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37章 恐怖袭击

第37章 恐怖袭击

        半夜三点钟左右,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了距离天福商城不远的一栋住宅楼的拐角处,除了司机之外,三个男人戴上头套,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

        然后沿着墙边的阴影潜伏到了一个单元门面前,躲在楼道里听听动静,然后轻手轻脚地来到了三楼。

        其中一个男人掏出工具在301门锁上忙活了一会儿,然后回头冲两个同伴点点头,轻轻打开了房门,惦着脚尖走了进去,等到三个人都进入之后,重新关好了房门。

        屋子并不大,穿过小小的门厅,里面就是一个二十来平米的客厅,借着外面透进来的光线可以看清左侧是厨房和一个小饭厅,里面有两扇关闭的门,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鼾声。

        其中一个蒙面人举起手指示意了一下,一个人把守着客厅,另外两个分别朝着卧室摸过去,主卧室的床上隐约睡着两个人,蒙面人快走到床跟前都没有丝毫察觉。

        不过,屋子里拉着窗帘,光线太暗,蒙面人没有注意到地上的一个东西,只觉得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地朝着床扑过去。

        “哎呀,什么人?”

        床上的男人被惊醒了,随即发现一个黑影朝着自己扑过来,顿时吃惊的想坐起来,正好蒙面人扑到跟前,只见他挥手就一掌砍在了男人的脖子上,只这么一下,男人就软倒在床上,再没有一点动静,可这时睡在旁边的女人惊醒了,顿时发现床前一个黑影,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蒙面人伸手就捂住了女人的嘴巴,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在她的下巴上,小声喝道:“再叫一声就割断你的脖子。”

        尽管光线黑暗,可女人还是感觉到了匕首的寒光以及蒙面人露在外面的凶狠的眼睛,顿时吓的魂不附体,哪里还能叫得出来?

        蒙面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床头柜上有一盏台灯,于是摩挲着打开了,卧室里亮起来,只见女人披头散发,约莫四十来岁的年纪,一双惊恐眼睛盯着蒙面人,颤声道:“我家里没什么钱,你想要什么尽管拿去好了。”

        蒙面人一把揪着女人的头发把她从床上拖下来,然后把她摔倒在地板上,用匕首指着她说道:“我不要钱,也不要命,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然后你就可以继续睡觉了,不过,你要是敢说谎的话,那就难说了。”

        女人惊惧道:“你,你想知道什么?”

        蒙面人蹲在女人身边,用匕首慢慢撩起她的睡衣,露出一条雪白的大腿,然后用刀尖轻轻地滑过肌肤,一边盯着女人小声说道:

        “7月28号你们商场儿童娱乐中心有个男孩被人接走了,你说亲眼看见这个男孩是被一个男人接走的,并且还听见这个男孩叫那个男人叔叔,你仔细想想,现在是不是还坚持这么说。”

        女人想都没想,惶恐道:“是呀,我亲眼看见的,哎呀,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警察都找过我了,我……”

        女人话为说完,难道抡起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嘴里骂道:“你这老婊子,竟然还敢撒谎,难道不想要命了吗?”

        正说着,只听外面传来一阵响动,先前去另一个卧室的蒙面人挟持着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走了进来,女孩约莫十四五岁,嘴被一只大手捂着,脸色已经吓得惨白,两条腿哆嗦着几乎站不稳了。

        女人看见女儿被挟持,嘴里呜咽一声,马上哀求道:“哎呀,求求你们,这事跟她没关系,求你们放过她吧。”

        蹲在女人身边的黑衣人哼了一声道:“怎么?轮到你的女儿就心软了,难道别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

        蹲在女人身边的男人说道:“怎么?难道还要我再问一次吗?”

        女人颤颤巍巍地抽泣道:“求你们放过我女儿,我说实话,我保证说实话。”

        男人用匕首抬起女人的脸,说道:“那就赶快说,再敢说半句谎话,不仅你女儿,连你要被干死。”

        女人抽泣道:“其实,其实我什么都没有看到,那天是我带班,晚上只发现一个小女孩被忘在娱乐城了,我跟她的家长打过电话之后,她母亲很快就把孩子接走了,不过,我确实没有看见过被遗忘在那里的小男孩。”

        “那你怎么胡说八道?”男人愤怒地质问道。

        女人幽幽说道:“晚上警察找上门的时候,我心里有点害怕,如果有孩子被陌生人领走,肯定是人贩子干的,到时候家常和商场都不会放过我,不仅全年的奖金没了,工作肯定也丢了,所以,一着急就说了谎话。”

        “你这老婊子,倒是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居然还连身高长相都编出来了。”男人骂道。

        女人可怜兮兮地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呀,求你们放过我吧,你们看看我丈夫是个残疾人,我一个人养活一家人也不容易啊。”

        男人站起身来撩起被子一看,只见被他打昏的男人果然只有一条腿,好像有点过意不去,冲那个还在威胁小女孩的蒙面男人使个眼色。

        女人稍稍松了一口气,男人蹲在她身边继续问道:“你们娱乐城是不是每天都有人穿着熊猫的衣服逗孩子玩?”

        女人急忙说道:“对对,每天都有。”

        “这是你们商场娱乐城的工作人员装扮的吗?”男人又问道。

        女人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人确实是商场找来的,但不稳定,有时候就是钟点工,干完就拿钱走人。”

        “那天扮演熊猫的是什么人知道吗?”男人问道。

        女人摇摇头,说道:“我只记得那天有两只熊猫陪孩子玩过,她们一般都是女孩,在房间穿上道具服就进来了,具体是什么人可能只有管理员知道。”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你们娱乐城是封闭的,里面还有没有通往外面的出入口?”

        女人一脸疑惑地说道:“只有一扇门,孩子只能从一扇门进出。”

        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哎呀,还真有个出入口,那是通往楼下玩具储藏室的,当时为了拿玩具方便,所以开了一个进入口,不过,盖板平时都上锁的。”

        “钥匙在谁的手里?”男人问道。

        “只有管理员才有钥匙,我们要取什么东西都要找管理员。”

        “管理员叫什么名字?”男人不动声色地问道。

        “有两个,一个叫孟美兰,另一个叫朱红,不过,那天是孟美兰值班。”女人说道。

        男人站起身来仰着脑袋想了好一阵,最后冲另外一个男人招招手,一边威胁道:“记住,今晚的事情不允许告诉任何人,否则你女儿可要遭殃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女人坐在那里确信外面已经没动静了,这才跑过去抱着女儿呜呜咽咽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抽泣道:“都怪妈不好,都怪我啊。”

        唐斌每天起得很早,一方面溜溜弯,一方面把老婆和女儿的早餐买回来,不过,今天他刚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来,看看时间,还不到八点钟,这在以前是平常事,可现在就有点反常,毕竟,人走茶凉,没事谁打电话呢。

        不过,他随即认出是陆涛的号码,心里就有点忐忑,因为最近不仅是外孙子的事情,还有女儿离婚的事情困扰着他,尤其是当他想到自己亲家的时候,总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小陆,这么早给我打电话要么是好事,要么就是你又拿不定主意了。”唐斌故作轻松地说道。

        陆涛迟疑了一下说道:“老领导,要不是事情重要,我也不会这么早打搅你。”

        唐斌从陆涛凝重的口吻就知道肯定不是自己孙子有了下落,反倒是有一种不祥的预兆,他一只手撑开单元门,说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陆涛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们找到了你女儿的那个朋友,他有重大嫌疑,但我们在没有证据之前并没有采取措施,只是安排了监视。

        但没想到昨天晚上出事了,有人赶到五塘区劫持了他,我们的人跟他们发生了枪战,因为寡不敌众,我们一位民警重伤,你女儿的朋友被劫持了,或者说被绑架了。”

        唐斌的脑子转的很快,沉吟了一下说道:“你的意思是周继尧派人劫持或绑架了他?”

        陆涛犹豫了好一阵才说道:“我们不认为还有谁会对陶亚军感兴趣。”

        唐斌一脚踢上单元门,一边往楼上走,一边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问周继尧是不是昨晚绑架了五塘区的一个男人?”

        陆毅急忙说道:“老领导,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不想出命案,我只是希望你能给周继尧一点暗示,如果那个人没有什么价值的话,没必要闹得太过分,如果这个人有价值的话,小虎应该能够找回来,那就更没必要闹出人命了。”

        唐斌把手上的东西扔在了楼梯上,喘息道:“你的意思是,我明知道周继尧是个罪犯,但我却在跟他妥协吗?”

        陆涛一听,急忙说道:“老领导,我不是这个意思。”

        唐斌打断了陆涛的话大声道:“那还是什么意思?你要是有证据证明昨天晚上是周继尧劫持了那个人,那你现在应该早就把他抓起来了,还用得着给我打电话吗?我看你这个局长是越当越糊涂了。”

        说着话,往楼上爬了几步,喘息道:“我早就表明过我的态度,只要你有证据,别说是我的亲家,就是我儿子……哦,我没有儿子,不管是谁,你尽管照章办事,我姓唐的绝不会多说一句话。”说完,愤愤地把手机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