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16章 漏洞

第16章 漏洞

        唐婉犹豫了一下说道:“也许是那里的环境,不同的玩具,或者某个玩得来的小伙伴,小孩子的想法谁知道。”

        唐婉看不出祁菲对她说的话有什么反应,只见她拿起小本子又记录了一下,然后抬头问道:“按道理你带孩子去过三四次,娱乐城的老师即便不认识你,应该也会有印象。

        可据我们调查,娱乐城的几个老师对你好像都没有什么印象,我是不是认为你每次把孩子放在那里之后就离开商场了,比如,去做美容。”

        唐婉张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犹豫了好一阵,才一脸沮丧地说道:“不错,因为娱乐城是封闭式的,所以,我一般会去做美容,可谁能想到……”

        祁菲马上打断了唐婉的话,说道:“这么说可能有人暗中主意到了你有规律的行踪,你去的是哪家美容院?一直都是同一家吗?”

        这是唐婉的一个硬伤,说实话,像她这种有钱的阔太太是不可能去那种抵挡的美容院,基本上都是固定在一家高档的美容会所,并且还是会员制。

        所以,她虽然喜欢做美容,可对本市的其他美容院都不熟悉,也没有熟人会帮她圆谎,所以只能实话实说。

        “幸福路的春天美容会所。”唐婉有点心惊肉跳地说道,她猜测警察肯定会跑去调查,好在她提前做了安排。

        “会所有人知道你在做美容的时候,孩子寄托在天福商场的娱乐城吗?”祁菲问道。

        唐婉稍稍松了一口气,明白祁菲提出这个问题的目的是怀疑绑架案有可能跟会所有关,接下来肯定会去调查。

        “应该没有,我不记得是不是告诉过我的美容师,实际上我在会所也只跟美容师有接触。”唐婉明白不管自己怎么回答,警察都会去那里调查。

        “你的美容师叫什么名字?”祁菲问道。

        “姓陈,叫陈静。”唐婉说道。

        祁菲把名字记在了小本子上,然后提出了自己的质疑,说道:“幸福路距离天福商场可不近啊,开车也要三十分钟吧。”

        唐婉点点头,说道:“确实有点路程,不过,我没有去过别的美容院。”

        祁菲说道:“那当然,那里应该是南召市最高档的美容会所了,不过,当你发现已经耽误了接孩子的时间点以后,为什么没有给商场娱乐城打电话呢?

        据我了解,为了联系方便,娱乐城把联系电话号码以滚动的方式显示在公示牌上,既然你带着孩子去了三四次,应该会注意到这个联系电话吧?”

        唐婉本想说手机没电了,可突然改变了主意,说道:“我可能注意到了那个联系电话,可并没有记下来,因为我并不担心会出什么事。”

        祁菲点点头,盯着小本子看了一会儿,问道:“商场娱乐城的一个老师注意到了接走你孩子的那个男人,并且依稀记得他的相貌特征,按照她的说法,那个男人跟你儿子很熟,并且叫他叔叔,难道你想不起或者怀疑过某个人吗?”

        唐婉知道警察肯定要问这个问题,于是摇摇头,说道:“我仔细梳理过,可就是想不起来。”

        顿了一下,忽然想起昨天母亲对周建伟的质疑,也不清楚出于什么目的,补充道:“我丈夫也经常带着孩子出去玩,这个男人会不会是通过我丈夫接近过我儿子。”

        祁菲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你儿子跟这个男人非常熟,那他肯定跟孩子的父母也很熟,否则,他怎么能接触到一个5岁的孩子呢?

        据我所知,你是个全职妈妈,你儿子应该受到很好的监护,怎么会有一个男人跟你儿子混的这么熟,而你们却不知道呢?”

        唐婉被问的哑口无言,脑子里再次浮现出情夫的身影,说实话,虽然已经有证据证明接走儿子的不是他,但也只有他才符合祁菲的推断,可问题是,在排除了对他的怀疑之后,唐婉决定隐瞒自己出轨的丑闻。

        “除了家里人和我的少数几个朋友之外,我确实想不起什么人跟我儿子这么熟,说实话,我现在甚至怀疑那个老师的话,也许,他们是为了推脱责任才故意这么说的,因为如果我儿子被陌生人接走,他们就要负责。”

        祁菲点点头,说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性,这件事我们还要做深入的调查,不过,为了尽快把你的孩子救出来,你还有没有什么情况需要主动提供给我们的?”

        唐婉犹豫了好一阵,最后摇摇头,说道:“我实在想不起还有什么线索对你们有用。”

        祁菲盯着唐婉注视了一会儿,微微点点头,突然说道:“那天虽然你耽误了接孩子的时间点,但你最终还是去了一趟娱乐城,你是一个人去的吗?”

        唐婉脸色一变,马上就意识到祁菲为什么会这么问了,不过,小虎被绑架的当天晚上,周继尧就派人查看了监控录像,除了停电的三十多分之外,自己和情夫并没有出现在监控录像中。

        现在想想,可能当时商场已经打样,监控设备已经关闭了,既然这样,那肯定是商场娱乐城的那个女人向警察提供了这个信息。

        “你不说我还忘记了,不错,虽然已经耽误了接孩子的时间,但我猜想孩子有可能还在那里,所以就赶过去了。

        没想到还有一个家长也耽误了接孩子的时间,我们是在娱乐城碰见的,当时他好像也很着急,我们一起去办公室找商场管路员,这才知道两个孩子都被人接走了。”

        “这个家长是个男人?”祁菲问道。

        唐婉点点头。

        没想到祁菲问道:“你确定跟这个男人互不相识?”

        唐婉一颗心砰砰乱跳,脑子里回想着那天跟情夫在管理员办公室的情景,一边说道:“我怎么会认识他?不过都是在找孩子而已。”

        祁菲盯着唐婉说道:“据那个管理员说,进门之后都是那个男人在说话,而你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问孩子被谁接走了,那个管理员当时误认为你们是夫妻。”

        唐婉胀红了脸,恼怒道:“胡说八道,她不过是想当然,她当时已经说的清清楚楚,说是孩子已经被接走了。

        所以,我断定娱乐城的老师应该给我丈夫或者家里打了电话了,因为我儿子知道他父亲和家里面的电话号码,当时也没有可再问的,马上就离开了。”

        “你跟那个男人有交谈吗?”祁菲问道。

        唐婉想了一会儿,说道:“在娱乐城碰到的时候简单说过几句吧,都是有关找孩子的事情。”

        祁菲合上小本子,站起身来说道:“好吧,那我们暂时到这里。”说着,递给唐婉一张名片,说道:“如果想起什么再给我打电话。”

        不过,祁菲在出门之前,忽然转身盯着唐婉说道:“据说那个男人三十岁左右,一米八的个头,并且相貌英俊。”

        唐婉心慌意乱地说道:“我当时急着回家看孩子,哪里会注意到这些?”

        送走了祁菲,唐婉靠在门上忍不住一阵微微喘息,觉得脊背上已经见汗了,说实话,尽管祁菲并没有表露出怀疑,但她总觉得这个女警好像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很显然,随着内容的不断增多,自己说的话肯定有不少漏洞,现在看来,要想做到滴水不漏还真不容易。

        尤其是这个女警很有可能会找自己的丈夫了解情况,如果让她知道自己那天连内裤都丢了的话,自己这个慌有可能就彻底没法圆了,好在周建伟应该还不至于把这种事告诉警察。

        不过,眼下最让唐婉担心的还不是这个女警,而是早晨收到的那条微信,起码目前那个小保安已经窥探到了自己的秘密。

        只是还不清楚他给自己发那张照片究竟想干什么,多半是敲诈,悔不该一下给他这么多钱,现在看来,即便给他五千块钱就足够把他收买了,一下子给了五万,他自然把自己当成富婆了,说不定就起了贪婪之心。

        唐婉现在的心里简直乱成了一团麻,一方面担忧儿子的安危,另一方面自己又危机四伏,还要动脑筋怎么掩盖自己的丑闻,搞得她身心疲惫不堪。

        最让她揪心的是儿子被绑架的事情好像已经跟自己的丑闻纠缠在一起了,如果自己继续隐瞒,无异于拿儿子的性命冒险。

        因为在跟祁菲谈过之后,她忍不住又觉得自己的情夫很可疑,起码有不少疑点,宾馆的监控录像只能证明他没有亲手绑架儿子,但不能证明他没有参与这件事。

        说实话,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这个男人当初接触自己就是不怀好意,尤其是他还接近小虎,以至于让他成了儿子眼里的老熟人。

        最可疑的是,要不是他极力怂恿,自己原本压根就不会带孩子来天福商场,就像祁菲说的那样,沃尔玛、家乐福都离自己家里很近,为什么要跑到这么远的天福商场来呢?就连警察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最要命的是自己还跟情夫一起出现在了商场里,并且还给那个管理员留下了印象,要知道,一年多来,自己一直都非常谨慎,从来不会跟情夫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

        即便去宾馆都是一前一后,甚至手机号码都是专用的,可那天一着急,居然就跟他一起从宾馆里跑出来了,简直是昏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