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156章 大胆试探

第156章 大胆试探

        赵宇离开之后,周继尧背着手在屋子里转悠了几圈,看样子既兴奋又心事重重,过了一会儿,盯着喻后红问道:“有关我跟欧阳娟的绯闻应该已经出来了吧?”

        喻后红面无表情地说道:“正规媒体上倒是没有,不过有几家八卦小报和网上有些传言。”

        “那你想办法处理了吗?”周继尧问道。

        喻后红耸耸肩膀说道:“对于这些街头巷议我一向不做回应,否则越描越黑,不理会就是最好的回应,再说,董事长有了儿子又不是坏消息,无论是对股市还是生意来说也算是利好啊。”

        周继尧哈哈笑道:“不错,不错,确实是利好,这事既然已经泄露了,那就由他们嚼舌根子去吧,等到我儿子出生之后,我还要大摆宴席昭告天下呢。”

        顿了一下,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冲喻后红问道:“对了,婉儿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喻后红嗔道:“我怎么知道?”说完,伸手指指戴家郎说道:“既然他是你的生活秘书,这种事今后就问他好了。”

        戴家郎没来由一阵心虚,不过,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这事我还真知道,唐婉的预产期应该还有一个月。”

        周继尧惊讶道:“你这是听谁说的?”

        戴家郎不慌不忙地说道:“那天欧阳娟跟她母亲聊天的时候,蒋桂兰说起过这件事。”

        周继尧呵呵笑道:“不错,不错,既然蒋桂兰这么说,应该不会错。”

        喻后红不冷不热地说道:“那我提前祝贺董事长又添了一个孙子。”

        周继尧叹口气道:“虽说是孙子,可也不能让孩子生下来就没有父亲,严格说来,我这孙子恐怕要当儿子养了。”

        喻后红好像不想跟周继尧扯这些无聊的话题,冷着脸说道:“董事长,你如果没有正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那你先忙自己的去吧,稍晚些时候我再跟你谈正事。”

        喻后红出去之后,周继尧坐回自己办公桌后面,点上一支雪茄一边慢悠悠地抽着,一双眼睛却一直盯着戴家郎,看的他心里直发毛。

        “你跟玉冰上床了?”正自紧张,没想到周继尧突然提出了这么一个尴尬的问题。

        一瞬间,戴家郎的脑子里转过好几个念头,他怎么会知道?有人告密?周玉冰自己承认了?还是周继尧在使诈?

        使诈不太可能?应该是已经知道了,起码听到了风声,否则不可能有此一问,毕竟对方是他自己的女儿,而不是公司的职员。

        虽然只是几秒钟的迟疑,可戴家郎最后还是选择了不承认,因为他知道周玉冰先前那个司机之所以被开除就是因为嘴太欠。

        他明白,即便周继尧确定知道自己已经跟他女儿上过床,但肯定不希望让第三人知道,毕竟,自己卑微的身份有辱他的门风。

        “董事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大小姐的司机兼保镖。”戴家郎一脸严肃地说道。

        周继尧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冷笑一声道:“怎么?你以为捉奸一定要成双吗?”

        戴家郎一脸疑惑的样子,站起身来说道:“董事长,我确实不明白你的意思,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周继尧把手里的雪茄滚动了几下,盯着戴家郎问道:“我这雪茄的味道怎么样?”

        戴家郎一愣,随即突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抽了一支周玉冰送给他的雪茄烟。

        据梅向月的说法,抽完雪茄之后,衣服上都还残留有香味,也许,刚才在蒋桂兰家里被周继尧闻到了自己身上的雪茄味道。

        “原来董事长是说这件事啊,我也不清楚大小姐给我的几根雪茄烟是不是跟董事长这里的一样,不过,味道确实还不错,听说价格也吓人,我都舍不得抽呢。”戴家郎装作没事人似地说道。

        周继尧一脸狐疑道:“老大的脾性我多少还是有些了解,她不会把从我这里偷去的雪茄随便给自己的司机抽吧?除非你们上过床。”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我拿过大小姐的钱,抽过大小姐的雪茄,但其他事情确实没有做过,我有自知之明。”

        周继尧盯着戴家郎沉吟了好一阵,最后摆摆手说道:“没有就算了,不过,我提醒你,天下的好事不可能同时落在一个人身上,为人不可贪得无厌。”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我记住董事长的教诲了。”

        周继尧叹口气,说道:“也许我们之间还真有点缘分,上次你救了我的孙子,这一次又救了我的儿子,我这个人从不欠人情,你说,这一次你打算要多少钱?”

        戴家郎急忙摆摆手说道:“董事长,这一次跟上次不一样,这一次你专门派我去保护欧阳娟,虽然阴差阳错及时发现了保姆下药,但职责所在,也只是尽了本分。

        何况,欧阳娟毕竟受到了伤害,我还准备接受董事长的责罚呢,所以,董事长不怪罪已经是万幸了,怎么还敢再提奖励?”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年轻人能够不骄不躁也算难得,这一次功过相抵,那就不罚不奖了,好好干,只要干得好,我必然有奖励,干得不好肯定会处罚。”

        戴家郎急忙问道:“董事长,我这个助理的主要工作内容是什么?”

        周继尧没有回答戴家郎的问题,而是说道:“据你来看,这次给欧阳娟下药的幕后主使者有可能是什么人?

        你不用有任何忌讳,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话说到那里就到那里止,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戴家郎这几天一直在琢磨周继尧回来之后万一找自己问话应该怎么回答,可没想到她会跟自己讨论幕后主使。

        说实话,他明白这个问题表面上看起来很容易回答,其实却很难回答,总不能直言不讳地说周继尧自己几个女儿和老婆的嫌疑最大吧?实际上这种答案也不是周继尧想要的,他自己不可能不想到这个层面。

        “如果董事长一定要问我的话,那我就直说了,我觉得唐婉的嫌疑最大。”戴家郎装作一脸为难地说道。

        显然,戴家郎的答案并没有在周继尧的预案之中,只见他明显楞了一下,并且有一会儿没有说话,沉思了一会儿才惊讶道:“为什么?你怎么会怀疑她?”说完,竟然给戴家郎扔过来一直大雪茄。

        戴家郎也不客气,接过来就点上了,喷出一口淡蓝色的烟雾,这才谨慎地说道:“其实,欧阳娟出事之后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把所有可能干这种事的人都想了一遍,最后总觉得唐婉嫌疑最大,因为她的动机最充分。”

        周继尧饶有兴趣地走过来坐在戴家郎对面,说道:“别急,慢慢说,你说唐婉都有哪些动机?”

        戴家郎深深吸了一口烟,还装出一副惬意的神情,缓缓说道:“第一,唐婉跟欧阳娟是表姐妹,听说欧阳娟暗中跟你交往肯定不会高兴,再得知表妹怀了你的孩子心理就更加嫉妒。

        第二,唐婉现在加上肚子里的的孩子已经有两个儿子了,如果欧阳娟再生下你的儿子的话,孙子将来自然无法跟儿子竞争,这是我们老家的规矩。

        第三,唐婉有钱,五十万块钱她出得起。”

        “没了?”周继尧问道。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没了。”顿了一下急忙补充道:“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董事长如果不问的话,我是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其实,戴家郎之所以把唐婉抛出来是有自己用意的,一方面以“大公无私”的态度掩盖自己跟唐婉的私情,另一方面也试探一下周继尧会不会也把唐婉做为怀疑对象。

        周继尧沉思了好一阵,最后摆摆手说道:“你说的虽然有点道理,但我不认为这件事跟唐婉有关,事实上动机越明显,就越不可能是她。

        再说,欧阳娟是她的表妹,尽管她对欧阳娟跟我交往可能不高兴,但欧阳娟如果替我生下儿子的话,对他们整个家族来说是好事,就算唐婉想害欧阳娟,她母亲和舅母也不会同意。”

        戴家郎松了一口气,说道:“既然董事长认为她不是幕后主使者,那我就不敢再乱猜了,反正这个人是针对欧阳娟肚子里的孩子来的,目的已经非常明显了。”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不错,他的目的就是想让我绝后啊,目前有这种想法的人可不在少数。

        其实,我倒也没必要去乱猜,我只要确保欧阳娟肚子里的孩子的安全就行了,等我儿子出生之后,这些人自然也就死心了。”

        戴家郎没想到周继尧竟然会跟他讨论这么敏感的问题,一时还真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过,他倒没有因为周继尧的特殊信任而忘乎所以,总觉得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他不相信周继尧会跟一个小保安谈论这么重大的事情,只是一时还搞不清楚周继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董事长,为什么不给欧阳娟派一个女保镖呢,这样照顾起来也比较方便。”戴家郎觉得自己有必要冒点风险,尽管他不愿意这么做,可梅向月的角色必须发挥作用。

        周继尧楞了一下,疑惑道:“女保镖?无非是花拳绣腿装装样子,关键时刻未必能起作用,我一向不提倡用女保镖。”

        顿了一下,盯着戴家郎问道:“怎么?难道你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

        戴家郎犹豫了一下说道:“欧阳娟生孩子还有半年左右,让一群男人陪伴她左右显然不太合适,本来我想推荐我女朋友去服侍她,遗憾的是她已经在大小姐的酒店上班了。”

        周继尧惊讶道:“怎么?难道你女朋友会功夫吗?”

        戴家郎急忙摇摇头说道:“那倒没有,只是她从小干农活,力气肯定比一般的女人大。

        虽然也没有照顾孕妇的经验,可总比男人强多了,对于欧阳娟来说,她需要的是身边有一个能够贴身照顾的人,并且这个人一定要知根知底。”

        周继尧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是在替我着想,眼下除了小琳之外,恐怕没几个人会喜欢欧阳娟。

        说实话,你在这个时候让自己女朋友出面照顾她,虽有私心,却也一片赤诚,这样吧,我明天跟老大说一下,就借用你女朋友几个月,让她伺候欧阳娟吧。”

        戴家郎急忙说道:“我女朋友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我相信伺候人的活应该能干好,我唯一担心的是她脾气有点大,就怕她得罪了欧阳娟。”

        周继尧呵呵笑道:“有点脾气是好事,一个人如果什么时候都低三下四的,那他一辈子都不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当年我还没有成气候之前,曾经在一次饭局上给我的亲家下不来台,可最后怎么样?他不仅成了我的朋友,最后还把女儿嫁给我儿子呢,所以我喜欢有脾气的人。”

        顿了一下,伸手指指门口小声道:“你也看见了,喻助理总是跟我抬杠,可我不但不在乎,反而更加重用她,那些唯唯诺诺的小人,我反倒倍感警惕。”

        戴家郎拍马屁道:“董事长能有今天的成就,自然有常人所不能及,我有机会在董事长身边工作,可以说是莫大的荣幸。”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你也没有多少文化,今后就别说这些文绉绉的话,听起来别扭。

        只要不是正式场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不喜欢身边的人溜须拍马,没人的时候,就算是日爹骂娘也无所谓。”

        戴家郎没想到亿万富翁竟然如此平易近人,一时心里面感慨万分,要不是心里有鬼,差一点就要膜拜了。

        说实话,他所接触到的周继尧和祁菲描述的十恶不赦的罪犯好像不是同一个人,不过,当他想起周继尧曾经对唐婉做的事情,心里反而警觉起来。

        并且再次意识到周继尧没有理由对一个小保安如此器重,难道他对自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