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12章 暧昧的眼神

第12章 暧昧的眼神

        快吃晚饭的时候,周建伟阴沉着脸回来了,要不是岳父岳母坐在饭桌上,他可能都懒得陪,不过,至始至终,没有跟唐婉说一句话。

        欧阳云苏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她明白,如果外孙真的找不回来,或者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基本上不要指望周建伟会原谅女儿,这桩婚姻也算是走到头了。

        说实话,欧阳云苏倒也理解女婿的心情,毕竟,小虎被人绑架女儿有推卸不掉的责任,做为一个全职妈妈,看好自己的儿子是她的本分,怎么能把儿子丢在商场五六个小时不闻不问呢。

        说实话,她自己内心里对女儿的行为也很生气,不过,做为一个母亲,她当然向着自己的女儿,何况昨天晚上丈夫唐斌已经当着周继尧和周建伟的面责备过女儿了,做为母亲难道还能对自己的宝贝女儿落井下石?

        再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责备女儿也只能增加她的负疚感,甚至说不定会把女儿逼上绝路,所以,昨天晚上她当着周继尧的面职责女婿也没有尽到责任,不能把小虎被绑架的责任推到女儿一个人身上。

        欧阳云苏见周建伟坐在餐桌上沉默不语,并且也很少吃菜,于是装作关馨女婿的样子,夹了一点菜肴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缓缓说道:  “建伟,不管怎么样,饭还是要吃的,出了这种事谁心里不难过?

        我知道你生婉儿的气,但这种事情能怪她吗?绑匪显然是冲着你们父子来的,不管是为钱还是为了复仇,严格说来婉儿和小虎都是受害者。

        还是你爸说的对,既然小虎已经被人盯上了,即便昨天婉儿不去做美容,这件事迟早都会发生,这就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所以,你和婉儿都要想开点,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们应该互相安慰、而不是互相指责,夫妻本市同命鸟,决不能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周建伟本来并没有陪岳父喝酒,听了丈母娘的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拿起酒瓶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摸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了一口,不冷不淡地说道:“我现在谁也不怪,只要能把小虎找回来,什么都好说。”

        欧阳云苏脸色一沉,说道:“谁不想把小虎找回来?可万一找不回来呢?”

        周建伟被丈母娘逼到了死角,瞥了埋头吃饭的老婆一眼,言不由衷地说道:“那我也只好认命了。”

        本来闷头喝酒的唐斌听了女婿的话,把酒杯往桌子上一墩,瞪着眼睛看看欧阳云苏,又看看女婿,瓮声瓮气地说道:“什么叫认命?难道你们现在就已经开始给小虎安排后事了吗?”

        欧阳云苏见丈夫发脾气,急忙嗔道:“哎呀,你这张乌鸦嘴,怎么就说不出人话呢,亏你还当过市领导呢。”

        唐婉娇嗔道:“哎呀,你们就不能少说点?人家心里烦着呢。”

        说着,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自顾上楼去了,欧阳云苏盯着女儿的背影骂道:“这死丫头,真不知好歹。”

        说完,亲自拿起酒瓶给周建伟斟满一杯酒,说道:“别管她,陪你爸再喝一杯,我相信小虎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丈母娘亲自斟酒,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周建伟显然没有料到,眼睛就朝欧阳云苏瞟了一眼,而这一眼在欧阳云苏看来就复杂了,说实话,女婿的这种眼神欧阳云苏并不是头一次看见,做为一个过来人,她能看出其中深刻的内涵。

        说实话,唐婉跟周建伟谈对象的时候,欧阳云苏就已经见过这种眼神了。

        她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周建伟没有提前打电话突然跑到到家里找唐婉,当时唐斌不在家,唐婉在书房里玩电脑。

        而欧阳云苏刚刚在卫生间冲了一个凉,她还以为是丈夫回来了,于是穿着轻薄的睡衣一边用一块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就过去开了门。

        没想到站在门口的竟然是女儿的男朋友,她记得当时周建伟有几秒钟的愣神,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她,尽管那眼神中的火苗瞬间即逝,可欧阳云苏已经解读的明明白白。

        只是,欧阳云苏当时也没有多想,毕竟她身上穿的太少了,她理解女婿在一瞬间的失神,做为一个老女人,甚至内心深处还有点得意。

        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可她知道自己的丰乳肥臀对男人的杀伤力,只是没想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也被自己给电到了。

        当然,欧阳云苏可不是那种轻浮的女人,她不会做出任何回应,这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并没有因此就对女婿的人品下结论。

        只是,后来随着女儿跟周建伟交往的深入,女婿来家里做客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多,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经常会用那种眼神从她的身上扫过。

        有时候她虽然没有转身,可明显能够预感到周建伟正盯着她的屁股,即便这样,她还是没有想太多,因为她知道每天盯着她的屁股看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呢。

        并且,她相信,自己丰硕的肥臀再迷人,也比不上女儿年轻娇嫩的小翘臀,等到周建伟品尝过后,肯定再也不会对一个老女人的屁股感兴趣了。

        说实话,欧阳云苏这种见多识广的女人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半大小子盯着自己的屁股看而感到害臊或羞耻,说白了,她连脸都没有红一下。

        实际上,让她真正脸红心跳的是另一个人偶尔流露出的跟周建伟一模一样的眼神,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家周继尧。

        周建伟尽管心情不佳,甚至都没有心思陪岳父喝酒,但丈母娘亲自斟满的酒杯却无法拒绝,再瞟了丈母娘之后,端起酒杯跟唐斌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唐斌也一口干掉了杯中酒,推开椅子说道:“我闷得慌,出去走走。”

        欧阳云苏马上站起身来说道:“我赔你去吧。”

        没想到唐斌摆摆手说道:“你还是陪陪婉儿吧。”说完,自顾出去了。

        其实,唐斌并不只是出去走走,而是慢悠悠溜达到主干道上,然后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在出租车里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三十分钟之后,他坐在了一个小茶楼里,等到服务员端上茶之后,一边慢慢品着,一边不时看看手表。

        约莫十几分钟之后,一辆轿车停在了茶楼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干练男人,只见他快步跑上台阶,走进茶楼之后在昏暗的灯光下四下看了几眼,然后走到唐斌面前坐下来,笑道:“老领导,这么晚了还请我喝茶啊。”

        唐斌哼了一声道:“你小子就别自作多情了,我可没心思请你喝茶。”说完,朝一个服务生招招手。

        等到服务生把一杯茶放在男人面前离开之后,唐斌端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说道:“我找你有事。”

        男人笑道:“我就知道,没事你也不会把我约到这里来,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

        这个男人名叫陆涛,现任市公安局局长。

        当年唐斌在南召市南山区担任区委书记的时候,他还才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有一次唐斌去基层检查工作,正好去了陆涛管辖的派出所,两个人算是互相认识了。

        可没人知道陆涛怎么就被唐斌看上了,此后两个人都一路升迁,唐斌最后当上了南召市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而陆涛在唐斌离休的那年当上了市公安局局长。

        “我外孙被绑架了。”唐斌的语气平静的就像是在说别人的外孙被绑架了。

        陆涛刚刚摸出一支烟正准备点上,听了唐斌的话,神情微变,盯着他注视了一会儿,确认老领导不是在开玩笑之后,沉声道:“什么时候?”

        唐斌想了一下,说道:“已经过去十三个小时了。”

        陆涛惊讶道:“可我们并没有接到报案,如果是你的外孙被绑架,我不可能不知道。”顿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问道:“怎么?你还没有报案?”

        唐斌点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周继尧担心绑匪撕票,所以打算私下解决,可直到现在,绑匪也没有一点音信,我总觉得这个绑架案有点蹊跷,如果绑匪是以索取赎金为目的话,现在也该来电话了。”

        陆涛摸出打火机把叼在嘴上的烟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盯着唐斌说道:“既然你晚上把我约到这里谈这件事,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还是不想报案?”

        唐斌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可以理解为我向你报案了。”

        陆涛一愣,随即明白了老领导的良苦用心,犹豫了一下说道:“谈谈具体情况。”

        于是唐斌把已经掌握的、昨天下午外孙子在天福商城被人接走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希望你马上展开调查,但这件事不能张扬,如果绑匪知道公安机关已经介入的话,说不定会采取极端措施,这在以前也不是没有先例。”

        “这么说周继尧准备跟绑匪交易?”陆涛迟疑道。

        唐斌点点头说道:“小虎毕竟是他的孙子,他不想有任何闪失,如果绑匪真的是为了钱的话,他准备满足他们,实际上我也同意他这么做。”

        陆涛一脸惊讶地盯着唐斌没有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