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第一枪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梁山后代

第八十四章 梁山后代

        高宠摆手让高卫退下,笑问道:“小娘子好手段!这一千两银子尽管拿去。不过小娘子的手段倒是让我想到了一个人,当初纵横京东的没羽箭张清和你是什么关系?”

        女子听了明显一愣,身体已经绷紧了,手中暗暗的扣了一个石子。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的来历?”

        “还真是让我猜到了。”高宠哈哈一笑道:“小娘子不用紧张,我们并不是敌人,不然你的石子可伤不了我。”

        “那你就试试!”那女子受了轻视,颇有些气愤;突然一扬手一道寒光直奔高宠而去。高宠时刻在注意她的动作,看她手一扬赶紧扭头躲闪。

        一道劲风擦着他的脑袋飞了过去,刮的他脸颊有些生疼。那女子看到高宠躲过了她的石头,心中微微一惊,手上发力啪啪又是两个石头打了过去。

        高宠急忙闪身躲开一颗,接着大手一张砰的抓住一颗。女子一愣,看着高宠松开手,自己石子已经四分五裂。

        “我输了!”女子长叹一口气道:“我就是张清的遗孀仇英,你可以将我扭送官府;不过跟着我的这些人都是贫苦百姓,请饶了他们的性命。”

        “娘!”一声奶声奶气的呼声,接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从高保保和高虎身边挤了进来;直奔仇英跑了过去,然后一下子扑进她的怀中。

        “夫人。”外面一阵喧哗,几十个衣衫褴褛的百姓,团聚在门口,畏惧的向里面看着。

        仇英抱住自己的儿子,轻轻的亲了一口对着高宠道:“他的父亲虽然曾经是梁山大盗,不过毕竟受了招安,最终也是为国捐躯。我们也是逼不得已才走到了这一步,请恁放过我的孩子和百姓。我情愿束手就擒和你们去官府认罪。”

        高宠微微一笑道:“仇娘子,我好想没有说要把你送到官府啊?梁山好汉我还是非常敬仰的,我也绝不会伤害你们,大家都尽管放心吧!不过这里人多嘴杂,咱们道里面详谈如何?”

        仇英看看四周,让叶守带着大家在院中等候,自己抱着儿子跟着高宠和刘子翼进了龙王庙,高卫和刘灼站在门口守护。

        “仇娘子放心,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咱们的赌注我也会照常发个你们;而且你们要是去北面逃荒,可以去真定府高家镇。我可以接收你们这些难民,同时可以分配给你们土地,让你们在哪里扎根生存。”

        仇英愣愣的看了他半晌道:“我都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吗?”

        高宠一笑道:“不要想得太多,天下坏人很多,好人也没有绝迹。我叫做高宠高开平,是开国开平王的后代;家就住在高家镇。

        我也听别人讲过仇娘子威名,是一个巾帼不让须眉好汉,就是在梁山三十六员大将中,也是上等的人物,就是您的丈夫张清也不一定稳赢了你。”

        “小王爷真是太客气了,我今天不也是输给您了吗?我还很好奇恁是怎知道我这个无名小卒的呢?”

        “我身边也有几个您以前的朋友,比方说河北玉麒麟卢俊义,混江龙李俊;都在我的手下做事。这下仇娘子应该放心了吧!”

        “卢伯伯和李伯伯?他们都还活着?”仇英一声的惊呼。

        “不错,还有童威,童猛,孟康几个人都在。”

        仇英听了再没有怀疑,卢俊义和李俊是梁山的头领,还可能是他道听途说;不过童威,童猛和孟康几个头目他竟然也知道,这就假不了。

        “多谢小王爷收留,我们愿意去高家镇”仇英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侥幸。曾经大盗的身份吗,让她非常的敏感,生怕一不小心泄露出去,官府就要反攻倒算找自己的麻烦。

        这一次出来逃荒,也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有想到出门遇到贵人;自己的未来终于投了着落,而且和卢俊义和李俊这两个以前的朋友在一起,也不会担心人单势孤,遇到危险都没有人照应。

        “既然仇娘子看的起我,我也一定保你们平安。这1000两银子当做路费,还有这绿林令拿着,从这里到信德府多有强人出没,有了它保你们一路平安。”

        “谢谢,小王爷!这么多银子我们可用不了,我拿一百得了,剩下的还请小王爷带走。”

        “算了吧!你们也好几十号人呢?就不用跟我客气了。再说这是你凭着本事赢的,尽管拿去好了。”

        “谢谢小王爷。”仇英也没有再客气,痛快的将银子收下。

        “以后都以一家人,就不用客气了。还有我的勋爵已经被官家拿下了,你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吧!”

        “那我还是和他们一样称呼恁少君吧!不知恁们怎么会到这里?”

        “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也是建州知府刘韚刘大人的三公子刘子翼。我们都是武举,这次是到京城武试的。仇娘子住在大名府吗?这里这么荒凉,知不知道这里出了什么问题?”

        仇英摇了摇头道:“先夫为国捐躯之后,我带着孩儿张节和老家人叶清夫妇一起回了先夫的家乡相州,在那里隐姓埋名隐居起来。不过相州去年水患不断,而且官府的税收还一再增加,很多人都被迫出来逃荒。

        我们忍饥挨饿,坚持到了现在,田中正是青黄不接,官府还要增加赋税,不得已才走上了逃荒这条道路。

        少君,这里的情况已将算是好的了,您在往前走赤地千里,饿殍遍地,就是易子而食的事情都有。”

        高宠和刘子翼愕然,他们握拳喝道:“这帮狗官,这是非逼迫着好好的百姓落草才算是称心吗?”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我们家里的积蓄被他们榨干之后,被迫逃荒,就连赖以生存的土地也就都被他们占了去。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哪里会管百姓的死活?”

        大家听了义愤填膺又是一阵的破口大骂,高宠看看依偎在母亲怀中的小男孩张节,发现他骨骼粗壮,手大脚大,倒是一副练武的好苗子。于是笑着问道:“仇娘子,这个小孩儿就张节吗?”

        “正是。这苦命的孩子是先夫的遗腹子,从小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先夫给他起好了名字,就上了战场,结果却是天人两隔。

        节儿天生力大无穷,倒是像极了他的父亲,只是我这两下子十分的粗浅,真怕耽误了他的未来。”

        高宠哈哈笑道:“这个孩子我一看就觉着和我有缘,而且他骨架宽大,想来以后也是一个有力气的。我想收他为徒,不知道仇娘子意下如何?”

        仇英一愣,他虽然没有和高宠交手,不过通过高卫和他躲避自己的三颗石头子,也能看得出这是一个武艺绝伦的人,不知道比自己强了多少。于是她将自己的孩子拉了起来道:“节儿,少君愿意收你为徒,赶紧给少君磕头拜师。”

        张节倒是一个聪明听话的孩子,听了母亲的话趴在地上就叩头。高宠端端正正的坐着受了他三拜,看到小孩子还要继续,赶紧将他拉了起来。

        “张节,我还有事要去京城,现在没有时间教你练武。你跟着母亲先去真定。到了哪里,请你的母亲将你托付给一个叫做卢俊义的伯伯。他的武功只在我之上,不在我之下,请他帮你打好基础,等我从京城回去了,在传授你武艺。”

        “快谢谢师父。”仇英赶紧指挥者儿子给师父磕头谢恩。高宠伸手将他拦住。

        刘子翼笑道:“张节,你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须知你这个师傅的武艺天下绝伦,跟着他总有你扬名天下的一天。”

        张节不懂事只是点头不语,仇英哪里听不出他话中有话,不由的替儿子一阵的高兴。

        大家都商量已毕,仇英就和高宠告辞,出去安慰自己手下的难民。高宠也让高保保,高卫他们几个撤去了防卫,回庙中休息。

        时间不长外面就响起一阵的欢呼,显然难民们已经得到了通知。知道自己这次逃难有了安置,而且还每人有土地分,都兴奋的欢呼起来。

        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他们汇聚在龙王庙的前面对着高宠等人跪拜行礼,叩谢大恩。

        高宠等人从庙里出来,将他们一一劝住,大家执意谢了高宠,这才回去休息。

        第二天高宠将1000两银子和一封书信给了仇英,让他们到了信德府购买车辆和粮食,然后去真定高家镇。仇英等人将银子放在了小推车上,再三向高宠称谢,然后告辞而去。

        高宠等人也都翻身上马,然后继续赶路。大约快到了傍晚他们终于到了大名府外。大宋朝的这个北方重镇终于浮现在眼前。

        这里和荒郊野外又不一样,这个河北路首府城高地险,崭阔壕深,里面树木掩映中青砖绿瓦,鳞次栉比;城门中人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好一副繁华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