那里听来的。”

        纪文澜惊讶道:“唐婉?她知道什么?”

        戴家郎摆摆手说道:“我也不说具体知道什么,反正周建伟案发的细节她就知道的清清楚楚,你说,她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纪文澜怔怔地楞了一会儿,最后说道:“周建伟毕竟是唐斌的女婿,陆局跟他谈过案子上的事情也有可能。

        但我相信陆局不会乱说的,其实,唐斌多次在陆局面前表过态,只要我们掌握周继尧犯罪的确凿证据,他绝对不会干涉我们办案。”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也许还没有拿到证据,我就小命不保了。”

        纪文澜犹豫道:“怎么?难道你发现唐斌和周继尧来往密切?”

        戴家郎没好气地说道:“密切不密切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肯定有来往,并且他们仍然是亲家。”

        纪文澜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没有权力胡乱怀疑老领导,不过,我向你保证,这次回去之后一定会把你的担忧向陆局转告,”

        戴家郎这才怏怏道:“另外,我们的联络方式也修改一下,通过彩票跟你联络倒是挺安全,可见面的方式没必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并且也不能二十四小时才做出反应,万一情况紧急呢?”

        “你想怎么改?”纪文澜问道。

        戴家郎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发出见面要求之后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做出反应,因为我随时都可能有事,时间必须由我掌握,另外,你直接给地址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