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149章 沉默的保姆

第149章 沉默的保姆

        正如周玉冰猜测的那样,做欧阳娟的司机和保镖基本上每天都无所事事。

        欧阳娟每天一般都睡到上午十点钟左右才起床,然后在家里做做运动就吃午饭了,可能是刚怀孕的女人嗜睡,吃过午饭之后没多久又要午睡。

        起床之后才有可能出去转转,要么逛商场,要么买点零食解解馋,不过个把小时也就回家了,晚上没有特殊情况基本上不出门,所以,这个时候戴家郎基本上就算下班了。

        说实话,对于一个司机兼保镖来说,原本也算是一份轻松的好差事,然而戴家郎却觉得很别扭。

        尤其是坐在楼下客厅看着电视,一边听着楼上母女俩小声说话的时候,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总觉得母女俩肯定是在议论自己。

        再说,欧阳娟住着的这套豪华公寓也让他感到沮丧,这倒不是因为欧阳娟在他面前摆谱,而是周继尧给一个情妇的待遇自己这个当爹的这辈子可能都给不了她们母子。

        当然,他倒是挺愿意保护欧阳娟和肚子里的孩子不会受到伤害,可待在这套公寓里的身份却让他尴尬。

        眼下周继尧不在家,要不了多久他就回来了,难道那时候自己还待在这里做电灯泡?

        即便自己给周继尧戴绿帽子这一事实也无法让他感到释怀,甚至只能体验到更深的屈辱。

        并且他知道,这种屈辱才刚刚开始,等今后他的儿子叫着别人爸爸、而自己只能替他们开车的时候,那时候的日子才难熬呢。

        说起来还是唐婉那边让他觉得好受一点,虽然他肚子里的儿子也记在周建伟的名下,但周建伟毕竟死了,这个爸爸也就没有现实意义了。

        但不管怎么说,戴家郎总有一种预感,这两个孩子有可能将会成为自己的噩梦,或者自己成为这两个孩子的噩梦,最终自己的命运和孩子的命运都将掌握在周继尧的手中。

        否则,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跟梅向月联起手来把周继尧弄死,只有这样自己和两个儿子才有可能躲过一场灾难。

        妈的,这就叫不成功便成仁,反正自己现在已经连做个“好人”的资格都没有了,这一辈子都将活在屈辱和噩梦之中,要想自救,凭自己的个人能力肯定不行,眼下也只有依靠“大部队”了。

        周继尧去菲律宾的第四天中午,随着一阵响雷滚过天空,顿时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天空马上就黑了下来。

        戴家郎原本坐在楼下的客厅里百无聊赖地看电视,听到打雷声就走到窗口朝外面看看,忽然感觉烟瘾犯了了,只好走进卫生间点上一支烟,因为欧阳娟怀有身孕,他每天只能在卫生间解决这件事。

        不过,当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正好路过保姆的卧室,只见她弯着腰正在把一件件衣服放进小旅行箱里。

        当时觉得有点奇怪,刚才还看见她在厨房里忙碌,怎么忽然就收拾起行李来了,不过,他也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正好听见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于是赶紧走了出来。

        只见蒋桂兰和欧阳娟一起从楼上走下来,欧阳娟就像是主人似地吩咐道:“这雨看来不会停了,我今天也不打算出门了,你就别耗在这里了,回去吧。”

        其实戴家郎刚来这里上班的第一天就悄悄跟他打过招呼,只要保姆在家的话说话尽量小心点,那天打周琳的时候万幸保姆不在家,否则这件事可能会传到周继尧的耳朵里呢。

        既然欧阳娟有言在先,他倒也不在意欧阳娟有时候在保姆面前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势,说实话,他对这个沉默寡言、三十多岁的保姆也没有好印象,猜测这个保姆肯定还兼着周继尧的耳目。

        “那好吧,只要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戴家郎说完就转身往外走,临出门的时候还看见餐厅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正是吃午饭的时间。

        也许是天意,就在戴家郎乘坐电梯来到一楼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在卫生间抽烟的时候把一包烟和手机都放在盥洗台上忘记拿了。

        烟也倒罢了,放在那里也不会丢,可手机却必须拿回来,想到这里,急忙乘坐另一部电梯回到了楼上。

        刚出电梯门,戴家郎就看见欧阳娟的保姆提着一个旅行箱站在电梯口,她看见戴家郎急匆匆从里面出来,脸上似乎大吃一惊,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戴家郎总觉得保姆的神情有点异样,可又不敢肯定,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拉下点东西忘记了。”

        戴家郎的话音未落,一瞥眼只见保姆已经钻进了电梯,并且很快就合上了门,但在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他分明看见保姆的眼神中流露出惊慌或者惊惧的神情。

        不好,有情况。

        一个念头在戴家郎脑际闪过,他当时有两个选择,一是马上追上保姆,二是马上去公寓看看情况。

        稍稍犹豫了几秒钟,戴家郎就做出了选择,只见他转身就朝着欧阳娟的房间冲了过去,然后伸手用力按着门铃,好在不到一会儿工夫,房门就打开了。

        来开门的是蒋桂兰,她显然发现戴家郎的神情有点异样,狐疑道:“你怎么回来了?”

        戴家郎一眼看见欧阳娟坐在那里吃饭,一切都好好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于是缓和了神情说道:“我把手机拉在卫生间了。”

        蒋桂兰没好气地说道:“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丢三落四呢。”说完,走过去坐下来跟女儿一起吃饭。

        戴家郎去卫生间取回了手机和一包香烟,可当他走到保姆卧室门口的时候不自觉地站住了,犹豫了一会儿,伸手就推来了房门,只见床上虽然整整齐齐的,可却没有看见一件衣物。

        “保姆辞职了吗?”戴家郎走过来冲正在吃饭的欧阳娟问道。

        欧阳娟楞了一下,疑惑道:“没有啊,她今天家里有点事,请假了,明天下午就来了。”

        戴家郎站在那里怔怔地楞了一会儿,说道:“既然明天下午就回来,她为什么要带走所有的衣物?”

        蒋桂兰毕竟比女儿老道,见戴家郎一脸警觉的神情,急忙站起身来走到保姆卧室门口看了一眼,也一脸惊讶道:“哎呀,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留下。”

        戴家郎楞了几秒钟,见欧阳娟正要端起一杯饮料送到嘴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喝道:“别喝。”

        欧阳娟吓的急忙放下了杯子,疑惑道:“怎么啦?”

        戴家郎二话不说走到餐桌面前,盯着桌子上的菜逐个看了一遍,有点不确定道:“我总觉得这个保姆今天有点问题,这饭菜先别吃了。”戴家郎犹豫道。

        欧阳娟明白了戴家郎的意思,嗔道:“神经病啊,这保姆是周继尧亲自通过正规渠道找来的,在这里已经干了半年多了,难道你还怀疑她在菜里面下毒?”

        戴家郎也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狐性多疑了,不过,犹豫再三还是说道:“不管怎么样,今晚暂时先别吃这些饭菜,你可以叫点外卖。”

        蒋桂兰好像也有点疑神疑鬼,说道:“一顿饭不吃也没关系,还是谨慎点好。”

        戴家郎问道:“你有保姆手机号码吗?”

        欧阳娟点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给她打个电话?”

        戴家郎说道:“我猜她可能已经关机了。”

        欧阳娟似乎不信,不过还是拨打了保姆的手机号码,过了一会儿,脸色渐渐变了,惊惧道:“真的关机了,该不会是正好没电了吧?”

        戴家郎一听,急忙问道:“你吃过几样菜?”

        欧阳娟有点慌神,紧张道:“刚开吃,东西吃的倒是不多,喝过两口饮料。”

        蒋桂兰似乎也紧张起来,急忙问道:“有没有感觉不舒服啊。”

        欧阳娟摇摇头,说道:“没有啊。”

        戴家郎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看,是不是有必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以防万一。”

        欧阳娟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真的没感觉不舒服,也许保姆手机没电了,她害我干什么。”

        戴家郎看看桌子上的饭菜,疑惑道:“也许没有吃到被她动过手脚的菜,不过,剩下的就别吃了,我总觉得这保姆今晚鬼鬼祟祟的,要是心里没鬼的话,刚才看见我从电梯里出来跑什么?”

        蒋桂兰见女儿没事,急忙说道:“不吃也罢,小心驶得万年船,看看明天保姆回不回来就什么都清楚了。”

        戴家郎此刻也拿不定主意了,说道:“今晚要不要我待在这里?”

        欧阳娟犹豫了一会儿发,摇摇头说道:“既然保姆不在这里,你还是回去吧,万一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

        戴家郎明白欧阳娟心里有顾虑,只好点点头,转身找门口走去,还没有等他出门,只听欧阳娟“哎吆”了一声,一只手撑在餐桌上,一只手摸着肚子说道:“哎呀,好像肚子有点痛。”

        戴家郎一听,顿时大吃一惊,几步奔到欧阳娟身边,问道:“痛的厉害吗?”

        欧阳娟摇摇头,说道:“不是太厉害,可确实有点痛,好像是跳疼。”

        蒋桂兰似乎有经验,吃惊道:“跳痛,哎呀,肯定被下药了。”

        戴家郎二话不说,一把抱起欧阳娟就往外走,一边冲蒋桂兰吩咐道:“快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