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第一枪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西夏商人

第七十四章 西夏商人

        西夏这个国家,就是一个有奶便是娘的流氓,一直是左右逢源,在鸡蛋上跳舞。在辽国强大的时候,他就联合辽国攻打宋朝,得到了大量的土地,等宋金联合功辽,他也趁火打劫。从辽国得到了大量的好处。

        等宋金交战,他立刻向金国投降,出兵攻击大宋,不仅得到大量的土地,还获得金国的不少赏赐,此时的西夏也达到了顶峰。

        而带领西夏达到顶峰的这位国王就是目前在位的。后世称为崇宗的李顺乾。李顺乾从三岁登基,在位53年。登基之初祖母梁太后专政,梁太后弟弟梁乙埋为国相,一家人把持着朝政。

        梁太后虽然专权不过对于自己的小孙子却十分的关爱,一直是自己亲自带着他,教导他。等梁太后死后,李顺乾将梁家大部分人处死,包括接过梁乙埋相位的梁乙甫。

        不过这个一心发财,没有什么野心的梁爱仁得到宽恕,而且被封为乐顺公,是西夏国有数的大财主之一。

        张九嶷作为这个走私集团的执行者,能力当然毋庸置疑。高宠又是主动抛出香饵,跟他接触张九嶷立刻就上钩,而且亲自来到了真定府高家镇。

        “少君安好。”张九嶷想和高宠合作,当然将他的身份打听得一清二楚,到了这里率先行礼。

        “张大官人,没有想到您会亲自来,欢迎欢迎!咱们到里面详谈。”高宠也非常的高兴,将张九嶷让进了自己后面的中军大帐。

        他们分宾主落座,早有人奉上了美酒美食。张九嶷也是正襟危坐,一套汉人的礼仪拿的丝毫不差。

        “张大官人倒是对我们这一套很清楚?”高宠哈哈笑道。

        “少君,张某本来就是汉人,也是宋人;哪能忘了祖宗的规矩。再说西夏梁太后一家都是汉人,先王夏惠宗和当今陛下都崇尚汉学,大家也都在学习汉族的礼仪,这些都很平常。”

        “哦,也是难怪,不过只是徒有虚表,学得了行为举止,却是学不会做人。一副唯利是图的小人嘴脸,难以持久。”

        “少君此言倒是一语中的,不过活在现在这个世道上,也就是得过且过吧!谁知道以后会是怎么样呢?”

        “张大官人太消极了,如果你有什么不顺心的可以来找我,我这里正缺像大官人这样的人。”

        张九嶷一愣,随即苦笑道:“我只是一个商人又能做的了的什么?离开了乐顺公我什么都不是,请少君见谅。”

        “我认为无农不稳,无工不强,无商不富,天下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存在的理由,怎么会没有什么用处呢?

        而且我听说乐顺公年级已经不小了,而且一大群的妻妾却一直无后。现在梁家还能靠着亲情和夏王拉上关系,等他一去了,可以敌国的财富却是灾祸啊!”

        这句话却是正说在了张九嶷的心头,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

        高宠点了他一下,让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也没有多说,举起酒杯道:“这些都不用着急,张大官人,这就是我们开平王府的开平琼浆,你来尝尝如何?”

        张九嶷看到高宠提起了杯中的美酒,一下子又精神起来道:“少君的美酒我必须得好好地尝尝。”他端起酒杯,轻轻地啜了一口,一股火辣辣的醇香顺着喉咙流进腹中。

        “好酒!好酒!少君,这样的美酒你有多少我全都要了,不知道您准备作价几何?”

        高宠哈哈大笑道:“张大官人这个态度可不像是一个商人的样子。这个酒,我每月可以给你一万斤,而且价格就按我在大宋的价格一贯一斤。”

        张九嶷脸色一变,心中暗暗的思忖,这些美酒如果运回去操作好了翻上4、5倍都不是大事,有了这个利润,什么危险都是值得的。

        高宠笑道:“而且我可以保证除了你们以外,这个酒不会有第二个渠道能够流入西夏。”

        张九嶷脸上笑开了花,有了这个保证,他的可操作空间就更大了,不过高宠为什么会这么关照自己呢?他有些疑惑的对面的年轻的高宠。

        “当然我也有我的要求,西夏产马,就是梁爱仁的手下也有好几处马场,我要上好的战马,按照50贯一匹对冲。”

        张九嶷的脸一下子变了,战马可是战略物资,这个东西的走私,虽然一直屡禁不止,不过都是少量的贩卖,如果他想大批量购买,就是梁爱仁也没有办法。

        “少君,请你理解我的难处,战马是违禁物品,我们可是担着很大的干系啊!当然人有人道,鼠有鼠道;我们也有一定的渠道,但是数量多了,我是真的供应不起。”

        “这个不用担心,我也不多要,一个月150匹,当然这个多多益善,你们如果能多给我也不会拒绝。”

        张九嶷偷偷的松了一口气,这个数量虽然不少,但是也还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而且这个少君不是寻常之人,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这个投资值得去做!

        他当即一拍手道:“好!就按少君说的,咱们凑一个整,每月200!到时候我们用马易酒,一手交马,一手交酒!”

        “痛快!张大官人,我听说你们的铁鹞子铠甲也出售?能不能搞上两套,我做个收藏?”

        张九嶷哈哈一笑道:“如果只是2套,也不用少君破费,我家中就有,下次来时给少君带上,就送给少君了。”

        “如此却是多谢了!张大官人,庆祝咱们合作愉快,大家共饮此杯。”张九嶷也是非常的高兴,赶紧举杯相和。

        送走了张九嶷,高宠开始训练自己的义勇军,经过两个月的忙碌,人员都已经到位,他们也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新军训练。

        军营现在经过数次的扩充,已经占地两千多亩,给人一种以一眼看不到边的感觉。

        周围的杨柳已经开始冒出了嫩芽,和煦的阳光照在身上暖烘烘的。高宠坐在检阅台上,看着下面的军队操练,心头激情澎湃。

        经过这个大半年的努力,自己终于有了一定的自保的实力,最少是在金兵南下的时候;不用带着母亲背井离乡的逃难了。

        “少君。我想向您告假一段时间。”在他思绪起伏,感慨万千的时候,刘子翼突然上前禀报。

        高宠被吓了一跳,刘子翼是自己手下的参赞军师,为数不多的能够帮助自己管理军中杂事的人。这一段时间对自己的帮助可以说是最大的,如果他要是走了,对自己打击可是太大了。

        “子翼为什么要告假?莫非是要离我而去?”高宠紧张的坐直了身子。

        “少君,这几个月咱们相处的十分痛快,我怎么会舍得离开。这不今年到了开春闱的时候,虽然武学不被人重视。不过我好歹也是一名武举,也想去比武场上和天下的英雄较量一下。”

        高宠听了眼睛一亮道:“好啊!你不说我自己都忘了,我也是一个武举人呢?俗话说:学的文武艺卖于帝王家!这次我和你一起去参加武试。”

        “少君也要参加?那我们只能奔着第二去了。”刘子翼长叹了一口气。

        “休要取笑,说实话我都没有参加过考试,这个武举也是闹着玩捐来的。你给我说说这个比赛是怎么回事?都比个什么?”

        刘子翼哈哈笑道:“这个武试在4月开始,因此叫做春闱,又叫武闱。从本朝开始规定:武举不能只有武力,要“副之策略”,兵法等。有武比定去留,文比定名次之说。

        武试的笔试考三类题,一类默写补充经义(有些像填空);一类默是用武经七书的经义回答问题,还有一类是答策对于给定的军事事件进行论述。这个文试又叫做内场考试,在外场武比之后进行。

        外场武比在校场进行,也分为三项,先是比力气,又叫举力。就是举石头;石分二百斤、二百五十斤、三百斤。

        后面就要比射箭,要求最少骑射九矢中三,步射左右开弓弓九矢中三,用的弓分八斗、十石、十二斗;

        第三场是较艺,各举子们进行比试,战胜的对手多,获得的评分也多。最后根据两次考试成绩确定谁能入选成为进士。

        成了进士之后还要参加殿试,这个就需要官家出题,题目就不太确定,最后由官家点武状元,武榜眼,武探花等。”

        高宠挠了挠头道:“这个比力气,比武艺,甚至比弓箭我都不怕。就是这个武经七书,我虽然背过,不过好长时间没有温习,已经忘得有些差不过多了,这两天得好好的温习一下。”

        “少君,虽然距离考试还将近一个月,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启程了。也好去见识一下京城的繁华。”

        “好!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军队的事务已经步入正轨,有俊义他们就已经足够了。你先去准备,我去见母亲向她告个假。”

        刘子翼答应一声,然后告退下去;高宠则离开了练兵场,然后回到了自家的大院中。