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133章 洁癖

第133章 洁癖

        戴家郎恼火道:“这跟信任不信任有什么关系?只要跟工作没有关系的事情那就是我自己的私事,你难道什么都想管吗?”

        梅向月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也不是想多管闲事,但即便是私事,我也有权知道,并且你也有权知道我的私事,至于我管不管,那就要看什么事了,只要跟工作没关系,我自然不会管你。”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你不就是想知道那天晚上我去哪儿了吗?这么屁大的事情有必要搞得像个变态似的吗?”

        “既然是屁大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刻意隐瞒呢?”梅向月质问道。

        戴家郎瞥了梅向月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之所以隐瞒就是这种事不方便让你知道,别说我们是假夫妻了,即便是真的,也不可能事事都向你汇报。”

        梅向月嗔道:“那当然,因为你干的事情很可能见不得人,否则有必要隐瞒吗?”

        戴家郎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好好,我投降,我认罪,我去找女人了,只是不想刺激你,所以才偷偷摸摸。”

        梅向月盯着戴家郎问道:“什么女人?”

        戴家郎躲开梅向月的目光,哼哼道:“夜店里的女人,我之所以这么晚出去就是不想让人看见,你不是说我们‘新婚燕尔’,眼下不合适出去找女人吗?所以也只能偷偷摸摸了。”

        戴家郎承认的越快,梅向月反倒越狐疑,不信道:“夜店里的女人?这么晚了哪个夜店的女人还没回家?”

        说实话,戴家郎从来没有去过夜店找女人,所以根本没有什么经验,不过,他倒是听一个保安说过,有些洗头店里面的女人实际上就是鸡。

        并且这种店基本上没有正常的营业时间,鸡们基本上都住在店里面,不管你什么时候去都能找到女人。

        并且既可以在那里“吃快餐”,也可以带出来慢慢品尝,对菜鸟们和草根们来说可谓是物美价廉的好去处,有时候运气好的话,还能碰上刚刚出道的雏鸡呢。

        “离这里两条街的地方就是红灯区,那里都是洗头房,就是晚上半夜三更才营业,不信的话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戴家郎脸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

        梅向月楞了一会儿,随即呸了一声道:“恶心死了,亏你还有脸说,难道你就不怕得了传染病?”

        戴家郎嘟囔道:“当然要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再说,也要凭经验,总不能找那些有病的鸡。”

        没想到梅向月感兴趣地说道:“既然你经常去,那你说说都有什么经验?怎么判断一只鸡有没有病?”

        戴家郎哪来的经验,不过是从那些保安那里听来的一些传闻,他原本可以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可瞥眼看看身边的梅向月身上穿着紧身内衣,曼妙的身材尽落眼底,一时心里痒痒,忍不住说道:“经验就是一闻二看三摸。”

        梅向月哼了一声道:“怎么听起来像是老中医的门道?究竟怎么个一闻二看三模。”

        戴家郎瞥了梅向月一眼,减小道:“既然你这么感兴趣,那我就告诉你吧,所谓的一闻就是闻那个地方有没有味道,如果发臭就不能要。

        二看就是看那个地方有没有脏东西,如果太脏也不能要,三模就是凭手感,如果温度太高也不能碰,因为可能有炎症。”

        梅向月没想到戴家郎竟然如数家珍说的头头是道,哪里还有不相信的?顿时就从床上跳下来,红着脸怒斥道:“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恶心,这么下流,从今以后别碰我。”

        戴家郎一脸冤屈道:“我什么时候碰过你?”

        梅向月娇斥道:“我说的是别碰我的东西,包括我的洗脸毛巾,我吃饭的碗,我的衣服,总之别碰我的一切东西。”

        戴家郎干笑道:“听起来怎么像是要分家的节奏,那咱们还要不要分开住,听你的意思也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了。”

        梅向月显然受到了刺激,骂道:“不要脸的,我就是这个意思,今后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否则我会感到恶心。”

        戴家郎倒在床上,一脸不怀好意地说道:“那从今以后我晚上可以随时出去了吧?”

        梅向月像上次一样,哐当一声恼羞成怒地甩上门愤愤地出去了,戴家郎忍不住一阵奸笑,心想,这下再不用偷偷摸摸跟欧阳娟睡觉了。

        然而,令戴家郎意外的是,他好不容易在梅向月这里争取到了自由,可从这天开始却接连两个多星期都没有再接到欧阳云苏的短信,一时心里捉摸不定,怀疑欧阳娟会不会已经借种成功了。

        不过,戴家郎根据后来几次跟欧阳娟的幽会来判断,他认为即便欧阳娟借种成功,也不一定会跟自己断绝一切来往。

        因为,他发现欧阳娟的欲望并不比唐婉小,疯起来的时候甚至比唐婉还要猛,而周继尧显然不可能满足她的要求。

        只是,他觉得自己不能过于肆无忌惮,既然欧阳娟已经借种成功,见好就收应该是明智的选择,何况,女人受孕之后也不可能再干这种事。

        没想到的是,三天之后,戴家郎又收到了欧阳云苏的微信,还是老地方,老时间,这么看来,欧阳娟借种并没有成功,多半是周继尧最近忙的又没工夫光临欧阳娟了。

        欧阳娟自己说过,他们每次幽会的最佳时间就是欧阳娟被周继尧临幸过之后两三天之内,如果欧阳娟受孕之后周继尧一个月都不去的话,到时候时间就对不上了。

        这些天梅向月虽然还是跟戴家郎一起上班下班,但只要一走进家门,马上就会换一张脸。

        要么在厨房自己弄点吃的,要么就在外面买一点东西躲在卧室里吃,总之再也不管戴家郎了。

        戴家郎本来就过惯了单身的日子,梅向月的罢工倒是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只是心理上有点不舒服。

        毕竟,自己因为“恶心”而受到女孩嫌弃,并且就像是自己浑身都是病毒似的,要不是需要继续扮演卧底的角色,恐怕都把自己当成瘟神了。

        好在已经拥有了自由,只要欧阳娟借种没有成功,起码还可以隔三见五地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晚上,戴家郎先回到自己卧室装睡,当梅向月睡下之后,悄悄爬起来,照例换上运动服外出。

        可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忽然响起了叮当叮当一阵阵清脆的声音,忍不住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门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着一串风铃。

        不用问,这是梅向月在自己睡下之后偷偷布置的警报,没想到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防贼似地防着自己晚上偷偷跑出去找“鸡”。

        这让戴家郎忍不住一阵感动,不管怎么说,女孩也是为了自己好啊,可问题是今晚还不得不出去找“鸡”。

        戴家郎站在那里静静地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梅向月的卧室里并没有一点动静,猜想风铃声有可能并没有把她吵醒,站在那里犹豫了好一阵,最后还是咬咬牙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的是,房门刚刚关上,梅向月就从卧室出来了,并且身上已经穿好了衣服,走到窗前看着戴家郎一路小跑离开了小区,于是马上打开房门追了出去。

        本来这个时候街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了,梅向月想跟踪戴家郎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可戴家郎做梦也想不到梅向月会跟踪他,再加上梅向月本来就受过特殊训练,所以,戴家郎直到上了出租车都没有发现自己被跟踪。

        不过,梅向月搭了一辆出租车也只能跟踪到了宝利小区,看着戴家郎走进了五单元的门,只是没法搞清楚他究竟上了几楼、

        但是,戴家郎关于在洗头店嫖妓的谎言算是彻底破产了,不过,梅向月反倒松了一口气。

        因为她是个有道德洁癖的女人,宁愿看着戴家郎偷情,也不希望他去嫖风,此刻,她想当然地以为戴家郎半夜三更偷偷溜出来应该是跟唐婉秘密幽会。

        既然戴家郎不是偷偷出来找“鸡”,梅向月的恶心感也就不存在了,虽然对男人偷偷摸摸的行为感到愤慨,但却也能够理解。

        毕竟,像戴家郎这样精力充沛的男人不可能没有生理需求,自己不仅“霸占”他,而且也无法满足他,自然就没有阻止他到外面寻找女人的权力。

        何况戴家郎也不像自己是在编的警察,必须为任务作出个人牺牲,她只不过是无法接受戴家郎去洗头店找“鸡”而已。

        不过,梅向月也不得不考虑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戴家郎和唐婉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随时都有可能给她的卧底任务带来风险。

        一旦被周继尧发现的话,不仅戴家郎面临不可预测的后果,自己的任务也不得不中止。

        可问题是,她明白自己和戴家郎的合作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甚至有可能持续一两年。

        在这么长的时间内让戴家郎当太监显然不现实,但要想让戴家郎不再冒险,除非她主动献身满足他的生理需求。

        只是目前她还没有做好这种思想准备,毕竟,她还没有跟男人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甚至都没有尝到过男女之间的滋味。

        而戴家郎对她来说,眼下也只能算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现在要想让她跟戴家郎发生关系,除非在感情上有这种意愿,否则即便为了任务也不能让她下定决心。

        这个狗日的,难道离开女人就会死吗?

        梅向月心里愤愤地骂道,但却无可奈何,明知道戴家郎可能跟唐婉在这栋楼里面的某个房间寻欢作乐,可也只能听任他们乱来,只能气哼哼地坐出租车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