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104章 最新版本

第104章 最新版本

        戴家郎这一次说的那天晚上跟孙乾遭遇的情景以及后来惊心动魄的一幕不同于派出所跟警察说的版本,也不同于跟赵宇说的版本。

        这应该是他迄今为止最新的一个版本,其中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警察和赵宇都认为是孙乾用枪逼着他逃跑。

        而事实上是他自己做贼心虚以为周继尧派人找他算账,所以首先开车狂奔,这才引得后面两部车疯狂追击。

        而孙乾之所以掏枪威胁,那是为了阻止他闯入派出所,所以,戴家郎今晚跟美人唐婉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并且还绘声绘色的描述了自己的当时的真实心情和感受。

        果然,唐婉被戴家郎的“英雄事迹”深深吸引了,听到高潮部分又是惊呼,又是捂小嘴,连手里的红酒都忘记喝了。

        “上帝啊,他,他为什么找你?”最后,唐婉不可置信地说道。

        戴家郎一脸无奈道:“现在已经证明,这是一个巧合,一个致命的巧合。不过,我们可能真的有缘,正因为这个巧合,我才救了你儿子。”

        唐婉正自惊叹,听了戴家郎的话,眯着眼睛问道:“你说什么?你救了小虎?”

        戴家郎一愣,说道:“怎么?你还不知道?”

        说了一半,似乎明白了,心想,周继尧这老东西还真讲信用,自己让他保密,他竟然都没有跟自己儿媳妇说实话。

        唐婉站起身走了过来,坐在了戴家郎身边的沙发上,盯着他问道:“究竟怎么回事?怎么是你救了小虎,不是说有人看见了寻人启事把小虎送来领赏的吗?”

        戴家郎原本以为唐婉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可没想到竟然还蒙在鼓里,说实话,早知道这样的话,他恐怕不一定会说出来。

        然而,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想收回来就晚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美人对自己感激涕零呢?

        “哎呀,这话说来就长了。”戴家郎故意吊胃口道。

        唐婉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似乎想起了在出租屋的时候,每天晚上光着身子趴在男人身上边玩边聊的情景,顿时也有点心跳气喘,伸手把戴家郎拉到了沙发上,小声说道:“我们有的是时间,你只管慢慢说,我慢慢听。”

        戴家郎哪里还再忍受的住,伸手就把唐婉揽进了怀里面,不由分手堵住了她的小嘴。

        唐婉只是稍稍推拒了几下,然后双手就搂住了戴家郎的脖子热情地回应起来,直到戴家郎的一只手乱摸的时候,才挣脱了他,晕着脸喘息道:“不行,今天不行,大姨妈来了。”

        戴家郎一听,没来由一阵失望,他倒没想到唐婉会骗他,因为女人刚才的那股热情已经表露了她的需求,如果不是特殊原因,想必她也不会装,更没必要装,否则,深更半夜把自己带来干什么?

        “来的真好,大年三十。”戴家郎喘息道,觉得紧绷的肌肉都僵硬了。

        唐婉和戴家郎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对他的身体和欲望已经非常了解,见男人面红耳赤、急不可耐的样子,一只手就伸了下去,把小嘴凑到他的耳边,湿乎乎地小声道:“别着急,你慢慢说,让你舒服的办法多的是,不一定非要做那事。”

        戴家郎早就领教过唐婉那些令人销魂的办法,听了他的话,干脆滑到了地毯上,把唐婉紧紧抱在怀里,一边松开腰带方便女人摩挲,一边喘息道:

        “好好,我就告诉你小虎是怎么被酒回来的,听完之后,你就明白我为什么会给周玉冰开车了。”

        房间的温度渐渐升高了,在戴家郎断断续续的述说中,唐婉的羊绒衫也不见了,最后只剩下裤子。

        当戴家郎虚脱的好像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唐婉才彻底明白了这段时间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事情。

        顿时对身边的男人又是感激又是惊叹,最后做出了以前一直不愿意做的事情,说声:“闭上眼睛”,然后脑袋就慢慢低下去。

        戴家郎当然不会闭上眼睛,反而睁得更大,那一瞬间,他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那种美妙销魂的感受了。

        他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却听过一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时间悄悄流逝,熬夜的人们终于熬不住了,大云山别墅区的灯光渐渐熄灭,只有56号的小灯一直亮着。

        “这么说你现在也是个有钱人了?”戴家郎终于安静下来,唐婉带着点调侃地问道。

        戴家郎摸出一支烟点上,哼哼道:“跟你相比也就是能够吃饱饭,跟周继尧相比也就是个乞丐。”

        唐婉惊讶道:“你野心不小嘛,居然跟他比?按理说,你现在已经可以回老家实现自己的理想了,怎么还继续给周玉冰开车呢。”

        戴家郎忽然想起了过几天就要来南召市的梅向月,再看看自己跟唐婉半裸的身子,心里面有点不自在。

        可随即一想,自己跟那个女孩八字还没有一撇,甚至互相都不认识,倒也扯不到道德层面。

        再说唐婉在前,她在后,总有个先来后到吧,不过,他在销魂之后,脑子慢慢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和唐婉之间总要有个了断,不可能永远这么偷偷摸摸下去,只是不清楚唐婉的心里究竟做何打算。

        这么一想,迟疑了一阵,试探道:“我家里给说了一门亲事。”

        唐婉一愣,随即说道:“好事啊,这样你更应该回老家去啊。”

        戴家郎犹豫道:“这个女孩我也没见过,过几天就要来南召市,不过,她过来主要是想在这里打工。”

        唐婉惊讶道:“没见过面?那如果双方都不同意呢?”

        戴家郎耸耸肩膀,说道:“那也就是乡里乡亲,互相关照一下而已。”

        唐婉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还是觉得你应该回老家去,有了一百万块钱,完全可以在你们那边的县城做点小生意。”

        戴家郎听唐婉一再劝他回老家,心里有点不快,哼了一声道:“你怕什么,我又不会纠缠你,我早就打算了好了,只要你不认我,我也不会跟你说话,今天如果你不叫我来这里,我基本上已经把你当做陌生人了。”

        唐婉明白了戴家郎的心思,嗔道:“我还不是为你好吗?俗话说,纸包不住火,我反正已经这样了,周继尧也拿我没办法,可一旦你我的关系暴露的话,他怎么对待你就很难说了。”说完,忽然想起了陶亚军,一时怔怔地说不出话。

        戴家郎心里也是一团乱麻,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跟唐婉一刀两断,另一方面却又觉得难以割舍。

        既然自己下不了决心,他又指望唐婉能够主动说出绝情的话,可当唐婉劝他回老家的时候,心里却又不是滋味,他真搞不清楚自己是贪恋唐婉的美色,还是真的爱上她了。

        “我不怕。”憋了半天,戴家郎只说了这三个字。

        唐婉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说道:“如果小虎没回来之前,我确实什么都不怕,可现在不一样了,我必须为儿子着想。”

        戴家郎急忙打断了唐婉的话,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情,其实那天带小虎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决心了,既然我们不可能有结果,那就把过去忘掉算了,不过……”

        “不过什么?”唐婉盯着戴家郎问道。

        戴家郎犹豫了好一阵才说道:“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否则心里总是不安,好在我已经把这件事跟周继尧说清楚了,并没有把你牵扯进去。”

        “到底什么事?”唐婉直起身来问道。

        戴家郎一副欲言又止道:“你知道周继尧是怎么找到陶亚军的吗?”

        唐婉原本有点迷离的眼神慢慢消失了,脸色一变,瞪大了眼睛,吃惊道:“怎么?难道是你?”

        戴家郎咬咬牙说道:“不错,我拿了周继尧三十万块钱,不过,那时候警察已经盯上陶亚军了,还在我的出租屋监视他,正好那天我看见了寻人启事。”

        唐婉盯着戴家郎怔怔地楞了一会儿,忽然扑在他身上一边捶打着他,一边骂道:“你这混蛋,你真不是东西,为了钱竟然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你,你可把我害惨了。”

        戴家郎任由唐婉捶打,最后抱住了他的身子,叹口气道:“那时候你在我的眼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即便我不把陶亚军交给周继尧,你们的事情最终也瞒不住他。”

        唐婉挣脱开戴家郎,瞪着他好一阵没出声,最后低声道:“陶亚军已经死了,是我杀了他。”

        戴家郎震惊的差点跳起身来,失神道:“你说什么?你,你杀了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婉一句话都没说,站起身来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拿来一个笔记本电脑,插上一张优盘,打开了视屏推到戴家郎面前,说道:“你自己看吧。”

        画面中只见一个女人正用一把刀疯狂地戳着一个男人的下面,鲜血一股股喷出来,男人的惨叫,女人的咒骂声响成一片,即便最血腥的电影里也看不到这样的镜头。

        渐渐地,戴家郎认出这个疯狂的女人就是唐婉,而那个下面被戳的血肉模糊的男人正是陶亚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