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小保安在线阅读 - 第1章 幽会

第1章 幽会

        从下午开始堆积的云层越来越厚,闷热的让人无法喘息,这座两千万人口的都市大汗淋漓。到傍晚七八点的时候,开始有沉闷的雷声滚过天空。

        终于,随着天边一道闪电划过,响起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接着,豆大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地砸下来,不到两分钟,暴风雨终于来了。

        明德路是一条僻静的古街道,街道的尽头有一家鸿雁宾馆,也算是一家商务连锁酒店,五楼508房间里厚厚的窗帘不仅阻隔了外面的光线,也挡住了外界的喧嚣,一张大床上一男一女交股而眠。

        男人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脸部线条棱角分明,裸露的上半身肌肉隆起,发达的弘二头肌正好给女人当枕头。

        女人的年龄好像还要小一点,一张精致白皙的脸蛋上红潮未退,半张脸几乎藏在男人的怀里,胸前的丰满被挤压的微微变了形,但依然触目惊心。

        从薄薄的被单下面凸凹有致的优美曲线来看,女人不仅有着傲人的身材,应该还有一个诱人屁股。

        忽然,窗外响起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震的玻璃窗咯咯作响,男人和女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被惊醒。

        “啊!”只听女人娇呼一声,一下扑进了男人的怀里。

        “别怕,打雷了。”男人搂紧了女人,安慰道。

        女人侧耳听听,用带着磁性的声音慵懒地哼哼道:“好像下雨了。”

        说着,忽然楞了一下,问道:“几点了?”

        男人翻了个身,半个身子趴在女人身上,把脸埋进她的秀发里嗅着,嘟囔道:“应该还早,我觉得只睡了几分钟似的。”

        女人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儿男人的爱抚,可好像还是有点不放心,伸出雪白的藕臂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坤表。

        “啊!不好了,孩子……”女人娇呼了一句,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男人,猛地坐了起来,身上的被单滑落下去,胸前一阵波涛起伏。

        男人也跟着坐了起来,疑惑道:“怎么?几点了?”

        女人一把掀开被单下了床,任由不着寸缕的娇躯整个暴露在男人的眼里,很显然,她在这个男人面前已经没有了羞涩感。

        “哎呀,你这个死人,还愣什么?已经七点多钟了,哎呀,肯定来不及了。”女人抓起一件T恤就往头上套,一边娇嗔道。

        男人一听,整个身子几乎从床上跳了下来,抓过裤子就往腿上套,嘴里还奇怪道:“怎么可能?我觉得才迷糊过去几分钟。”

        女人恨声道:“你怎么不想想做了多久?”说完,仿佛想起了先前的孟浪,脸上一热,再没有说下去。

        “哎呀,死人,我的内裤呢?”女人光着屁股在床上乱翻。

        男人急忙过来帮忙,一边嘟囔道:“奇怪,到哪儿去了,先前我不是还用来堵你的嘴吗?”

        女人气的踢了男人一脚,也顾不上内裤了,一把抓过自己的牛仔裤,嘴里带着哭腔似地哼哼道:“非被你害死不可,算了,来不及了。”

        不一会儿,两个人穿戴整齐,女人拉开窗帘的一角朝外面看了一下,顿足道:“哎呀,这么大的雨,到处都塞车呢,肯定来不及了。”

        男人宽慰道:“别急,商场娱乐城的老师会帮我们照顾孩子,肯定不会让他们乱跑。”

        女人在男人身上掐了一把,恨声道:“都赖你,说什么为了安全,非要把手机关掉,万一他打电话怎么办?”

        男人急忙打断女人的话问道:“你儿子应该知道家里的电话号码吧?”

        女人焦急道:“知道又怎么样?到时候我怎么解释?”

        顿了一下,反问道:“怎么?你女儿不知道你老婆的手机号码?”

        男人怔怔地楞了一会儿,一拉女人的手,说道:“说什么都没用,就看运气了,快走吧。”

        说完,拉着女人就出了门,刚走了几步,一拍脑门又跑回了客房,原来是把车钥匙落在里面了。

        戴家郎是鸿雁宾馆唯一的保安,老板娘不在的时候还要客串一下大堂经理,包吃包住一个月两千块。

        说实话,工资虽然不多,但对于他这个刚刚从部队复员,在这个大都市举目无亲的人来说无异于是一个暂时的避风港,所以,他在这里一下就干了将近一年。

        原本他可能就会在鸿雁宾馆混下去了,毕竟三个女服务生他已经搞定了两个,甚至老板娘喝完酒之后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迷离,只要他愿意,说不定早晚登堂入室呢。

        可戴家郎的命运似乎另有安排。

        “哎,魂都勾去了是吧?”

        戴家郎正自盯着出去的一男一女怔怔发呆,忽然有人揪着他的耳朵娇嗔道。

        “你神经病啊。”戴家郎摸着自己的耳朵愤愤地说道。

        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女人一脸鄙夷道:“再漂亮有什么用?不过是一只鸡而已。”

        戴家郎舔舔嘴唇,似自言自语地说道:“世上哪有这么漂亮的鸡?做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做鸡呢?”

        戴家郎和女服务员都认定,这个女人是一只鸡。

        女服务生嗔道:“不漂亮能赚钱吗?你就别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这种货色,一晚上没一千块钱你连毛都碰不到呢。”

        戴家郎愤愤道:“一千块?难道镶金边了吗?”

        女服务生嫣然一笑道:“女人还不是凭一张脸?”

        戴家郎低头看看女服务生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似乎忽然就有了感觉,只见他几步走到门口朝着外面张望了几下,然后回过身来,半抱半拖的就把女服务生拖进了柜台里面的一个小房间。

        “哎呀,讨厌,你干什么?”女服务生欲拒还迎道,“可能有人来呢。”

        戴家郎伸手指指桌子上的一台监视器说道:“没事,有人来我看着呢。”

        戴家郎脑子里想象着那个见过三四次的高贵女人,一下就把女服务生弄的的趴在床上动弹不得。

        “哎呀,你简直就像个野人,昨天弄了一晚上,今天怎么还这么厉害?”女服务生面色娇羞的抱怨道。

        戴家郎干笑道:“在部队憋的太久了,妈的,真不应该去当兵啊。”

        女服务生晕着脸说道:“家郎,你就认命吧,那种女人可不是你能碰的,倾家荡产呢。”

        戴家郎似乎没有听到女服务生的劝告,自顾说道:“你说她究竟是不是鸡,我怎么就不信了,这么好看的女人,为什么要去做鸡呢?”

        女服务生就像是一个哲人似地概括道:“一个字,钱。”

        戴家郎疑惑地盯着女服务生说道:“那为什么钱字跟鸡字差了这么远呢?

        女服务生没有回答戴家郎的话,急匆匆穿好了衣服,惊慌失措道:“哎呀,老板娘回来了。”

        戴家郎瞥了一眼监视器,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  衣服,然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

        位于城东的天福超市此刻已经快打样了,门口的保安已经关上了玻璃大门,客人只准出不准进,显然里面已经开始清理人了。

        只见一男一女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男的二十七八岁模样,英俊强壮,女人的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披着一头秀发,雪白的鹅蛋脸上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

        “哎,关门了,请明天再来吧。”一名保安当住了两个人的去路。

        女人急忙说道:“我们孩子还在里面呢?”

        保安疑惑道:“孩子?在什么地方?”

        男人不耐烦道:“在八楼儿童娱乐中心,刚才出去办了点事给耽搁了,你就行个方便吧。”

        保安倒也通情达理,见两个人一副焦急的模样倒不像是装出来的,于是闪过一边让两个人进去了,一遍还盯着女人的屁股欣赏了一会儿。

        原本热闹的八楼儿童娱乐中心冷冷清清,早就没孩子在里面玩了,只有两个保洁阿姨正在打扫卫生。

        “阿姨,你看见两个孩子了吗?”女人一阵小跑来到一个保洁员面前焦急地问道。

        阿姨摇摇头,不解道:“孩子?家长都接走了,也不看看几点了。”

        男人走过来说道:“我们有点事耽搁了,没有赶上接孩子,不知道现在孩子在什么地方?”

        保洁阿姨疑惑道:“反正这里已经没有孩子了,会不会是在商场管理员那里,你们去办公室看看。”

        两个一听,二话不说就沿着过道跑到了办公区,只见一间办公室的门敞开着,里面有一个年轻的女工作人员好像正准备下班。

        男人急忙走进去问道:“小姐,我们中午的时候把孩子寄托在娱乐场玩,然后就出去办事了,结果就耽误了接孩子,不知道孩子是被接走了还是在你们这里?”

        女工作人员一脸疑惑地说道:“这个时间点孩子都被家长接走了,今天没有孩子滞留,如果有的话我们会及时联系家长。”

        男人瞥了一眼女人,又问道:“你确定?”

        女工作人员笑道:“怎么?难道我们还会把你们孩子藏起来?这种情况也不奇怪,有时候确实有家长把孩子忘在这里,不过,我们都会通过电话联系到家长。”

        顿了一下,又说道:“会不会是你们家里人把孩子接走了?还是先回家看看吧。”

        男人站在那里迟疑了一会儿,冲女人使个眼色,然后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女人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跟了出来。

        “我们的手机联系不上,娱乐场的老师肯定联系了我们家里人,不用担心,先回去看看吧。”男人在走道里小声说道。

        女人一脸阴郁道:“但愿是保姆来接的。”

        两个人冒雨来到了商场前面的停车场上,女人掏出钥匙打开了一辆宝马轿车的门钻了进去,男人也钻进了副驾。

        女人沮丧道:“这下好了,回去怎么解释?”

        男人倒像是没有这么担心,掏出一支烟点上,拍拍女人的肩膀说道:“随便找个理由,比如做美容睡着了,车堵在路上了,突然不舒服去医院了……”

        男人还没有说完,女人就嗔道:“你说的轻巧,不管什么借口,关手机这一点就说不清楚。”说完,幽怨地瞪了男人一眼,小声道:“我总觉得我老公已经在怀疑了。”

        男人楞了一下,随即替女人壮胆道:“你这是做贼心虚,手机还不好解释吗?就说没电了。”

        女人在男人的胳膊上掐了一把,恨声道:“哎呀,你就别出这种馊主意了,我每天晚上都充电,他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会没电?再说,我总是随身带着充电宝呢。”

        男人想了一下,说道:“刚才也忘记问商场那个八婆了,该不会是你丈夫亲自来接的孩子吧?他是个大忙人,应该没时间吧?”

        女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今天是星期天,我带着孩子出门的时候他还在家里呢,不过,应该是保姆来接的。”

        男人急忙说道:“那你赶紧回去,趁你老公没回来先问问保姆,也许娱乐场的老师是给你家里打的电话呢,你老公未必知道这件事。”

        女人犹豫了一一会儿,瞥了男人一眼,嗔道:“怎么?难道你就不怕她怀疑你?”

        男人装出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说道:“怀疑又怎么样?大不了分手。说实话,自从跟你在一起之后,我这一颗心也就在你身上了。”

        女人急忙打断了男人的话,说道:“快别这么说,就算是为了孩子也不能离婚。”

        男人哼了一声道:“你是离不开他给你的荣华富贵吧?”

        女人嗔道:“你什么意思?都跟你这样了还说这种没良心的话?我要是嫌弃你的话还会……”

        女人话还没有说完,男人一把搂过了她的脖子,顿时就亲的她喘不过气来,良久,两个人才分开。

        只听男人喘息道:“婉儿,我爱你,我现在真的离不开你了,说实话,一想到你每天晚上跟他睡在一张床上的情景,我都想死掉算了。”

        女人也紧紧搂着男人,娇喘吁吁道:“难道我不一样吗?一想到你趴在她的身上干那事,心里就像吃了一只苍蝇。

        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总是让你洗完澡才做了吧,并不是我有洁癖,而是一想到你那个东西进入过她的……”

        男人一听,没等女人说完就赌咒发誓道:“怎么你不信呢,自从跟你做了以后,我跟她就不干这事了,我要是骗你天打雷劈。”

        男人话音刚落,忽然就响起了一阵雷声,雨势顿时更加凶猛了,女人推开男人嗔道:“老天爷都不信你的话呢,好了,我们还是回去看看情况再说吧。”

        男人急忙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女人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等我的电话。”

        男人又凑过脑袋在女人嘴上亲了一口,然后才恋恋不舍地钻了出去,一路小跑来到了一辆奇瑞轿车跟前,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然后盯着女人的宝马车渐渐消失在夜幕中,这才点上一支烟坐在那里慢慢吸着,看样子好像并不急着回家,直到吧一支烟吸完,这才不慌不忙地把车慢慢开出了停车场。

        ……

        (各位读者,新书发布,请大家多多支持!帮忙宣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