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78章 考验

第78章 考验

        “哎呀,赵哥,我求求你,还是饶了我吧,我可没那个本事,搞不好最后搞得我哭爹喊娘呢。”戴家郎一脸后怕地说道。

        赵宇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站起身来拍拍戴家郎的肩膀说道:“好吧,这事以后再说,不过,大小姐今晚要带人来这里吃晚饭,吃晚饭之后你负责送她回家,万一不小心她要是看上了你,那我可就没办法了。”

        戴家郎犹豫道:“赵哥,你就不能把这个差事派给别的兄弟吗?”

        赵宇脸色一沉,不高兴道:“怎么?怎么安排难道还要让你来教我妈?今晚就是你负责送她回家。”

        戴家郎只好一脸沮丧地说道:“那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赵宇见戴家郎一脸沮丧的样子,有笑道:“看你小子这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像是让你上刑场似的,别担心,大小姐又不吃人,说实话,要不是我管的事情太多,这份好差事还想留给自己呢。”

        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之所以这么安排,那是因为我觉得你合适,不过,最终还需要大小姐自己拿主意,不过,她要真的看上了你,那也是你小子的福气,到时候说不定我还需要你照应呢。”

        说完,拿出一幅图递给戴家郎说道:“这是我们公司的行政地图,你拿回去好好看看,到时候别连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都找不到。”

        戴家郎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张市区的交通图,不过上面重点标注的都是跟公司有关的数十个地址,其中当然也包括周继尧的家人及其公司几名高管的住址。

        戴家郎随便扫了一眼,就找到了大云山56号,那里以前是周建伟的家,现在则是唐婉的家,今后谁知道哪个男人会代替周建伟,反正不可能是自己。

        “我们的位置在这里。”赵宇伸手指着地图说道:“这个地方被称为八仙过海,你应该听说过吧,也算是南召市一景,老板的别墅就在这里。

        他家的三个小姐目前都没有出嫁,一般跟父母一起住,不过,她们在外面都有自己的房产,所以晚上并不一定都回家,尤其是大小姐和二小姐业务繁忙,回家的时候反而更少。”

        戴家郎奇怪道:“老板的女儿都有私家车,她们为什么不自己开车呢?”

        赵宇没好气地说道:“这么愚蠢的问题你也问的出?专职司机首先象征着身份地位,其次,老板们去哪里不喝酒,难道你还让他们酒驾?

        最重要的是,你不仅是司机,而是保镖的身份,所以,在公共场合,除非老板有要求,否则不要离他们太远。”

        戴家郎一脸恍然地说道:“原来是这样?”

        赵宇问道:“你对枪械应该不陌生吧?”

        戴家郎疑惑道:“那当然,当兵的人不会玩枪岂不是笑话?”随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小声道:“怎么?难道还需要配枪吗?”

        “除非特殊情况,配枪是非法的,怎么?难道没有枪的话你就对付不了几个小毛贼?”赵宇说道。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那倒不至于,不过,假如碰到那天晚上的情形,手里没抢的话只能脚底抹油了。”

        赵宇笑道:“那种阵仗百年不遇啊,也就是你想小子运气好给碰上了,现在是和平时期,老板明星们带个保镖也就是显摆显摆,倒也不是真担心有人图谋不轨。

        不过,不管老板怎么想,做为保镖,我们还是要有过硬的素质,毕竟,我们可不是那些土八路手下的打手。”

        戴家郎盯着赵宇问道:“赵哥,我打个比方,那天晚上我的乘客就是我们要保护的人,可在当时的情况下,你难道能保得住他吗?”

        赵宇楞了一下,说道:“当时我也不在现场,无法判断具体情况,不过,我问你,如果你手里有武器的话,你能让你的乘客全身而退吗?”

        戴家郎想了一下说道:“应该可以,因为杀手到达派出所有一两分钟的时间差,我只要手里有枪,在他们的车停在派出所门口的时候就进行阻击,他们应该没有下车的时间,即便下车,起码撂倒他们几个。”

        赵宇盯着戴家郎说道:“那个乘客既然一直用枪指着你,但他难道就没有想到过还击?毕竟,当时你并不是他最大的威胁。”

        戴家郎摇摇头说道:“我相信他应该会还击,但当时出租车和警车发生了猛烈的碰撞,乘客没有绑安全带,他被甩到了前座,并且头部受到了重创,失去了还击能力。”

        赵宇摸着下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但你也没有用他的枪进行还击。”

        戴家郎一只手捂着脸说道:“这也是我直到今天都后悔的事情,因为我想当然地以为只要我冲进派出所,那些人只能逃之夭夭。

        可当我发现他们非要置乘客于死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当时我连那把枪都没有找到在什么地方,现在想想,我觉得自己……”说完,抱着头一副后悔的样子。

        赵宇颇有兴趣地问道:“如果当时车里面坐着的是你在部队首长的话,你会怎么做?”

        戴家郎好像马上就进入了状态,嚯地站起身来,大声道:“只要我的命在,首长的命就在,即便我的命不在,也要保全首长的性命。”

        赵宇盯着戴家郎注视了一会儿,缓缓摇摇头说道:“你的这种精神我们当兵的人都不缺,不过,你如果这么做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就是多一具尸体,难道你以为那些杀手是吃素的吗?”

        戴家郎好像被激起了争强好胜的心,坐在那里喘息了一下说道:“现在想想,如果我的乘客换做是我的首长的话,其实我起码有三次机会保住他的命,当然,我自己恐怕就没机会了。”

        赵宇点点头说道:“所以,你压根就没想保住你乘客的命。”

        戴家郎哼了一声道:“难道我有必要保护一个用枪指着我的人吗?说实话,当时对我威胁最大的不是后面两部车,而是我自己的乘客,我还琢磨着怎么弄死他呢。”

        至此,赵宇好像对戴家郎再也没有什么疑虑了,伸手在他的肩膀上用力拍了一掌,但却什么都没说。

        走回自己的座位才说道:“你去准备一下吧,今晚大小姐就交给你了,老板不来的情况下,她坐二号车,但也不排除她有自己的车,到时候你灵活掌握就行了。”

        戴家郎似乎要矫情到底,一脸央求道:“赵哥,难道你就不能给兄弟一条活路?”

        赵宇一愣,随即笑道:“尼玛,给你一个好差事,难道我还会害你?说实话,我们两个人也算是有缘,你认不认识吴庭贵?”

        戴家郎一听,吃惊道:“吴庭贵?那可是我们的师长啊。”

        赵宇笑道:“这就是我们的缘分,我知道你给段一峰当过司机,你知不知道段一峰是我的什么人?”

        戴家郎一脸惊讶道:“怎么?你认识我的首长?”

        赵宇点上一支烟,盯着戴家郎说道:“严格说起来,我们算得上是战友啊,只不过我比你早了四年,当年我当兵的时候,段一峰是团长,我就在他的部队服役。”

        戴家郎一脸兴奋道:“哎呀,我当兵的时候,段一峰已经是旅参谋长了,我当兵的第二年,吴庭贵就在正师级位置上转业了,说实话,我还在段参谋长家里见过他一面呢。”

        赵宇似乎也很兴奋,说道:“不错,我复员的前一年吴师长专业,段一峰晋升旅参谋长,但你绝对不会相信,我退伍之后,你才有机会给段一峰开车。

        以前我给吴师长开车,他转业之后我给段一峰开车,只不过只开了一年就转业了,你小子可是我的接班人啊。”

        戴家郎怔怔地楞了一会儿,虽然这段经历让他震惊,可更令他震惊的绝对不是自己和赵宇的缘分,而是赵宇比自己退伍早几年,但他为什么这么了解自己的履历呢?

        “赵哥,难道你调查过我的经历?我不过是一个小保安,有这个必要吗?”戴家郎一脸惊讶道。

        赵宇说道:“我倒没有去调查过你的履历,不过,既然准备安排你给大小姐开车,起码要知道你的来龙去脉吧。

        实不相瞒,公司保安部早就有人把你的履历了解的清清楚楚,要不然我怎么能这么放心把大小姐交给你呢?”

        说实话,戴家郎这个时候有点放松了警惕性,毕竟这种人生际遇令人感慨,并且赵宇即便想乱编也编不出来,更不要说指名道姓了。

        “哎呀,赵哥,我们两个真是有缘啊。”戴家郎感慨道。

        赵宇拿出大中华扔给戴家郎一支,笑道:“要没有这段缘分,我认识你小子是谁啊。”

        戴家郎惊讶道:“怎么?难道我来之前你就已经知道我的来龙去脉了?”

        赵宇说道:“那倒没有,不过,你也别多问了,我这人什么情都不认,但战友情绝对不含糊,说实话,这些日子我一直替你战战兢兢的,现在好了,今后咱们就是兄弟了。”

        戴家郎疑惑道:“赵哥,我不明白,我不就是在这里打工吗?怎么就让你战战兢兢了?”

        赵宇盯着戴家郎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迟疑了一会儿说道:“这自然有道理,你也不用多问,不过,你已经经受了考验,今后大家就是自己兄弟了。”

        戴家郎一脸装逼道:“经受了考验?谁考验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