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机缘聊天群在线阅读 - 第237章 这简直是一道送命题

第237章 这简直是一道送命题

        站在自己的墓碑前看着自己的坟墓,有其那墓碑上的文字明显还是自己亲手所写。

        那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这种体验,周易可以保证,是个人就不想经历第二次。

        哦,不对!是个人就不想经历哪怕一次!

        转过头,看向道猫小姐,“这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会有我的墓碑?”

        “不光有墓碑哦,”道猫小姐用一根小指戳了周易一下,小心翼翼的观察,发现他好像没有注意到的样子,就有悄悄的多戳了两下。

        暗爽了一下,指着墓碑后面的坟墓,“你猜猜,这墓碑后面的坟墓里会是什么?”

        “难不成还真能是我?”

        周易觉得如果里面躺的真是他的话事情就一点不玄幻了,那特么直接就改成灵异悬疑了好吧。

        “应该是哦,”道猫小姐又悄悄地戳了他一下,“至少以前应该是,现在嘛”

        道猫小姐想了想,“咱们不如亲眼看看吧。”

        “亲眼看?”周易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

        怎么亲眼看?挖坟掘墓?

        如果这墓里真的是自己的话,那不等于是自己挖了自己的坟?

        这特么比传说中某个考古考到最后结果发现挖的是自家祖坟的考古学家还傻逼了好吧!

        只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想法不对。

        如果这墓真的是自己的,那自己都在这站着了,还在乎一座坟墓干嘛?

        就像月儿姑娘那样,人家光见证自己的坟墓被挖都见证了多少次了。

        光盗过自己的坟墓的盗墓贼都不知道弄死过多少批了。

        现在不照样该怎么怎么,丝毫不受影响。

        而且没记错的话,她自己都挖过自己的墓,还不止一座。

        那要不挖开了看看?

        见他脸上表情一变再变,道猫小姐的一只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坏人,你想什么呢?”

        “挖墓。”

        下意识的答出口,周易转过头看向猫姑娘。

        道猫小姐噗嗤笑了一下,“自己挖自己的坟?”

        忍俊不禁,身体都忍不住颤抖的想要笑出声。

        忍了好半天,道猫小姐才竖起一个大拇指,“坏人你真有想法。”

        周易看着她,疑惑问,“不用挖开?”

        “想挖开也可以哦,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挖的开。”

        道猫小姐敷衍了一句,手又花开了一道空间裂缝,从里面摸索了片刻,摸索出来一枚玻璃球一样的珠子。

        也不知道这珠子干嘛用的,周易也不敢问。

        就那么看着道猫小姐的表演。

        道猫小姐把珠子拿出来,嘴唇微动,不知念叨着些什么。

        离得不算太远,周易尽可能的集中精力,也只听到了诸如‘大坏蛋’、‘大笨蛋’、‘大混蛋’之类的词汇,也不知道是说的谁,人家忙着呢也不好开口问。

        等道猫小姐叨咕了一阵,那珠子中突然出现了一道亮光。

        亮光化作丝线,一端从珠子中飞出,沿着幽冥通道一直蔓延至那墓碑后的坟墓中。

        一端光芒插入坟墓中,片刻后,坟墓开始渐渐变得透明。

        透明的坟墓中,空荡荡不见尸身、也没有棺椁,唯有一枚晶莹的六面体静静的安放其中。

        那丝线自六面体穿过,像是洞穿了时空的界限。

        一幕一幕的画面,开始从被那光线串引,飞速倒退。

        空荡荡只有一枚六面晶体的墓室倒退为放着一具空棺的墓室,再倒退为青铜棺中躺着道朦胧身影的墓室,再倒退为一座刚刚挖开,还未曾掩埋的墓室。

        画面一闪再闪,最终在墓室外,一座泥塑前定格。

        而后定格的时间开始从那一刻流转。

        寂静的轮回之地,亿万载无人光顾。

        立于轮回之所镇压三界六道的塑像,在亿万载岁月中早已蒙尘,无人擦拭,以至看不清面容,甚至难辨其性别。

        没有任何参照物的轮回之所,似乎连时间都失去了意义。

        不知过了多久、多久。

        “哒~哒~”

        幽寂的轮回之地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由远及近,回音在整个轮回之所回荡。

        至某一刻,脚步声停止,一道朦胧看不清面容,甚至连是男是女都难以看出的身影在泥塑前站定。

        抬手,如许久未见的旧友偶然相遇于开着一脚咖啡店的转角,轻轻挥手寒暄。

        “嗨!”

        尽管面容朦胧难辨,但在那声音响起在打招呼的时候,看着这幅画面的人似都感受到了那朦胧的背后,那打招呼的人轻轻牵扯起的嘴角,带着不羁的张扬。

        泥塑无声,似一座冰冷没有感情的泥雕,对于这个招呼没有任何的回应。

        “嘿!还不理我。”

        那朦胧的身影蹲下,抬手轻轻擦了擦泥塑脸上落满的灰尘。

        “崽儿啊,好久不见,阿爸想死你了。”

        由此可以判断,那面容模糊朦胧,连声音都让人难辨男女的身影,其本身大概、应该、也许有超过百分之四十九点九的可能会是个男的。

        只是,如对牛弹琴,那朦胧身影的话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崽儿啊,阿爸错了!你就给个面子出来一下好不好?

        爸爸在被一个老巫婆追杀,这会急需你帮助跑路呢,再晚让她追上来就来不及了啊。”

        “崽儿?”

        无人回应。

        “轮回妹子?”

        没有动静。

        “小姐姐?”

        不为所动。

        “大姐?”

        我只是一具没有感情的泥塑。

        “姑奶奶!叫你姑奶奶了行不?”

        叫祖奶奶都没不理你,哼!

        “祖奶奶,祖奶奶行不?高抬贵手,帮个忙啊!

        咱这交情,你忍心看着我被一个老巫婆追杀吗?

        那老巫婆长得那个丑,你都不知道比你因果姐姐长得都丑。”

        “咔~”

        当那朦胧的身影说到这里的时候,以第三视角目睹这一切的四个人都看到眼前的画面闪烁了一下,如同很久很久以前的黑白电视,突然接收不到信号了一样。

        “唉作死啊!”

        边上,道猫小姐看了一眼手中的珠子,忍不住轻轻摇头感叹了一句。

        虽然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周易隐隐间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

        好在,信号不好只是那一瞬。

        在那一瞬过后,画面再一次清晰的出现。

        那面容朦胧的身影在说完那句话后,泥塑的眼睛似动了一下,又像是一动都没动,让人分不清到底是动了还是错觉。

        “唉”

        见自己连脸都豁出去了,泥塑还是对自己不搭不理的,那朦胧的身影轻轻的叹了口气。

        “你看看我,都忘了你已经陨落了许多年了。”

        手轻轻的覆在泥塑的脸上,面容朦胧的男人深情的眼睛望着泥塑的脸。

        “没关系,哪怕你陷入了沉睡,我也一定会把你救回来的。”

        “记得小时候看过的童话故事了,灰姑娘吃了邪恶巫婆给的毒苹果,陷入了永恒的沉睡之中,被七个葫芦娃收留。

        就是唐僧带着孙悟空、猪八戒和白龙马仨徒弟路过的时候也吻醒的。

        我虽然跟唐僧不一样,不是王子出身。

        但我好歹曾经也当过几天归墟之国的皇帝,身份上和王子是没什么差距的,对吧?”

        自言自语的嘀咕着,那面容朦胧的身影脸向前凑了凑,看着泥塑的眼睛。

        “所以,你这是在暗示我,对吧?

        暗示我无论我说什么都叫不醒你,除非亲你一下?”

        说着,脸一点一点向前凑去,嘴唇越来越贴近泥塑的嘴唇。

        十厘米。

        五厘米。

        三厘米。

        两厘米。

        一厘米。

        周易有注意到,那面容朦胧的身影的嘴唇每靠近泥塑的嘴唇近一分,苏姑娘和阿璃的脸色都变得阴沉一分。

        当二者的嘴唇相距不到一厘米的时候,两个姑娘的脸都有些黑了下来。

        “噗~”

        就在几人都以为那面容朦胧毫无节操的家伙要出卖色相把泥塑吻醒的时候,突然一声笑场声从画面中传来。

        “不行!不行!这个我真来不了。”

        收回嘴唇,面容朦胧的身影起身看着泥塑。

        看了片刻,脸上似有坚毅之色,语气中带上了几分视死如归。

        “罢了!不就是一个丑的让人不忍直视的老巫婆的追杀吗。

        你不愿意帮就算了,是我对不起你们在先。

        大不了大不了我就从了她”

        “你敢!”

        轮回之地,似有惊雷炸响,不像声音,更像是一道恐怖的意志在传递自己的惊怒。

        惊怒中,似乎还隐藏着失望后的恼羞成怒。

        在声音响起的下一刻,泥塑眉心处睁开一道竖眼,竖眼中一道光照亮轮回之地,凝成一面光镜。

        光景映照泥塑的身后,在其身后出现了清晰的世界壁垒。

        “苍生笔在你手里吧,自己开门,快点,我撑不了多久。”

        终于得到了回应,那面容朦胧的身影笑着点头,“得嘞,保证不耽误时间。”

        说着,人已经越过泥塑走到了泥塑的身后。

        看一眼清晰显化出来的世界壁垒,没有急着动手。

        手一挥,手中多出一杆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毛笔。

        “哼,你果然紧着那个小贱人,随身都带着她的东西。”

        对于这声音,那面容朦胧的身影当做没听见,也不解释,也不说话。

        拿着毛笔,笔尖放到嘴里拿舌头舔了舔。

        在泥塑背后丈量好一块地界,蹲下身执笔开始画地为牢。

        “你在干什么,说了我撑不了多长时间。”

        “好歹得弄座坟糊弄一下啊,那老巫婆难缠的紧,放心,很快的。”

        说这话,手中的笔丝毫不停,唰唰唰在地上画出来一座大墓。

        在大幕被完整画出来的那一刻,笔尖光芒一闪,本只是图画的大幕竟在他的笔下化作了真实的坟墓。

        稍一犹豫,咬了咬牙,凭空拿出一口青铜古棺丢进了大墓里,那身影执笔封上了墓门。

        抬手唰唰唰在墓前画了一座石碑,上书——周易之墓。

        “好了,七世铜棺先放你这,帮我看好了啊!”

        弄好了墓,那朦胧身影回头看一眼身后的泥塑,叮嘱一句。

        “赶紧滚。”

        “得嘞,马上。”

        身影笑笑,快步走到世界壁垒前。

        提笔。

        “唰唰唰!”

        一道歪七扭八的门自世界壁垒上浮现,渐渐化为真实。

        手一拉,门开,露出一片璀璨星空。

        “崽儿,爸爸走了啊。”

        “等下。”

        身后有声音响起,那身影脚步一顿,“干嘛?不舍得我?”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

        “你说那老巫婆比她还难看。”

        “她?哦,你说因果啊”那身影回过头,面不改色的点头,“真的。”

        “那我呢?”

        “你好看,你跟她比肯定你好看。”

        “真的吗?”

        “真的,肯定真的。”

        “没骗我?”

        “骗你是小狗,被猫欺负的汪汪汪的那个小狗,真的不能再真了,你跟谁比都是你好看,谁跟谁比都是你好看。”

        “嗯,”那意志恢复了淡定,“滚吧。”

        “好嘞,再见。

        崽儿,爸爸会想你的!”

        挥手,踏入那扇门。

        下一瞬,身影消失不见,门消失不见,坟与碑同样消失不见。

        空档的轮回之地,再一次恢复了亘古以来的寂静。

        破旧的轮回神庙中,几个人对视一眼。

        张了张嘴,周易看向黑着脸的苏姑娘和不高兴的阿璃。

        “咳咳那个,我要说这事跟我没关系,我是无辜的,你们信不?”

        苏姑娘看他一眼,“我和她比谁好看?”

        阿璃看他一眼,“她和我比谁好看?”

        两位姑娘对视一眼,眼神又不约而同的落到周易脸上,“我们两个谁好看?”

        周易:“”

        他觉得,这简直是一道送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